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找茬的来了
夏罗可松2020-10-14 10:423,248

  第九章 找茬的来了

  “整个四海八荒,就你们黎舸剑宗的整体实力最强,镇守着魔族,应该是我们感到荣幸,能够参加由贵宗举办的仙剑大会才是啊!”

  一个老头笑眯眯的说道,舒符的眼睛也眯了眯,这小老头是话里有话啊!看我怎么怼回去?!

  “张掌门客气了,大家都是四海八荒的正道修士,哪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话说回来,各位都是同门啊!不然四年一次的仙剑大会,我等也不会齐聚一堂,欢乐无穷啊!”

  舒符摸着胡子哈哈大笑的说道,张日升也眯着眼睛点了点头,似乎是非常的赞同舒符的话,时不时的恭维两句。

  让其它人看了有一种舒符,和张东升关系很好的样子,但是稍微懂点内情的弟子或者长老,此刻的嘴角不停的抽搐,在他们的眼睛当中,舒符和张东升,就像是两个千年妖狐一样……

  “小师妹,这黎舸剑宗和至远谷关系素来不合,每一次见面都会冷嘲热讽一番,这一次仙剑大会,估计会直接打起来,你可千万千万不要往上凑,万万不可卷入他们的事担当中,你是掌门最小的小师妹,你任何的一个举动都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底下,叶飒小声地对着叶璃说道,叶飒知道,叶璃可不是一个安分的主,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是自家掌门对叶璃的评价。叶飒是真的担心叶璃,插入的黎舸剑宗至远谷之间的恩恩怨怨。

  那样子会影响到一整个蜀山剑派的……

  “知道了,师兄,我会乖乖的……不过师兄,这动员大会何时才能结束?我还急着去给人治病呢!”

  叶璃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台上正在掰扯的各大宗门的掌教和长老,有些烦躁的说道。

  “也就一两个时辰也就结束了,慢慢的不着急……”叶飒小声的说道。叶璃点了点头,而台上的众人也好不容易掰扯完了,又是一阵推让,舒符这才笑眯眯的走到了各大门派前来参加仙剑大会的众弟子的面前。

  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然后朗声的说道。动用了一丝丝的灵气,舒符的声音,整个大殿里的所有人都能听见。

  “为了防止四海八荒被破坏,为了保卫四海八荒的和平!贯彻爱与消灭一切邪恶的正道之心!

  我宣布!第十二届仙剑大会于明日召开!我希望众弟子可以以捍卫世间正道而约束自己,激励自己,努力学习!努力修炼!

  本次仙剑大会全程只贯彻一个理念,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好了,废话不多说,大家好好的,回去准备准备!明日就在此时!仙剑大会开赛!”

  叶璃听着舒符的话昏昏欲睡,甚至七天已经,睡着了好几次,要不是叶飒,从背后掐了掐叶璃的手臂,叶璃保不准还真就睡着了……

  “大会开完了吗?真好,我要去找夏熙师兄了,十年不见了,不知道夏熙师兄看到我如今的样子,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一想到这里,叶璃就吃吃地笑了起来,并且在脑海当中幻想着与夏熙相识相知的画面……

  想着想着还想起了一些羞羞的画面,叶璃整个人都惊醒了,然后羞红着脸暗骂着自己,真是的(><)

  瞎想什么呢?!讨厌ヽ(≧Д≦)ノ

  “这位师妹,我看你一直站在这,不走,是不是不认得黎舸剑宗的路怎么走啊?要不要我来为你介绍介绍?”

  正当叶璃害羞的时候,一个贱贱的声音传入了叶璃的耳朵中,叶璃回过头一看,眉头一挑,十分嫌弃的后退一步。

  “何君,怎么又是你?!不用你带路,黎舸剑宗我熟悉的很!”

  叶璃大声斥责了一声何君,然后转头就跑开了,何君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冷笑几声就闪在叶璃的面前。

  “小叶子,还是让我带路的好,不然这些弟子当中鱼龙混杂,又是被歹人伤害了你,可就不好了!我听说,书懿剑仙的三弟子夏熙就是一个人出去玩,就被一个歹人给伤了,现在只是一个废……”

  “住口!我不许你这样说夏熙师兄!”

  叶璃一听到何君在说自己心心爱爱的夏熙师兄的坏话,立马恼怒起来,大声的斥责何君。

  何君眉头一皱:“难道不是吗?无法修炼,不是废人还是什么?真是白瞎了书懿剑仙的……”

  一看到何君不饶不饶,叶璃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大手一挥,召唤出自己的命剑就像何君攻去!

  “小叶子,小师妹,你这样会伤我的心的!”何君假惺惺的说道,趁着叶璃不注意,一把夺过叶璃的背包,然后戏虐地看着叶璃。

  “你若喊我一声亲哥哥,我便将你的背包还给你如何?”

  “何君!你过分了!你真当我们蜀山剑派的弟子是死的啊!”

