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From萧筱雅:复仇者
文小琼2020-10-18 10:054,796

  我终于变成了自己最痛恨的那种人!

  淡淡的月光照在海面上,就像给大海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沙。我漫无目的地行走在沙滩上,海风轻轻地吹拂着我的脸,吹散了我的头发,却吹不散我心中的愁绪。

  此刻,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视频里的画面:轩哥哥和张语璇并肩走出酒店,驱车前往某火锅城,几个小时之后,轩哥哥搂着张语璇的肩膀走出火锅城,他们身后还有五六个男女,看起来都是张语璇的朋友。与朋友挥手告别之后,他们驱车回到酒店。轩哥哥扶着张语璇下车,然后向酒店里面走去。张语璇更是主动靠在轩哥哥的肩膀上,让人乍看之下还以为她投怀送抱呢!

  我故意剪掉那些明显的镜头,只保留那些看上去很暧昧、很有故事的镜头,然后配上看似客观叙事的旁白,不着痕迹地打造了一出“张语璇携男伴参加朋友聚会”的年度情感大戏!最后,我在新闻里总结说:“校花携伴去聚会,有说有笑好兴致,分手愁云一扫光,莫道真爱值三月?”

  果不其然,网上舆论一边倒,掀起了“全民黑张语璇”的热潮,网友骂她是“白莲花中的白莲花”,甚至否定她曾经对袁海的深情,认为她自始至终都是在借袁海炒作,更有网友直接发文说“张语璇配不上袁海”,并@了袁海。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微博认证为袁海官方后援会的“袁海全球后援会”居然点赞了那条微博。一时之间,袁海的粉丝、张语璇的粉丝以及轩哥哥的粉丝再次展开骂战,“张语璇白莲花”、“张语璇配不上袁海”、“心疼大暖男袁海”、“周明轩是小三”等话题抢占热搜榜前十名。

  我注视着那波光粼粼的海面,听着那哗啦哗啦的海浪声,内心却再也无法平静下来。怎么办?我只是想揶揄和讽刺一下张语璇,并不想把轩哥哥牵扯进去,也不想伤及无辜的袁海。可是,我高估了自己的判断力,也低估了网络世界的影响力,事情一步一步地向我无法预料的方向发展。

  都怪我太任性了,为了泄一时气愤、图一时痛快,不听魏叔叔的话,非要一意孤行,结果……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非要弄到这种无法收拾的地步,才知道自己是真的错了呢?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竟然是轩哥哥打过来的。我心虚得要命,手心也开始冒汗,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筱雅,你在哪儿?我们聊聊吧!”

  “轩哥哥……”

  “你怎么了?是哭了吗?”

  “对不起……”

  “你在海边?不要走开,我过去找你!”

  我挂掉电话,已是泪流满面。在轩哥哥面前,我永远无法假装强悍,难过就是难过,害怕就是害怕,无需掩饰,也无需解释。他永远是一个最好的听众,陪着你,听你说,也会提点意见,给些建议。真的,别人的话我未必会听,而他的话,我总是会认真考虑,然后或采纳或不采纳。

  然而,自从我向轩哥哥告白被拒绝之后,我跟他的关系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虽然我依旧无法假装强悍,但是,我再也不敢跟他单独相处了,再也不敢跟他说自己遇到的开心或不开心的事情了。

  特别是现在,作为“全民黑张语璇”的幕后策划者,我更不敢面对轩哥哥,一方面把他牵扯进去,给他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我做了这种事情,辜负了自己的理想,也辜负了他的信任。

  我纠结,我徘徊,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赶紧离开海边,逃避这次见面,迎面却又碰上了匆匆赶来的轩哥哥。

  “轩……哥哥……我……我……”我连连后退,话不成句。

  “筱雅,我知道是你,但我不怪你。真的,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轩哥哥抓住我的手,温柔地说着,眼睛里溢满了爱和宠溺。

  “对不起,我最近太忙了,没有时间跟你好好聊会儿天,所以有些事情也没有及时向你解释清楚,让你误会了……”

  “轩哥哥,你知道吗?你说这些话,只会让我误会更大……在你心里,我究竟是什么?真的只是邻家妹妹而已吗?还是,你对我也有那么一点感觉,只是你不敢承认?”

