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 问月巧计退突厥 秦极大战小天王
风月醉书生2020-10-04 14:064,620

  话说上官问月,默天二人阵前议定,上官问月回关,受秦极密言数句。

  秦极依计而行。

  使殷天禄请来二三十名,城中百姓,重赏金银,密授数语夜逐出城,百姓得金银,欢喜而去。突厥营,默天心情大悦,会聚诸将,议攻城之计,至晚未决。

  次日突有探马来报,曰:“唐军大帅,扫平南唐,凯旋回朝,不久兵至长安。”

  诸兵将闻而惊之。

  默天会意曰:“再探。”

  探兵领命而出,午后又有探兵来报,曰:“唐兵凯旋,不足长安百里,不久将至潼关。”

  遂大将不知所出,士卒惊扰,无心交战矣。

  是夜默天传令,备车驾裹行囊,即刻拔营归国。

  金天标虽有疑虑,别无他计,不敢违命,依令而行。

  突厥兵连夜遁去,行走如飞,日出之时,已不见踪迹,扎营处,空空如也,帐篷,旗帜均不见矣。实探马所报唐军回师,乃上官问月之计也,使百姓假传,正阳大军归来,散播潼关近处,以迎合默天,乱其军心,助默天退兵,此为西风也。

  正是:

  西风秋月探芳丛,逐云浮尘日浑浑。

  烟雾缥缈梨花梦,雁霜暮寒黑山雪。

  且说辽营,自遣使入突厥营,利诱兵将交战潼关。

  以为计谋得逞,关闭营门,不出一兵一卒,日日登竹台,观赏两军之战,专待两败俱伤,伺机夺潼关。

  日出,守门兵报入帅帐,曰:“报王爷,突厥营不见矣,不知去向。”

  耶律鸿惊之,出人马察探。姜偃曰:“默天遁去矣。”

  探马去而反,果真昨夜隐去矣。耶律鸿问姜偃曰:“此何故?”

  姜偃对曰:“默天为人,谨慎惧事,恐结怨唐朝,收兵归之。今吾军孤也,潼关难克矣。”

  耶律鸿笑曰:“国师多虑也,有无突厥,本王一样取潼关,不误大事矣。”

  诗曰:

  东风西风赤壁捷,奸谋诡计吹浮尘。

  黄河横流浪淘沙,奔涌万里彩霞红。

  吴钩越戟苦纠结,楼台飘雪龙凤簪。

  文臣武将画蓝图,自古江山多娇美。

  潼关,突厥兵退,上官问月辞归长安,段风烈送之。秦极登台聚将,曰:“何人出战辽兵。”

  言未毕,台下一人叫曰:“诸将,耶律鸿之命,让吾也。不诛此贼,誓不为人。”

  秦极观之,罗玉也。

  罗玉为报父仇,夜不能眠,三进三出,催太阳升起,早早来台下守之。

  遂罗玉率三千兵,催马出关而去。

  秦极知罗卫命丧耶律鸿之手,知其不能小视,命龙子羽,殷天禄率兵五千出关,为罗玉列阵。

  罗玉命人前去,辽营外叫阵,点名耶律鸿出战。

  辽营守门兵,入内报耶律鸿曰:“报王爷,潼关出战将,点名王爷出战。”

  耶律鸿怒而起,欲出战,叶重上前曰:“唐朝儒子而,何劳王爷亲为,小将足也。”

  耶律鸿以为然,遂叶重率兵出营,来战场。

  罗玉观之,叶重面黄如柠檬,头戴黄铜凤翅盔,身披风火连珠甲,手握月牙开山斧,骑大黄马。

  罗玉枪指叶重曰:“吾乃罗玉,辽贼何人,速报姓名。”

  叶重曰:“我乃飞虎将军,叶重也。白面小儿有何本领,乎我主帅也。”

  罗玉怒火冲天,催马直取叶重,来一丈之内,摇枪便刺,银枪闪光而至,叶重抬斧挡之,枪斧相撞,叶重双臂发麻,一身骨节噼啪响,战马交错而出,调马复战,叶重举斧罩罗玉头顶砍落,罗玉抬枪上挡出。环绕复来。

