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道茶馆
满满吖2021-03-03 11:382,595

  雪,早已停了。

  纷纷扬扬的撒了一夜,本来应该被皑皑白雪覆盖的大街上却是干净得很。大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也并未被这天阻碍了出行的脚步。街道两旁依旧排满了小商小摊,茶铺、首饰铺、包子铺等等。吆喝声此起彼伏,伴着时不时从街上优哉游哉响过的马蹄声,早已在此成了这都城一道最平常也是最繁华的景象。在此的黎明百姓不只是驻足在摊位前挑选自己喜爱的商品,有的也哼着个小调轻快的的走在路上,欢快,自然。

  靠在路旁边的一个茶摊,小摊位虽然简陋,只是用了几根未经雕琢的原木支撑了起来,棚顶也是破旧的看不出什么动物的皮的棚顶。虽是种四面通风的环境,但是店铺仅有的几张桌椅却是坐满了人,行人赶路累了会在此讨一碗水解渴,一些落魄书生没有金银去茶馆便在此品茗对诗。铺子四周的架子上都是各色的茶叶,要是跟这日日燃香,青竹环抱的茶馆一比,品类自是差了许多,毕竟是小本生意,倒是这铺子的店家极好,来来往往笑脸相迎,看的着从三冬寒雪中的来的行人都不自觉地走到这儿坐下点一壶茶,选一碟糕点,望着壶里升起的云雾融掉这一身的风霜。

  说起这店家也不过就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约莫着也就二三十岁,倒是这相貌生的极好,剑眉入鬓鼻梁高挺,唇艳如丹砂,一双明眸似是含着这星辰大海清明透彻,眼角时常带着笑,温润如玉却又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就算是着在身上的粗布衣裳都没能挡住这一身的绝代风华。这要是换上些锦衣玉饰说他是王公将相的公子哥都没人敢反驳,生人乍一看还以为是哪个富贵人家跑出来作乱的纨绔子弟,因此这刚开始的时候啊,茶摊的生意真可谓是门可罗雀,寥寥无几人。到是后来有些年轻貌美的小娘子时常跑来这茶摊偷看这个店家,顺便会在此喝点儿茶水,人便渐渐多了起来,然后便是一些落魄书生没钱吃茶,这店家都会施舍给他们一碗茶,听他们控诉这纲常理论,有时候这店家竟然还能陪他们聊上这话茬。一直到后来这座无虚空,就像是这天道自然,而这店家也不像是要赚钱的样子,应其而生,不同于其他小门小铺的早出晚归,他的摊位没什么固定时间,顺其自然,随心而活。

  这茶铺在这里开久了,自是会有一些回头客,而这些不乏一些从郊外乡村来的平民百姓,这些人看着这店家不只是样貌生的极好,品行也是端庄雅正,自是会有一些家里有姑娘的人想把自家闺女许给这店家,这店家听了他们的话也没有什么因为冒犯了生出的恼怒,也不像是其他男子听了这话会对姑娘产生的好奇,倒也只是给这些人蓄满了茶水,顺头提一句:家中已有妻室。

  可,从未有人见过这店家的妻室。

  有人问起来,店家也只是笑而不语,抬头看看这天便转身回了茶铺后煮茶去了。

  后来,便无人再问起此事,这抛头露面走在街上的姑娘也是越来越少,这茶摊的生意倒是没了什么变化,不过这姑娘真是不多见了,尤其是这出了嫁的妇人更是不见一个,更多在此喝茶的还是些落魄书生,还有一些路过的行人。

  “诶,店家,不知你这茶摊已有几年生计。”这几个落魄书生控诉完了三纲五常,对完了诗兴许是无事可做了,便想把这店家拉过来陪他们聊聊。

  这店家放下了手中的活,擦了擦手,又重新拿了一壶茶和一碟糕点走到了他们身边,在桌子上放好了便入了坐。书生们看着店家如此熟络倒是颇为欣喜,几人互相行了礼,便都坐好等着这店家开口。

