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四小天王”
工地老魏2020-12-01 16:032,845

  小时候,特别喜欢看林正英先生的僵尸电影,感觉他玩符纸,打僵尸真是帅呆了。甚至曾经一度有个梦想,想当一名道士,牛逼哄哄的拯救世界。而有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是他娘的这么奇妙,我儿时脑子短路时的梦想,在多年以后,竟然成真了!

  在开始讲述我的故事之前,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陆锋,老家在A市的一个小镇上,位置比较偏僻,经济上落后一些,所以镇上的很多人都去外地打工了。我的父亲没有出去打工,就在家里种了几亩地,平时在镇上做点小生意。我的母亲有腿疾,在家做点刺绣,赚点小钱补贴家用。小时候的日子不富足,倒是也安稳。

  从小,我就是个左撇子,拿筷子,打球,甚至是写字,都用左手,在整个学校里都算是个独一无二的存在。所以,小学的时候,就有个班里的同学给我起了个“老左”的外号,渐渐的在小伙伴当中传开,大家都开始这么叫我,被朋友们一直叫到现在。

  都说左撇子右脑发达,动手能力强,我也是这样。从小到大,不知道拆了自家和邻居家多少东西,小到手表收音机,大到电视机自行车。而且我当时性子很野,混蛋脾气是出了名的,平日里那些街坊们都不敢跟我打交道,生怕得罪了我,我会把他们家的房子给拆了。

  当时,跟我玩得好的,也是臭名在外的伙伴有三个:陆小天,陆淼东,陆管。那个时候小镇上消息比较闭塞,陆管只是个单纯的名字而已,他自己也是出去上大学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多么的猥琐下流。

  我们四个学习香港的四大天王,自封成了 四小天王 。在别人眼里,却是当时小镇上的“四害”。我们几个没做过多过分的事儿,但是偷鸡摸狗,耍耍流氓那是家庭便饭。今天逮王婶家一只芦花鸡打打牙祭,明天偷李伯家的自行车卖钱买烟抽。时不时的,看到个漂亮小姑娘,就吹个口哨,或者小小的揩一下油。

  我们当时,还练成了一项神技,就是骑着自行车,隔着衣服能从女孩子的背后解开文胸的搭扣,一秒钟就能搞定,然后趁机一览春光。

  那个时候,胆小的姑娘见到我们之后都能直接被吓哭了,街坊邻居经常说我们四个这样的将来找不着媳妇儿。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我们四个的结婚年龄,果然超出小镇平均结婚年龄五六年,不知道是不是报应。

  混蛋的事儿做了很多,但是没人敢去我们四个人的家里告状,一方面担心我们会报复;另一方面是因为陆淼东的舅舅是我们镇上的一把手,什么事儿都罩着陆淼东,陆淼东再罩着我们三个。

  不然的话,光是我们的盗窃行径,就够蹲班房的了。

  十八岁的时候,我们这一拨的人加入了高考的阵容当中。左脑发达的我,智商明显不够用的,学习上又吊儿郎当的,直到高考之前的一个月才开始恶补。想不到,我这样的水平,竟然在考试的时候超长发挥,考上了本省W市的一所专科大学。

  那个时候,大学的门槛比现在高得多,一个班能有两三个本科生就是烧高香了。就算是专科,一个班里也是十几个顶天。平时各科成绩加起来都过不了三位数的我,竟然一下子成了少数的好学生之一。

  我们四小天王,除了我,平日里学习成绩一直不错的陆管也考上了一所师范学院,不过是在外省。而陆小天和陆淼东,俩人的高考分数加起来不到三百,上大学生还行,上大学还是呵呵了吧。

  还是本着左脑发达,动手能力强的原则,我的大学专业选的是汽车装配。陆管选的是什么教育,当老师的。至于没考上大学的陆淼东和陆小天,则是有了别的打算。

  陆小天脑子活泛,打算出去闯荡一下,打工积攒点资本,有了起步资金以后做点生意。陆淼东则是让他舅舅安排进了镇上的一所警察学校,出来之后还是在镇上混。凭我们当时在镇上的“威望”,陆淼东当上警察之后,小镇的治安一定比现在好得多。

