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神秘县长
妙笔思今2020-09-12 10:542,492

  花海县,村子里。

  一辆银白色的小轿车停在村口。

  四个男子正在四处打量,时不时发出几句让人听不懂的语言。

  正是秦萧一伙。

  “泗泾之地,藤甲所在,王储之身,绝佳藏地。”

  “啧啧,这地方,邪门!”

  胖子看着四纵四横的山脉走向,不禁感慨道。

  秦晓瞥了一眼,不屑道:“你说什么呢,跟个神经病似的!”

  胖子扭过头:“切!不跟你小子计较!”

  秦萧看了一眼远处,开口道:“这地方,对我们传统风水来讲就是不宜之地。”

  “刚刚胖子念叨的那句口诀,是一支清朝远方王储奉承的风水口诀。”

  “这口诀和我们流传了千年的中原风水学完全不同,甚至是相反的。”

  秦晓问道:“那为什么这王储会信这完全错误的东西呢?”

  胖子插话道:“因为被权力蒙了眼呗,要不是他们一心想要杀回中原把当皇帝的哥哥给干掉,也不会信这东西。”

  “这一听就知道不靠谱的东西!”

  秦萧接话道:“也不能说不靠谱,只是这一脉的理论太过邪门,都是些东拼西凑的东西。”

  “也符合当时的时代背景嘛,生逢乱世,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遛一遛。”

  “不符合常理也有些道理。”

  秦晓:“也是,到处都是四、死的。听着就不吉利,也活该死在这!”

  胖子难得的赞赏了一句:“哎!聪明,和我想得一样。”

  在远处的清洁引擎的司机小哥,抬头望着远处参差不齐的屋子,凝神看了几分钟。

  突然开口道:“这村子里,没人!”

  秦萧和胖子都是一惊,急忙往村子里望去。

  “不会吧,这都几点了,应该都睡了吧。”秦晓想了想,缓缓道。

  秦萧:“不对,这也太安静了!”

  “就连狗吠都没几声,太静了……!”

  秦晓:“哥,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

  胖子骂道:“他妈的,这穷山沟村子里连一个上夜尿的、叫春的都没有,肯定有毛病!”

  秦萧脸色凝重,开口道:“都小心点,带好家伙事,时刻保持联系!”

  胖子、秦晓:“好!”

  司机小哥点了点头:“我在这等你们,有事发信号。”,说着晃了晃手中的信号枪。

  几人麻利地带好家伙事,穿好装备往村子里进,只留司机小哥一人待在村口,望风接应。

  寒风萧瑟,孤月高照。

  这花海县里,着实是古怪。

  要是寻常人家,这时间也有几户灯火通明,或有几个捣腾夜香的。

  可秦萧一伙进去之后,就连苍蝇、蚊子的嗡声都闻若未闻,静,静的没有丝毫生气。

  “我说,这也太安静了吧……”秦晓悄悄问道。

  “那你刚刚还说都睡着了呢,按你这说法他们的睡死了呗。”胖子没好气道。

  秦萧想了想,“我们分头行动,看一看村子里哪户人家里还有人。”

  又有些不放心,拍拍腰间的对讲机,叮嘱道:“时刻保持联系。”

  说完,秦晓和胖子应了一声,便往前面月光较亮的地方走去。

  “哎!”

  秦萧把他俩拽了回来,“分头行动,懂不!”

  “嗯!”

  他俩又挑了两条看得较清楚的道路,转身离去。

  “等等!”

  “嗯?”

  秦萧正经道:“我是近视眼,又有夜盲症,你们应该照顾我。”

  “所以,这条路,我走!”

  秦萧指着一条宽敞明亮的大道径直走了。

  “……”

  胖子和秦晓相视澹澹,小眼睛看大眼睛,心里诽谤道,胆小鬼!

  “咳!你哥挑完了,到我了。”胖子拍拍秦晓肩膀,“我走这边。”

  说完,也径直走了。

  秦晓望着仅剩的一条道路,眼前漆黑无比看不到边际。

  内心顿时沉了下来,嘴里嘟囔道:“俩个胆小鬼!就知道欺负我!”

