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车队与坦桑
梦破鼠窥灯2021-01-09 11:084,384

  “不错,经过老夫的帮助,你很顺利的达到了一元境,现在呢,老夫要静修了,你若是有事,只要集中精神探入你胸前的黑色铁片,自会进来的。”

  说着就要赶杨生走的架势,杨生被老者给弄的一阵无语。

  “老头,你还没说有什么协议呢?”

  临走前,杨生却是想起了老者之前说的什么协定。

  “嘿嘿,协议吗,等到时候自会告诉你的。”

  杨生深深的看了老头一眼,不管这个古怪老头有什么企图,不过就目前而言,自己反而从其手中拿到了好处,而且老头给自己的感觉虽然很怪,但是却感觉不到一点恶意,自己也说不清楚,纯属这些年来在末世摸爬的直觉。

  “喂,老家伙,你放心吧,等下次来我一定会带上晶体过来的。”

  说完,杨生一个闭眼,身形就慢慢消逝在了四周黑魆魆的空间里。

  老者看着杨生身影慢慢消失在了自己眼中,才若有所思的道。

  “嗯,一元境初期,快要突破中期,唔,域之境还未完全觉醒,想必也能够自保了。”

  又嘿嘿低声笑道。

  “更关键的是,小家伙人还不错,嘿嘿。”

  说完,老者虚幻的身形一阵浮动,就自行溃散在黑暗中,化为点点尘芒。

  ……

  杨生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随着什么一摇一晃的,等挣扎着坐起时,揉了揉太阳穴,这才发现自己坐在一处破旧的铺盖上,细看之下,还是一块由破门板在地下支起四块凸起做成的一个床铺。

  看了看斑驳漏风的窗沿,已是临近傍晚了,外面的事物与自己背道相驰,不过总是来回颠簸,看来路况不是很好,原来自己现在正在一辆破旧的车上。

  正不待杨生做些什么,这时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在杨生耳畔响起。

  “啊,你醒了?”

  杨生闻声看去,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的,说话间还微露在外一颗可爱的小虎牙,扎着两根及腰的马尾辫,托在身后像两只小尾巴。

  女孩声音并不大,不过在这平米见方的车内,顿时让所有人一惊。

  首先反应过来的是一个年约三十出头的少妇,少妇发鬓盘起,脸色许是长期营养不良,略显苍白,即使略微修饰,仍旧稍显风姿。

  “彤彤,过来,快。”

  少妇嘴上虽这么说,还是随着车身颠簸着小跑了过来,将女孩彤彤蹲抱在了怀里,一脸谨慎的看着杨生。

  杨生一恁,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暗想自己有这么恐怖吗?

  不过一想起这是末世,少妇的护犊行为却是再正常不过了,生活在末世里的人,起码得学会处处谨慎,这也是再基础不过的。

  这时,一道稳稳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杨生这才晃过神来,看向了来人,也将这辆车内里给扫了个大概。

  这属于杨生前世的公交车类型,不过里面的座位都是被人为的拆除了,杨生不知道车外有没有改装过,不过车内窗户上基本都焊实了叉状的铁条,车内还有一些破布包裹散漫的堆在一起。

  想来一些普通丧尸也是进不来的,杨生暗自点了点头。

  开车的是一位光头大汉,握着方向盘的手集结了虬扎的肌肉,一脸横肉状,杨生看到了光头大汉朝着后视镜,向自己扫了一眼,就兀自不动的继续开车了。

  车门处,是一个戴着耳钉的轻浮青年,手里还拿着一把猎枪,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还示威似的用枪口朝着自己挥了挥,又是吐了口痰,嘴里骂骂咧咧不知在说什么,不过,杨生隐晦的看到了耳钉青年在扫过刚刚的少妇时,眼里闪过一丝淫邪之光,不过被其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车中央靠窗的位置,席地坐着一男一女,年龄都有三四十岁,男的看着一副知书达理的样子,还戴着镶边眼镜,女的一看温柔娴熟,二人相伴依偎在一起,并没有被杨生给惊动。

  还有两个中年模样的男人,一头蓬松头发垂肩的瘫坐在中年夫妇对面的窗沿边,两人只是轻轻瞟了一眼杨生后,就又垂下了头。

  “你好,我叫坦桑。”

  来人浑厚的嗓音让人油然生出一种稳重感,杨生闻言这才看向了朝自己伸出右手的中年汉子坦桑。

  坦桑是一位棱角分明的男人,带有前世一股军人的作风,说话铿锵有力,一双虎目炯炯有神。

  “你好,杨生。”

  杨生站了起来,伸出右手笑着道。

  中年汉子坦桑起初只是象征性的准备和杨生握握手,不过后来,神色蓦然一变,感觉到杨生的手力并不像其本人那样,看似弱不禁风,神色又一转而逝,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杨生。

  “是你们救了我?”

