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都是浮游的蚂蚁
我叫墨颜菇凉2021-07-09 14:553,406

  “尘归尘,土归土,随风飘,雨中舞,纵然修的同床渡,到头来终归黄土。”

  这天的风很大,天色很沉,我们几人在爷爷的坟前悼念。

  我轻扬的声音缓缓地念着那句诗,风带走我们的眼泪,只留下悲伤。

  自此他俩深入冢,这是圆满还是遗憾。我抬头望望天,乌鸦盘旋在头顶叫得响亮。

  我拿出爷爷交给自己的房契和地契,沉重道“一直没跟您说谢谢,谢谢您将改变我们的生活。”谢谢您改变我们的生命。

  身后几人抬头看着我,他们虽未接触过爷爷,但都是善良的人,对待善良的事,他们一直都是心怀敬意。

  今天的天气不好,像我们的心情一样抑郁,我们在荒山的坟前沉默了许久,直到乌鸦声辗转而去,我才收起东西。又带着他们跪地磕头,才走出了墓地。

  小鬼们没有说话,脚步也不重,只是轻缓的跟着我。

  直到走回东西街,他们才显慌乱。

  路过县衙时,我驻足看了一眼,穆一小声问道“今日是第二天,你没去找黑衣人会不会?”

  其实我没敢告诉他们,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微不足道。甚至是有另外一个隐情,但丝毫不会殃及到我。

  王大人之所以抓我进县衙,全是做戏。像昨日在胭脂铺遇见的男人,他身穿的那身衣服,就足以证明死的那两人不是正常的京凉人。而那两位妇人,连带着胭脂铺的妇人都不是我们中原人。

  我就是一个背锅的。

  但如果王大人不想彻查此事,不愿意沾手乱七八糟的倭民事情,那说不定我早就进大牢了。

  我转身对他们沉道“我饿了,去吃点东西吧。”

  此事我不会让他们知道,因为我始终是个自私的人。

  东西街是东西方向的主要干道,热闹繁华,叫喊声此起彼伏。

  卖字画的流芳斋,进出有序。喝茶的黄金楼,人朝攘攘。

  雀鸟齐鸣的雪柳街,人山人海的芙蓉大道,酒香四溢的杜康大道,还有街面的糖人,街角的春卷炸丝,万合坊的字画,旧市的古玩店。

  每一个都是意想不到的景色。

  我们几人坐在混沌店里吃着看着,但没人讲话,他们知道我心情不好。

  我吃完就静静地看着街角,痴痴的说了句“你们会跟着我吗?”

  我始终担心他们不习惯这里,然后撂挑子不干了。

  穆一稍稍看向我,沉默了半晌点头应道“你在哪我们在哪。”

  多么好听的承若,我几天不见笑容,勉为其难地对他们笑笑,道“那我跟你说说我的计划吧。”

  此处省略三千字。

  我说完之后,他们几人非常震惊的盯着我,我掩饰着慌乱,咳嗽一声,道“那个,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我们有钱吗?”穆三率先提出一个致命的危机。

  我干笑道“千金坊有我存的钱,不过不多,就三百两。”

  “三百两?”穆二和穆四惊讶叫道,他们的样子很像在说:三百两还不多?

  穆一也不小的惊吓到,然后看看四周,怕惊动了人,才小声说道“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我纠结皱眉,考虑到要不要告诉他们这是我画画挣的钱?

  如果不告诉他们,肯定会胡思乱想说我偷钱……

  但是如果告诉了,他们会不会觉得和我有距离感了?

  毕竟自己这么有才,他们会觉得我不像个小混混。

  真是纠结啊……

  “其实我是画画卖的钱!”小小的锟钝店响起我正色凛然的声音

  “画画?”穆四眨眨眼,又问道“画画能卖这么钱吗?”

  “当然,五两一幅!”

  “五两?……”

  我扯扯嘴角,这几个没出息的,我的画在市面上炒得天价,五两算个求。

  然后我又解释了一下。

  此处省略两千字

  “什么?天价?”

  好没出息!我捂着眼睛不敢看他们,身边路过的人都投来异样的眼神。

  “所以你跟王大人就是这个恩怨?”穆二终于想明白了我为什么对王大人那种态度。

  我点点头,然后又说道“最近木业躲起来了,市面上流传着我的画都被疯狂争抢。似真似假也无人去求证,反正我这个原画家在这,再出一幅画应该也是天价,到时候我们资金不就有了吗!”

  “你……你是怎么画的?”穆四瞪着眼欣喜的问着

  “先别说这个,待会儿回杭记金饰去收拾一下,以后我们就住进去。”

  说完又看看穆一,浅笑道“穆一带穆二回小河边收拾一下,今晚我们一家人在新家庆祝。”

  穆一握了握拳头,想说什么始终是忍住了。

  穆一不想离开青衣巷,穆二却想跟着我,让穆二跟着穆一回去收拾,他肯定受不住穆二聒噪的嘴,一定会回来的。

  我轻笑一声,然后各自分头行动起来。

  夜深人静时,所有店铺都关了门点上灯笼,白日喧嚣的街市到晚上寂静无声,好似昙花一现,令人记忆犹深。

  我们几人收拾完已经累倒,腾出了三间空房,把爷爷的卧房留了下来,放上了他的所有遗物。

  此时我突然很想小花,要是她在这里,饭菜早已热腾腾的摆上了。

  三人摸着咕噜噜的肚子,然后分派穆三去厨房做点简单的饭。

  我站在门口望着昏暗的街道,此处不时有人有马车经过,去的方向就是欣乐楼。

  其实我的心一直揪着,穆一他们到现在也没有过来,难道他真的不想离开小河边吗!

