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弱小而无助
奈何君2021-01-16 15:312,765

  20x2年1月1日,江梅梅死了。

  明光十八年七月十五,江家大小姐江云容醒了。

  三天前江小姐在狩猎场上落马,好在没有摔断胳膊折了腿,只是醒来后精神似乎不大对,下人们时常看见自家小姐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时而哭天抢地、时而暴跳如雷,吓坏了府中数人。

  为此,江夫人特意从清虚观请来明阳道长,替女儿驱魔出邪。也是神奇,明阳道长来过之后,江小姐就正常了起来,众人一面觉得明阳道长果然很有修为,一面又惊悚江小姐之前还真是撞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小姐,二殿下前来拜访,老爷叫您去前厅有事相商。”

  闻言,江云容的表情就像是被食物噎住了一般,一副要死的样子。可不是要死了么?二殿下是谁?是被她骗身骗心的未来老公,是最后黑化逆袭将她活活折磨死的小说男主啊!

  江梅梅死后,灵魂穿越到了这个不知名世界的江小姐身上,老天还赠送了她一个“知过去算未来”的随身NPC,让她一过来就知道了这个江云容从出生到死亡的种种细节。

  她,是苍月国户部尚书江远安嫡女,自小聪明伶俐、才貌双绝,得父母兄长宠爱、获无数才子钟爱、遭众多女子嫉恨。

  她,从小钟情温润如玉、不得圣宠的六殿下,为了助心爱之人“农奴翻身”,周旋于几位得宠皇子之间,害得大皇子幽禁皇陵、二皇子发配边疆、三皇子精神失常……眼看着就要将心爱之人推上储君之位,不曾想她的前夫——那位发配边疆的二皇子率军打回帝都。一夜之间,帝都天变,准储君老六被老二的叛军斩杀于南城门,江家以“迷惑天子、意图篡位”的罪名被满门抄斩,而江云容则因前尘种种被男主往死了折磨,终于在被割了舌、挖了眼,又听说要砍了她手指脚趾以后活活吓死了……

  “不,我不去!”江云容被自己的结局吓得魂不附体,太可怕、太残忍了,得知自己会被主角整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怎么可能再去招惹主角啊!

  剧情里,二皇子就是今天、在江府对她一见钟情的!然后请皇帝赐(逼)婚,最后被她这个美人迫害到黑化。

  “温馨提示:主人目前的积分还不足以改变剧情哦~”

  “我就是不去,你还能跳出来绑我去吗?”

  最后,江梅梅有意识、却被动的去了前厅,路上系统还好心的给她解释:“为了防止玩家随意修改剧情,在主人积分达到1万点以前,我们做NPC的是有权操控玩家言行的呢!”

  太变态了!江云容脸色,不,她没有脸色的进了前厅,旁观NPC替自己走完了剧情。犹豫太过惶恐,她一点都不觉得这二皇子是对自己一见钟情,他盯着自己不眨眼,只会让她敛声屏息、噤若寒蝉!他对自己一笑,只会让她汗毛倒立、毛骨悚然!

  “江小姐看着气色不错,想来身体应该恢复得挺好。今日天气不错,不知江小姐可有兴致与本王去散散心?”

  不,我不去!我没有兴致!而且你眼瞎了看着我气色不错吗?我特么都要被炸死了啊啊啊!还有我不需要散心啊!我没有心了?!

  江老爷也是一副撮合的月老样,“那就有劳二殿下多多照看小女了。”

  不是啊喂!老头子有你这么当爹的吗?简直是把女儿往死人堆里推啊!

  “江大人客气了,这是本王该做的。”

  江云容欠身道谢,“多谢二殿下。”

  在这个没有汽车地铁、不能御剑飞行或是闪现瞬移的世界,没钱的全靠走路,有钱的自备马车。毫无意义,江云容避无可避与暂时还未黑化的男主同坐了一辆马车。

  “容儿心情不好?可是在为大哥担心?”

  他不说话的时候马车内已然很阴森可怖了,说话的时候直接恶鬼现行。现在的剧情已经是江云容坑害大皇子行刺皇帝,被皇帝一气之下关入皇陵的剧情。

  “不,我没有,我只是……”

  江云容发现她竟然能说话并且控制这个身体了,想来NPC已经还了她自由,可还不如继续控制她啊!她真的做不到跟男主角相处半天还要表现出什么都不会发生的样子!

