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衣巷
我叫墨颜菇凉2021-06-03 20:453,727

  黑夜无边,万籁俱寂,陌生又冷落的气息禁锢着我。我动了动僵硬的身体,这一动仿佛重生一般活了过来。

  我沉默了好久,直到清楚感觉到身体的血液正常流动,感觉呼吸逐步通畅。细数着时间,我大概用了一千六百秒才恢复正常。

  我这是······怎么了?

  这里一片漆黑,身下坚硬,脸上痒痒的,像是被草堆包裹着。我稍稍移动了身子,此时有一股难言的气味钻入鼻孔。

  恶心的我想吐!我捂着嘴顺势站起来,感觉脑袋把什么东西捅了个窟窿,我脸上又挂了一堆细细碎碎的草叶子。

  这一钻似乎惊动了什么,那东西咯咯叫唤几声就我脚边窜了好几圈。

  漆黑的夜什么也看不清,却突然明白过来我此时正跟鸡睡在一起。

  我捂着嘴不敢动,隐隐察觉脚边有一个比鸡还大的黑影子朝我爬来。

  我吓得手忙脚乱的跳起来,此时这些鸡全都受了惊吓,咯咯嘎嘎叫得响亮。

  突然不远处亮起一盏灯,一丝微弱的烛灯从窗口照出来,刚好将我正在的此处照亮。

  我立在鸡飞狗跳的地方惊讶的盯着脚边猫着一个小人。

  此时伴随着屋内的喊叫声,一只鸡掠过我的眼前,我抬手稳准狠抓住了鸡脖子。

  脚边那人慢悠悠抬起头来,乌漆墨黑的脸,吓得我一激灵。手上一用力,只听见叽啊一声,那只鸡在我手上上了西天。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恍眼就到了七年后。

  整整七年,我无数次抱怨,为什么会是我经历这场无聊的穿越?

  最后我明白了,因为我是女主角,因为我是天命之人,因为我就是作者,因为我才艺多得都快溢出来了,所以要开始一个俗不可耐的穿越剧情。

  好了!我要开始了。

  七年我从一个七岁的小女孩长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从捏死一只鸡,被收留的“好心大婶子”赶出来家门的流浪小孩,变成青衣巷的小霸王。

  这七年来,我“打遍”青衣巷四个巷子口,还组成了一个六人小团体,名叫捏鸡联盟。

  今日是我的十四岁生日,七年前的今天就是我穿越的这一天,一晃呀整整七年了。

  这个小孩儿也是命苦,七岁前都是与狗为食,活的苦不堪言,好不容易大婶子收留她,却饿死在了鸡笼里。

  我这个26岁的大姐,从七岁开始,实在是不习惯。拖着她瘦小又惨不忍睹的小身子,勉强活了下来。

  今夜一如那天夜晚,高空如青墨,伸手不见五指夜。

  不过今日我准备解决一个小麻烦,然后出青衣巷找个地方庆祝生日。

  六天前,西巷的王大妈丢了三只鸡,因为有人作证说是我偷了鸡。

  我很莫名其妙,确实与鸡无关,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总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然而就在三天前小弟穆三在西巷桥底发现了不少鸡毛。

  之后我们便去蹲点,我总是想啊,他们偷鸡就偷鸡,尽然不拿来孝敬姐姐,胆子也是忒大了,再不管管肯定要上天。

  我们几人蹲来蹲去,那东巷的二傻子就暴露了,曾今我征服东巷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喽啰,趴在地上给我垫脚。

  三年不见,他摇身一变成了东巷的新老大,取名叫什么“东巷鲁智深”

  我很无语,我还叫青衣巷宋江呢。

  前天我们几人抓着他教育了一顿,结果那小子不听训,教育他的时候畏畏缩缩像孙子,放开他就成了大爷。

  那孙子昨天给我们下战书,亥时约战青瓦台。

  咱都不带怂的,当然是积极迎战,天一黑我就带了三人来到青瓦台守着,直到亥时一刻他们才屁颠儿赶来。

  我嚼着狗尾巴草,看着前方被月光照得油亮亮的空地有些不耐烦了。

  朝我们而来的这群人并没有“东巷鲁智深”,为首是个流着鼻涕且应该去挖过煤的小黑孩儿。

  他看着我们几人先是畏畏缩缩喊了句“老大晚上好,我来给你送消息,鲁至深在前边歪了脚,说是来不了了,今夜约战作废。”

  怎么娘们儿兮兮的,我鄙视:“哎呦!不敢来就是不敢来,还歪了脚,他是小娘儿们吗?扶风弱柳还是惺惺作态?”

