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可怜的小家伙
我叫墨颜菇凉2021-06-14 16:333,431

  我和王大人恩怨要追溯到三年前。

  那一年我去小岳山采风,因为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敢松懈画技。前世我画画底子深厚,在这一世也继承了前世的手艺。

  还记得是三年前的春节,我在小岳山蹲守一夜,只为画那一幅日出东方的景象。

  年级不大时我经常在街中游荡,捡了许多可以做颜料的东西,然后磨成粉,做成了五颜六色的颜料。

  那段时间刚好心情不错,才想着将这个世界的太阳画入我的画里。

  然而对于我来说,最美的地方就是东凉城的小岳山。可俯瞰整个东凉最热闹的地方,也可远眺最远最远的山川。

  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漫天红云,翻涌着云海如金龙盘旋,耀眼的清晨,一群大雁飞过,划破长空,恰到好处的光唤醒整个京城。

  而这一幕恰巧被清晨爬山的王大人看见,我画得忘乎所以,他看得津津有味。

  当我从入神的美景中回神时,发现身边的人着实把我吓得一个大跟头。

  而那王大人却死死盯住这副画,双眼放光,那双猥琐的眼睛粘着这幅画就撕不下来了。

  我气得不行,起身就推他,叫嚷嚷着“你干什么呢?偷窥狂!不要脸!信不信挖了你的眼!”

  这么一连几个骂人的话喊出来,我就进了人生中第一次县衙。

  他把我关进柴房,并且抢走了我的画,我前几年脾气还是很暴躁,在柴房里骂了三个时辰之久,他才放我出去。

  放出来之后,王大人殷勤请我吃饭,那时我就觉得他笑得道貌岸然,盯着他不怀好意的脸就觉得他不会有什么好事。

  结果这王大人跟我谈起了生意,原来这三个时辰里他已经把我所有底细都给扒出来了。

  并且引诱我说“不管多少钱一幅画,保准让你和你的兄弟们饿不死。”

  说实话我心动了,就这么低三下四之后。我竟不知两年后的京凉城居然出现了一位非常有名的画家叫:木业

  木业这人专画彩色颜料调的独特风景画,画技高超,每一幅都栩栩如生,动人心魄。

  还听说这画深得皇宫里的贵人喜欢,居然还流传到宫内去了。

  这事儿被我知道后,居然是“木业”那家伙却是拿着我的画招摇过市。

  有头有脸的贵人才子皆将他奉为座上宾,可苦了我这原作者,居然以五两一幅的低廉价格卖了出去。

  然而就在今年一月,我断了和王大人的交易,还跟他大吵一架,打得他满地找牙。然后气冲冲离开,并发誓这辈子也不想见到他。

  而那个叫木业的“画家”也销声匿迹,说是游山玩水,释放心情,才能做出更好的画。

  他就这么走了,留下一堆崇拜者将他的画传来传去。

  但也有人提出质疑,他从不在任何人面前画画。但木业解释过,说是不想让别人看见此画的奥妙。

  更有人邀他进宫面圣,这可能给他前途有不小的帮助。

  然而他只是装晕,说是皇上光芒万丈,照得他头晕眼花,画不出来。

  七扯八扯,满嘴谎话。

  今日再见到王大人,我没有了当日的愤怒,只是想问清楚为什么把她的画给那个冒牌货。

  但今天也不为这件事情来的,我平复了心情,还是先考虑找那个黑衣人。

  王大人听我的话老脸一红,却让我觉得有点油腻,半点儿说话的心情也没有了。

  穆二似乎见我纠结,然后扯扯我的衣袖,我看一眼正在喝茶掩饰心虚的王大人。

  他不主动讲话,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那个,黑衣人我找不到。”

  兴许是这会儿他成了主场,对我说出的话还有点想笑,便问道“那你找我是想主动招供?”

  “屁……不是!你欠我的,你就得帮我个忙。”我真不想搭理他,但又不得不有求于他。

  王大人挑眉,然后放下手中茶杯,环抱着双手理所当然的看着我。

  “帮你洗脱罪名?”

  我皱眉道“我没有杀人,你让我找黑衣人,我也可以找,但三天时间我找不到,只能你们去找。”

  “哦?”王大人意味深长地点点头,连这个字儿都婉转了好几个音,听得人以为他在调戏良家少女。

  “可你让我们怎么找?”

  我稍稍放松,搓搓指尖,闭眼回忆道“黑衣人所穿的衣服面料是非常罕见的天蚕丝,冰凉触感细腻柔软,摸着连一丝纹理也没有,而且是黑色软绵的天蚕丝,更是少之又少。”

  王大人眼色一亮,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抿了抿嘴,没有理会他,继续分析黑衣人的面料“天蚕丝产自沽江,离这里十万八千里,自是无法去求证。但是就在西凉有一家布庄专门卖沽江来的布料,可以去西凉问问,那匹黑色的天蚕丝是天价,买走的人非富即贵,他们一定知道。”

  王大人难得露出一丝惊奇,双目含光道“你确定?”

  “确定无疑。”我不想与他浪费口舌,但王大人似乎来了兴趣,问道“你一个青衣巷的小混混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聪明!”

