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临
奈媨魌2021-06-28 09:363,104

  元庆国一百三十二年——

  温和日丽的天瞬间变得乌云满布,雷电交加不出一会儿下起了满天大雨。如同天神发怒,让人抓不到头绪。

  王府内一位女人正在满头大汗的在生产,女人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失大家闺秀的风范。女人披头散发往日的秀发也在此时变得狼狈,两眼里泛着泪光粉白的双唇死死咬着一圈布嘴里发出“呜呜”地声音,女人受到的疼感愈发强烈如同十指连心之痛。

  一旁的产婆见女人已经达到即将分娩的程度便即刻催促:“王妃,使劲孩子马上出来了!”

  在产婆的催促下女人只好听从,不出一会儿产房里增添了一丝新的生命。

  在外面焦急等待的王爷欲几次想要冲进产房,但是还是被门外守着的丫鬟阻拦。

  “哇”,新生的声音传遍整个王府剪掉脐带的产婆用棉被包裹着孩子高兴的对着王妃说:“恭喜,王妃是位小郡主!”

  女人已经无力去看这刚刚降生的小生命,两眼一闭直接昏了过去。

  听到小孩子哭声的王爷立马冲进产房,看到已经累的昏过去的王妃焦急的喊道:“传太医来!”

  贤王府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是惊动到了圣上耳里。

  宫内身穿黄色龙袍,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脚穿黑色金丝双龙戏珠鞋的主人此时竟焦急的往宫外赶。

  嘴上抱怨道:“朕这个好弟弟贤王,弟媳生产这么重要的事尽然不知会朕一身!”

  皇帝一旁的太医年纪不大但是走路却慢摇慢摇的,心急火燎的皇帝骂咧:“陈太医,你能走快点吗?朕的弟媳快不行了,你还悠哉悠哉的慢走。要是弟媳有什么不测,你能承担起吗?”

  被吼懵的陈太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要去哪里。

  知道了目的地的陈太医,加快脚步像兔子一样飞快的往贤王府窜去。

  在后面目睹一切的皇帝自言自语:“这陈太医是被朕刺激了?跑得如此快,感觉背后有人撵他似的。”

  急切关心妻子的贤王,早已经把自己的女儿抛到脑后。女儿根本就不重要一样。

  “砰”,院内的门被一种极其不正常的力量撞倒门口站着太医院的新秀陈太医,以及把门踢倒的始作俑者当今皇帝兰王兰韦鹤。

  兰韦鹤:“兰烨,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朕!”

  兰烨:“这不是来了吗,太医呢杉儿晕倒了。”

  有眼里劲的陈太医马上溜进产房,把了把脉:“贤王妃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就是生产太费精力体力不支晕了过去。臣马上写方子给王妃吃点补气血的东西。”

  不一会儿,贤王妃虞惠杉醒了过来。

  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的夫君和皇帝,本想下床给皇帝行礼却被皇帝阻止。

  皇帝:“弟妹,不必多礼不知朕的小侄女在哪里啊!”

  被皇帝这么一提两人才想起自己有个孩子这事,夫妻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皇帝一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也一言不发。

  兰烨这才开始担心起来自己的女儿,找到产婆这才知道自家女儿肚子饿了在奶娘那里吃奶呢!

  着急忙慌的找到奶娘,发现女儿已经吃饱肚子睡着了。

  急忙抱着襁褓中的女儿往王妃那里赶。

  老远就听到兰烨激动的声音:“夫人,是个女儿!”

  听到兰烨的声音,虞惠杉连忙爬起来看到襁褓中的女儿立刻露出了笑容。

  自己的弟弟此时高兴的跟个小孩子似的,这实在是有辱皇家颜面。

  有句话叫做:当你在觉得别人丢脸的时候其实你自己比别人更丢脸,皇帝脸上的笑颜不比在场的任何人低,反而比任何人笑的更灿烂更傻。

  皇帝笑呵呵地问兰烨:“皇弟,你给她取名了吗?”兰烨白了他一眼,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兄弟两在纠结小生命的名字时,突如其来的响动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平静。

  此人走到兰烨和兰韦鹤后面两人才察觉有个人来到了这里,而且是悄无声息的。

  “臣,参见皇上和贤王陛下!”

  此人是兰国的大国师温珂,擅长看星象卜天卦。

  两人见是温珂突然出现,就绝对没有好事。这家伙一出现不就是哪里有灾哪里有人是天降孤星是祸灾,不知道先帝为啥要他担任大国师一职明明就是个街边算命卜卦的骗子。

  兰韦鹤:“国师,不必多礼。敢问国师今日来有何事啊!”

