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中树,树中花
栀夏Ada2021-02-25 22:374,418

  羲和与翎凰一同回到行水宫时,泉客和重临也一人背着一个大袋子踏入了行水宫的大门。

  “这是?”羲和盯着两人背着的大包袱问。

  “等会你就知道了。”未等泉客开口,重翎凰抢先回答,说完便小跑过去帮着重临将袋子搬到院子里,从里面掏出一棵一棵花草开始布置起来。

  “栀子花,靠墙栽,雨不落,花不开。这两株栀子花树种在墙边,过两年便能开花了。”

  “羲和羲和,你看,我从药王那偷挖来的蓂荚。传闻蓂荚夹阶而生,月朔始生一荚,月半而生十五荚,十六日以后,日落一荚,及晦而尽,月小则一荚焦而不落,是不是很有趣?”

  ……

  一整个下午,翎凰就在羲和的前后院上蹿下跳,忙得不可开交。这一角栽几株玉簪花,那一角栽几棵芭蕉树;这一处移栽几丛翠竹,那一处植几株红梅;墙的这一边给葡萄树搭个架子,另一边給夕颜花牵上一条条细细的绳子……

  几个时辰过去后,冷清寂静的行水宫顿时变得焕然一新,处处都是盎然的生机。

  苔梅的枝梢缀着如玉晶莹的梅花,梅花丛中栖宿着两只小小的黄鹂鸟儿,啼声婉转。夕阳斜映下,篱笆处的几丛水仙倚着修长的翠竹,时不时传来缕缕幽香。

  院中有树,树中有花,花下是心上人,行水宫到此刻方才可称为家。望着梅花枝上缱绻的鸟儿,羲和如是想。

  院子里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羲和转头一看,看见翎凰在前院锯木头锯得正欢,看样子是要在院子里搭一个秋千架。

  凰儿果然不似寻常女子,明明用法术一瞬间就能做好的事情,非要自己亲自动手。羲和摇摇头放下手中的果树,走上前接过她的锯子:“我来吧。”

  “好。”重翎凰也不推辞,十分爽快地把位置让了出来。

  “如何?”布置完一切,羲和转身去寻翎凰,却看到她附在一旁的小池子里戏耍着什么,看起来很是快活。

  “凰儿?”羲和好奇地走过去,探头一看,顿时苦笑不得。

  重姑娘正非礼一只圆鼓鼓的河豚,水池里还有好几只被气成球的小河豚,不用说,肯定也是被重姑娘欺负的。

  “哎,你怎么又在欺负这些小家伙了?”羲和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

  “谁让它们像个姑娘似的,惹两下就气炸了。”重翎凰将河豚放回海水池里,擦了擦了手,坐在刚刚搭好的秋千架上,望着在微型河流海洋里游动的河豚和小鸭,笑语盈盈:“等蒌蒿长出新枝,芦芽儿吐尖了,这河豚和鸭子就肥美了。啊,我仿佛闻到了烤鸭的香味!”

  “你养着它们就是为了吃?”羲和笑着坐到另一边的秋千架。

  “不然呢?不能吃的东西养来做什么?对没错,说的就是你们两个废物!”重翎凰说着迅速从秋千上跳下来,逮住了在一旁懒洋洋晒太阳的赵大宝和钱德正,然后又坐回秋千上开始了重氏家训。

  “我重家绝对不养废物!所以老赵,你去死凤凰那里,把他值钱的东西给老娘偷出来,懂?”

  翎凰戳了一下刺猬背上的刺:“还有你钱德正,去药王的园子里滚一圈,把值钱的鲜果仙草背回来。”

  赵大宝仿佛听得懂主人说的话,立即拍拍翅膀往启灵寝殿中飞去,钱德正也不甘示弱,移动着四条小短腿往门口挪去。

  羲和在一旁看得有些头大,昔年翎凰只是一个小不点时,叔父和启灵便三天两头的上门告状,如今又多了两只和主人一样嚣张的小东西……他突然有些理解养家糊口的男子压力为何那么大了。

  目送两只小宠物离开的翎凰,转头看到羲和正坐在秋千上出神,不由得玩心大起,伸出手捉住秋千绳,使劲一推,羲和被高高荡起,她坐在另一边的秋千上乐不可支。

  没等她乐够,羲和便回到了原地,微眯着眼睛望着她。未等翎凰反应过来,羲和便迅速闪到她身后,双手抓住秋千绳用力往前一推。

  猝不及防地被抛到半空中,翎凰尖叫一声,慌忙抓住两侧的绳子。秋千荡回的时候,羲和握住了她的肩膀,让秋千慢慢停了下来。

  “羲和,你真的太记仇啦!”翎凰往后一仰,用头撞了撞他的胸膛。

  “是你太不乖了。”羲和轻笑,伸手按住了她不安分的小脑袋,“像个小螃蟹似的,横冲直撞的,不是在惹事就是在惹事的路上。”

