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未来可期
我叫墨颜菇凉2021-06-18 22:113,337

  小二礼貌的带着我和穆二到了三楼,他敲了敲门,没有回应,又敲了敲门,这时里边才传来一个陌生又慵懒的声音“谁?”

  那声音清清亮亮,又迷迷糊糊,想来是被我们吵醒了。

  小二下意识一慌,回头看看我们。

  屋里又传来“谁?”这次的声音稍稍清脆,但拖着尾调格外雍容。

  小二这才礼貌道“赵叔,有人找您。”

  赵叔?赵叔?

  我有点站不住了,这个赵叔是谁啊?不会是刀疤小哥哥吧?

  穆二疑惑看我一眼,我轻轻一笑,硬着头皮站着。

  “请进。”那声音忽然变得响亮,十分礼貌。

  这个欣乐楼可真是教养之地。

  我礼貌跨进大门,看向对门的窗口,垂地的透明幕帘半掩着。窗下摆放着贵妃榻,榻边摆着一张小桌子。

  此时一个男人一派慵懒地斜靠在榻上,午后的阳光直直照射而来,他的脸似微光中的玉石,半透明似的脸颊转过来。

  那双眼睛晶莹剔透,正散发着闪闪光亮。

  这男人生长着一头银白色的长发,丝丝散散的垂在地毯上。眉毛,睫毛都泛着白光,这人白得与那身衣服一样,像一块透明的白玉石,闪着晶白的光洙。

  我险些叫出“白发魔女”这个词。

  他见我愣住,淡淡一笑,那笑容瞬间融入了这片午后阳光中。

  我稍稍回神,又拉着同样震惊的穆二缓步走过去。

  走进时才发现,这个“赵叔”的确是个大叔,脸颊两侧生出了细微的纹路,但眼角还微微上挑着,除了上了年岁的纹路变化,银白的发都没有将他宣染的特别老城,反倒有一种仙风道骨。

  他被我盯得微微发笑,一边扶起搭手臂的金丝靠枕,一边问道“你找谁?”

  赵叔说话的样子慈眉善目,宛如一块上了年岁美玉铸造而成的玉人,即使静静地躺着,也风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之感。

  我些微放松,笑道“我来找九……九公子!”我也只知道九哥这个称谓。

  “哦?九郎吗?”赵叔姿态娴雅,看不出他的任何想法。

  “对对对,九郎!”我连连点头

  “九郎刚刚去了许王府,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也是一样,我代你转告他。”

  我眨眨眼,一直盯着他唇,总觉得他没动嘴皮子似的,一句话缓慢又悠然地说完。

  他朝我抬抬眼,我赶忙回道“那个,我想让他帮个忙。”

  “他能帮什么忙,昨夜才回京凉城。”

  我干笑着“那个,今晨他让宸深大哥随我去看一个人,说是能帮我给爷爷治病。可是爷爷不见了,宸深大哥就回来了。刚刚我在胭脂铺发现了爷爷的踪迹,铺子里的老板娘说是等爷爷死了接管爷爷的店铺。我担心爷爷被老板娘带走,所以想请九公子或者宸深大哥帮我看看,怕去晚了爷爷就……”

  我真是难得这么好声好气的说话,根本不敢在“赵叔”面前说些乱七八糟的,他就像嫡仙儿一样住在云上,我那些放肆的动作在他面前就是侮辱。

  赵叔皱眉思域着,然后轻叫一声“来人。”

  他就算是扯着嗓子叫人都像翠鸟啼鸣一般清脆悦耳,好不真实的人。

  穆二目光炯炯盯着赵叔,那样子简直把赵叔当神仙崇敬的模样。

  过了会走进来一人,正是宸深。他看了我一眼,便默默收回视线,然后对着赵叔道“赵叔,有何吩咐?”

  “这丫头认识吗?”

  “认识。”

  “那你再随她去看看。”

  “可是?”

  “好了,九郎回来我跟他说,你先帮帮这丫头。”

  “是!”

  两人就那么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对完话。

  之后我莫名其妙的跟着宸深走出了欣乐楼。

  我疑惑的对宸深问道“他们怎么这么容易帮我?”

  宸深也不看我,只是高深莫测讲了一句“他们信佛。”

  我莫名其妙挑眉,难道信佛的人都这么善良吗!

  穆二躲在我的另一边,小心翼翼问道“你怎么认识这些人的?”

  “以后跟你解释。”

  现在我身边有了靠山,走路轻飘飘地,虽然不知道那些有钱人为什么这么容易就帮忙,但我也乐得开心。

  当天夜晚,我跟着宸深窜进了胭脂铺的后院,这家后院比杭记金饰的后院还要简单。

  三开门,两侧房屋,院子略大,整个地方都透着奇奇怪怪的香味。

  穆二一直扯着我远离宸深,他似乎很害怕宸深,也不让我靠近他。

  宸深黑色短袍沁在黑暗中,走路都不带风,好似鬼魅一般的存在。

  我看他背影出了神,心中疑惑着,他是不是昨天晚上救我的神兽?

  但他好像没那么清冷的杀伤力,总感觉他太木纳了,大约是看见人也不会出手相救的吧!

