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骗人不要脸
我叫墨颜菇凉2021-06-12 19:533,528

  县衙的待遇还挺不错,我们是乘着马车离开的青衣巷。以至于那些碎嘴子大爷大妈都怀疑自己刚刚传的“穆兰残杀壮汉案”的真实性。

  穆二掀开马车车帘的一角,我也随之看去,路边一群花衣裳指着我们嘀嘀咕咕。

  穆二迅速放下帘子,粗喘一口气,痴痴望着我,道“穆兰,我们应该不会有事吧?”

  我拍拍穆二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笑容,回道“穆二,我一定会把你们平安的带出去。”

  东凉城的县衙在东西街往东方向的泰和大道上,东西街一直往东的金缕巷都是有钱人住的地方,我做些小生意时去过几次,印象不深。

  我们走下马车后,也并没有像电视剧那般被人绑着,而是规规矩矩带我们上了大堂。

  县衙告状的人是两位妇女,地上还放了两具遮着白布的尸体。

  穆二跟着我走进去时下意识拉住了我的手,我跟着他一起跪下,但并没有说话,穆二紧张喊着“见······见过县大人。”

  县大人姓王,是百姓的父母官,也是个不错的好官,总是被称作青天大老爷。

  “青天大老爷”这个词在我这儿却是十分讽刺,没见过真面目反倒被人捧得高高的。

  我今日敢这么前来县衙,左不过是这个王大人我认识。

  王大人见来人是我很是讶异,先是高深莫测的思考着,后意味深长的问道“来着何人?”

  “小女是青衣巷的穆兰,他是我二弟。”

  穆二低着头,不敢看高堂之上的王大人,连喘息声都是浅浅的。

  我刚说完,身旁两个妇人便急急扑来。

  我吓一跳,连忙扯起穆二往后躲了躲,慌乱道“干……干什么?”

  “你还我夫君命来……”这位老妇人哭得撕心裂肺,嘴里喊着但口水四溢。

  我十分嫌弃的皱着眉头,忽而看见另一位妇女。她没有动作,跪在地上规规矩矩,但是那双眼睛却怪异地盯着我。

  此时我站起来不是,跪下去不是,就那么半蹲着,当时我并没有想什么,只觉得那双眼睛慎人的很。

  “肃静!”王大人惊堂木一拍,解了我此时的纠结劲儿。

  那位妇人方才跪好,我拉着穆二离她俩远远的。

  “有人状告你昨夜在欣乐街附近杀害两个男人,你可认罪?”县大人的目光不那么尖锐,像聊天一样对我问道

  我抬头看着他,王大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并没有多余的老态,一身绿色官袍更衬他清瘦,高高在上的他也没有很远很高贵的样子,反而十分亲民。

  但这样子也遮不住他骨子里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穆二扯扯我的衣袖,我长叹一口气,道“小女一介弱女子,如何能杀死两位这么强壮的男人。”

  老妇人听完实在不依,大喊大叫道“小小年纪就那么歹毒,在青衣巷和一群不三不四的人打砸抢杀,也保不准你和你那些小杂碎们有没有使绊子……我丈夫死的好惨啦……”

  一位妇女恶狠狠地说完还能挤两颗眼泪哭她的丈夫,我对她表示佩服佩服。

  “夫人,我承认昨夜在欣乐街遇见过他俩,但那只是我一人所见,你说的小杂碎们难道是目击者?”

  “你……”那妇人正要哭,却被我的话给噎住。

  高堂上似乎传来转瞬即逝的笑声,我眼珠转了转刚好瞧见王大人坐直了身子,像没事人似的正色道“陈夫人,你家在青衣巷卖包子,深夜收摊之后,你丈夫为什么去了欣乐街?”

  “我……丈夫去喝酒!”陈夫人眼泪挂在肥胖的下巴上,黝黑肌肤和花白的头发,粗糙的手都看得出她是个穷苦人家。

  我又仔细看看另一个老妇人,她始终沉着脸,穿着略显不错,也显富态,衣服布料应该是捡漏剩下来自己做的,但是做的不太好,白白浪费了几片布料。

  “穆兰姑娘,你且说说,遇见他们正在干什么?”

  我瞪一眼他,别以为你好好说话就会感激你。

  陈夫人正要说话,王大人的惊堂木一拍,陈夫人红着眼眶不再讲话。

  王大人目色清明,对着我说道“如实道来”

  “昨夜我在欣乐楼后的一家金饰店中碰见那两人抢劫,我将他们引开之后。在欣乐街附近,他们拿刀恐吓我,我吓坏了,呼救时有位黑衣人救了我,我当时逃得太快,并不知道黑衣人将他们杀了。”

  我把昨天的事情拧巴拧巴,囫囵囫囵,编造编造大致也与昨夜相同。

  穆二靠在身后默默拉着我的手,他很惊讶,因为我先前怕他们担心没有与他们说杀人这一段。

  “黑衣人?你认识吗?”王大人问道

  我摇摇头,我还真不认识。

  王大人身边的八嘴胡师爷莫名其妙瞪着我,却听见另一个老妇人说道“昨夜有目击者称那黑衣人就是穆兰姑娘认识的。”

  我歪头一看,却见她冷冷地收回视线,王大人摸摸鼻尖,轻咳一声道“穆兰姑娘可认识黑衣人?”