  杨生也是无语的先开口的打破了尴尬。

  坦桑这才收回了手,看向了蹲在地上抱着叫彤彤的女孩的少妇。

  “是她救了你,当时你昏迷在一处小型丧尸群不远处,她将你抱了上来。”

  杨生感激的朝着蹲地的少妇道了声谢谢,心里想想就是后怕,自己这次使用空门卡,运气太狗屎了,又加上自己进入了那个神秘空间,还好有人将自己抱上了车,不然的话,后果自己可不敢去想。

  “不用谢,我就是将你抱了上来,这也是坦桑大人同意的。”

  少妇听着杨生的感谢,没来由的俏脸一红,忙着将中年汉子坦桑给牵出来。

  这时却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

  “切,带上来一个废物,还白白浪费粮食,坦桑大人,我可把丑话说前面,他的那份口粮,谁将他弄上来的,谁来出,别在大家口粮中扣了就是。”

  杨生向来声看去,正是倚靠在车门前,一脸轻浮的耳钉青年。

  蹲在地上的少妇闻言后,俏脸一白,紧了紧怀中的女孩彤彤,求救的望向中年汉子坦桑。

  杨生却是知晓少妇的情形,一个末世的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想必本来分配的口粮就不多了,若是再扣掉了一份口粮,简直风上加霜。

  这时,地上坐着的一对中年夫妇也抬起了头,朝着耳钉青年望了一眼,满眼谄媚着道。

  “是啊,是啊,大家口粮本来就不多,还要保证战斗人员足够的份额,我看按照高飞大人的意见就好。”

  耳钉青年这才咧嘴笑了笑,不过在看向那个中年女子时,却是透着一股邪笑,中年妇女看见了后,脖子一缩就躲进了男人怀里。

  开车的大汉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中年夫妇,不屑的低笑了一声。

  车内另外两个中年长发男子却仍旧低头一声不吭。

  坦桑摸了摸抬起头、眨巴着大眼的女孩彤彤,冷峻的面庞牵出了一丝笑意。

  “好了,人既然带上来了,我就有考虑,从我的那份里扣吧。”

  少妇闻言一怔后,满是感激的朝着坦桑望了一眼。

  耳钉青年,也就是刚刚中年夫妇口中的高飞,却是撇了撇嘴,拿着手中的猎枪,一阵不满的晃弄着。

  杨生将众人的表情都看在了眼里,也不多说什么,就在这时,开车的光头大汉,一个刹车不稳后,接着就传来一声嘶哑的声音。

  “MD,头,车抛锚了,看样子情况不妙啊。”

  众人被一阵惯性给弄的左右摇晃,坦桑手疾眼快的稳住了身边的少妇母女,杨生也是身形一晃后,就稳了下来,其余众人均是东倒西歪,耳钉青年一个不稳后,手中猎枪险些脱手,就欲暴口,被光头大汉大眼一横,却是乖乖的闭上了嘴。

  坦桑扫了一眼杨生,就走向了车门,众人在一阵惊慌后,就一个接着一个下了车,杨生是最后一个走向车门的。

  还不待及杨生迈出车门,就听见车后边响起了一阵阵骂骂咧咧的声音。

  看来自己上的不是一辆单车了,而是末世车队,杨生心下思量着。

  “艹,怎么回事?坦桑。”

  下了车,就见到一个矮小粗壮的黑汉子,趾高气昂的朝着坦桑叫骂着道。

  坦桑倒是很光棍的指向了车头,道了句抛锚了。

  黑汉子听后脸色一暗,就回头朝着自己身后的车队叫唤了声。

  “MD,来个修理工,平常养你们这些废物干嘛的,还不快过来。”

  不多时,一个矮瘦老汉就领着一包东西过来了,临到黑汉面前,还不忘谄笑着。

  岂知黑汉子蓦地直揣一脚,“MD,快去给老子修车去,没修好不给饭吃。”

  矮瘦老者一听后半句,如脱兔般,从地上一跃而起,拍了拍屁股,拎着包裹就跑向了坦桑的车。

  黑汉子目光扫了一眼众人后,却是径直看向了最后下来的杨生,嘴中嘿嘿笑着道。

  “呦呵,不错嘛,又多了一个肉猪,瞧,还挺细皮嫩肉的啊。”

