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第七章 因果
沼月2021-02-25 17:243,557

  第七章因果

  “准确的来说,总部是在找一样东西,一件关乎人类生死存亡的物件。如今,各种检测装置已经在各个基地铺设搭建,一旦它入内,它的携带者以及与它相关的人都将受到高度的关注。”

  龙德望了一眼林齐,大有深意地说:“总部给的信息很模棱两可,这个东西没有具体的外形,唯一可以说明是它的只有两点,一是检测器的红灯亮了,这个东西需要运转的能量可以被感知。二嘛,则是基地内出现的陌生年轻强者,这个物件具有激发人类潜能的能力。”

  林齐脸色如常,可心里已经掀起滔天巨浪。自己明显已经被卷入一场巨大的危机,可自己却完全不自知。

  龙德端坐在那里,颇为欣赏地捧起一杯香茗,细细品尝,明显在看林齐接下来的表现。

  林齐依旧神色不变,坦然道:“这么说。您需要我来帮你找到那个人?我想或许速度是我的长项,但探听消息方面我未必比得上一个训练有素的探子。”

  “他不是已经来了么?”龙德盖上杯盖,似笑非笑地看着林齐:“需要铀-7的不只是要开发脑域的脑域开发者,还有——具有成长性的智能,浓缩的铀-7矿脉是智能最好的营养品,至少对于一个需要依附人类的智能来说算是有了一个充足的能源。”

  “哦?”换了别人,受了这番言语脸上早已浮现出怒容,但林齐已然稳下心神,强作镇定,好似听故事一般地定坐。外面此刻已是戒备森严,他的确是插翅难飞。现在的他,显然与先前的龙德,处境有了互换。

  “能做到信息压制的智能,这怕不会是林嵩岩留给你的底牌吧?”

  “您,到底想要什么?”林齐知道眼前的龙德虽然看似和蔼,但绝对是个老狐狸,属于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龙德现在还没打算动手可不会是因为没有确认林齐的身份是不是总部要找的那个人,一个原因是出于对林齐实力的忌惮,而另一个原因就应该是作为当年事情的见证人,内心的期盼。

  龙德不紧不慢又喝了一口茶水:“倒别急着问我想要什么,我要的可以延迟,你要的,却禁不起再等了。”

  “来,我先给你讲个故事”

  人类曾经有个立于智能之上的辉煌时代,三战结束,和平将启。人类社会的重重矛盾在“以亚”的开发和智能大发展的情况下终于得到缓和。各国通力合作,彼此间伸出橄榄枝,发誓将战争永远埋葬。

  这个时代,被称为智能时代。

  而这个时代对各国最强有力的约束,则来自于一个智能:所有拥有自己智慧智能的先驱——阿尔法,以及一个计划,一个对阿尔法发展起到决定作用的计划——造神计划!

  二十年前的今天,男人曾是一名秘密研究计划的实验员,本该在学术研究路上渐行渐远的他,命运却随着这场研究计划的终结走向了相反的极端。他至今仍能清晰得记起二十年前的那场大火,焚烧一切,埋葬一切。一同结束的,还有他的本名,他的身份,他的家。

  造神计划一开始也颇受争议,且参与研究的双方见解也颇为不同。一方是以林嵩岩博士为首主张“智慧”方面的开发,另一发则以林嵩岩博士的妻子秦玉主张的“情感”开发。数轮辩论与投票之后,纯“智慧”的开发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而智能“情感”的开发则被严令禁止,成为了与克隆人一样的禁物。

  初段的“智慧”造神计划完成后,阿尔法已经肩负起了管辖各国大部分武器的职能,它的发展将人类的道路推向一个美好而富饶的未来。没有硝烟,没有战争,淡去所有的恨与杀戮。在那个精密到极点的大脑里,装着整个人类世界的和平与安宁。

  但一场意外发生了,阿尔法失控,人们早就猜测到却不愿面对的事情发生了。

  一批人提出阿尔法并不完整的观点,阿尔法有智慧,但是没有情感,它不能真正为人类全身心地服务。于是有人请求总部继续进行造神计划,以完善并不完整的阿尔法。但是这个计划并没有得到批准。而此时林嵩岩博士提出了第二个方案,那就是给智能一个躯体,一个人类的躯体!

  很难说林嵩岩博士到底是凭什么这么笃定这个躯体能给阿尔法彻底的改变,我想就算是当时的那些理论家也不能给出一个答案。但在林嵩岩博士的支持下,这个造神计划的第二阶段,就此展开。

  男人,是这个计划的行动人员。

  这个计划是造神计划的后续,或者说是完整版的造神计划。为了给阿尔法一个躯体,他们做了最为荒谬的实验。让阿尔法成为人类!

