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老道士的绝技
工地老魏2020-12-01 16:032,978

  想要帮女鬼完成心愿,就需要把女鬼的魂招来,问清楚她到底有什么未遂的心愿。

  现在缠着我的那个女鬼,实际上只是那个鬼魂的一道魂魄,并没有完整的意识,从这一道魂魄里面,根本就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也是因为女鬼缠着我的只是魂魄得一部分,所以丫的脑子不是很清醒,这才会导致她控制我作恶。

  至于怎么找到那个女鬼,那就需要老道士自己来操作了。他说,他需要在晚上11点半到凌晨12点半之间,进行一场招魂仪式,将女鬼完整的魂魄招来。

  而因为那个女鬼现在已经缠上我了,所以主持招魂仪式的时候,必须有我在场。老道士就说,能不能把我先放了。

  “陆锋现在的情况,蓄意伤人,袭警,越狱,按照司法程序的话,这几条罪名能让他永远见不到外面的太阳。”潘越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说道,“不过,走特殊渠道的话,倒是可行的。”

  潘越说完,看向了秦妍。

  秦妍和潘越对视了一下,又看向我,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向老道士问道:“道长,你能够保证陆锋现在的状况出去之后,不会对市民造成伤害么?”

  也难怪秦妍这么问,我昨晚上越狱的时候表现出来的那种恐怖力量,普通人挨上我一巴掌,骨折都是轻的。

  这样反倒能够说明,秦妍是一个负责人的警察。只是我不知道,秦妍有什么样的能量,能够把我从警局里保释出去,我的罪名可是最轻都得盼无期的!

  “贫道以性命作保,若是陆锋出去之后,有任何过激的行为,贫道当街自缢!”老道士的眼神异常的肃穆坚定,我想他的表情应该也是这样,不过他脸上的灰垢太厚,我看不到他的具体表情。

  “道长的人品我自然是相信的,不过····”秦妍依旧在犹豫。

  秦妍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哪怕老道士信誓旦旦,可是他拿什么来保证,我暴走的时候,他能够将我控制住?

  老道士冷笑一声,没有说话,而是走到铁栅栏前,站在我的正前方,脏兮兮的左手翘了一个超级难看的兰花指,嘴唇轻微而快速的阖动,然后左手朝着我一指,手掌张开,然后又使劲的攥成拳头。

  “开!”

  老道士大喝一声。

  我感觉到绑在身上的铁链一松,然后就听到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原先绑在我身上的铁链,全都成了碎块,掉了一地。

  秦妍吃惊的长大了嘴巴,潘越看着地上的铁链碎片,使劲的瞪着眼珠子,几乎要把镜片顶破!

  相对他们两个的吃惊表情,我则是淡定得多,云淡风轻的坐在椅子上,舒缓着被勒的僵硬的身体。

  好吧,其实我是已经吓傻了···

  这可不是变魔术,老道士就那么遥遥一招手,我身上的铁链就碎了一地!

  我捡起几块铁链的碎片看了看,每一节铁链的链子扣,都断成了两半,切口的位置平整光亮,好像是被削铁如泥的利器切断的一样。

  “两位,现在可以相信贫道了吧?”老道士转身对秦妍和潘越说道,呼吸有些粗重。

  秦妍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点头说道:“道长稍等,我马上去安排。”

  说完,秦妍就快步的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掏手机拨号。

  老道士又看了看潘越,潘越耸耸肩,说道:“我跟着去也不管用,我可没有妍姐那么大的能耐,局长不会鸟我的。”

  然后,潘越走到老道士身边,盯着他脏兮兮的左手使劲看,说道:“道长,您这是什么手段。像这种远程控制,执行科最厉害的是林剑星林爷。林爷能够压缩空气,用空气弹击穿十米外半厘米厚的钢板。道长您这是什么手段,这铁链的直径跟钢板的厚度差不多了而且一下子断掉这么多,还断的这么均匀,这可比林爷要强太多了!”

  老道士咧嘴笑了笑,说道:“茅山秘术,恕不外传。”

  黑,这比装的,老子给你23分!