  穆四凑到我身边也随着我的视线望着,然后小声说道“老大,你真的想好了吗?”

  他声音糯糯的,有种小娃娃吃奶的感觉,听得我心头舒坦了不少。

  穆四最黏我,自他十岁被我救起后,他就一直跟着我。

  我问他从哪里来,他只说不记得。

  他哪里是不记得,他是不愿想起。

  而穆四不像穆二,穆二一直没心没肺,我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穆二虽然黏我,但他对我的感觉是崇拜和敬仰,时常跟着我求保护。

  穆一和穆三,我到现在都看不懂,要说穆三这小贱人的脾气,却偏偏对小花嬉皮笑脸,对我只是言听计从。

  然而这个穆一,他好像什么都不感兴趣,但又对我非常好。我打架他毫无怨言的帮忙,把我们的小家打理得井井有条。

  说实话,这样的改变我不知道他们四个人能不能适应!我到底是不是太自私了?

  我想着想着伸手摸摸穆四肉嘟嘟的脸颊,笑道“如果穆一不来了,你会不会也离开我?”

  “我当然不会离开,我是老大的人,死也是老大的人。”穆四说话从不过头,想什么说什么,真心实意地逗笑了我。

  我咯咯发笑,然后摸他小脑袋,安慰道“我一定带你们过上好日子。”

  穆四笑嘻嘻道“老大在哪儿都是好日子。”

  “行了别舔后脚跟儿了!”穆三在门口不屑地说了句

  穆三见他拿着锅铲,撅着眉,嗤笑一声,然后说道“等穆一他们回来再吃吧。”

  “不会回来了。”穆三语气不太好。

  我笑容一僵,心里空空荡荡。

  我知道,我知道的,他最不想离开小河边。那是他爷爷唯一留给他的念想,他怎么可能摒弃一切跟着我在这里过这种想都没想过的日子。

  穆四见我沉默,正要安慰时,眼神一亮,指着门外笑道“快看快看,穆一穆二来了。”

  我转身一看,穆一正架着板车吃力地往门口推。

  我大喜,一个箭步冲上去替穆一扶着板车,双目都已经含上了眼泪,却还是笑道“你怎么才来。”

  “你去接穆二。”穆一气喘吁吁地说着

  我转头看去,穆二全身上下挂满包裹,叮叮当当塔拉一地,他比穆一还要累,边走边擦汗,看见我就咧着嘴说道“快来救你二哥,都快压扁了。”

  我抿着嘴笑了一声。

  今夜是我们生命中的转折,我们不知后面的路,但也不会重复以前的路。

  就在今夜我们各自做了最好的约定,希望将来越来越好,并且永远在一起。

  今晚我很开心,趁着他们休息,独自爬上了屋顶。

  弯月若隐若现的隐匿在云后,高空万里,长街空巷,楼肆耸立,皆在这云云苍生。

  他们都是游浮的蚂蚁,挖着属于自己的洞穴,不断探索,不断建立,不断完善更好的宫殿,只为了能在蚁群中找到归宿。

  抱团取暖的人居多,单打独斗的人居多,到头来生活都会很好,人心也会……很好!

  我坐在屋檐上撑着下巴,深夜寒气扑面而来,我叹了一口气,白霜烟气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欣乐楼永远都是高朋满座,深夜也有人喝酒对歌,我转头看了看,发现三楼窗口有个人影。

  我立刻坐直身子,对他挥挥手,只见他轻盈一跃,脚尖轻点窗橼,好似白鹤腾空,眨眼间就到了我的身边。

  他潇洒挥开衣袍,染上风霜似的凉气滑过我的脸颊,我见他没有矫情,便移了位置让与他坐。

  清淡的月光和欣乐楼照射下暖色光线将他渲染得高雅非凡。

  他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颊透着锋芒,一双深邃的凤眼含着几分笑意,看似与我同坐,身上却散着疏远和莹莹光华,和他九哥实在相同。

  幽冷的夜空,他也显得非常冷意昂然。

  我率先开口道“你哥叫九郎,难道你叫十郎?”

  我只是随便分析一下,没想到他眯起凤眼,大致是“你居然知道我称呼”的表情。

  我嘿嘿一笑,说道“谢谢你们帮我,本来想跟你哥说一声谢谢,结果他很拉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其实……我不知你们为什么帮我,但你们帮了我,我就会报答你们。”

  十郎弯着一只腿,随意塔拉着手臂,漫不在意道“瞧瞧你这几斤几两,谁会帮你。”

  ……他说的实在现实,我一只手扶额,无奈笑道“那你能说一说你们这是帮谁?”

  “谁都不帮,我们闲着呢!”这句说得懒散,拖着几个婉转的尾音,让我鸡皮疙瘩掉一地。

  我知道他不想说,这些贵人喜欢做好事不留名,那我就不问呗。

  直到后来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整条欣乐街都受着欣乐楼的帮助,杭记的老爷爷也一直是他们照顾对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开公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开公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