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九月鱼2021-07-18 13:004,143

  林归羽穿过通道,从假墙走出时,天居然已经大亮了。阳光穿过朱红色的窗户,柔和地洒进室内,地上映着轻轻摇曳的斑驳树影。

  过了月圆之夜,身上的十蛊虫总算不再作祟,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辗转回到了客栈的厢房。

  房间里,李子穆正托着下巴,闷闷地盘着腿坐在床上,见林归羽回来,他脸上露出喜色:“林哥哥!你们去哪里了?”

  林归羽看了他一眼,道:“没去哪里。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起来找饭吃?”

  李子穆可怜兮兮地指了指空气:“有人给我设了结界,我出不去。”

  林归羽轻轻一挥手,道:“好了。”

  李子穆总算能下床了,见只有林归羽一个人,他不由得左右张望,伸长了脖子,道:“谢哥哥呢?”他这才发现林归羽的衣服上和手上都沾满了血,顿时惊讶道:“咦!林哥哥,你怎么受伤了?……”

  林归羽看着干涸了的血迹,才发现自己脑中一直在想着别的事情,居然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模样这么狼狈。他皱眉道:“我找个地方洗洗。”说罢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李子穆呆呆地站在原地,他卑微地想,什么时候林哥哥能回答一下他的问题就好了。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得自己出去找店小二点餐。

  。

  林归羽找了个地方细细地洗掉了身上沾着的血,他发现自己被蛇咬之处几乎已经痊愈,不由得自嘲似地笑了笑。本以为会被那毒物害了,没想到他身上的毒才是尤物。他把手来来回回地洗了几遍,才总算彻底洗掉了那恶心的血腥味。他轻微地舒展了一下眉头,换了一件干净的衣裳,再次回到客栈。

  他站在房间门口,看见谢岐和李子穆正坐在桌前等他,桌子上居然填满了各色山珍海味,而且都是昨天没见过的,还有几壶开了盖子的酒,香郁的酒气把空气浸染得有些微醺。

  李子穆坐在凳子上,眼巴巴地看着一桌子好酒好菜,双手却只能垂下不能动,不由得委屈地嘟起了嘴:“谢哥哥,我们能不能先开始吃啊?我都要饿扁了……”

  谢岐摇摇头道:“不行,得等你林哥哥回来才行。”

  他又笑着打趣道:“阿穆啊,我听闻你们鬼不用吃饭,只要闻一闻就饱了,这是真的吗?”

  李子穆吐了吐舌头,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谢哥哥,你就知道欺负我。其实,闻一闻,你只感觉有什么东西飘进了你的肚子,就好像把肚子剖开填了一些东西进去一样,饱是饱了,可是只是肉体饱了,只有真正地动了筷子,心里才能填饱。”

  谢岐笑道:“好吧好吧,我说不过你,你就是个贪吃鬼。”

  李子穆终于看见了林归羽,顿时举起手欢呼道:“耶,林哥哥回来啦!”说罢立刻拿起筷子,得意地看了谢岐一眼,“我开动啦!”

  谢岐转过头,微笑道:“阿羽啊,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饭菜都凉了。”

  林归羽看了他一眼,一声不吭地走进了房间,他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怕老板娘不是把镇店之宝全部都拿出来了,菜色丰富至极,香气扑鼻,跟招待皇帝似的。然而这样的菜也没有勾起他什么食欲,他缓缓坐下来,拿起酒杯,只倒了一杯酒,谁也不看,兀自垂头喝着。

  谢岐叹了口气,也斟了一杯酒,酒香似淡淡的花香轻飘入鼻,果然是温润如君子的陈年酿。见林归羽半晌都没有理他的意思,谢岐不由得停下了酒杯,道:“阿羽,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中了什么毒?”

  李子穆闻言被吓了一跳,嘴边的鸡翅顿时“刷”地一下子掉到了地上。他心虚地看了林归羽一眼,林归羽正面无表情地瞪着他,李子穆赶紧别开目光,假意蹲到地上四处找寻,慌张道:“啊!我的鸡翅!”

  谢岐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他情不自禁地握住林归羽的手臂,焦急道:“阿羽,你告诉我!”