  正是:

  天河沉星流云气,桂树散花落细雨。

  汉宫卷帘秦月明,笙管曲长夜夜诉。

  二将前后二十回合,罗玉催白龙驹街道而至,连此八枪双眼、口鼻、咽喉、心口、小腹、肋骨,枪尖如繁星降落,夏雨飘洒,白光闪闪,日光辉辉。叶重慌忙挥斧击之。

  挡住六枪,其余两枪躲避不及,枪刺入小腹,穿右胁,叶重滑落马案而死。罗玉止马,战场候之。

  辽营营门大开,其兄叶同提枪骑马狂奔而至。

  叶同大叫曰:“小贼,拿命来,为吾弟报仇也!”

  罗玉骂曰:“辽贼速请死,吾为家父报仇。”

  叶同抬枪刺罗玉咽喉来,罗玉挥枪敲出,战马穿梭奔走,环绕复至,二将来往复战三十回合,罗玉一声惊叫,刺出一枪,枪尖闪电而至,叶同挥枪挡,不及,枪入肺腑,落马而死。

  辽兵败逃入营。

  半日之战失二大将,耶律鸿怨恨不能止,提枪上马,奔出大营,来取罗玉。

  罗玉观耶律鸿,曰:“反贼何人报姓名?”

  耶律鸿哈哈大笑,曰:“吾乃大辽小天王耶律鸿是也,儒子不知天高地厚,敢于吾交战。”

  罗玉叫曰:“老贼休狂,吾思取首级久也。”

  罗玉摇枪来刺,指护心镜来,耶律鸿抬降魔杵挡之。

  战马交叉而走,未出十丈,调马复来,耶律鸿高举魔杵,击落罗玉面门,罗玉横枪上挡,回刺树枪,耶律鸿一一击出。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罗玉为父报仇,玉面发紫,双眼血丝,口鼻生烟,叫喊来刺,白龙出水,来去迅速,银条枪,不离耶律鸿左右,纠缠不休。

  正是:

  吴江乱流道周旋,愁云几重烟纷扰。

  小楼春雨花落水,玉管鸣凤九回曲。

  二将前后五十回合,耶律鸿见罗玉银枪多变,来去诡异,恐受其害,交错之机,右手取断剑,自罗玉身后,顺势甩手击出,白光一闪断剑至其背,罗玉听背后,恶风袭来。

  侧身让之,不及,断剑上半部,砍落罗玉左肩之上,一道口子,深入骨髓,罗玉长枪脱手,险些落马,重伤调马便逃,耶律鸿催马追来。

  唐兵阵前,龙子羽催马上前,截耶律鸿去路,二人交战,未过二十回合,耶律鸿复使断剑,击之。

  龙子羽早有备,见断剑飞至,挥枪击之,叮一声响,断剑变道,剑头落龙子羽大腿之上,砍出一道口子,鲜血横流,卧鞍而逃,耶律鸿举魔杵欲击龙子玉,殷天禄截其路,迎战耶律鸿,便战便走,败入潼关,耶律鸿见西阳落山,收兵回营。

  罗玉,龙子羽二将入关,滚落马下,秦极诸将扶二将入内,传医救治,包裹伤口,使二将养伤。

  问其战事。殷天禄报曰:“罗将军,诛叶氏二将,后交战耶律鸿,耶律鸿暗使一物,类似短剑,不见来往,照顾不及也。”

  秦极曰:“明日吾出关见之。”

  日出东海,光照城楼。

  秦极留殷天禄守关,亲率副将吴通,点三千兵,出潼关交战。

  耶律鸿早来战场候之。

  吴通催马而出,秦极阻之,叫曰:“将军且慢。”

  吴通未闻,直取耶律鸿来。

  耶律鸿斜坐马鞍观之。

  吴通头戴凤翅盔,披连环甲,手握银枪,骑血红驹。

  耶律鸿曰:“唐潼速报姓名来,本王杀之有名也。”

