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末路将军
媚媚猫2021-04-23 11:024,980

  秦失其鹿,天下群起逐之。现在就是这个群起逐鹿的时候。在漠北明军军营的主帅帐前,一个英武的男人双眉紧锁、正焦急的等候主帅朱辰沐传见。他叫烈万华,行伍出身,人只有30岁、打仗就已经打了13年,靠积军功一路升到大将军。他治军严格、作战勇猛,多次重挫辫子军,所以得了个‘铁将军’的称号。朝廷对他颇为倚重,因他率军围困边城重镇容城三月未下,皇帝就特派了朱辰沐带兵五万前来支援。加上烈万华原来的十五万士兵共成二十万铁骑。这本来是好事,可就坏在朱辰沐的身份上。

  朱辰沐是正牌皇室宗亲,当今皇帝的嫡亲堂叔。而且是强硬的主战派,颇受百姓爱戴,时局吃紧了皇帝就派这个叔叔出来带兵。烈万华当然压不过他去,所以就出现了带兵打仗的是副帅,领兵支援的是主帅这样奇怪的现象。对于皇帝的这道命令烈万华是未存怨言的,只要能打赢这场仗,自己便是做个小兵也好。何况朱辰沐的大名他早听过了,此人自幼熟读兵书,每次朝会上讲起兵法都头头是道,烈万华自己也对他寄予厚望。

  可是他的期望落空了,凭多年的作战经验,他发现这人在朝堂上指点江山的军事才能属于最倒霉的纸上谈兵型,轻浮燥进、外紧内松。大概是看过很多带兵要严的故事,他一来就先没事找事打了大将毛大寿20军棍。毛大寿跟自己出生入死多年,这分明就是给他这个副帅来个下马威!同时朱辰沐又打散原来的编制,带领士兵排练起一字长蛇阵、五行八卦阵什么的阵型。看着朱辰沐胖胖的身躯总是身先士卒的操练,烈万华到一点不怀疑他抗敌的决心。监军秦逢春更是三日一折,夸奖在淮汀侯朱辰沐的带领下“军纪日严、军容日盛……方显我堂堂大明之天威……”。但是看着一队队整天走来走去的队伍,烈万华怎么看都不象是能打仗的样子。他着意劝建了几次,朱辰沐却以为他嫌被自己夺的兵权,他说的话一句不听!要做的事也不再和他商量。烈万华无奈之下,只好尽量不去触霉头。可刚刚听到帐内亲兵告诉他主帅和督军商议要率这20万大军以雷霆之势出击女真人。主帅就是再看他不顺眼,他可也不能不出声了。

  他足足等了大半个时辰,朱辰沐才传他入内,烈万华看到朱辰沐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小山谷正在和那个官场左右逢圆的秦逢春说:“从这里连夜通过,三更可到敌营,定打他个措手不及……”

  烈万华吃了一惊,道:“元帅!这里人称鸡脚沟,地势最是险恶,我军通敌营只有一条路,敌军过来却有三条路,我们没有地利,您怎可犯这样的兵家大忌!”

  他情急之下有点失言,朱辰沐脸色当时就沉下来了:“你是说我不懂带兵了?”秦督军在一旁慢思条理的道:“烈将军真有意思,在我大明的王土上我们居然没有地利?且皇上派侯爷领兵是上承天意,我们已经有了天时,再加上我们熟识地理,兵多将广,这就是地利人和。侯爷运筹帷幄,奇兵突袭,我军必胜!到时候也少不了将军一份功劳,将军你何必多加阻挠呢?”

  烈万华知道和这样的文官争不得,转向朱辰沐道:“元帅!您广读兵书,如果鞑子在鸡脚沟中段要分路的地方设下伏兵会当如何?”