  “已有七八年的生计。”或许是不同于其他小门小铺整日吆喝的嗓子,这店家几乎从未揽过客,因此这嗓子也是保护的极好,清明的音调带着些许慵懒的散漫,似是玉石水流相击之声,沁人心脾,惹得这些书生倒是多想和他聊聊。

  “七八年了!那店家可知如今这儒道之争。”

  “呵,还争什么,不早就被这儒家的三纲五常给禁锢的气儿都喘不过来了。”一旁一直在喝茶的书生抬头瞟了一眼刚才说话的那位,说罢也放下了手中的茶盏,顺手整理了整理被寒风吹乱的衣襟,也不顾刚才那书生垂头丧脸的样子,转头看向低眉品茶的的店家。

  “不知店家可知七八年前投河自尽的无为国相。”

  听到“无为”二字,店家端着茶盏的手颤抖了一下,继而时常带着笑意的眼眸中似是闪过一阵刻骨的哀凉,似是染上丹砂的薄唇轻抿了抿,但很快一切又都恢复如初,继续喝着杯中早已凉透的茶水。

  “诶,谁说不是呢,当时这个国相可真是风光无限,就以她对老庄道法的参透可不把当时这国治理的顺风顺水的,怎知道后来这儒家的礼法硬是把人给逼死了喽。”刚开始说话的书生兴许就是闭不上自己的这张嘴,找着点儿话头就非要接下去。

  “啥?无为国相是跳河自尽的啊!”他们之中看上去年纪最小的书生听了这几人的对话,愣是没反应过来他们讲的是啥,“这国相要是真跟诸兄说的风光无限,就算这帝王变革也得看她几分薄面给她条生路吧,怎会跳河自尽。”

  “你不知道啊,无为国相的确是治国有方,但是跟自己的小徒弟不清不楚的,你说说要是以道平天下,这俩人的事哪有人管,正所谓老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任百姓自生自息,这俩人还是一段佳话嘞。”还是打头的那个书生,话真是多的喝茶都堵不上这张嘴。感叹完这一切,这书生摇了摇头,端起面前的茶吹开了浮在水面上的茶叶,喝了一大口润了润喉又说道:“只可惜啊,这帝王最后还是选了儒家礼法,都知道这儒家的纲常伦理,这俩不成了乱伦了吗,这无为国相为了这道法自然,也说是为了保自己的小徒弟吧,跳河自尽了。”说完又摇了摇头十分哀痛的放下了茶杯,头也不抬的往嘴里塞糕点。

  “那……诸兄有没有知道她这小徒弟是谁的。”小书生听了这番话也算是知道了些东西,听到几人提起的小徒弟倒是颇为好奇。

  “倒是知道国相叫陆清正,这小徒弟只知姓林。”话多的那个书生喝光了杯盏中的茶水,看着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店家,本来心中还觉得奇怪,平常温文尔雅的店家,今日感觉哪里有些许的不对劲,“店家,可否能在添上一壶茶水。”

  “哦,好,诸位稍等片刻。”店家像是突然被叫了起来一样,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茶水早已没有了,这才起身去重新拿一壶茶,只是在起身的过程中又撞上了桌角,碰倒了凳子,险些摔倒。几个书生看店家这慌乱的样子,纷纷伸手去扶店家,奈何店家伸了伸手推开了他们,自己重新站稳,整理了整理衣衫去拿茶壶了。

  “诶!店家,还不知店家尊姓大名呢,可否告知小生。”话痨书生望着店家离开的背影,兴是觉得在这儿喝的茶也不少,到现在都不知店家的姓名心中多有愧疚,这才马上追问。

  店家去拿茶水的脚步一顿,轻启双唇:“在下姓林,名渊,字……”说到字这里,店家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继而低下头去扯了扯嘴角苦涩的笑了一下,“字无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忆清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忆清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