  我们四兄弟一起疯玩了最后一个暑假,就各奔东西了。我,陆管,陆小天三个人上了三列不同的火车,陆淼东去的警校就在镇上。我们三个走的时候,他来送我们,我们进站之后他就在入口那里抽烟,眼眶通红。

  专科大学的三年时间对我而言,无非就是换了个地方玩儿而已,尤其是这种偏重动手能力的专业,更是没有一个学生是安分的。我们四个依旧保持着联系,上了师范学院的陆管跟我就不一样了,周围都是文化人,陆管那货也跟着变得文绉绉的,说话慢声细语的,每次跟他通电话,我都想把丫的拽过来踹两脚!跟陆管打电话的时候,他还嚷嚷着要改名字,现在他的舍友们每次上厕所掏出家伙,都会喊一声“陆管”,还带着动作,气的他不行。

  陆小天去了深圳打工,确实成熟了许多,不像以前那么张扬,话也少了,倒是跟我说了不少的社会经验。最苦逼的就数陆淼东了,天天训练,黑的跟轮胎似的。尤其是因为他舅舅想要他早点走上正途,知会了警校,除了每天的训练,教官还会给他单独“加餐”,估计着现在我们三个加起来都干不过他了。

  大学三年,结识了一帮狐朋狗友,毕业典礼之后就各自滚蛋了,除了在扣扣群里扯两句,基本上没了联系。我拿着简历,参加了几场招聘会,最后被一家汽车厂招去了,就在W市,规模不大,不过好歹是国企,有五险一金,是个铁饭碗,倒是还不错。

  在那里工作了不到三个月,那天刚上班,我把自行车停到车棚,一个小黄毛骑着摩托车进来,一脸装逼指着我说那个位子是他的,让我腾地方。我没去搭理他,停好车子要走,他一把拽着我的衣服,就要动手,我一时没忍住,把他打了一顿,被门卫给拉开了。走的时候小黄毛还跟我撂狠话,说要让我在这里混不下去。

  本来,我没放在心上,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却没想到,第二天,我就被厂里给开除了。

  我当时的班长私下里告诉我,那个小黄毛的叔叔,是汽车厂里的一个主任,有些权力,随便使了点手段,我就被抄了鱿鱼。

  那时候我是相当的郁闷,用各种姿势问候了那个主任和小黄毛家里的所有女性,最后却也只能无奈的离开。我也不再是原来的刺头了,知道报复起来的话,最后吃亏的还是我自己。

  丢了工作,心情当然是很差劲的。当天晚上,我叫了几个朋友,在平时常去的一个小饭馆里喝酒。我叫出来的这几个人,都是大学的时候在外面打工认识的,比较合得来,没事的时候经常出来吃个饭。

  我们去的那个小饭馆,菜做的不错,价格实惠,饭馆的老板人也挺好,而且距离我的住处又近,所以我平时经常到这里吃饭。

  酒桌上,我先是因为丢了工作,发了点牢骚。然后几口白酒下肚,我们几个的话也都多起来,谈自己的生活,聊对将来的计划,也装逼的讨论一下国家大事,再就是聊女人——到了后来,主要就是聊女人,互相交换经验——怎么看一个女人是不是雏儿,活儿好不好····喝多了之后,我还特异展示了一下自己当年的“神技”,手指头一扒拉就从后面解开了上菜小妹的文胸搭扣。他们几个一边骂我,一边给人家道歉。

  到了十二点多,我们喝完酒回去的时候,我因为们几个人的住所不在同一个方向上,就在路口分开了,我骑着自行车回自己的住处。

  大三的时候,因为和宿舍的两个人合伙做点生意,结果他俩坑我的钱,因为这个闹了矛盾。我为了眼不见心不烦,索性就搬出来住了,在一个老公寓里租了个房子,在四楼。要说居住条件,实在是没什么好的地方,只是租金便宜,凑合着能住罢了。

  可是,这几天如果我找不到工作,租金就算再便宜,我以后也住不起了。

  当时,我还不知道,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就注定要走上一条和陆淼东他们三个,甚至是和绝大多数的人,都完全不同的一条道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