  温珂:“臣,今日观天象发现今日天象异常的诡异,我看那天的指引让我来到的这里。”

  兰烨听到这些话情绪有些激动:“温珂,你别乱说话。”

  突然而来的威胁温珂视而不见,但是温珂看懂眼色的人怎么不知是何意。

  温珂:“贤王陛下,不要激动臣只是来帮小郡主取名的。这小郡主是天将祥瑞,是大富大贵命。”

  温珂这么说暂时稳住了兰烨和兰韦鹤的心神,不过接下来的话就不怎么好听了。

  温珂:“不过,这丫头是天上处置下来的罪孽。她十六岁以后将觉醒能毁灭整个国家的能力,我想她应该是一百零八位武神之首兰晗舒!”

  此言一出可是要砍头的重罪,刚刚出生的小郡主就被如此指指点点为人父母的怎么心里也不舒服。

  最先稳不住的兰韦鹤开口了:“满口胡言,朕的小郡主怎么就成了罪孽了,你要是再满口胡言朕就砍你的头!”

  温珂现在有些后悔说这些不着调的话的,但是天意就是如此啊!温珂脑袋一转,想到了绝佳对策。

  一脸奸商样的温珂笑嘻嘻道:“皇上,臣已经找到了绝佳对策!”

  兰韦鹤似乎想要给温珂一个台阶下,挥手示意他说。

  温珂:“皇上,此女应接受她前世的姓名兰晗舒并且在她十六岁之前每一个月去佛堂赎罪七天,希望此事能让天怒平息!”

  兰韦鹤打心底觉得这温珂真是个没眼色的东西,要是别人在自己面前这么说早就被拖出去斩了!可是这温珂是谁啊,是先帝明令禁止不可治罪的人啊!这可怎么办!

  兰烨:“你欺人太甚,你不怕本王现在就让你尸首分离吗?”

  唰的一声,剑尖已经直指其喉,惊呼一声剑已经浅浅的刺入皮肤流下丝丝鲜红的血液,怕持剑之人一个不稳这鲜活的生命就如此没了。

  太过于冲动的兰烨,让兰韦鹤极为头疼这温珂也是不懂分寸的人这怎么看这两人都有错。

  抓住持剑的手,强行让兰烨的剑放下。

  对于自家皇兄的作为不解道:“皇上,这是为何?此人有辱皇家啊!我这是在维护皇家颜面啊!”

  心里默念抱歉,态度坚决的说:“大国师之言无一不妥,朕即可下旨封兰晗舒为公主,每个月按时去佛堂赎罪!绝无商量可言!”

  兰韦鹤心里默念:对不起我的小侄女,这是你皇爷爷的旨意不要怪我如此无情了。

  这下把兰烨给气了个够呛,自家人不帮自家人太扎心了!宁可听信一介三教九流也不愿听自家人的话,这可是太让人寒心了。

  其实兰韦鹤也心里不好受,可是每次看到温珂就想起那死去的爹临走前单独找到自己说的话:“鹤儿,无论什么条件下都要绝对的听信温珂的话,他是不会害你的。一定不可忤逆温珂的主意,忤逆他就是跟上天作对!”兰韦鹤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听这温珂的话,不就一个算命的吗干嘛要如此拉低自己的身份。

  对上自己那弟弟能杀人的眼睛,顿时觉得自己这个皇帝做的相当的失败,一个算明的打算都必需要皇帝同意。

  兰烨一时半会儿也想不通皇帝是怎么了,难道就轻易被温珂给蛊惑了?

  温珂究竟是有何等魅力,让皇帝都不敢拒绝他的主意。

  这会儿看兰韦鹤的眼神变了个味,从刚刚要杀人的危险眼神变换为抓着奸情而怀疑又不解的眼神。

  如果,兰韦鹤能明白自己弟弟怀疑的眼神是怀疑的什么怕是这会儿已经跳起来要把兰烨揍的她夫人都认不出。

  自从温珂的提议,兰韦鹤的下旨这位刚刚出生的小郡主立刻摇身一变兰国公主来,但是一出生就要每个月去佛堂待上七天。

  旨一下,一上朝就是各个大臣欲言又止又在旁暗暗敲打,搞得兰韦鹤头脑瞬间不清醒了。

  事情一做出来,这些大臣的精明巧算还有贤王一家的怒火以及自己心中的不甘都是一桩桩极其棘手的麻烦。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小公主也一天天的长大那荒唐的赎罪也一天天的少去,温珂说的觉醒也觉醒的差不多了因为兰晗舒十六岁了到了该执行她该执行的东西了。

  刚刚还在襁褓中的小婴儿已经蜕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这些画面都是掌管人间的文神苍炎镜中的画面。

  看到这些内容的天帝,脸上仅是那打人上快极其满足的表情。

  “哈哈,这愚蠢的凡人让兰晗舒给我赎罪这真是太稀奇了!”天帝不断的嘲笑镜中兰晗舒那副拿着笔抄佛经的样子,以及一脸不爽也老老实实跪着的模样。

  天帝心中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就好比一个让自己极其不爽的东西突然变得可以随意揉捏了。

  现在天帝笑的有多开心,讽刺的这么爽以后就有多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且天漫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且天漫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