  “筱雅……我唯一确认的是,我对张语璇有好感,而张语璇并不喜欢我,我们最后是不会走到一起的。所以,不要再妒忌她了,妒忌只会蒙蔽你的双眼,让你做出错误的事情。”

  “轩哥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到底是想保护她,还是想保护我?”

  “当然是你!”他毫不犹豫地说道。

  “可是,我不相信!”看到轩哥哥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启了无理取闹的模式,反正已经做了最坏的事情了,反正已经没有任何形象可言了,还有什么可担心和顾虑的呢?

  于是,我变本加厉地嚷嚷起来:“你那么维护她,总是第一时间站出来解释,说她这也好、那也好;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不喜欢捆绑,也不喜欢炒作,更不喜欢向记者、向网友解释什么……轩哥哥,你为她改变了那么多,现在见她被黑得那么惨,就叫我住手,却说是为了我好,你真的以为我有那么傻吗?”

  “筱雅,你冷静一点……”

  “我快要疯掉了!真的,我快要疯掉了!轩哥哥,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现在这个状态,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太难了,一两句话,一时半会儿,真的说不清楚……我只知道,我不能没有你,不能活在一个没有你的世界里,也没有办法接受你爱上别人这个现实……我的头快要爆炸了!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

  轩哥哥见我失控了,立即将我拥入怀中,一只手捧着我的后脑勺,另一只手轻拍着我的后背,然后嘘了一声,轻声说道:“筱雅乖,不要吵,不要闹,冷静下来,慢慢冷静下来!”

  如果说,爱情是一剂良药,那么我确定,轩哥哥就是我的炼药人。每当我暴跳如雷、无法自控的时候,他轻轻的一个拥抱,足以胜过千言万语。只有在他的怀里,我才能真正地感受到平静和安慰。

  还记得小时候,我一失控就找轩哥哥,一失控就找轩哥哥,而轩哥哥比我大三届,总是有很多事情要忙,跟我完全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后来,轩哥哥对我说,当我陷入无法自拔的焦虑或忧伤中时,不妨到海边去走一走,吹一吹海风,让大海的声音和大海的味道帮助我平静下来。没想到,这个办法对我很有效果,每一次内心不平静的时候,我就会来这里待一会儿,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

  刚开始,我把轩哥哥当作邻家哥哥一样依赖,并没有其他的想法。慢慢的,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单纯,对轩哥哥竟有了男女之情,开始依恋他的怀抱。而轩哥哥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从大一起就不再随便拥抱我了。那时,我高一,正是花一般的年纪,内心常常不平静,只能频繁到海边,张开双臂,拥抱大海,就像拥抱轩哥哥一样。

  我将脸深深地埋进轩哥哥的胸口,双手也开始不安分地在他腰间和后背上游走,然后紧紧地拥抱他,恨不得把自己揉碎,成为他身体里的一部分,再也不分开。我终于明白,七百年前,管道升写《我侬词》给丈夫赵孟頫时,是怎样的一种感受了。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轩哥哥,我喜欢你,真的真的好喜欢你,你可不可以也喜欢我?”

  我嚎啕大哭,泪水打湿了他胸前的衣服。

  然后,夜幕下,我们意乱情迷,互相抚摸,激烈拥吻。那一刻,那一幕,使得夏月羞躲,海水乱撞,萤火虫也四下飞舞,却成为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风景。

  良久,待呼吸急促,我们才分开了彼此的唇。

  眼睛直视相对时,我看到了自己,欣喜地说道:“轩哥哥,你也喜欢我,对不对?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他在我的唇上印下深深一吻,然后紧紧地将我拥进他的怀里,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心意。

  那一刻,我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我以为,我们相爱就是一生一世了,却不曾想,人生那么漫长,分分合合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第二天,我容光焕发地去上班,遇到每一个人都会主动打招呼,令他们在感到惊讶之余,还以为我吃错药了。

  我本来想让魏叔叔撤掉昨天那个视频,但是轩哥哥说,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撤掉或是不撤掉,它都是存在的。我自责,连连道歉。轩哥哥却安慰我说,反正张语璇是“易黑体质”,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全民“黑”了。况且,他已经代我向她道过歉了,而她也原谅了我,就当作这是一场炒作,不在意不理会不解释就会过去的。

  有些女明星,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总是被误会;明明就是一朵白莲花,却总是被骂成婊。比如张语璇,明明就是一个好姑娘,却因为好姑娘被人喜欢而被人骂、被人“黑”。

  娱乐圈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担得起多少赞美,就要经得起多少诋毁!