  啊不是,容儿是个什么鬼称呼,他们不过第一次见面,这样亲昵而且暧昧的称呼未免太不合时宜了吧?

  “嗯?只是什么?”二殿下语气意外,幽深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只是很害怕你啊!而且在面对一见钟情于自己的男主角,她若是承认担心别的男人,按照男主角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性格,她不是在作死?江云容沉默半晌,道:“担心你。”

  对方十分错愕,“你,担心我?”

  江云容不得不继续编下去,“殿下看起来有些憔悴,可是因为大殿下的事?”

  对方颔首,“我与大哥自小亲厚,我相信他不会做那样的事。”

  “嗯,我也这样觉得。”做为案情知情人,江云容再清楚不过这件事了,“不过刺客咬死了是大皇子所为,又畏罪自杀,这件事怕是会成一桩无头冤案了。”

  “倒也未必,发生过的事总会有迹可循。”

  对方淡淡定定的样子更叫人惶恐,沈霖舟浑然不知自己此刻的温柔在江云容眼中却是另一番景象:他肯定是查出来跟我有关了!完了完了,他会不会一开始根本就不是钟情于我,而是知道我陷害了他大哥,所以故意把我娶回去日夜折磨?

  “不提这个了。”沈霖舟微微一笑,江云容花容失色,“容儿也不必为此担心了,安心吧。”

  你就别在耍花招了、使手段了,安心等着本王割你舌头、挖你眼睛吧。

  等到终于可以下马车了,江云容才反应过来,她因为紧张过度、全程肌肉紧绷,竟然腿麻了!

  “怎么了?是不是坐久了腿麻?”沈霖舟扶住险些从马车上跌下来的江云容,低沉婉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却如同魔音入耳,被他触碰的地方即便是隔着布料都犹如针扎、火烧一般疼痛。

  江云容惴惴不安的扶着马车,想避开他的触碰,“没没事,我缓缓就好了。那个……殿下,男女授受不亲,叫路人看见了易生闲话。”

  沈霖舟非但没有撒手,反而凑到她耳边轻声细语的诱哄,“本王就想让他们知道你我关系匪浅,免得一些不知情况的观众瞎乱拉配。”

  江云容:“!!!”

  这位爷,您可真是不作死我不罢休啊!

  “这这样不大好吧?我我觉得这……”

  在她想着要怎么远离沈霖舟、长命百岁的时候,这人突然牵起了她的手,“没什么不好的,走吧。”

  江云容形如游魂,牵着她的是沈霖舟,也是索命勾魂的无常鬼,被他牵着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游荡。

  “喜欢吗?”

  江云容看着眼前的碧玉簪,才意识到他带自己走进了一家珠宝店,挑选了各式各样的珠宝首饰摆在面前。

  这绿油油的色泽,但她敢说不喜欢、敢拒绝吗?她不敢,“喜、喜欢。”

  沈霖舟有些错愕,仿佛原本预料到她不会喜欢的,听她说了“喜欢”之后,心情十分美好,要亲自给她戴上。

  江云容都怕他要借此一个不小心把簪子戳进她天灵盖!笑容极其虚伪且勉强,“谢、谢谢殿下。”

  “本王姓沈,不姓谢。”

  江云容:“???”她才反应过来这位是给她讲了个冷笑话,只得明明并不是那么好笑却极其真诚的捧场,“哈、哈哈,殿下真会说笑。”

  对方突然伸手,准备袭击她脑门,江云容惶恐避之,沈霖舟弹了个空气,只得作罢,又给她挑了几样物什一并打包。江云容不敢拒绝他,又不大好白拿他东西,只好买了别的回礼。

  无常鬼又勾住了她的魂,继续拉着她上街游行。

  “恭喜主人,男主心情值上升20点,您获得了2积分,目前积分:2。”

  江云容疑惑且震惊:怎么突然就心情好了?就因为接受了他的礼物、并且给了回礼?而且20点才俩积分,我特么猴年马月才能累积到1万点啊!真到1万点,她怕早被无常鬼剥皮吃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可能会弃坑所以不取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可能会弃坑所以不取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