  朱辰沐道:“鞑子蛮夷之人,如何懂得我汉人的行军策略,他们如何能知道本帅偷袭,如今我有探子密报,鞑子首脑努而哈赤现今正在营中,守营敌军不过6万,我以20万大军以雷霆之势压过去, 他如何能挡?错过这一次,却上哪里去找这般的天赐良机?”

  烈万华道:“大帅,敌首既然在彼,防备必然周密!容城和藩篱互为支援,我们还没有夺回容城,冒险袭击樊篱,万一被鞑子前后夹攻,我军困在80里鸡脚沟进退不得,恐怕全军覆没!”

  朱辰沐厌恶的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副将,道:“那将军在本帅未来之前把大营建在这险地是何居心!”

  烈万华道:“鸡脚沟在我们这边只有一条路,易守难攻,营帐建在这里就可以放心攻打容城,解除这后顾之忧再反扑敌军才有胜算!”

  朱辰沐道:“容城区区小城,你围了三个月还未进攻。现在擒贼擒王的大好机会,你又踌躇不前, 朝廷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贪生怕死的小人才会节节败退!”

  烈万华扑跪在地,道:“元帅,末将并非贪生怕死,我已经想好了作战步骤,此地多山、地形复杂,只利困守不利强攻,藩篱是兵家必争之所,我们在这里至少可以牵制敌军主力,他们远来,军需接济困难,一定拖不过我们,您给我3个月的时间,我一定拿下樊篱,逼退敌军!”

  朱辰沐道:“李闯打到临潼了,朝廷内那些奸佞小人要皇上和鞑子议和,借鞑子兵来消灭李闯。再没有捷报传回去,等皇上听信那些话,那就引虎入室了。如果我再等下去,整个局势就必败无疑!你是习武之人,眼光未免浅窄,如果依你慢慢打下樊篱,朝廷已经和鞑子议和了,你打胜又有何用? 何况这一战本帅有十足把握,一定要那些主和的官员看看,什么才是救国之道,你休再多言,害怕也 不必和本帅上阵了,留5000个兵丁给你替本帅守住大营,等本帅凯旋归来,再治你胆小怕事之罪!”

  结果一点也未出烈万华所料,但是他现在只希望朱辰沐真的胜利回来治自己胆小怕事。鸡脚沟两边的大山就象一个怪兽的嘴,20万手足兄弟都被它无情的吞噬。地上处处有埋伏,火炮在这狭窄的地势里打死的人远没有自己互相践踏而死的人多,敌军甚至没有多大的伤亡就轻松拿下了一直对他们威胁最大的铁将军烈万华的军队。烈万华率着五千小兵故布疑阵,拼死突围,才将身负重伤的朱辰沐救出来,此刻他们只能靠烈万华对地形的熟悉躲在山里。清军搜查了一下没有找到,也就不耐烦理这些成不了气候的漏网之鱼,继续向南挺进了。

  朱辰沐终于伤重不治,烈万华对此人的正直倒是十分钦佩,朱辰沐死前给朝廷上了一份奏折,泣血历数自己的过错,死谏皇上不要借兵缴敌,同时大力保荐了烈万华,一旁的秦督军也立即说:“元帅放心,这次失败秦某难辞其咎,请将奏折交给秦某,在下一定在皇上面前推荐烈将军……”

  事后烈万华对杜风寄讲到这里的时候,杜风寄立刻道:“操!他想玩阴的。”烈万华惊道:“为什么?”杜风寄道:“他在皇帝面前推荐你不就等于他以前眼光是臭的,那以后皇帝怎么还会重用他,何况监军责任重大,这小人不整你自己就要完蛋了!”

  但是当时烈万华完全没有怀疑秦督军,反而就地召集民勇、整顿军防,看看已经略具规模,只等着朝廷下旨让他继续出兵。

  他等来的是一纸檄文,上面说他:“不思皇恩,通敌叛国,陷主帅及20万将士于死地,还有秦逢春及朱辰沐的奏折为证。罪诛九族,已将叛臣妻及一子诛杀!”烈万华束手就缚、面圣申辩的打算在见到秦逢春之后彻底打消了,新升官的秦督卫拿出他妻子的头:“皇上有旨,叛臣烈万华就地正法, 首级传城示众,大家看看通敌卖国的下场!”