  叶飒也察觉到了广场上的动乱,连忙御剑飞了过来,就看到了何君在欺负自己的小师妹,当即气得够呛。

  大声咆哮了一声,就一剑劈了过去,到底是专门学习剑术的宗门,更何况还是蜀山剑派的大师兄,这一剑的威能让何君感到心悸不已。

  更何况这一剑叶飒使出了九成九的力,别说是何君了,就连一些小宗门,小门派的掌门都不一定能接得住。

  “好了好了!我还你便是!不就一个背包嘛,真是小气至极……”何君的眉头闪过一丝阴霾,然后大声的说道,又称着所有人的不注意,御剑将叶璃的背包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叶飒一看到何君如此的嚣张,那叫一个气愤至极,爆了一句粗口拎着剑就向何君砍了过去。

  “你干嘛!?这里面都是我为了给夏熙师兄治病而辛辛苦苦才收集到的药!”

  叶璃哭喊了一声,便向背包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叶飒看到自己小师妹哭了,自然是更加生气了。本来已经收回的手,又向何君打了过去。

  那何君当然也不是吃醋的,召唤出自己的武器,与叶飒打了起来,招招下狠手。

  而听到了风声,所以急急忙忙赶过来准备劝架的徐卓和沈卓二人,听到了叶璃的话后感觉事情并不简单,问了问在场的其他弟子,便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知道,沈卓和徐卓是出了名的护短,更何况是自己的小师弟夏熙?

  “混账!时隔三年之久,尔等就忘了那个因为侮辱我家小师弟被我们打断四肢的弟子了吗?”

  徐卓暴怒的大喊一声,拎起剑也就加入了战团当中,这个时候沈卓可不管什么大师兄的威严了,甚至用了自己最擅长的剑阵。

  直接向何君打过去,每一招都下这死手,打到最后,甚至已经开始误伤了其他在现场的弟子。

  自然引起了一番鬼哭狼嚎……

  而正在大殿里立式的各派的掌教长老,也一个个的飞了出来,书懿一看到是自己的两个弟子在打架,稍微动一下脑筋就知道了是什么情况,不仅没有图纸,还拦了一下前往拉架的长老。

  “别急着拉架呀!让我看看后辈们的修炼情况……啧啧啧……”

  “掌门!至远谷的何君欺人太甚!不仅三番五次的纠缠小师妹,这次还直接将小师妹的衣物给扔了出去!地址实在是气愤至极,所以才与他打了起来的,弟子甘愿受罚!不过也请至远谷的前辈们,好好的管束管束自己的弟子!要不然,我非得将某人的一条胳膊砍下来,不可!”

  叶飒看到了自家掌门以及其它各宗门的掌教,全部出来了之后,立马收住了手,一拱手自行请罪。

  “师尊,掌门师叔!那至远谷弟子欺人太甚!公开侮辱我小师弟夏熙,我和大师兄是一时气不过,所以才动手的!”

  徐卓看着舒符质问的眼神,特别愤怒的拱手喊道,舒符刚想要说什么,书懿就先开口了。

  “混账!都是正道弟子!大家都是同仁,无论是何等理由,打起来就不对!更何况还是三打一?!你们可知错在何处?沈卓,你是大师兄,你先说!”

  沈卓将剑收回剑鞘里面,然后拱手回答书懿的话:“师尊……我们不该动手……”

  沈卓的话还没说完,书懿直接一挥手打断了沈卓的话,然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大喊到:“放P!你们错在这了吗?你们到现在都没有了解自己到底错在哪?!沈卓,徐卓上去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就上去帮忙?你还用剑阵?!那是对付单一目标的法术吗?你从小练到大的拔剑术是白练的?!真是混账!还有你徐卓,你笑什么笑?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了!你的心还是太软了!为什么没有在三招之内就砍断他的四肢?三年前那个弟子被你们师兄弟二人活活的折了四肢,三年后的今天,居然连他的一根毫毛都没有伤到!简直是有辱斯文!”

  “咳咳咳咳咳!那什么那什么,都散了,都散了!沈卓,徐卓!你们两个胆大包天公然与其他同仁斗殴!罪无可恕!我要罚你们,我要罚你们,我要罚你们晚上不许吃饭!还不快走?!还有那个那个那个,蜀山剑派的大师兄,你叫叶飒是吧?不要以为你不是我们黎舸剑宗 的弟子我就收拾不了你了!你要知道这一届的仙剑大会,我可是主办方!我也要罚你!今晚都不许吃饭了(∀)”

  舒符适时的大喊起来,给了沈卓,徐卓和叶飒一个极为“沉重”的惩罚,但是现场除了至远谷的外,其他门派的弟子和长老都快笑了出来。

  毕竟修炼到了今天这个程度……

  辟谷都是简单的……

  吃饭?不要说是修士了,就是一个普通人,一顿不吃又能如何呢?

  呵呵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熙儿,该吃药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熙儿,该吃药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