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人在屋檐下
尼采太阳2021-02-26 12:113,045

  龚昌遇对江忠义的突然来访甚感意外,这个小心眼的家伙把他丢在冷湖山这么长时间,不给军粮,也不给武器,如果不是刘长佑将军予以援助,不饿死,也被苍狼军给啃骨头了。所以独眼龙江忠义被郝南活捉了,完全当做不知情,江忠义也无话可说。

  没有想到,一向唯我独尊的江忠义破口大骂:“龚老学,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你在江家军混的时候,要不是老子看你有两把刷子,提拔你做步军小队长,你还是一个火头军呢!”

  “巡抚大人,我龚昌遇什么时候对不住你们江家军了?庐州一战,你大哥不听我的劝告,执意死守一座孤城,与胡一晃对抗,战死在城内,能怪我吗?”龚昌遇脸色大变,“虽然我曾经是你的部下,可是你从心眼里就瞧不起我。”

  “龚老学,我就是瞧不起你又怎么了?冷湖山这么多野狼,你居然还活得这么有精神,不知道是你家祖宗保佑,还是你命硬!”江忠义轻蔑地看了龚昌遇一眼。

  “巡抚大人,我不想和你拼嘴皮子,你是秀才出身的,动不动就是以老大的口气来教训我,没有一点文化人素质。脱离了江家军,我照样可以打出自己的一片天下!”龚昌遇冷嘲热讽道。

  “龚老学,如果老子让你来冷湖山屯田,你早就死在苍狼军的刀下了!跟老子叫板,你再等个十年八年吧——”江忠义狂笑不止,而后冷漠地看着冯娇儿,“龚老学,我问你,这个疯婆子是不是苍狼国的伪公主冯娇儿?”

  “独眼龙,我不是苍狼国公主,我是龚昌遇的媳妇冉莹颖。”冯娇儿接上了话茬。

  “疯婆子,我没有问你话,你瞎掺和什么?”江忠义瞪着眼道。

  “独眼龙,你说你是江东郡巡抚,有何印信?”冯娇儿唰的一下,抽出来龚昌遇的佩剑,架在江忠义的脖子上。

  “老子是咸通皇帝钦定的,你有什么资格验证本巡抚的身份?”江忠义扭扭脖子,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这是冷湖山,不是你的江东郡,只要你来了,就得按照军规从事。”冯娇儿紧了紧佩剑。

  “本巡抚历经大小战斗数十次,难道害怕你一个疯婆子不成!想杀我,就不怕曾藩曾大人问罪?”江忠义将荆南郡最高统领搬了出来。

  “不怕,前面我说过了,死在我剑下的巡抚有好几个了,你若是再不识相,我一剑下去,你会身首异处的。”冯娇儿笑道。

  “只怕你没有胆量!”江忠义仰天大笑。

  “独眼龙,这冷湖山的狼群现在饿得很,许久没有吃人肉了。”冯娇儿手一挥,削掉了江忠义肩上的一片甲衣。

  刚刚说完,隘口下面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龚昌遇往下一看,原来是一伙不明身份的清和军,在攻打关门了,其中一个抡起战斧,对着木门一顿猛劈,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就要破门而入了。

  “郝南,快让兄弟们调整左右炮位,将这伙山贼给我轰了!”龚昌遇故意叫道,他要给江忠义这个不可一世的巡抚一点颜色瞧瞧。

  “得令,将军。”郝南放开了江忠义,跑到中间的炮台位置,举起了两面红色的小旗帜,左右交叉挥动了两下,然后重叠在一起了,停在了胸前。

  “郝南,不要开炮——”江忠义大声叫道,他心里再清楚不过,这五六十人是将江家军的核心力量,经不起一颗炮弹轰炸的。

  龚昌遇向郝南使了一个眼色(内部才可以看懂的),郝南领会其意,将旗帜慢慢放了下来。

  “龚老学,你这个疯子,本巡抚的队伍你也敢开火啊。”江忠义跌跌撞撞地跑到了炮位那里。

  “巡抚大人,我几门神武飞天炮,你要不要见识一下?”龚昌遇嘴角勾起。

  “不用了。你一炮打出去,我的江家军就全完蛋了。”江忠义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

  “可是他们太嚣张了,本将军辛辛苦苦做的大门要是被他们劈开了,后果很严重的!”龚昌遇指着那正在挥动着战斧砍门的一字胡,“真想一枪崩了他!”