  秦妍出去打了个电话,很快就回来了,然后就有人跟在她身后过来,把门打开了。

  开门的那个警察进来的时候,看到碎成一地的铁链,下意识的就要掏枪。

  秦妍按住他的右手手腕,说道:“王坤同志,谢谢你了。”

  这个叫王坤的警察听到秦妍的话,放松下来,不过目光还是在那一堆报废的铁链上停留了好几秒,看样子是非常想掏出手机,拍个照片发朋友圈。

  警察王坤走后,秦妍对我说道:“陆锋,祝你早日摆脱麻烦。”

  我活动着被勒了一天,又算又痛的身体,点头说道:“谢谢你了,警花同志。”

  “贫嘴!”秦妍笑骂道,神态潇洒爽利,倒是没有小女生的那种扭捏姿态。

  ·····

  ·····

  当天晚上,老道士带着我,准确的说是我带着他,到了我住的地方,我带上那个差点把我害死的骨灰盒,跟着老道士去了郊外。

  通往郊外的那一段路,虽然用碎石子铺了一层,可是路边并没有安装路灯,黑漆漆一片,让最近精神上饱受摧残的我风声鹤唳,一声猫叫都能让我鸡皮疙瘩起一身。

  电动车的车轮压着地上的碎石子,沙拉沙拉的响声总让我觉得后面有东西跟着我。想到老道士还坐在我后面,又见识了他隔空捏碎铁链的那一手神技,我才安心了一点。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深秋季节的寒风阵阵吹过,郊外无遮无拦的,更是寒冷了几分。

  天是阴的,别说月亮,连个星星都看不到,唯一的光源就是我手电动车上的手电筒。

  四周都是荒地,死寂的夜色像是涌动的潮水,将我们包裹,不知道隐藏在那些夜色里的,是一些什么东西,是不是在黑暗里窥视着我,无声的磨砺着自己的爪牙。

  “到了,就这里了。”老道士从电动车的后座上跳下来,下了公路,往地里走去。

  我也推着电动车,跟在老道士后面往地里走。

  这个季节,地里的玉米早已经收了,麦苗的高度也长到能够没了脚面,地面又松又软,我推着电动车走了没几步,就累的胳膊都酸了。我倒不是担心电动车被偷了,只是这野外黑漆漆的,要是没点光亮,我估计我得吓死。

  可是,田地里的路实在是太难走,我跟本就跟不上老道士的脚步,只能把电动车支起来,开着车灯,自己跟着老道士往里走。

  “小兄弟,贫道先自我介绍一下,贫道俗家的名字叫李真一,至于道号,就不告诉你了。至于贫僧的来历,说了你也不会信。”老道士在前面走着,对我说道。

  我心说,我都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了,怎么还能不信你那张破嘴?

  不过嘴上还是假装恭敬的说道:“道长说的,我肯定信。”

  “那你听好了。”老道士转过身,清了清嗓子,说道,“贫道乃是玉皇大帝,不行落入凡间,来,快点跪下磕头!!!!!”

  我:“·····”

  这老棺材瓤子,要不是老子有求于人,而且确实被他那隔空碎铁链的一手震住了,现在老子早就穿着钉鞋,上去踩着丫的老脸蹦迪了。

  老道士哈哈的笑着,继续往前走。又走了一段路,我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两盏灯笼,亮着橘黄色的烛火。而且,那两盏灯笼,是悬浮在半空的,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有些恐怖。

  走到灯笼那里,才发现,灯笼原来是放在一张黑不溜秋的桌子上的。

  “靠,害的老子虚惊一场。”我低声骂道。

  我看了看那张桌子,上面除了两盏灯笼,还有一碗蒸熟的米饭和一些黄符纸,那些黄符纸就跟香港电影里的一样,符纸上面全都是那种红色的乱七八糟的曲线。

  看林正英先生的电影,只要把这种符纸贴到僵尸的身上,僵尸就会浑身爆炸冒烟。

  “师兄,你终于来了,可冻死我了。那个被怨鬼缠上的倒霉家伙带来了没有?”桌子底下突然钻出一个人来,把我吓了一跳。

  “喏,他就是。”老道士指了指我,说道。

  然后又指了指桌子地下钻出来的那位仁兄,说道:“这是贫道的师弟,荆未楚。”

  我打量了一下老道士的这个师弟,眼前的这个人,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大棉袄,里头的棉花都外翻出来了,还留着一头很恶心的长发,头发都粘连成一缕一缕的了,就像是一个用了十几年没洗过的拖把头扣在了脑袋瓜子上。

  你搞行为艺术老子没意见,可是特么你好歹洗个头啊!

  不过,听老道士说这是他的的师弟,那么他肯定也是一个道士。既然是道士,那我就不能得罪了,现在他们就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有了这个想法,我看长发男那一头脏兮兮的头发,都瞬间觉得飘逸了许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