  “重翎凰出来!”羲和话音才落,门外便传来两声怒吼,启灵和药王齐齐出现,手上分别提着一只叼着玉石的鹦鹉和一只背上满是鲜果的刺猬。

  翎凰见势不妙,立刻从秋千架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墙逃之夭夭。

  晚膳过后,重姑娘探头探脑地出现在行水宫门口四处打量,得知启灵和药王都不在行水宫后,这才大摇大摆地往自己的寝殿走去。

  “终于舍得回来了?”打开房门后,羲和的声音在房内骤然响起,带着笑意的语调。

  “你怎么会在这?”翎凰惊。

  “你说呢?”一袭白衣的羲和用毛笔去蘸取墨水时抬眸望了她一眼,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漫不经心道:“也不知道是哪个闯祸精被罚抄了《幽州志》!”

  “那也是被某个醋精陷害的!”翎凰小声的抗议。

  “你说什么?”羲和看向她,微笑着放下笔。

  “没什么没什么……”翎凰摇头,带着甜死人的笑容走到羲和身边,从挂在腰侧的荷包袋中掏出几颗晶莹的糖,“羲和哥哥,我请你吃糖啊。”

  羲和面无表情地整理着桌上的宣纸。

  “我方才同食神一起做的,里面加了神仙坠哦!”翎凰循循善诱,声音带着刻意的讨好。说话间,腰上突然一紧,未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羲和抱到腿上坐着。

  “就只知道这样哄我,嗯?”羲和抬起翎凰的下巴,轻轻吻了她的额头。

  “本公主还就只哄过你一个人呢,不知好歹!”翎凰嘀咕。

  “不知好歹?好吧,剩下的《幽州志》还请公主自己解决。”羲和耸耸肩,把翎凰抱到书桌上坐好,自己站了起来,手撑着桌子,好整以暇地望着她的眼睛,“对了,叔父扣住了钱德正,说若你不拿梦三生向他赔罪,他就要拔光钱德正身上的刺。”

  “羲和哥哥……”翎凰伸手拉住羲和的衣袖,“翎凰错了。”

  夜明珠的光柔和地打在翎凰脸上,她的眼睛很大,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

  羲和抬手拍了拍她的额头,微笑:“别装了,再装也没有眼泪。”

  重翎凰气噎,怎么她所有的招式都被羲和四两拨千斤的破解了呢?于是她恢复了往日小螃蟹的霸道模样,威胁道:“千树说她有办法让大司命免了我的惩罚,只要我给她画一幅你的画像。你知道的,我的画……”

  羲和啼笑皆非:“我要把禁止你和千树来往了,整日和千树一起混,堆了满脑子的废料。”

  重翎凰点点头:“嗯,大司命也是这么说的。”

  最后的最后,羲和还是认命地拿起笔继续模仿翎凰的笔迹抄写《幽州志》,重翎凰坐在一旁气定神闲地当着监工。等到羲和落下最后一个字时,重某人心满意足地帮忙收拾笔墨纸砚:“剩下的便交给十竹斋了,他们复制的手抄本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神宗这个老不正经肯定认不出来。”

  将宣纸收起时,翎凰这才发现书案上放着一本没见过的小册子,她好奇地拿起翻开,扉页上是羲和隽爽流畅的字迹: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再往后翻,皆是她的画像,不仅仅有魔界相遇之后的样子,还有她年幼在行水宫时候的样子。难怪羲和一直没有将画像给她,原来他画了那么多……

  “羲和羲和,你看你看……”翎凰兴奋地将给她整理书架的羲和拉过来,指着画上抱着包子的红衣女孩兴奋道:“这是我小时候吗?本公主果然是从小美到大耶!”

  “不害臊。”羲和轻轻敲了敲她的头,接过画册,笑着说道:“我跟你说,我要知道你长大后是个惹事精,当初绝对不会带你回行水宫。”

  翎凰抢过画册抱在怀里,朝羲和翻了一个大白眼,正要反驳几句,突然想到扉页的字迹似乎在千年以前便看到过,连忙翻到前面看了一眼,果然……

  “我就说我们是命中注定。”翎凰拿出冥界的运簿,找到千年前青花会时,天界上神留下的记录。

  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

  为我谓乌:且为客豪!

  野死谅不葬,腐肉安能去子逃?

