第九十一章 坠落
九月木一2020-12-02 20:512,697

  “你们这是在拖延时间吗?”冰夷淡淡道。

  季宛初和宛初顿时都没答话,现在这个情况,只能尝试着拖延时间,尽量能让亓墨找到这儿来。

  “这下面的朱厌,他们根本打不完。”冰夷的语气很是笃定。

  “这朱厌,也是你引过来的?”木三看着他。

  冰夷点点头,“不这样,我怎么会有下手的机会呢?”

  季宛初微微偏头看了眼身后,火势似乎比之前大了一些,这朱厌数目太多,一旦他们的体力消耗完,那这形势就对他们非常不利了。现在看来,他们应当是打算直接用火断了朱厌的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亓墨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进入山壁中的小道了。

  “不用看了,”冰夷似乎看穿了季宛初的想法,“即便他们可以全身而退,进入山壁中,你以为他们会那么快找上来吗?”

  记号!糟糕!

  刚刚的记号一直是冰夷在记的,他肯定在上面动了手脚。季宛初忽然想起刚刚他们走的那些岔路口,冰夷一定是留了错误的记号,故意将他们的方向带偏,所以刚刚他们才一直走不出去。

  如果亓墨看到那些记号,一定会跟着冰夷所指的方向走,假若真的走出去了,亓墨他们出去后没发现他们,知道事情有蹊跷,可这山壁内小道繁杂交错,想要找到这里也是需要一番功夫的。

  木三显然也猜到了这个,他忽然用力将季宛初推到一旁,抓地上的剑猛然向冰夷袭过去。若是在以前,或许他还能与冰夷对上几招,但现在胸腔中剑,失血过多,根本不是冰夷的对手。

  不过一瞬间,木三便被冰夷击倒在地,手中握着的剑直接落在了季宛初脚边。

  这边季宛初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形,木三已经快速起身,朝着冰夷扑过去,这一次他没有攻击,而是死死的用双臂拖住冰夷的腿,满嘴是血的喊道:“夫人,快跑!快去找主子!”

  木三的这副拼命的样子,让季宛初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或者说在木三还没说完的时候,季宛初就已经捡起脚边的剑向冰夷刺过去了。她不指望自己的进攻可以重伤冰夷,只希望冰夷抵挡进攻的间隙里,她能有时机将木三带出冰夷的身边。

  然而她终究还是低估了冰夷,季宛初还没接近冰夷的时候,眼前寒光一闪,温热的鲜血直接溅到了她脸上,她看到木三的一条手臂直接从她眼前飞过,坠入身后的山崖下。

  脱离了木三桎梏的冰夷,很轻巧的挡开了季宛初的攻击,腹部一阵剧痛,季宛初直接被冰夷一脚踢到了山崖边缘。

  冰夷的身形却并未挪动半分,旁边失了一条手臂的木三,正静静的躺在冰夷的脚边。

  季宛初捂着肚子,疼的有些站不起来,建木与山崖隔得距离太远了,山崖下面也没有什么建木的枝干伸展过来。

  看样子,冰夷比他们早来这里,还是做足了准备的,这里他应该早就来过了,这块地方,看来是经过精挑细选了啊。

  另一边,亓墨他们正站在季宛初出发的那块平地上,望着建木上燃起的熊熊烈火,黄色的火焰完全盖住了远处还未燃起的树叶上的微光。

  现在这个火势,那些朱厌一时半会儿也过不来了,众人都松了口气,转身进入了山壁。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亓墨立即回头看去,只来得及看到一个微长的黑色柱状物体在火光中撞到一个树干,弹起后快速落向下方,转眼便消失不见。

  “主子?”木一见亓墨忽然回头,以为后面出现了什么情况,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走吧。”亓墨收回视线,心里总有些不安,刚刚掉下去的那个黑乎乎的东西,似乎不像是建木的树干。

  进入山壁后,在一个岔路口上,众人很快便发现了季宛初他们留下的记号,顺着记号走了没多久,最前面的姜晚旭忽然停了下来。这条小道还算平整,没有什么石块,上面是一层细细的泥土。

  只是山中晚上露气重,脚下的小道有点湿,他们走上去都能踩出模糊的脚印,面前这条路,却干干净净,一点痕迹也没有,“这条路不像是有人走过的样子。”

  亓墨听了这句话,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即道:“退回路口!”