  我说完就拉着惊讶的穆二离开了,王大人在我走后叫来了衙役去西凉专门求证我说的话。

  而我带穆二去吃了饭,然后到欣乐街与穆一三人汇合。

  欣乐楼附近的地方永远都是人山人海,川流不息。我紧紧拉着穆二,感受到他此时的惧意,然后昂着头在人群中找那几个熟悉的身影。

  左一圈没人,右一圈没人,这下我有些着急,又带着穆二在杭记金饰附近转悠半天。

  我去包子铺门口看了看,下午已经没什么客人,那老板正在油腻的桌子上打瞌睡,见没人就赶快离开了。

  杭记金饰的右边是一家胭脂铺,现下也没什么人。

  我刚跨进门口,便被热情似火的老妇人拉住,急急扯着嗓子叫道“哎哟,来客人了,你们要看点什么啊?”

  我从她肥胖的手臂中抽离出来,屋内居然走出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足足五尺四,络腮胡子,卷卷头发,粗壮的不像是京凉人。

  那壮汉身穿简单的麻布短衫,一条宽大的裤子,一双布靴,胸前挂着一串发黑发旧的木质链子。

  我大约看一眼,穆二在我身后躲着不敢看。我嘴角一扯,拉着穆二退后两步,刚好退到大门口。

  热情的老妇人正要上前,我连忙制止道“停,这么热情我吃不消,我随便看看。”

  “好嘞,好咧,老陈先进去吧,把我的客人都吓跑了。看好里面那几个小崽子,看他们还敢偷老娘的东西。”

  我心口一跳,她说偷东西的小崽子?不会是穆一他们吧……

  穆二似乎也想到什么了,着急的看着我,我连忙拉着他,笑道“好啦弟弟,我一定选一个让你媳妇满意的胭脂。”

  “两位客官,需要什么价位的,我帮你们推荐。”热情地老妇人站在我身边一脸笑容道

  我仔细打量了她,穿着体面,打扮老土,白皙且充满肥嫩的光泽,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插着几只浮夸的簪子。

  这簪子?好像跟杭记金饰的款式差不多,老土又浮夸,没有造型,就是大。

  我一边打量着胭脂,一边目色含光道“夫人长得真美,这衣服配上头上的发簪怎么如此好看,请问在哪里买的。”要想和女人打好关系最简单一步就是夸她好看。

  夫人笑得跟蜜蜡一样,骄傲自满道“这个啊,隔壁姚老头送的嘿嘿!”

  我眼神一亮,兴奋道“夫人眼光真好,我也去买一个。”

  “啀啀啀,那个死老头没开门,你要是想买呢,明后天再来。”夫人连忙拉住我。

  我惊喜一笑,然后问道“怎么了?那老板明后天就会开门吗?”

  “当然不是,那老头马上死了,以后就是我接手那家店铺。”夫人说着说着还十分骄傲自满的嘲笑一声。

  我莫名一顿,拉住正要说话的穆二,敷衍道“可惜了,也知道他是不是正在家里生着病。”

  我说完就盯着老妇人的表情,她明显先笑一声,然后理所当然地拍拍衣角,捋了捋耳后的头发,之后的笑容也不那么热情,走开时还敷衍的撇了我一眼。

  她走到门口站着,懒懒地靠在门框上招呼着路过的人。

  我看了眼穆二,也不知他们说的小崽子是不是穆一他们,可我俩又该怎么救人。而且老爷爷也应该跟她有关系,屋里有个壮汉,实在不是对手!

  我拉着穆二退出了胭脂铺,然后快速消失在老妇人的视线里。

  穆二着急道“怎么办,穆一不会被他们被抓住了吧。”

  我停在拐角处沉默着,突然看见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看着我们。我一惊,拉着穆二就往欣乐楼大门走去。

  穆二跟不上我的脚步,小跑着问道“怎么了?”

  “那个胭脂铺的男人盯着我们。”我大气不敢出,拉着穆二直接进了欣乐楼。

  因为在紧张中走进的欣乐楼,穆二并没有注意到已经进了一家如此繁华又高档的酒楼。

  我带着他急急穿过桌椅,来到柜台前。

  柜台的掌柜见我俩人穿着并没有嫌弃不满,而是礼貌问道“有什么需要。”

  欣乐楼永远都是高朋满座,午后的阳光照进楼里,洒在每个桌上,座无虚席的地方永远都是喧嚣和酒香四溢。

  一个小二眼疾手快走过来,问道“客官吃饭还是住店?”

  穆二这才把视线移进来,见到这场景着实吓一跳,连忙拉住我,低声道“那个,快点出去吧!”

  我笑一笑,说道“没事,我来找人帮忙的。”

  然后又礼貌看着掌柜,说道“请问东家可在?”

  “东家?”掌柜狐疑的看看我。

  我也任他看,一直含着适宜的笑容。

  今天早上我被抓住时这个掌柜还没来,他应该不认识我。

  “姑娘指哪个东家?”

  哪个?难道今天早上两人都是东家?我眨眨眼,心中自动屏蔽了刀疤小哥,但说最帅的那个又肯定得罪人。

  思来想去说道“谁在我就找谁!”

  掌柜意味深长地转了转眼,然后对小二说道“带这位姑娘上三楼。”

  我大喜,这欣乐楼的人真好,居然没有看不起我这样的小人物,看来欣乐楼成功也是有点道理的。

  这里的待客之道就是学习的榜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开公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开公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