  小黑孩儿站在黑暗中斑驳的墙角边,看不清其面容,只有一嘴白牙闪得逼人。

  幽深幽深的小巷子,静谧中弥漫着浓浓的骚水味道,地面的油光和青苔被墙角边挂着朦胧的灯笼笼罩,仿佛立身在诡异的墓地一般。

  徐徐微风扑面令人作呕,我身边的几个人都捂着鼻子不说话。

  其实我也嫌臭,但我要面子。

  小黑孩儿与我一样高,这让我更加得寸进尺的向他走一步,斜视他问道“那个小娘儿们在哪里?带我去看看,我治疗跌打损伤很有一套。”

  小黑孩儿谄媚一笑:“老大,他歪了脚正在气头上,你还是不要过去了。”

  “去!怎么不去,不是约战吗?趴着都要战下去,这就是我的真理。”我揪着他的衣裳催他赶紧走。

  后面三人嘬着嘴连忙跟上我,小黑孩儿却笑道“老大,让他们在这等着吧!我怕你们这么过去他会吓坏,要是闹出人命,你也不好收拾。”

  我也没多想,便转身看了看他们笑道“你们先回小河边休息,我明早回来。”

  “明早?老大你怎么明早回来?”个子最矮的小榔头皱着眉头问道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老大有老大的事情做,小弟就回去睡觉吧。”

  说完我就跟着小黑孩儿几人离开了青瓦台。

  青瓦台有迷宫之说,三拐四绕是我研究出来路线,这里所有人嘴上说讨厌小破孩儿,实际还不是按照小屁孩的方式走路。

  我跟着一群人绕出青瓦台来到一处隐蔽地带的废弃院落,这院落本是人家居住的窑洞,废弃后成了许多乞丐的容身之地。

  洞门口走着几个邋里邋遢的人,拖沓着破鞋踩着干枯的草堆发出咔咔声响。

  我谨慎地扯了一把小黑孩儿,眼色怀疑,巡视着四周道“东巷鲁智深住这里?”

  小黑孩儿回头阴阴淡笑,亮白的牙齿在黑暗中一闪,我眼皮一跳,身边突然窜出来七八个手拿木棍的小痞子。

  我下意识抓紧小黑孩儿的手臂,他却像泥鳅一样滑走了。

  手上一空,我定眼一看,小黑孩儿窜出了包围圈,站在小痞子们身后高傲的望着我。

  他手背后,态度十分老成,那笑容实在猥琐。

  我皱眉,朝四周巡视,这里的人一个不认识,我心里就纳闷儿了“青衣巷还有自己不认识的小痞子吗?”

  小黑孩儿见我走神,牙尖嘴利大喊:“哼!还不是落在我们手上,怎么?你想怎么求饶?”

  我透过缝隙看不见他,然后垫起脚,昂着头,费老劲儿皱眉喊着:“啀啀啀!小黑子你太矮了,垫个脚站起来再跟我说!”

  人气人气死人,小黑憋着一口气,压低了声音:“别给我耍贫嘴,你今天是逃不掉的,死和残废你自己选一下吧!”

  “那我可不可以走?”我好心好意问一句

  结果小黑气量太小,一句话就被我气得龇牙咧嘴,只听他厉声喊道“上!给我打残了。”

  我见势头不对,伸手做了个停止的动作,急急开口道“不要脸,一群男人打女人,有本事找一个人跟我单挑,也不怕你们这群男人在青衣巷遭嘲笑,笑得裤子都提不起来。”

  正要上前的小痞子们纷纷停住,其中一个很是强壮的男人走出来,瞪着我,道“我跟你单挑,让你一只手。”

  我暗暗一笑,弹弹衣角,在他面前左走一圈,右走一圈仔细观察他。

  小黑见我如此悠闲,气结,怒喊“别被她的花言巧语骗了,上,一起上!”