  “不认识。”

  王大人往桌前靠了靠,意味深长道“这样吧,穆兰姑娘看你也是弱女子,我今日也不关你。不过限穆兰姑娘三日内找到黑衣人,并证实你们没关系,那这个案件就重新审判,如果找不到,三天后你就等着下地牢!”

  王大人说完我还没说话呢,反倒那妇人急急叫嚷道“王大人我们都说了有目击者?你既然不能立刻为我们做主,那我们就去大理寺,这丫头害人不浅,你这是要留着这个祸害,我一定要……”

  “肃静!那请问目击者呢?”

  那妇人嗓子一噎,眼珠大颗大颗滚下来,她看了看身边的人。那妇人礼貌的接着道“王大人,老奴听说那个卖金饰的老头子看见过,如果把他带过来,应该能证实。”

  卖金饰的老头子?难道是爷爷?

  “来人,去带过来。”

  王大人吩咐完,我们便被带去后屋等着,这期间我很沉默。如果爷爷被带过来,那他应该没事,这样我就放心了,那如果没被带过来呢?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我们又重新被带上大堂,我四处看了看,没有爷爷。

  心下恐慌。

  然后此案就因证人不足,当庭释放了我,但······我还是要找到黑衣人。

  找黑衣人?我要上哪儿找黑衣人?天下之大,让我找一个连一张脸都没见过的黑衣人?这不是逗人玩儿吗?

  我们走出县衙两三步,便看见穆一三人遮掩得严严实实站在一间屋檐下等着。

  人山人海川流不息,他们就像流水中的一颗石子,永远不会“随波逐流”。

  穆二走过去正要哭,穆一便急急拉着我问道“穆兰,到底怎么样?”

  “穆兰根本没杀人,那两个老痞子硬说穆兰杀人了!还让她找一个人,如果三天内没找到,就把她关进大牢了。”穆二哭着鼻子跟穆一讲道

  我安慰的笑笑,然后看着穆一三人,低声道“穆一,我拜托你的事情你一定要帮我,刚刚王大人派人去找老爷爷没找到,但他真的是很重要的受害者。我也是因为救了他才被强盗盯上,找到他也许我还有希望。”

  穆一难得沉静,点点头说道“穆兰,你会平安无事吧!”

  穆一这话便让几人全都紧张盯着我,此时我心中有些愧疚,轻声道“一定会没事的,如果我活过了这三天,你们会跟着我留在这里吗?”

  我的目光在他们脸上转了转,我还是在逼他们。

  穆一灰蒙蒙的眼也看了看他们几人,最后郑重点点头承诺道“只要你没事,我们就跟着你,支持你,保护你。”

  我很愧疚,我很自私,但我必须这样做。

  下午时我们找了家面馆分析了当前的问题,其实我心中还是有点把握找到黑衣人,但需要时间,三天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只能想办法把这件事情说给王大人,他要是帮了我那这件事情就有转机了。

  不过老爷爷的行踪连他们都没找到,我还是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看来只能先在附近的店铺问问,但愿有人见过老爷爷的踪迹。

  直到我们做下了决定,才开始分头行动。

  穆二跟着我重新进入了县衙,而穆一带着他们去找老爷爷。

  穆三离开时拉着我的手一直沉默,我知道他想小花了,看来也只有小花能影响他的心情。

  我吸了一口气,安慰道“穆三放心吧,你要是担心小花,我找时间偷偷给小花送个信,问个好,我相信她都懂的。”

  穆三咧着嘴笑了笑,一把抱住我,脏兮兮的脸在我身上蹭了蹭。

  我很嫌弃,但我还是抱着他道“穆三,谢谢你们呀。”

  重新进入县衙时,并没有人阻拦我们,还将我们引到县衙后院。

  县衙的后院有一处园子,立着一座小亭子,亭中有两人,一人坐着正在喝茶,身边一人站着与他讲话,此时坐着那人就是王大人。

  王大人已经换上了淡紫色的常服,不显华丽,配上黑色腰带更加沉闷,圆领让他有些老态,发上简单的木簪有些朴素。总之这一身穿着就是俗。

  我眨眨眼,穆二纳闷道“穆兰你害怕吗?”

  穆二本来比我还要发愁,发现我的怪表情之后反倒生出一种保护我的姿态,我一笑“你见着我怕过谁?昨天晚上东巷鲁智深都没伤我分毫,王大人这样的“父母官”我会害怕吗!”

  我说父母官三字时,着重加大了声音,刚好看见王大人身子一顿慢悠悠转身看过来。

  我撇他一眼,拉着穆二快步走去。

  “大人?”师爷见我前来,正要说话,却被王大人止住,然后说道“你出去吧,这件事情我知道怎么做,让王风带几人去义庄看好尸体,如果有任何可疑的人接近尸体,就地抓住。我就不信哪些倭民这么大胆子赶来京凉城撒野。”

  王大人说着话还斜视我一眼,然后示意师爷退下。

  我见师爷的背影消失不见,才拉着穆二坐下。

  刚一坐下,王大人就面无表情,端着姿态道“谁让你坐的。”

  穆二瞬间弹射起来,我白一眼王大人,然后又拉着穆二坐下,安慰道“放心吧,不会把你怎样的。”

  穆二战战兢兢坐下,我却看着王大人笑了笑。

  王大人正在喝茶,见我笑得人畜无害,险些喷出来,立马正色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天天学什么打架斗殴。”

  我撑着下巴磕在桌子上,面带愁容道“拿人手软,吃人嘴短,骗人不要脸。”

  王大人面色一红,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开公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开公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