  没办法,秦晓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下去,他的大腿根都有些哆哆嗦嗦的,慢慢悠悠的往前探去。

  秦萧现在已经敲了不少户人家的大门了,可一直无人应答,好像全村人都出发去干甚么大事了。

  一般也只有关乎整座村子利益的才会出动全村人,可花海县就这一个村子他们能有什么利益冲突呢?

  又能和谁冲突呢?

  秦萧想不明白。

  “呼叫胖子,你那有什么发现不?”

  “没有没有,完毕。”

  “呼叫,晓子呢?”

  “……”

  ——无人应答。

  “呼叫,这家伙不会是被吓的昏过去了吧?嗨,这年轻人就是不行,没我胖哥胆大。”

  秦萧此刻有些担心,不会出事了吧……

  “胖子,你先找着,找到了晓子再来和我会合。”

  “好嘞。”

  秦萧望着前面仅剩的几户大屋子,心道,这应该就是着花海县县长的屋子了。

  也是,一条大道直通屋门口,只有县长才有这样的待遇。

  哎……!

  这是?!

  秦萧好像看到了一抹亮色,是钨丝灯泡的光芒!

  有人!

  县长屋里是有人的!

  秦萧走到那屋子门前,狠狠咽了口口水,平复了一下心情。

  敲门道:“你好,请问有人在吗?”

  此时,屋子内明显有影子飘过。

  却没有任何回应。

  秦萧硬着头皮继续喊道:“我是出来郊游的,路过这里想来借宿一晚!”

  “门没锁,自己进来吧。”一道略微细哑的声音传来,把毫无防备的秦萧吓了一跳。

  “好……好嘞……”

  卡兹~

  秦萧轻推大门,蹑手蹑脚地往里面探去。

  映入眼帘的是灯火通明的大堂,大堂中央摆着一桌热茶,还冒着热气,看样子人是刚刚起身没多久。

  人呢?

  秦萧心想。

  突然,一只长满老茧的手掌用力按住了他的胳臂!

  秦萧心里一惊,下意识的使出多年用来闯荡江湖的庄稼把式,反手按住那只老皮大手。

  下肢微沉,右手拍向对方肘关节,顺势转身反制!

  但对方也是个硬茬,丝毫不惧,直接把秦萧给拉了过去,两人面对面对峙了起来。

  秦萧终于看清了对方的面孔,这是一个有着一张十分白净、极其秀气脸庞、美离谱的、只能在脸谱上看到的、完全不像男人的男人。

  为什么是男人?

  当然是那双粗糙的大手出卖了对方,这也太奇怪了!

  秦萧是如何也想不到,这样一双长满老茧会出现在拥有这样一张脸的男人身上?!

  而且对方极其的有力,双手就像一对蟹钳,按得秦萧都快要忍不住喊出声来了!

  这尼玛?

  还是个人?!

  秦萧憋得满脸通红,眼神死死盯着对方,不敢有丝毫松懈。

  忽然,对方笑了。

  手劲也小了下来,松开了抓住秦萧的大手,轻轻拍了拍秦萧的肩膀。

  笑着说道:“你就是那个来借宿的伙计?”

  秦萧迷惑答道:“啊……?对,是我。”

  “跟我进来吧,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这的”

  “——县长!”

  要是刚刚的村民听到这话,肯定会跳出来反驳。

  这压根就不是他们的县长,这脸长得一点都不像。

  要是县长的这么好看早就被村里的几个糙大汉按了在那杂草房里,滚了好几回了。

  秦萧望着缓缓向大堂里走去的县长,心情很是复杂,他既有几分忌惮,又有几分好奇。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有什么目的?

  是不是还有其他像他这么奇怪的人来到这里?

  想到这,秦萧按了对讲机的一个小按钮,一道微弱的黄光在闪烁着。

  他顺势把对讲机别到了大衣后面,做完这一切,便径直走进了大堂。

  想要探一探对方的虚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龟之少爷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龟之少爷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