  我知道,我这样想是不对的,但是没办法,这就是娱乐圈的“潜规则”,再完美的人,都不可能取悦所有人,总有人喜欢你,也总有人讨厌你。

  当然,像我这样因为妒忌而歪曲事实的做法是不对的,何况,我还是一个记者,更应该要好好反思一下!我很庆幸,在我还没有正式踏入社会之前,能够上这样一堂与众不同的课!

  我决定,要当面向张语璇承认错误,并且真诚地向她道歉!轩哥哥也答应我,有机会会介绍我们认识。

  我来到魏叔叔的办公室前,正准备敲门进去,却听到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好像是魏成杰要魏叔叔出国去见他妈妈。我立即停止敲门的动作,正要转身离开,门却突然开了,魏成杰一脸怒气,粗鲁地推开我,摔门而去。

  “可恶!”我揉了揉左肩,自认倒霉,然后敲门进去,见魏叔叔表情没有异样,便开门见山地说道:“义父,对不起,昨天的事情,让您为难了!”

  魏叔叔很惊讶:“又出什么事情了?”

  我急忙解释道:“没事,没事,我昨天太过分了,对您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很是自责,请您原谅!而且,我让您打破原则,对您,对公司,都觉得很抱歉!”

  魏叔叔站起身,走到我身边,摸了摸我的头,怜爱地说道:“傻丫头,义父对你好,为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记住,永远都不要对义父说抱歉,有需要义父的地方,尽管开口!”

  我有点害怕,隐隐约约觉得这几句话有点不对劲,于是皮笑肉不笑地说:“作为一个记者,就算是娱乐记者,也应该坚持自己的原则,以后,我不会再对义父提这种无理的要求了,义父也不要再为我做任何事情了!”

  世界上如果有后悔药吃,那该多好啊!我好想好想收回昨天那句话:“你说过,我有任何要求,你都会答应我的!你说话不算数!”

  可惜,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后悔药,说过的话再也收不回来了!魏叔叔对我很好,总是想为我做点什么,但我一直很理智,不想麻烦他,不想欠他太多的人情。然而,爱情使我失去了理智,不仅做错了事情,还欠下了一个大大的人情。我不想再继续错下去,所以必须要说清楚,至少要向魏叔叔表明自己的态度。

  “而且,我和轩哥哥在一起了,以后,只有轩哥哥为我做任何事情才是‘应该’的!”我故意把“应该”两个字的音节咬得很重,让魏叔叔明白,我和他之间不存在应该与不应该的情况。

  “雅儿,你误会了,义父对你没有别的想法。在义父的眼里,你和程程是一样的,都是我的女儿。明白了吗?”

  我顿时红了脸,嗫嚅道:“义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对我太好了,比我爸都要好,这让我有点害怕。”

  “傻丫头!”魏叔叔欲言又止,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突兀地问了一句:“你和周明轩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昨晚,在海边,我们互相表明了心迹,才知道,原来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

  “找个时间,带他回家,让你妈——哦,就是你义母,让她把把关!”

  “您和义母就放心吧,我和轩哥哥自从认识,彼此了解,不会有问题的!义父,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回去工作了!”

  “嗯,去吧!”

  一走出魏叔叔的办公室,我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始终不太习惯别人对我太好,除了轩哥哥,其他人的好都是一种负担,我有点消受不起!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还没坐好,就被魏成杰拉了起来,然后,他不由分说地带我离开了办公室。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我脑袋里一片空白,完全被他牵着到处走,直到我们在楼下的咖啡屋里坐定,我才回过神来,怒不可遏地吼道:“魏成杰!你疯了吗?你想干什么啊?信不信我抽死你!”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我们身上,或好奇或饶有趣味地等着看好戏。

  我意识到了这一点,急忙挡住自己的脸,低声问道:“魏成杰,你想干什么?”

  魏成杰一反常态,神色哀伤地说道:“筱雅,我订了晚上的机票,也许不会再回来了,所以特地来向你告别!”

  “出什么事情了吗?”我也一反常态,温柔地问道。

  “我妈妈,生病了。”

  “严重吗?”

  “很严重,癌症晚期。医生说,可能随时会离开……”

  关键时刻,我竟说不出话来,唯有伸手过去,紧紧地握住他的手,给他安慰和力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