  众人立即退回了岔路口,亓墨抢过木一手上的火把,在其它几条小道查看着,这里有四五条岔路口,但不是每个岔路口都像刚刚那个那样有泥土,大部分都是一些高高低低,大小不一的石块,在这种情况下并不好分辨。

  亓墨打着火把仔仔细细的看过,终于在其中一个岔路口的石壁上,发现了一道浅浅的血痕,应该是季宛初走的时候不小心蹭上去的。他赶紧顺着这条小道走了进去,记号有问题,他们肯定是遇到麻烦了!

  这记号是他们自己刻的,为什么没有走自己刻的路,他忽然想到方才从建木上面落下去的那个东西,不是树干,像是一条手臂!

  这里是遗则发现的,当时他记得走在最后面的也是他,如果要对记号动手脚,他是最合适不过了。

  一瞬间亓墨将这几天的事情都串了一下,脑海里有一个很可怕的想法,那个人或许早就不是遗则了,而是一直没有出现的冰夷。

  想到这个可能,他的脚步都有些不稳,冰夷一开始的目的便是宛初,如果宛初落到他手里,后果他真的不敢想象。

  而此时,季宛初看着冰夷脚边一动不动的木三,重新拾起了手边的剑,冰夷那一脚踢得不轻,她一时有些缓不过劲来。身体还没站直,一道劲风袭来,季宛初勉力提剑挡了一下,身形被震得后退了好几步,再移一寸,她就要掉下去了。

  季宛初用剑撑着身子,看向冰夷,眼神带着恨意,“你要杀的人是我。”

  “真是久违的眼神啊,”冰夷语气颇为感叹,“我是要杀你,后面这个,我本来没打算杀的,是他自己替你挡了一剑,”他上前一步,“杀他的不是我,是你。”

  “放屁!”季宛初大骂一声,用足全身力气,抬剑劈向冰夷。

  冰夷的眼神一瞬间变得阴狠起来,手中也用了全力,似是在做着最后的决判。季宛初手中的瞬间被削成了两截,而冰夷的剑势丝毫不减,直逼她的咽喉。

  季宛初迅速向后一仰,这个幅度完全不够她再把自己的身体支撑起来,但如果不避开,剑尖会直接划破自己的咽喉,相比于被他杀死,她宁愿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不过,既然杀不了他,那就让他见见血!

  她手腕一转,一直藏在袖子里的匕首立刻滑进她的掌心,借着最后还未完全倒下去的身形,她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在冰夷的手臂上划下一道深深的血痕,这个角度方位,刚好是他右手的手筋。

  看着冰夷手腕处飞溅出来的血迹,她最后看了一眼木三,对不起,连累你了。

  季宛初身形骤然落下,冰夷站在山崖边,身影越来越小,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像极了当初在自家院子里第一次遇到亓墨时,他接住她落下的身影,抱着她躲避冰夷攻击时,耳边的风声。

  身后灼灼热浪袭来,季宛初闭上眼睛,亓墨,我等不到你了。

  亓墨赶到的时候,只有木三依旧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上全部都是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山崖的方向,已经没有了气息。

  他走到山崖边,那里有一滩血迹,一枚染着鲜血的勾玉浸在血泊中,他的手有些颤抖,似乎花了很大力气才捡起那枚勾玉,掌心早已没有任何温度。

  山崖外,建木的火势已经烧上来了,许多枝干都已经被烧断,下面,已经成了一片火海。

  他站在山崖边上,火光映照进他漆黑的眼底,似乎怎么也照不亮往日的光彩。他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呼吸,胸口处传来一阵刺痛,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宛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上云初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上云初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