  林归羽轻轻地抬起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眼神清澈得像山涧的清溪,他不动声色地推开谢岐的手,道:“谢岐,你曾经救过我一次,今日我也算救了你一次,我们算是扯平了。”他掏出腰间的银丝锦囊,轻轻地摩挲着上面的云纹,轻声道:“不过我的故友在此,我此刻没法把乾坤袋还你,等我到了江南,好生安葬了他,自会去万妖塔寻你。”

  谢岐道:“阿羽,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归羽道:“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李子穆着急道:“林哥哥,为什么!你又要走吗?”

  林归羽轻轻点了点头,道:“我们本是陌路人,本有自己的路要走。阿穆啊,你好好跟着谢哥哥,他是个好人,法力无边,总有一天会帮你找到你的魂魄的。”

  谢岐心里像是被利刃剜过般,眼睛定定地看着林归羽,眼眶居然有些通红,他道:“阿羽,你就这么不想让我跟着你吗?”

  林归羽没回答,低头啜了一小口酒。

  “好。”半晌,谢岐终于道:“好,既然你不喜欢,我以后不跟着你了。但是——”

  他又伸出手握住林归羽的手臂,一字一顿道:“你要告诉我,你究竟中了什么毒?”

  林归羽似乎有些愠怒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谢岐道:“阿羽,我们相处这些日子,难道还不足以让你对我坦诚相见吗?”

  “坦诚相见?”林归羽放下酒杯,“那你又何尝对我坦诚相见?”他冷冷地笑了一声,看着谢岐眉间一点妖冶的似血朱砂,一字一顿道,“小狐狸?”

  李子穆吃了一惊,喃喃道:“小、小狐狸?……”

  谢岐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不过只持续了一瞬,便恢复了坦然,他脸色苍白地点点头,道:“这件事我是瞒了你,阿羽。可是……”他顿了顿,接着道:“我们妖族有规定,不能随意透露自己的身份,尤其是对人类和……”他看了一眼李子穆,道,“鬼类,所以……我不得不先瞒着你们……”

  李子穆恍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难以置信地结结巴巴道:“你……谢哥哥,你、你是……那只小狐狸!”他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觉得谢哥哥这么熟悉了,他眉间的一点朱砂,正像那小狐狸眉间的一小撮红毛啊!

  林归羽并不买账,道:“那又如何?如今我既然都要走了,还在乎你是谁吗?”

  谢岐不假思索道:“你不在乎我是谁,可是我在乎你的性命啊!”他微微蹙起眉头,道:“阿羽,方才你说要坦诚相见,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狐妖了,现在你也该告诉我,你中了什么毒了。”

  林归羽翻了个白眼:“你是狐妖这个事情,是你告诉我的吗?是我自己发现的。”

  谢岐正要开口,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端着一盘什么东西,叫道:“傅——”

  谢岐及时地看向那人,狠狠剜了她一眼,来人一个激灵,顿时把余下的话生生咽回了肚子里面。片刻后,她才煞白着脸重新开口,“客官,您要的蜜饯来了。”

  谢岐不动声色地收拾好表情,微笑道:“端进来吧。”

  李子穆并不知道她是老板娘,开心道:“姐姐,你们客栈里还送饭后甜点吗?真好!”

  老板娘看了看天真的李子穆,勾出一抹凄惨的笑容。

  林归羽看了一眼,今天早上还盛气凌人的老板娘如今居然正在低声下气地给谢岐上菜,愈想着脸色不由得愈发难看。

  老板娘好不容易将满满当当的桌面腾出个地儿,摆好盘子,盘子上,二十来个精致的小罐子整齐地排列着,每个小罐子里都装着一种蜜饯,各不相同。罐口敞开着,不同蜜饯的香气交织混杂在一起,空气中顿时着有些甜腻的气息。

  谢岐道:“好了,你先下去吧。”

  老板娘如蒙大赦般轻舒了一口气,轻快道:“是。”

  她前脚刚踏出去,李子穆就凑近看了看,惊叫道:“哇,好多蜜饯啊!这是糖杨梅,这是桃脯,嗯……这个是糖青梅,糖佛手……无花果,糖莲子……还有好多我都叫不上名字!”

  李子穆兴奋地用筷子夹了一枚糖青梅,它表面上还微沾着糖液,李子穆才咬了一口,顿时被甜齁了,赶忙疯狂喝水才稍稍缓解。他问道:“谢哥哥,你怎么这么喜欢吃蜜饯啊?”