  烈万华血红了眼睛,拼死突围。全仗着这新上任的秦督卫太过怕死,让兵丁牢牢守住自己,他才有机会逃出重围。但是秦大人怎么会放过他,经过半个月的逃亡,烈万华已经伤痕累累。斩草当然要除根,秦大人不顾杀敌、先除内患,率众极力追杀烈万华。后来杜风寄对烈万华说:“能让5万人马追杀一个人,你也值得骄傲了!”

  在扬州边上的盐城境内,烈万华终于被大军逼到江边无路可退。他满身浴血,腿上还擦着一支羽 箭,但是身上的伤和心内的伤痛比起来算不了什么。他对曾是他牙将的林渡大叫:“林将军,你知道我是冤枉的,秦逢春诬陷忠良,天理不容!你看在我们共事一场,让我去朝廷面圣理论,烈某决不逃走,只求将军别把我交给秦逢春!”林渡骁勇,但是心胸狭窄,一直没有受重用。秦逢春一来就提升他为参将。所以他当这是知遇之恩,奉命追杀烈万华。

  林渡阴阴道:“我知道你挺冤,但林某也是奉命办事,你认命吧!”

  烈万华心内充满愤恨,叫道:“林渡你杀我不要紧,但是秦逢春无才无德,你也不是大将之材, 军队由你们统帅必败无疑,到时候你怎么向千千万万同胞交代,怎么面对你一生忠义的父亲,烈某忠心为国,落得如此下场,就看你们如何收场!”

  林渡阴沉着脸道:“秦大人吩咐将你就地处决,你有什么话,就向阎王爷说去吧!”

  烈万华仰天狂吼,跳跃着向江边跑去。来到水边,更不犹豫,纵身跳进河里,向对岸飞快的游去。林渡追了几步,叫道:“放箭!”士兵大多不会游水,只是在岸上向水里射箭,烈万华内力悠长,他并不浮出水面只是潜在水里向前力划, 这样箭支就不易取准。眼看去的远了,膺力不够的士兵已经射不到他,烈万华浮出水面透了口气,岸上的林渡一声冷笑,他拉满弓弦等了好久,趁此机会‘嗖’的一箭正中烈万华左肩!烈万华吃了这样一痛,却不停留,带着一道红红的血线向江中游去,却转瞬又中了两箭,离岸边还有大半水程,两箭同时射向他左右了两边,同时又一箭夹着风声指向他背心,烈万华知道自己难免,眼中透出绝望。正这时,一道银光飞来击落了那支长箭。烈万华见打落长箭的是一锭纹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抓紧这个机会拼命向前游,耳听到后面射过来的箭又被打落几支,再游几下,已经没有箭可以射过来了,离岸边也近了,他探出头来,第一眼就看到一个面皮焦黄的少年向他伸出手,他略一犹豫就把手伸给他,少年一把把他拉到岸上,拽着他向林中跑去,那少年不过18、9岁,力气却大的惊人。

  岸边林子里有一个30多岁的男子,一身华服、气度不凡,他骑着一匹马,将牵着的那匹马的缰绳交给那个黄脸少年,那少年抓起烈万华跳上马背,三人两骑立刻飞跑而去,两匹马竟然都是罕见的良驹!

  上了马背,那黄脸少年才对烈万华说了第一句话:“把外衣脱下来!”烈万华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但是还是依言脱下外衣,那黄脸少年对旁边的男子说:“大哥,你快马再沿着江跑20里,把这衣服 和箭放在江边,一半浸在江水里,然后在蛇皮陈的赌场和我汇合。”那个男子应声去了,剩下这个黄脸的少年带着烈万华向林子深处驰去,烈万华见他处事决断,指挥若定,迟疑的问:“恩兄怎么称呼,可是知道烈某冤屈吗?”