  宸深一句话不说,连对策也不跟我商量,直接找到亮灯的房屋。

  只见他临门一脚,砰的一声,大门惨兮兮的破开了。

  惊动了房中的两个人,只见一个大汉率先冲出来,低怒道“什么人在此放肆。”

  大汉换了衣裳,是一件特殊样式的橘色短褐衫,我眼皮一跳,昨天那两个强盗也是穿的这种衣裳。

  宸深的冷漠十有八九是被主子养成的,人家都快抽出大刀砍他了,他还一动不动。

  我很想出口叫一声,还未来得及反应,那壮汉扑腾一声趴在地上,清脆的断刀声音吓得穆二立马躲在我身后。

  我莫名其妙眨眨眼,什么情况?宸深还没出手好不好!

  这也太弱鸡了……我连忙跑到宸深身边,往房中看了看,刚好看看惊恐万分的热情老妇人。

  正要嘲笑,便看见了最里边床榻上的老人。我大惊,一步跨过壮汉扑到床边。

  床上的老人正是老爷爷,他像一堆枯柴般蜷缩在床榻上,双眼凹陷的眼眶盈满了浑浊的眼泪,干裂的嘴唇挂着黑漆漆的药汁,枕头上一团乱糟糟的散碎吃食。

  盖着一床发黑的棉被,衣裳还是昨天晚上我给他换的,老爷爷的呼吸声非常浅,浅到下一秒就要消失。

  我心头一酸,轻声叫道“爷爷?”

  老爷爷苍白眼珠艰难的转向我,我的眼泪忍不住流出来,正好滴在他抬起的苍枯的手上。

  我立刻握住他的手,含泪道“爷爷,我来晚了,害你受苦了!”

  “受苦,受什么苦,他在我这好吃好喝供着,受什么苦。”那老妇人急急叫嚷着

  我瞪一眼她,怒道“你她娘一身肥肉装满了蛆,给我闭嘴。”

  身边同样赶过来的穆二腿脚一顿,咯咯一笑。

  这两人应该是没想到这么清秀的小姑娘骂人还挺溜。

  我刚说完,门外出现一群人,但只有一个声音清清淡淡的传来“清理了。”

  我转头看去,只见那个刀疤小哥哥正从容潇洒地走来,他好像乘着风而来,衣袖轻柔地垂着,随着步伐晃动轻摆,仿若云一般轻缓,月一样柔和。

  昏暗灯光下,皎洁月光色袍子美得像一只凌空飞翔的白鹤,好似冬至阳生春又来,无人敢把他相催。

  所有人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连我的视线都变得不那么轻视。

  他来到床边,宸深立刻给他放好凳子,他缓缓的坐下,然后礼貌地对我点点头,伸出一只白皙修长如羊脂玉一般细润的手。

  我挂着眼泪的脸颊愣了一刻,然后立刻让开位置让九公子诊治,而此时我鬼使神差地盯着他的衣裳看了又看。

  这件衣服跟早上的不同,但面料也是非常罕见,主要是这面料的颜色十分罕见,绝是上上好的佳品。

  这人真是京凉城中的特殊存在,这衣裳虽是刻板样式,但面料新奇,偏偏这种老款式被这面料衬得高贵精致。

  而且穿在他身上就像聚集了天底下所有月色,一身光芒璀璨,让人将那脸颊的缺陷深深遗忘。

  这人早晨见着是慵懒随意且自然。

  现在却……我稍稍往他脸上看了看,此时站在他身边有些冷,他看似温润轻浅,面色如天边的白云漫卷。却像那冰凉的古玉,透着傲然绝世的锋芒,总感觉有一种沉甸甸地内敛和神秘。

  我想到一个词:傲然独立。

  短短一瞬他已经诊治好了,但并没有任何表情,云淡风轻道“准备后事吧!”

  轰……

  我大脑一片空白,自动屏蔽了他们目无表情的脸。立刻扯着他的衣袖,急急道“你确定吗?”

  “嗯,他应该有什么话对你说,我们先出去了。”

  这人居然有一种勾人心弦的力量,让心慌的我舒坦了不少。

  所有人出去后,我蹲在床边看着老爷爷,他已经动不了了,只是张着嘴舌头蠕动着。

  我附耳去听,他一个字一个字说道“孩子,对不起!”

  他说完这句话便是无边的安静,没有呼吸声,没有说话声,也没有心跳声!

  我的心脏漏了半拍,微颤着眼珠轻声道“爷爷放心去,我一定守好你们的心血。”

  我前世不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我从小就是孤儿,一直独来独往。在时尚的圈子里总是怪脾气,从不给人好眼色。

  自从来了这里,杀死那只鸡开始,穆二在我被赶出来之后就一直跟着自己。

  那时我本想一死了之,可让我遇见了穆一,他的爷爷给了我一口饭,给了我一个居所,并且让我学会了如何去爱。

  我在短短半年里调整了自己,从那个冷血动物变成了喊打喊骂的小霸王。

  那不正是因为我有了要保护的人,不想让他们受苦,所以我学会了爱。

  这份爱让我收获了许多,我现在解了爷爷的燃眉之急,他便给自己更好的,这也是一种爱,一种充满感激,充满希望的爱。

  我不知那群贵人为何屈尊降贵帮助我,我只能想到他们都是善良的人。

  在这遥远的古代,遇见了他们就是缘分,此时要珍惜当下,也将永远保持下去。

  现在开始,我将实现自己的梦想,让爷爷放心的去,我一定将你牵挂变得伟大。

  同时也要谢谢您给我们几人一个新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开公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开公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