  谢岐笑而不语。

  对满桌好肉好菜都提不起一丝兴趣的林归羽居然难得地仔细扫了一眼每个罐子,惋惜道:“可惜了,没有雕花蜜饯。”

  谢岐赞同似地点点头,叹了一口气:“是啊,我让他们仔细找了,还是没找到。雕花蜜饯,大概真的只有江南才有吧。”

  林归羽微微有些诧异:“你也知道雕花蜜饯?”

  谢岐笑道:“当然知道。据说江南有位老先生,祖祖辈辈都是做雕花蜜饯的,选材、雕刻、加工世间无人能匹敌,然而如今却快要失传了,也不知道那位老先生如今还在不在世……”

  林归羽道:“为何快要失传了?”

  谢岐惋惜地叹了口气:“老先生无儿无女,本想收个徒弟继承绝学,然而雕花蜜饯工艺精繁复杂,徒弟不堪其苦,只学了一半便坚持不下去,于是将学到的皮毛打着老先生的幌子出去招摇撞骗,碰巧被招进了官府,之后便为那些富得流油的纨绔子弟做事。然而天有不测,有一回他为了节省开支,居然用上头拨来的钱购买伪劣原料,结果做出了有毒的蜜饯,毒死了一批嗜糖的千金子弟,徒弟不久后在城门被斩首示众,雕花蜜饯也臭名远扬,甚至险些牵连老先生。老先生于是心寒至极,发誓从此永不再收徒。”

  谢岐讲完了,半晌林归羽才淡淡地道:“可怜了那善心的老先生,只怕此生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了。”他语气里明显藏着淡淡的悲伤,然而表情却看不出任何端倪。

  谢岐道:“那你呢,阿羽,此生你可还愿相信他人?”

  林归羽微微一怔,随即恢复了神色如常:“你在说什么?”

  谢岐自知失言,摇了摇头道:“没事。”

  李子穆露出不满的表情:“那徒弟也太坏了,老先生肯定被伤透了心。”他一边说着,一边又从每个罐子里夹出了一点来尝,差不多尝了十个罐子的时候,他实在受不了了,只得搁下了筷子,疯狂喝水:“救命啊!甜死我了!”

  谢岐见他这副表情,半信半疑地拿起筷子,把所有罐子的蜜饯都尝了一遍,最后搁下了筷子,一边含着一枚糖樱桃一边道:“唉,我就知道他们找不来什么好东西,味道不咋地,甜度也不咋地。”

  李子穆惊奇地瞪大了眼睛,道:“谢哥哥,你的意思是说……它不够甜??”

  谢岐若无其事地点点头:“是啊。”

  李子穆吓坏了,谢哥哥的口味这么重吗?他惊讶道:“对了,谢哥哥,你刚才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么这么喜欢吃蜜饯啊?”

  谢岐看向了远方,轻声道:“我曾经觉得自己的命很苦,可是后来我遇到一个人,他的命比我还苦,可是他跟我说,不论生命有多苦,只要尝一枚蜜饯,所有的痛苦都会在顷刻间烟消云散。我信了他,于是这么多年来,每当遇到什么痛苦的时候,我都会去买一大堆的蜜饯,一枚接一枚地吃,直到把口中的苦,心中的苦,全部变成甘甜。可是生活还是会有诸多苦痛,久而久之,原本甜到腻的蜜饯也还没有那么甜了,甚至变得索然无味,所以……”他顿了顿,凄然道:“即便今日吃了那么多,我也尝不出什么甜味来。”

  林归羽心里一动,仿佛有什么久远的记忆努力地浮上心头,可是他一旦竭力地去想,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觉得心里空荡得如同无人的荒岛。

  林归羽看了一眼谢岐黯淡的神情,道:“也有人曾经对我说过这样一番话,不过……大概是骗人的吧。若一枚蜜饯就能把日子变甜,世间又怎还会有如此多凄苦之人?”他说罢,用一根筷子轻轻挑出一枚桃脯,放入口中,一种淡淡的清甜顿时溢满舌尖。

  他忽然轻轻地笑了笑,道:“不苦,亦不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巷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巷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