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不能说的不在场证明
假面人2020-12-21 15:202,164

  二十多年前,当时的肖太太花锦溪还是个学生,就和肖骅榭二人陷入了热恋,年轻人的爱情来得热烈有迅猛,不小心有了身孕。

  那个时候也是可以打胎的,可惜花锦溪当时身体条件不好,在医生明白的通知她如果打胎以后可能难以受孕后她退缩了。

  可是他们二人当时尚未结婚,也不敢告知双方家长,就只好躲起来偷偷摸摸的将孩子生下来。

  孩子生下来后他们仍旧不敢让当时的肖父知晓,只因肖骅榭的父亲是个专横独断的老人。

  其实肖骅榭还有一个哥哥,喜欢上了一个舞女,可惜得不到肖父的支持,就连舞女肚子里的孩子都被肖父命人给打掉了。

  为了反抗,肖骅榭的哥哥带着舞女跑去了国外,和家里人断了往来。

  这让肖骅榭担心肖父会用同样的手段对付花锦溪,于是将二人生下的孩子偷偷送给了美国的哥哥,交由他们抚养。

  后来花锦溪得了肖父的眼,成功嫁进肖家,但二人怕再生事端,绝口不提第一个孩子的事。

  导致花锦溪生肖墨涵兄弟二人的时候,对肖父找来的妇产科医生何家康说自己这是头一胎。

  再说第一个孩子给了自家哥哥后他们也就没打算再认回来。

  只因做舞女的嫂子被打伤了身子,生不了孩子。

  所以这些年他们和美国的哥哥保持着规律的通话,只为了彼此间报个平安。

  中间断了联系是肖家夫妇不敢联系,因那个时候肖墨涵在监狱里,他们害怕自己忍不住想把第一个孩子要回来,又怕开了口伤害了哥哥嫂嫂,故而狠心不联系。

  直到肖墨涵刑满释放,警方过来告诉他们有一个和肖墨涵长得极为相似的人来警局自首,他们想到了在哥哥嫂嫂身边长大的第一个孩子。

  毕竟他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除了差个几岁,长得相像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挂了电话他们就知道这是误会,那孩子一直在美国,不可能是他。

  一直认真聆听的饶侗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有些叹息,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一回事。

  只是对于肖太太这样在第二胎时居然都不知道肚子里是两个孩子这样的事情有些纳闷。

  说起这个,花锦溪也是一脸难以置信,解释自己当时怀孕后,公公婆婆一高兴,让她吃了各种补品,加上这一胎她心情好,整个人胖了六十多斤,肚子大的吓人,只以为自己胖,没想过是双胞胎。

  对于这一点大家都唏嘘不已,若一开始就知道是双胞胎,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只可惜命运使然,半分不由人。

  在书房里,饶侗见到了这个做了五年冤狱的肖墨涵,他仍旧那副样子,淡然处之,没有愤愤不平,也没有喜极而泣。

  有那么一瞬间,饶侗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李文具的影子,很快又否决了,面前这个人眼神是坚定的,有生命力的。

  不同于被关押在警局的那一个,不管他做什么表情,他那双毫无生命力的眼底盛满的只有绝望。

  “他没有告诉你?”让饶侗诧异的是肖墨涵先开口问了自己。

  饶侗摇了摇头,他问过李文具,如何确定五年前肖墨涵拿不出不在场证明。

  如果有人能证明何昕昕被侵害的时候肖墨涵的下落,李文具的陷害就不攻自破。

  他总觉得这里面还隐藏着什么。

  可是李文具丝毫要告诉他的意味都没有,那是他见过李文具最认真的样子,一看就知任凭你十八般武艺全使出来,也别想撬开他的嘴。

  肖墨涵眯了眯眼睛,他想起那对他而言,绝对称得上噩梦的一天。

  那几个小时,他被六七个男人困在一间屋子里,对他做着令人发指的事情,他承受的侮辱绝对不逊于何昕昕。

  五年前,他就知道这是一场针对他精心布局的陷害,可怕的是他为了掩盖那羞于启齿的肮脏,只得乖乖做了五年的冤狱。

  用五年的青春守住的秘密,不可说,说不得。

  “我也不会告诉你的。”饶侗还没来得及问出来,就被对方堵住了嘴,他想了想,问出了另一个疑惑:“我第一次过来找你的时候,你好像认识我?”

  “嗯,在狱友嘴里听到的最多的就是你的名字,在电视上也见过你。”他对饶侗的印象可不浅。

  原来是这样,饶侗自顾自的点点头,离开了肖家。

  何家康、梅兰俱被捕压在警局,而何昕昕虽然在五年前也有违法的行为,但考虑她当时为未成年人,加上受到了父母的威胁和关押,暂不予追究。

  此时她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眼前闪过这五年来的一幕幕,还有些不敢置信。

  尤其是警官都找上门的那一天,父亲发了好大脾气,她缓慢去关书房的门,看着父亲的身影在门缝里越来越小直至再也看不见。

  站在门外,她心知父亲和她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可作为女儿,她做不到亲手将父亲推下地狱,纵然她明白前方等待他们一家人的是退无可退的深渊!

  她甚至可笑的用自残这样的方式来躲避警方的调查,终究是掩耳盗铃!

  午后,小白等人来到了公墓园,找到了何家安妻子的墓碑。

  小白按照李文具要求的打包了四菜一汤,还有两碗白花花的米饭,这会儿他想帮忙,却被李文具拒绝了。

  “我自己来。”

  小白扬了扬眉,打开了手铐,将两个保温桶递给了他。

  “谢谢!”

  此刻的李文具低眉顺眼,不快不慢的将饭菜摆放好,愣愣的盯着墓碑上的母亲,好半天才轻声道:“妈,儿子来陪你吃饭了。”

  “这都是你爱吃的菜,还有这饭,还冒着热气了,吃了肚子不疼的,也不噎嗓子。”

  “妈,我害了人,还杀了人,我不后悔。可是儿子后悔当初丢下您离家出走。”

  “是我鬼迷心窍了,早该想到我一走您就活不成了。”

  “要是我再忍几个月,高中毕了业,带着您出来打工,租个小房子,咱娘俩相依为命多好。”

  “我……”李文具由于过度哽咽,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依稀从他塞满饭菜的嘴里听见呜呜的痛哭声。

  身后的六名警员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小白仰着头,吸了吸鼻子,天很蓝,云也白,微风、喧嚣,时间一如从前,一下一下的往前走着,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起案子落了,然而前方还有罪恶在等着他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侵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侵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