  我很不屑对他比了个中指,然后挥挥手示意包围圈的人散开点,走出来单挑的男人一个眼神他们就走开了。

  我看着那男人可是生出了几分心虚,心里却盘算着要是跑到底能不能跑过他呢?

  我还在做无畏的思考时,那男人十分傲慢道“堂堂青衣巷老大难道连一点武功也没有?”

  武功?好小子,他有武功!我双目闪了闪,这到底要怎么跑?

  我仔细盯着他的身形分析了一下,忽然灵光一闪,想到办法了。

  我最会演戏了,然后抿着嘴角,装腔作势的扭扭脚腕,舒展筋骨,道“啧啧,我穆兰一般不显露出来,既然你要跟我比,那我们就比轻功吧!”

  “轻功?”寂静的黑夜中响起议论声,他们可能没想到我还会轻功,就连跟我单挑的男人都慌了神。

  切!吹牛神功算不算武功?我心中暗笑。

  那人见我态度悠闲,大有胸有成竹之感,小黑也愣了一会儿,率先反应过来,嘲笑道“你十几年都在青衣巷,谁教你学轻功,牛皮吹上天,小心下不来。”

  我又给他比个中指,嫌弃道“怎的,我当老大这么久,还没人送点好东西?”

  小黑些微疑惑,然后咳嗽一声,咬牙切齿道“大牛哥,那小贱人肯定不会轻功,你就冲上去打,照脸打。”

  我龇了龇牙,双手抱臂,心想着自己到底是得罪了不少人啊!

  虽是有点心虚,却也要装作咱不怕的高傲姿态,大声喊道:“来吧!奉陪到底,今天我要是能让你碰到一根头发丝儿,这老大就给你做。”

  我放下狠话,又给小黑比个中指,然后活动活动筋骨,半蹲着做了一个冲刺的动作静等他过来。

  大牛看似有两百多斤肉,很显笨拙,破烂衣裳裹着黝黑锃亮的身体,他的头发成纽遮住眼,很像个落魄潦倒的醉汉。

  我双眼盯着他握拳的双手,余光却看着哪个方向好跑一点。

  西方向有官道,那地儿非常好跑,我定好路线之后,暗暗一笑。

  大牛皱眉,连热身都省了,一跃而起,那拳头带来呼呲呲的风声。

  我来不及躲闪,迅速踢了一脚我脚边的石子,咚的一声,我的脚丫子都被撞得生疼。

  刚好看见大牛的脚正好踩上去,我龇牙咧嘴的笑了一声。趁他们还未反应过来,我闪身就朝青衣巷口跑去。其实我很想欣赏一下他们的表情,但来不及幸灾乐祸。

  我瘸着脚迅速狂奔跑去青衣巷口,这种黑暗的小路我最熟悉。

  直到我一路跑出青衣巷,以防他们追来,便朝着西边官道跑去。走上宽阔的大道上,我才幸灾乐祸的笑道“哈哈哈哈!一群傻子!”仿佛赢了全世界。

  我时不时回头看看黑暗中寂静又残破的青衣巷,直到见不到青衣巷任何建筑我才慢下脚步。

  我哪里知道,刚刚假模假样的“轻功”已经把大牛给征服了,因为那个牛皮吹上天,让他以后生出了做我小弟的想法。

  此时黑暗的官道上我瘸着脚走走停停,其实对我来说走夜路不怕,主要是现在太饿了,走这么久也没见着一家饭馆。

  我苦唧唧望天,这里视线之内没有一盏灯火。心中不住吐槽“这官道居然没有茶馆和客栈,这要是赶路的人累了饿了吃什么呢?”

  我瘦小的身影逐渐没入漫漫长路的黑暗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开公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开公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