  那少年道:“我是扬州城的小混混,人称黄皮小杜。其它的事,到地方再说!”

  这少年正是杜风寄,他刚刚和大哥孙陆做成一单大生意,心情十分好,就和孙陆骑了马在江边溜达,不觉一口气跑到了盐城。正遇到烈万华,为他不屈的斗志折服,所以伸手相救。

  两人兜兜转转,到扬州蛇皮陈的赌坊时孙陆早已经到了,杜风寄一边命人给烈万华包扎伤口一边问: “我听见你叫烈万华,追你的人叫林渡,是不是那个朝廷悬赏通敌叛国的烈万华?”

  烈万华吃了一惊,道:“江面这么宽,你能听见我们说话,杜兄好耳力。”

  杜风寄道:“能躲过5万大军的追杀,烈将军的功夫怕是在江湖上数一数二了。”

  烈万华道:“我是少林的俗家弟子。”

  杜风寄一边吩咐拿吃的一边不经意的道:“难怪,你的功夫应该不在现在的四大公子之下。你的事不介意就和我说说。”

  烈万华就慢慢讲出了自己的经过,杜风寄除了在讲到秦逢春回朝廷时骂了句脏话,基本没有做声。烈万华太过疲累,沉沉的睡了过去。等他醒过来杜风寄笑着问他:“想不想知道追你的人怎么样了?”

  烈万华当然想知道,于是杜风寄就说:“秦逢春我算服他能混到督卫,昨天林渡拿着你的衣服向他报告你淹死了,他就是不信,亲自带人到河边捞你的尸体。我见他这么有精神就给他找了点事干, 让李闯王的部队‘不小心’和他碰了面。他可真有种,打都没就全体归降,其实闯王的部队还没有他们人多呢!”

  烈万华觉得十分痛心,半晌无言。杜黄皮又道:“李闯王见用不着这样的稀泥软蛋,就把秦逢春一刀宰了,林渡功夫好,就留下来了,其实要宰也该等稳定稳定这些降卒再说,这下以后还有那个统帅敢投降啊!闯王勇则勇矣,但是毕竟还是草莽,就是夺了天下恐怕也难长久。烈将军,你现在没事了,可有什么打算?”

  烈万华脸色灰暗,许久才道:“我想进京去。”

  杜风寄皱眉道:“列将军,我很敬佩你的为人。你如果想杀皇帝给你家人报仇我劝你等一等,这皇帝的位置坐不久了,到时候你可以偷偷去打落水狗,但是如果还想回去面圣求他还你清白就算了吧。这人刚愎自用,就算心里知道错了让他承认也没门。你去就死定了!”

  烈万华黯然道:“不是,我不会弑君可也犯不着为他尽忠,我想去接我留在乡下的老管家,他对我象自己儿子一样,半年前才回乡下纳福。烈某现在孑然一身,再没别的亲人了。我想接了他来投奔杜爷你,要是杜爷不愿,也带他来南边避祸。”

  杜风寄道:“现在你风声紧,这事交给我大哥,他刚有一批货要运去京城。我叫大哥来,你们自己商量!”

  烈万华后来才知道杜风寄叫大哥的这个孙陆真不愧陆上龙王,翻手云覆手雨,一路有孙陆海龙标记的车队在过关卡城门畅通无阻,轻易就接了烈万华的老管家烈福。于是烈万华就由一个威风凛凛的铁将军变成了混地面的混混,十个结拜兄弟的老二,功夫最好、打仗最狠的铁门闩烈若海。人称“要破杜黄皮,先打铁门闩”的悍将。

  这是十个兄弟的老二,曾经威风赫赫的铁将军烈若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杜黄皮(全2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杜黄皮(全2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