  或许他们会成功,但实验毕竟只进行了一半,男人难以预测最后的结局。

  那一天,不知何处起了火苗,短时间蹿到实验室各个无人关注的角落,保险丝没起作用,什么防备措施都没起作用,甚至外边的看守也没有发现异常。一场大火,突如其来。就这样焚烧了一切。坍圮的墙垣,人们的惨叫,男人隐约间看到主持计划的林嵩岩博士在熊熊烈火中癫狂大笑,笑中带泪,水珠滚落。

  男人自己也没办法解释他为什么看得那么清楚,他唯一记得的,是在那大火中挣脱而出的阿尔法,那个燃烧着的球体,静静地漂浮着。阿尔法就是一切罪恶的源泉,来自地狱的烈火烧灼那一方土地,实验室崩塌,活下来的只有他。

  侥幸撞入密道的男人。

  他从来没有发现过这条密道,他发誓虽然他的资历较其他人来说不够,但是他对这里的熟络程度与他对自己家一般。他从来没想到实验室会有那样一条密道,通往外边的世界。

  那个密道,是唯一的生路,也是他最后的死路。

  这个计划事关重大,而计划的失败,直接引起了智能的疯狂。如果总部知道男人还活着,男人怎么解释那条密道,解释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

  没法解释。

  所以男人死了,另一个人活了过来,那个活过来的混入基地,加入部队,成为了好手。而后又因为他善于把握人心,笼络关系,他逐步爬升,渐渐坐到高位。

  但他始终有个疑问,为什么当年的林博士会疯了,那条他侥幸发生的密道为什么他之前从未有过听闻。最重要的是,阿尔法和那个作为阿尔法容器的孩子,它们到底去了哪里?

  男人也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那个孩子还会出现在他的面前,捉摸不定的命运将人类的抉择与之一同摆放在他的面前,他很意外,但他很冷静,他知道现在人类的局势就如同高空中走钢丝。一个被上头如此关注的物品,一个与阿尔法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孩子,或许这就是人类最后的生机。

  “男人的答案已经给了这个孩子,他现在在等,等这个孩子给他一个答案。”龙德说完这句话时已经眼中带泪。多少年前的辛酸无人能知,他只能将一切埋入心底,让时间抹去一切的痕迹,一边揪心地活,一边狠辣地做,为了有朝一日能找到事情的真相,他坐上高位,可这一坐,便再也下不来。

  这个位置,是荣华富贵的枷锁,而外面传荡的炮火则是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等到今天。

  “你完全没必要用‘一个故事’代入这个话题,这会显得很老套,无新意,听多了也会让人厌倦。”静静听完这一切的林齐如是评价:“二十年前从那里活着出来的龙部长,您应该也只是参与了一小部分的实验吧。关于阿尔法的‘造神计划’您又知道多少?”

  “林小子,你很讨人厌。”龙德瞪了一眼林齐。

  “阿尔法的情况的确是个迷,包括之后它的叛变都是一个谜团。我有过这样一个怀疑,造神计划与其说是‘创造’最高智能阿尔法,不如说是……改造它?我也曾经见过林教授,他总是把繁琐的事情交给我们这些研究员来做,而自己一个人走到研究室外的地方自顾自地散步。”

  “研究室整体是在地表之下,而研究室外部则是一片荒林。你知道我能在20岁的年龄成为那里的研究员,在那时候也算的上有天分。”龙德破有些得意地说道:“不过毕竟是年轻,我也不太安分,有几次我也是偷偷溜出去过。有一次溜出去,我正好看到了林博士。”

  “他反手站着,正对一颗枯死的老树,一个人在低声说话。”

  “我记得他说的是:智能……依托陨石而来的你们……究竟要做出怎样的抉择……”

  智能……并非地球上创造的机械生命,而是外星的生命体?!

  林齐第一次听到过这样的言论,也不免觉得太过惊世骇俗。缓过神来,他问道:“难道就连那场实验的动机,也并不纯粹?!”

  “我想有这可能。”龙德点头:“不过所谓真相如何,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离我们太远太远了……”

  贝塔发出一声轻哼。

  当然,声音并没有被龙德听见,这种声音是经过特殊处理,通过调整频率进行发送。唯有同为智能的生命或者像林齐这样的家伙才能进行接收。

  林齐哑然失笑,贝塔显然也是知道真相的:“不过……话说回来,您是要把我身上携带的物品交上去?”

  “我有过这个念头”,龙德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林齐,仿佛在看一座宝藏,盯得林齐头皮发麻。

  “但是,我还没这个打算。”龙德将身子后靠,舒展了下肢体:“你身上的秘密太多,关乎的事情也过于重大,若是把你交给总部,我也很难想象那个‘东西’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不过话说回来,最让我狠下心放弃将你的事情完全上报的是……当年林嵩岩一定对你做了什么,你认他做父亲,也就是说当年在培养液中的你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再结合之前他极力要求进行此次试验,我有一个大胆的推测:那就是,他……要你成为阿尔法!”

  林齐皱起了眉头:“难以置信……龙老您话中的信息……有几分可信?”

  “信不信由你,不过有些事我也只是推测”龙德靠着椅子:“你还有什么疑问吗?虽然我能说的应该都说了。”

  林齐起身,道:“还是多谢您了,既然您没打算扣下我,我可以走了吗?”

  “你忘了你还欠我一个承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械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械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