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下界
奈媨魌2021-06-03 23:543,480

  “兰晗舒,你已经触犯天界律条你知罪吗?”刚被拖着过来的兰晗舒心里直冒火,不是因为触犯律条感到冒火而是自己毫无形象的被拉到这儿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而感到不爽。

  兰晗舒眼里深处冰霜慢慢由里沿外缓缓而生。

  “哦,我怎么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要请您判官来判我的罪。”

  被兰晗舒盯了个冷颤的判官,说话直哆嗦。

  “天帝说你以上犯下,要贬你为凡人。”判官此时心里惧怕极了,这种差事怎么就落在自己手里了。惹谁也不要惹武神兰晗舒,当年她升神的时候可是可以跟天帝五五开的人,没有谁敢去招惹跟天帝几乎同一地位的兰晗舒她实在是整个天界最狂妄最嚣张的存在。如今,天帝要针对她也是不可避免的这个天界只有一个天帝不能同时存在两个天帝他们两个人当中只能留下一个。

  听了判官直哆嗦的话兰晗舒不以为然,因为天帝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但是,天帝确实是太不知分寸了要作福作威尽然作到了自己头上。

  “哦,那让天帝自己亲自给我说。不然,我就治你的罪。”

  判官再次身体发抖,现在自己是两头都不是已经不知怎么办了。但是,脑海里闪过天帝的话。

  “判官,如果兰晗舒那个妖女不认罪的话你就服软把她带到我这里来,你在随行的时候把这个东西撒一点在她的身上不可让她发现。”

  判官想到天帝交代的事再次打哆嗦,无论怎么做都是得罪了兰晗舒啊!但是,又想了想天帝许诺自己的东西心灵上得到慰籍破罐子破摔,就算出了事天帝会保自己的。想了想天帝,判官瞬见觉得:兰晗舒,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再狂能比得过天帝!

  “武神,麻烦您跟我走一趟。天帝有话给您说请您不要拒绝我的请求以及天帝的请求。”

  兰晗舒是听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判官是要拿天帝来压自己这不是变相的让自己必需去吗?还什么天帝的请求,你他娘的放屁。

  “好,麻烦判官带路了。”

  “请。”

  判官一路走一路找机会给兰晗舒下药,但是兰晗舒实在是太机警了根本找不到机会去下药连近她身的机会也没有。

  “判官,不知道你一个劲的往我身上蹭什么是本神身上有什么判官需要的东西吗?”

  被猜到心思的判官如抓到小尾巴一样,心虚的很。

  “没有没有,是小神身子有些抱恙还请武神您谅解。”

  兰晗舒看判官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把他的心思已经猜了个大概。想想也能明白,他这副把身子拉的极低的样子就能明白这是受了天帝老头的指示。兰晗舒明白整个天界几乎看到自己不都是嗤之以鼻,能这样的一不是对自己的畏惧二不是受人指示;如果要问自己相信哪一个那一定是后者。

  “判官大人,您身体实在是抱恙要不您就回去好生休息吧!”

  判官一听怀疑的想是不是兰晗舒已经察觉到自己的意图了,她这样让自己避开不就是察觉到了吗?

  “不用不用,武神大人小神应当坚守职责完成天帝的任务,不然小神可是要受到严重的处罚的。”

  兰晗舒笑了笑见这判官真是两面三刀啊!一会儿要治自己的罪一会儿要请自己去神殿一会儿又卖惨,这真是无处不告诉你,你今天不去就完了。

  想了想不就是跟那些文神一样搞文的嘛,有什么难的。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对着判官道:“啊~原来判官的任务这么重要啊!重要到判官您都身体抱恙都要完成,我想天帝不是个爱计较的人我现过去给天帝说说给您放几天假让您好生歇歇。”

  判官听兰晗舒这么一讲,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血脉全身逆行爆体而亡。这个小丫头片子太会糊弄人了,不知道的一听以为是年轻神体恤老年神的说辞;其实不就是让你毫无开口之言让你默认领下她的意见。判官,头一会遇见这么糟糕的事。

  兰晗舒自认自己已经让判官毫无跟着自己向前的理由,但是有句话叫“姜还是老的辣,老猪皮比嫩猪皮厚也更难嚼。”

  两人互相敷衍了半天,但是还是抵不过脸厚的判官果真是越老的皮越厚。判官还是在兰晗舒身后一路跟着,但是他放弃了给兰晗舒下药的机会因为实在是太难了连近她身的机会都没有身上一点破绽都没有,自己也是无力去跟与天帝匹敌的武神兰晗舒做那毫无意义的斗争。

  跟了兰晗舒一路的判官越望往前走心越慌,马上要到神殿了自己却还没有完成天帝交代自己的任务。脑海里已经补充了很多自己被天帝怎么惩罚的惨样,以及已经得罪兰晗舒后的惨况实在是生无可念!这就是自己自挖坟墓让自己进去躺着,这可好两头都没有抓到。这可如何是好啊!

  兰晗舒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判官,结果判官什么也没察觉直接从自己身旁绕过连自己旁边有个人都不知道,是再想什么事让他如此着迷。

  察觉到判官的异常,离神殿越来越近这判官怎么还越来越害怕呢?不会是自己办错事了还在惭悔?