  黑汉子呲着大黄牙,就走向了杨生的身前,对着杨生指手画脚的道。

  杨生闻听肉猪一词,眉头一时皱起,肉猪,在末世有着两层含义,一个就是有些丧心病狂的人在饿极了时候,通常都扣押一批人来吃,另一个就是,在城外的末世车队等,遇到紧急情况,如丧尸群或是变异兽,会抛下一批人做肉饵,以便自己逃遁。

  这两批人均是被惯用了肉猪一词。

  “嘿嘿,小子,有没有兴趣跟大爷我走,保证饿不了你。”

  说着便抬手摸向了杨生的脸。

  杨生看着黑汉满眼的淫邪色,就知不是什么好鸟,竟然将鬼主意打到自己头上了,怕是他不知道自己可是有着外号阎罗生的。

  身旁的耳钉青年也抱着猎枪,一脸幸灾乐祸的笑着。

  就在这时,“咔嚓”一声,杨生募地抬起手,牢牢捏住了黑汉手腕,疼的黑汉呲牙咧嘴,黑汉也是硬气,恁是没有叫出声,只是冷眼盯着杨生。

  杨生见此并没有丝毫减轻力道,反而加大了,黑汉看着杨生漠然的眼神,又听着耳中“咔咔”骨裂声,终于眼露骇然的开着口求饶道。

  “这位兄弟,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放我一马,在下向你赔罪。”

  坦桑见此瞳孔一缩,看向杨生的眼神又凝重了不少,轻浮的耳钉青年抱着手中的猎枪,一个哆嗦,众人都是被场中情形给吓了一跳。

  黑汉大家都认识,名字叫做武田,是整个车队的主事,传言是车队队长的代理人,为人虽然粗狂,但手里却是有着几分真功夫的,几个好手一般都近不了身,没想到却向自己车上捡来的年轻人认了栽。

  众人一时都打量起杨生来,之前帮着耳钉青年说话的中年夫妇,脸色一阵急剧变化后,头埋得更深了。

  俏脸少妇怀里抱着叫做彤彤的女孩,一时茫然了,大概是不知道明明杨生有着几分本事,之前却还昏倒在路边,险些被丧尸群给吃了。

  开车的光头大汉,满眼兴趣的看着杨生和被杨生捏的求饶的黑汉,呲着牙,傻乐着。

  “杨兄弟,好了,看在我的面上,请放了武田好吗?”

  坦桑终究是醒过了神,满眼真切的看着杨生,杨生这才冷哼一声,收回了手。

  黑汉武田紧紧揉着收回的手,眼里却是闪过一丝阴毒之色,紧跟着消失不见,这一切众人没有察觉到,杨生和坦桑却是捕捉到了,杨生没有半分表情,坦桑也只是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眼看着这一场闹剧就要落场了,那个被黑汉揣了一脚的修理工,才满脸油污的跑了过来,苦着脸小心翼翼的道。

  “武田大人,车引擎怀了,一时半会也修不好啊。”

  黑汉武田又是揣起一脚,“MD,养着你们何用!哪天全充作肉猪。”

  说完又看了看天色,此刻,末世的太阳已经快要见底了。

  “全车听好了,都TMD给我下来,该干嘛的干嘛,潜哨的潜哨,作战队员眼睛都给我睁大点,挨班的给我守好了,其他人等都TMD给我做饭。”

  众人一听做饭都满是欣喜的下了车,也不理会黑汉粗鲁的口气。

  黑汉走后,杨生这才将后面情况给打量了下,除了坦桑的车,后面停了大大小小有十几辆,大多是前世的吉普,期间也夹杂着几辆客车,不过这些车的共同点都是改装过的,车外均是被电焊过的痕迹。

  坦桑见着黑汉走后,才对着杨生皱了皱眉道。

  “你不该如此的,武田这个人龇牙必报,你这次当众让他难堪,指不定他以后出什么阴招对你。”

  杨生闻言轻轻笑了笑,不以为意。

  坦桑见杨生这副模样,暗自叹了口气,暗道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毕竟是嫩了点,最后还是低声对着杨生提醒道。

  “武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武田的主人,听说是一个能力者。”

  杨生这才神色正了正,能力者吗?就不知道是什么能力了,不过自己也是能力者,貌似还没拿谁开开锋呢,期待着那个家伙不要招惹自己,否则自己可不是什么圣人。

  坦桑看着杨生发怔的样子,只道是他被自己刚刚的话给吓到了。

  是啊,在末世界,能力者就像是过去的天神一般,永远凌驾在凡人之上,这么想着,坦桑又是紧了紧自己的拳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黑暗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之黑暗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