  水深激激,蒲苇冥冥;

  枭骑战斗死,驽马徘徊鸣。

  梁筑室,何以南?何以北?

  禾黍不获君何食?愿为忠臣安可得?

  思子良臣,良臣诚可思:

  朝行出攻,暮不夜归!

  “两千年前的青花会,是你代替我在蒿里任昀神一职,超度了被困在城南战场的亡魂对不对?”重翎凰指着运簿上的诗词,“这首丧歌是你当年记下来的。”

  昔年人间战乱,血腥的战场变成阴森死寂的坟场,无数夭折横死的阴魂在旧战场上徘徊不去,在人间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死地。彼时她还未学会冥界引魂之术,无法引亡灵度过忘川,梦里日夜都是这些将士们的哀嚎。青花会结束后,她回到蒿里,发现旧战场上徘徊不去的阴魂早已离去,取而代之的是茂密的蒲苇草丛下星星点点的野花。而后翻看运簿,发现了这首凡间丧歌,当时给了她不小的震撼。也正因为这首丧歌,她才开始认认真真地去做冥界的引魂者,这才有了后来的亡灵守护者蒿里居老板娘。

  事后她一直想知道昔年替她掌管蒿里的上神是谁,可惜当时的名录被娘亲刻意隐藏了起来,所以无论她怎么打听,也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羲和接过翎凰手上的蒿里运簿,忆起了这件往事。

  这些阵亡的将士生前本就困苦,死后不仅躯体被暴尸荒野,无人掩埋,任乌鸦啄食,魂灵还要被困在这死寂的坟场上,日夜重复着厮杀。人生之惨,莫过如此。于是他动了恻隐之心,以应龙之气,将这些无定河边骨引回了他们生前魂牵梦绕的家,也因此听到了这一首凡间丧歌。

  写运簿时,不知为何便将这首丧歌也记了下来,不曾想,他一个无心的举动,竟会将翎凰推向了引魂者的道路。若翎凰没有学会冥界法术,那么北荒地动时前来镇压妖兽的人便是另外一个人,如此他们之间的故事也会被改写。如今看来,仿佛当年他送走那些阴魂,就是为了迎接翎凰的到来,正应了那一句话,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若早知道是你,当年青花会我便不走了,”翎凰笑得略显得意,“留在蒿里做你的老大!”

  羲和半眯着眼睛,注视着眼前这个尾巴快要翘上天的姑娘。她真的是太可爱了!

  “行了,早点休息吧,明日还要早起呢。”羲和拍拍翎凰的头,就要往门口走。翎凰见状连忙追上去,问道:“等等,我问你一个问题,当初在魔界相逢后,你为何不早告诉我,你我早就相识了?”

  羲和顿了顿,答道:“我是一个有神格的上神,绝不挟恩图报。”

  “幸好是这样,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翎凰满意地点点头,又开始自恋起来,“不过本公主那么美,肯定是一眼难忘的。”听到这一句,正要踏过门槛的羲和差点被绊倒,书上说得果然不错,凤凰孔雀一脉果然是最自恋的物种……

  青花会期间,羲和不必整夜值夜,但也需要去布星台巡视一番,等他回来时,行水宫早已万籁俱寂。

  从前翎凰在行水宫时,不管他回来得多晚,总会轻手轻脚地绕到她的小床去看看她,然后再去歇息,如今自然也是。然而这一次当他悄悄来到翎凰的房间时,并没有见到想象中甜美的睡美人。床上,某人正捧着一本封面花花绿绿的话本看得津津有味。

  “凰儿,你又不乖了。”语气颇为无奈。

  “我不困。”翎凰连忙坐起来要从羲和手中抢回被抽走的话本。

  羲和截住她不安分的手,从她枕下取出一支黑羽:“这是我寻来的鵸䳜羽,往后你夜间入睡便不会做噩梦了。乖,睡吧。”说着按着翎凰的肩膀,让她躺到床上,又给她盖好被子。

  “重霖风也曾给过我一支,没有用。”翎凰侧过身子,委屈地看向羲和。

  “可是我是司夜之神啊,夜间的一切都归我管,包括梦。今晚你梦里不会再有忘川之魂的悲鸣,我保证!”羲和伸手替她理了理散落在脸颊上的乱发,见翎凰一双水灵灵的双眸仍旧熠熠生辉,不免有些好笑:“怎么,你还要我给你讲故事才肯睡?”

  翎凰闻言顿时翻身从里床拿出一本封面上写着《○○××》的书,一脸娇羞地递给羲和:“羲和哥哥,人家要听这本!”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