  看到自己身前的判官直哆嗦,这神殿也不冷啊!这难道是犯病了?不行这老头要没了天帝那老头还不知道怎么给自己挖坑呢!

  “判官,你是不行了?”

  在前面走得好好的判官,发现兰晗舒尽然绕到自己身后来了这身手实在是高,连从自己眼皮子走过都没有任何察觉。等自己回味刚刚兰晗舒说的话才发现,那个小丫头片子尽然诅咒自己不行了。刚刚萌发的敬佩之心被扼杀在摇篮里,被兰晗舒激得心里直冒泡。

  本来一句好意的问候竟被理解成恶语恶言,毫不知情的兰晗舒还在想怎么让判官老头乖乖的回去养病。

  一连深吸几口气的判官才勉强压下心中的怒火表面平静道:小神,身体强壮不知道何来的不行了。”

  瞧着判官说的什么,身体强壮那为啥还在这不冷不热的神殿外浑身发抖;刚刚还说自己身体抱恙这怎么又蹦出来个身体健康,果真是年纪越大越糊涂。

  如果判官能听到兰晗舒的心声那么一定会气的原地自己倒下。

  “判官,你还是回去吧!我们都到了你就不进去也没关系的回见。”说完兰晗舒还不忘给判官行了一个回见礼,心里面感慨到终于把一个碍事的送走了。头一转就走,只给某人留下了一个背影。

  一走进神殿,就看到天帝老头还在他的宝座上打盹而且鼻子还流这一长串的鼻涕泡这真是辣眼睛啊!随手用灵力变了块小石头在手中掂量掂量“啪”石头顺利的砸在了天帝老头的额头上一下子他的额头就出现一个紫红色的苞。

  被砸醒的天帝一睁开眼就看到兰晗舒在自己面前噬无忌惮的笑,而且还是带挑衅式的笑让人好不舒服。

  “兰晗舒,我今天是要你来做什么你知道吗?”

  “哦~,有什么事晗舒不明白。”

  “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在本尊面前装傻?”

  “晗舒愚昧不知道天帝您为什么要我来这。”

  天帝见兰晗舒这油盐不进的样子,心中不喜的想法愈发严重怒喝道:“兰晗舒,你以上犯下我要剥离你的仙骨把你打下凡界让你永远不入轮回!”

  一道强悍的法球飞快地向兰晗舒攻去,带着强烈的杀意瞬间将她包围。伸出手毫不畏惧的抓住法球,让它回到自己的主人身上。天帝见法球即将落在自己身上,飞快地避开似乎还带着一丝庆幸。

  暂时安全的天帝才发现兰晗舒的法力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衰弱,判官下药看来没有成功啊!

  “不知道天帝今天是来专门收拾我这个忤逆您的犯人呢。”兰晗舒有些自嘲,自己勤勤恳恳的为什么周围的人都看不过眼自己就因为自己是天帝的威胁吗?

  “兰晗舒这个天界只有一个一人之上的存在,你就是妨碍我在这个位置座着的最大威胁。今日必需要你消失在天界之中。”

  明白了天帝的意思兰晗舒才意识到,自己是连后路都没有啊!还能怎么办,把天帝给杀了让他魂飞魄散自己然后坐上这个看似光鲜亮丽实着肮脏不堪的宝座。自己只是想挂着武神的职位就这么混下去,无忧无虑多好可是这偏有人不让自己安生自己究竟威胁他那里了要这般如此。

  “天帝,你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多次对我下大打出手我都只是受伤却没有魂飞魄散吗?”

  天帝现在脑子里也是一团糟,因为这块遮羞布已经被扯开连任何的缝补机会都没有。而且今天真是要和兰晗舒拼个你死我活了。此时的天帝对任何事物都提不起兴趣,唯一能让他感兴趣的方法就是如何消灭掉兰晗舒这个妖女,好让自己稳坐天帝的宝座。

  “因为我不是人也不是神,我没有实体你也根本没法让我魂飞魄散。”

  兰晗舒的坦言让天帝着实一惊,因为自己太多次下药和法力攻击都没有起任何让她灵魂感到受损的作用,自己明明用尽了让她魂飞魄散的方法也没见任何异常。

  “你可别给自己壮胆了,你要是害怕可以服个软或许本尊心情一好就让你少吃点苦头了。”

  事实跟兰晗舒预料的一样,以天帝的脾性绝对不会相信超过自己所知的任何事物。

  “天帝,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挂职武神安安稳稳的混下去为什么你非要两人之间斗个你死我活出来!”

  天帝冷哼:“哼,你没有野心谁知道呢。我只知道不除去你我就没法座安稳这个位置。”

  谁都没有料到天帝尽然用禁术将兰晗舒整个神识囚禁起来,一旦神没了神识自身的法力会大大衰减还会失去记忆跟地下的凡人没有什么两样。

  “来人,把兰晗舒丢下界让她去当关灵魂接送者就让她自己去赎罪吧!”

  天帝暗暗窃喜,自己解决不了兰晗舒就让她一辈子就呆在下界干着最辛苦的活去吧!天帝被自己的机智深深的折服。

  被抽取了灵识的兰晗舒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扣上了罪神和给天帝赎罪的帽子。

  “罪神兰晗舒,踢下凡界当关灵魂接送者一职为自己的罪恶滔天的罪着赎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且天漫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且天漫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