  吴通叫曰:“三十六州将之首吴通是也。”

  言毕抬枪来刺,枪至小腹下,耶律鸿挥魔杵击出,战马流走,翻身复来,耶律鸿高举降魔杵,直击吴通,吴通横枪上挡,回枪便刺,枪枪追命。

  正是:

  江清月明白云飞,鸿雁追日落红霞。

  暮潮愁雨起萧风,天际缥缈霜叶寒。

  二将来往十个回合,耶律鸿见吴通枪法出众,力诛非时,交错之机,取断剑击之。

  白光一闪而至,吴通挡之不及,正中左胁,砍吴通为两段。

  秦极虽有备,救之未及也。秦极催马来战耶律鸿,怒曰:“辽贼,休狂!”

  耶律鸿见秦极,英姿不凡,问曰:“来将何人?”

  对曰:“吾乃潼关守将秦极是也。”

  耶律鸿哈哈大笑,曰:“今日本王斩汝,潼关可取也。”

  秦极曰:“潼关乃汝葬身之地也。”

  秦极摇枪来刺,提卢枪白光一闪,至护心镜下,耶律鸿挥魔杵挡之。

  战马交换,东西奔走,二三十丈,回身复至,耶律鸿高举魔杵击秦极,秦极横枪上挡,耶律鸿舞杵左右来击,秦极挥枪一一挡之。

  胭脂马绕道来迎,秦极连刺三枪,上中下三路咽喉,心口,小腹来刺。

  耶律鸿挥杵一一挡下,战马交错之机,秦极抬枪刺右胁,耶律鸿挥杵欲挡,秦极撤回,复刺后背,长枪闪光而至,耶律鸿挡之不及,慌忙弯身卧马鞍,枪尖划破战甲,后背留一道划痕,战马奔出三五丈,回马再战之。

  白刃飘雪北风冷,梅梢白露夜断肠。

  城楼烽火夕阳坠,簪缨零乱萧铁衣。

  二将来往十个回合,秦极思若不先下手,贼快者,我有危也。

  遂催马截耶律鸿去路来,摇枪刺其护心镜,耶律鸿挥杵挡之,战马交叉而出,秦极伸手取手铜简,自耶律鸿身后击出,金光一闪而至,耶律鸿闻风声,趴卧马鞍,手铜简自身上飞过,击落其头盔红缨,秦极收回手铜锏。

  耶律鸿拨马逃之,秦极追其后,二人追逐未走一箭之地。

  战马相近一丈之内,耶律鸿伸右胁下抽断剑,回手甩出,断剑白光一闪,秦极咽喉飞至,秦极有备,后躺马鞍,断剑自秦极身上飞出,回耶律鸿之手。

  秦极起身坐稳,耶律鸿复击出断剑,白光一闪,至秦极小腹下,秦极挥枪敲出,叮一声响断剑复飞回耶律鸿之手。

  耶律鸿挥手又甩出,断剑白光一闪,复至咽喉下,秦极忙挥枪击之,枪尖碰其断剑一头,叮一声轻响、断剑另一头砍落左肩,砍出一道深数指口子,鲜血直流,秦极卧鞍,拨马逃往潼关,耶律鸿受回飞剑,催马追之。

  秦极胭脂马乃良驹,奔走如飞,耶律鸿追出,三里不及,止马观秦极背影,自言曰:本王三剑之下,活命者,惟汝耳。遂耶律鸿见潼关,再无将出战,击得胜鼓,收兵回营。

  诗曰:

  一技之长斩乱麻,打边天下无敌手。

  穷兵黩武没沙场,孤星残月照西厢。

  长风北度闻秋雁,河水倒流绕扁舟。

  飞鸿踏雪绝艳影,胭脂飘逸栖兰台。

  秦极逃入潼关,殷天禄扶入总兵府,传医敷药,包裹伤口。

  秦极使殷天禄禁闭城门,落千斤闸,挂免战牌,另思计策,疗伤待之。

  却说正阳大军出小唐关,行往金陵,一日至南唐都城,金陵城北门十五里,安营扎寨。正阳写一封书信,使人送入金陵城。

  南唐,自三太保战死,燕晓天败走,回金陵哭诉南唐王,为其弟报仇。

  燕王欲亲自,率兵北伐,起兵未出,探马来报,正阳率大军来,攻打小唐关。

  遂按兵不出,未出几日,副将李保贞逃来金陵,拜见燕王,曰:“大王不好,北朝元帅正阳率三十万大军,攻我小唐关,二日之战,商总兵,刘将军皆战死,小将守关,不敌唐将,逃归也。唐兵不日至也。”

  燕王冷声曰:“汝为将军,不能守关,弃关逃命,留之何用也。拉出斩首。”

  左右拖李保贞往走。

  李保贞大叫冤枉,燕王不闻矣,斩于市曹。

  元帅杨叔义献策曰:“唐兵远来,疲惫也,臣率五万精兵,抄其后路,大王率大军,击其前军,唐兵首尾难顾,正阳一战可擒也。”

  燕王竖大拇指,指前胸曰:“天下第一英雄,乃本王也,五十余年未有一败。正阳荒野小儿,自吹英雄,欺瞒天下。吾若以众去胜,胜之不武,诸侯不服也。待正阳至而取之,不晚。”

  未出几日,唐兵来城外扎营,门兵报入玉殿。

  杨叔义复献计曰:“今唐兵阵行混乱,坚壁未城,臣愿率一路精兵出城击之,唐军可破也。”

  燕王不以为然,把盏饮酒曰:“元帅何必劳师动众也,若正阳败走,本王如何擒之。待其吃饱喝足,元帅遣诸将交战,诛其余将,待正阳出战,本王出城生擒而归,大事自定矣。”

  大夫杜泊言上前曰:“今唐朝土地连绵万里,名将过千,精兵百万,有天下英雄正阳为帅!我国关口不过三城,大将不足十名,兵卒未及三十万,如何抵正阳大军。微臣之见,大王不如言合也。”

  燕王未言,自门外,侍官入玉殿,举书曰:“报大王,唐营传书,在此。”

  侍官取书,奉上玉案,燕王观之。

  书曰:

  荒野之人正阳亲笔,蒙唐王诚信,托南事。

  吾闻人所归者天所与,人所畔者天所去也。大唐诚天之所福,非人力也。

  今大军临城,燕王何不委国归之。

  我闻燕王乃天下英雄,其可不明礼数也,王爷速改前非,免增屠戮。

  吾与将王爷共同吉凶。布衣相与,尚有没身不负然诺之信,况于千乘者哉!今何畏何利,而久疑若是?卒有非常之便,上负忠孝,下愧当世。

  吾以忠言明示,望燕王熟计之。

  燕王视毕,哈哈大笑,白玉殿随其笑声摇动。

  书信撕毁于玉殿之上,命曰:“杨元帅,传令备战,孤生擒正阳,祭吾三子也。”

  杜泊言复上前,跪拜曰:“大王不可,不可,唐王乃天子,臣逆君,得罪于天,今大军临城,大王岂可以卵击石,自取其祸也。今日之事,关社稷存亡之危,知而不谏,非忠臣所为也,大王深虑之。”

  燕王大怒曰:“草莽野儿,何足道哉!汝灭吾威风,长他人之气,恐怀有二心也,来人,推出斩首祭帅旗。”

  杜泊言怒骂曰:“汝不过一介骄狂盲夫耳,死何惧之,吾惟恨者,不能见唐兵入城也。”

  燕王为人骄狂残暴,刚愎自用,嗜酒如命,自视天下第一,不纳忠谏之言,岂能不败。惜哉!忠臣杜泊言屈死屠夫之手。

  余下众臣无人敢言者。

  正是:

  玉殿重帘暮色寒,江南香罗流华发。

  赤心红血撒尘土,晓风夜雨晚来秋。

  三日南唐元帅杨叔义登台击鼓,聚兵将,曰:“何人首建奇功,取唐将首级来。”

  预知何人出战,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室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室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