  “龚老学,千万不要。他可是我的表弟啊!”江忠义坐在了地上,低下头,“我让他们退走就是了,给我解开绳子吧,慢了就来不及了。”

  “不行,先退兵,再松绑。”冯娇儿说道。

  “疯婆子,这冷湖山到底谁说了算啊?”江忠义很是无奈。

  “独眼龙,你可管得真宽呀!冷湖山所有军士都听我的,包括龚昌遇。”冯娇儿又扬起了佩剑,“实力说了算。”

  “你有什么实力,一个女流之辈。”江忠义冷眼相向。

  “独眼龙,本姑娘不和你计较。还自称江家军的头领,我看你就不够格。有本事就和鹰击黎雇佣兵打一仗!”冯娇儿随手将佩剑一掷,扎进了一棵古树上。

  “龚老学,还不放了本巡抚,你这个屯田将军就不用做了。”江忠义气势汹汹的。

  “江忠义,我离开安平郡之时,你不过是个游击将军而已,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巡抚,你究竟有什么后台啊?”龚昌遇问道。

  “老子没有后台,我哥卖了家里的大半资产,组建了江家军。我随大哥东征西讨,打败了苍狼叛军,才坐到了巡抚的位置。我这只眼睛就是最好的后台!”江忠义指着自己深陷的左眼眶说道,“哪像你,家里穷的叮当响,进我江家军打酱油。”

  “那你在江东待的好好的,今儿来我这有何目的?”龚昌遇火气上来了,一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宝庆府老乡这么羞辱自己,不由怒火中烧,“是不是想看看我被苍狼联军给咔嚓了没有?”

  “龚老学,你别误会。我来这里是寻找鹰击黎雇佣兵队长查理曼尸骨的。”江忠义摆摆手道。

  “我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朝廷命官,一个苍狼军的雇佣兵,值得你们争来争去的吗?”龚昌遇从身上掏出一颗霹雳弹(类似现代手雷),欲往关下扔了下去,“带着这么几十号人,就想攻破隘口,我让他们尝尝这火器的滋味。”

  “且慢——”江忠义失声叫道。

  但是他叫得太迟了,霹雳弹从龚昌遇的手掌心滑落下去,很快落在地上,霹雳弹就爆炸了,掀起两尺多高的尘土,弹片四溅,烟尘翻滚。

  那些正在下面攻关的清和军被巨大的气浪撩到了一大半,有的还被炸伤了,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霹雳弹的爆炸声太大了,“一字胡”全身不由抖了一下,他回头一看,大惊:“谁呀,这么不小心,引爆了地、雷?”

  “大人,是上面投掷下来的炸弹啊!”一个士兵哭丧着脸应道,“幸好投得不准,要不我们就粉身碎骨了。”

  “我艹,他们来真的了!撤——”千户高喊。

  “不能撤啊,这关门很快就要被我劈开了。”一字胡高举着战斧,继续对着木门噼里啪啦劈了起来。

  “江六子,住手!”江忠义急急忙忙跑到了隘口的石墙上。

  “大人,是可忍孰不可忍。你都被绑了,我们必须砸开门,救你回江东!”江六子扯着嗓子应道。

  “混账东西,本巡抚平时跟你们说的话都忘了吗?”江忠义喝道。

  “六子记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是这不是屋檐,是冷湖山……”江六子放下了战斧。

  “违令者斩!”江忠义严厉地说。

  “大人,我们很快就将这关门砸开,你等着好了!”江六子抬头看了江忠义一眼。

  “你没有看到隘口两侧黑洞洞的火炮已经瞄准了你们吗?”江忠义喊道。

  江六子环视左右,只见浓密的树木,没有见到火炮,哈哈一笑,摊摊手:“巡抚大人,末将没有看到火炮啊?”

  “江六子,再胡闹,本巡抚可救不了你们的。”江忠义说。

  “大人,我真的没有见到火炮,你不是在吓唬我们吧?”江六子努努嘴,不理会江忠义的命令,他根本不知道龚昌遇的第一颗霹雳弹是向他们释放警告信号。

  “龚将军是我老朋友,他要留我吃野猪肉,没有事的,六子,你们快走!”江忠义说道,这家伙口气柔和了很多。

  “大人——”江六子无可奈何地扛着战斧,大手一挥,“走,我们去驿道那大树下。”

  于是一场即将爆发的流血冲突戛然而止,没有受伤的搀扶着受伤的,东倒西歪地赶着战马后撤,江家军悻悻离开了驿道口。

  见江六子等人退却了,江忠义长长舒了一口气:“昌遇兄弟,这下可以给我松绑吧?”

  “独眼龙兄弟,不急不急。”龚昌遇不急不慢地走到了大树下,拔出佩剑,提起战袍的下摆擦了擦,然后回到了江忠义的身后,稍稍一割,绳子就断了。

  “龚老学,如果你给我找到查理曼的尸骨,今日的这笔账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一笔勾销。”江忠义揉了揉红肿的双腕。

  “我要是找不到查理曼呢?”龚昌遇收好了佩剑,剑眉一扬,有意逗江忠义的乐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提督吃猪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提督吃猪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