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妙人儿,玲珑玉(下)
媚媚猫2021-04-23 11:029,263

  笛子已经吹罢,那歌声却不肯就停,细细碎碎的来回哼着,隐约还是刚才的词,声音却缠绵了不少。在这样的情形下杜四竟然也不愿马上离去,只竖着耳朵尽力细听。身边的小玉听到歌声却是大喜过望,她凑到杜四耳边低声道:“太好了,是妙妙姐!四爷,我们上船。”

  杜四问:“什么人?可靠吗?”小玉道:“是金陵双艳的另一个,孙妙妙!别人以为我们两个一定互相妒忌攀比,其实这么多年来,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以前我很多事都听她的,直到她说黄墨寒为人隐忍,为答目的不择手段。恐怕不是好选择。”她低下头:“这次我没听她的,可是看来是妙妙姐对了。”

  杜四心中明白,这时候小玉提出的人必然是可靠的,他探出身子往船舱里瞄了一下,里面全是人。只好静等机会,还好只片刻就有一个小丫头走出来添酒,杜四把小玉先举上去,小丫头见水里出来一个湿淋淋的白衣女人,只当是水鬼,张嘴便要呼叫,杜四已经跟着窜上去捂住她嘴。小丫头两眼翻白,就要晕过去,还好小玉在一旁及时说:“小奴,是我,玉宁宁!”

  小奴瞪大眼睛盯住她的脸,片刻杜四感觉手中的人绷紧的身子软下来,想必认出小玉了,这才放开她嘴。小奴道:“宁宁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虽然惊讶,声音却很低。见这丫头很有分寸,杜四对孙妙妙又多了几分信心。小玉轻声道:“别说话,我有急事找妙妙姐,你悄悄叫一声她。”小奴看了他们一眼,点头答应。

  船舱里几个衣着华丽的男人正围着一个女子说笑,小奴走过去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孙妙妙起身笑道:“几位公子,奴家回房换件衣服就来。”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站起来:“姐姐带上我去,那闲的一半绣床,我替你温吧。”几个男人哄笑:“赵公子等不及了,瞧那可怜见的,妙人儿就带了他去吧!”孙妙妙媚笑起来,伸手柔柔的打了他一个耳刮子,又回手揽着他头把嘴凑过去吹了一下,赵公子手扶着她打过的地方,只是傻笑。妙妙道:“几个猴崽子老实呆会吧,一会姐姐回来谁最乖,听话有赏。”她的话似乎是用鼻子说出来的,随随便便都透着娇媚。站在门口,又向舱内众人媚媚的横了一眼,方转身走了,留下一船舱半酥倒半边身子的男人。

  孙妙妙来到后舱内室见到杜玉二人并不惊慌,小玉已经拉着她道:“妙妙姐,黄墨寒在追我们,姐姐可否让他躲一躲?”妙妙冷笑:“我当你就认准黄墨寒了呢?从你认识他我就知道迟早有这一天!早闹翻早好!”又转头打量杜四身上血迹,皱起眉头道:“这又是什么脏的臭的,你就不能认识个好的?”声音尖酸冷漠,和船舱里唱歌的判若两人。

  小玉对杜四道:“四爷,妙妙姐说话就是这样子,你别介意,其实她是很好的人。”

  孙妙妙哼一声:“跟他说那些干什么,难不成这位爷有事只挑好人求?那倒稀罕!”

  又看杜四:“看你年纪也不大,学什么别人打架?打架也别挑黄墨寒这样的,自己的掂量自己的分量!小玉你吃亏怎么不长记性,这种人有什么好的!人也没姓黄的漂亮,也值得为他落个东躲西藏?宁宁!你进来躲一躲,这位爷就请自便吧!”

  玉宁宁急了:“不是这样的,这不管他的是,是黄墨寒想杀了我,这位爷、这位爷恰好路过,他在黄墨寒手下救我出来的。”她知道这位姐姐疼惜自己,这么编下来她定会帮忙。

  妙妙皱眉:“黄墨寒好端端为什么要杀你?我当他甩了你也就是了。”

  小玉支吾:“因为……因为我坏了他一个计划,他就想杀我泄愤,要不是四爷击退杀手,宁宁现在已经是冤鬼了!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还带着我一路游来,三个时辰片刻未歇,他受我连累才如此,我又怎么能弃他不顾?”

  妙妙动容,问杜四:“真的?”

  杜四却开口道:“不是真的!”小玉使劲使眼色,杜四反到笑了:“妙妙姑娘,小玉的话避重就轻,我一路带着她是不假,可是黄墨寒想杀的应该是我,小玉才是受了我的连累,你能救了她就好,不过我现在伤重力竭,确实希望你能帮我。”

  妙妙双眼一弯道:“我说也是,宁宁能用的着这样追杀?冲你这话,帮了!”

  她起身道:“我这里有个暗壁,一会黄墨寒来了你和小玉就躲进去,我在外面和他周旋。”又道:“今天的客人是赵守备的公子,只是黄墨寒势力很大,一个守备公子镇不住他,但毕竟有官府中人在,他找不到你们也不应太失礼。”

  杜四叹气问:“孙姑娘,你说的暗壁是不是在那幅画后面,推开你面前的花瓶就能进去?”

  孙妙妙奇道:“你怎么知道?”

  杜四摇头:“这小布置只能骗骗外行,我能看出来黄墨寒也能,躲在这里当真应了‘瓮中捉鳖’这句话。他对我可是势在必得,别说守备儿子,就是他老子在也未必管用。”

  妙妙惊一下却不慌乱,只是皱起眉头道:“现在四周没有别的船,我要是单独放小艇送你们下去也太突兀,黄墨寒一定会追上你们。这样吧!我换上小玉的衣服哄赵公子一起下去,他们见是两个人应该会追我们,你们就趁机溜走。只是赵公子身材和你差别太大,还是李公子吧。”

  杜四凝视她道:“容我提醒一句,此事关系到生死,黄墨寒手段狠毒,不是你对付的了的,被他追上你有性命之忧。”

  孙妙妙把眼一瞪:“废什么话!对付的了黄墨寒我还让宁宁在他那那么久?有官府人陪着,他也不见得就把我也杀了。有这好心你以后就对宁宁好点,要不是看你值得托付我管你死活!”

  杜四目露欣赏,道:“妙人儿,我若轻易赴险就可惜了你这翻心胸!你不必去引开敌人。”他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我自己有办法藏起来让他绝对找不到,他妈的,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

  杜四低声说了起来,两女都露出极度诧异的神色,嘴巴越张越大,终于答应各自准备去了。

  一会孙妙妙回到前舱,大家见她回来立刻哄叫起来,妙妙问:“刚才谁最乖啊?”斜瞟了赵公子一眼:“我猜一定不是你!”赵公子叫起屈来,一旁的清客凑趣:“姑娘可冤枉他了,你去这半晌他可是眼睛都不错的看着门,一心等姑娘的赏啊!”

  孙妙妙娇笑:“真的?那姐姐赏你见个大美人!”回身喊道:“宁宁,出来吧!”

  一身精心打扮的玉宁宁一出场就震慑了众人目光,妙妙在赵公子头上敲个暴栗:“姐姐这赏赐怎么样?我们这金陵双艳,可还入的了你的眼?”赵公子看看妙妙,又不舍的望望宁宁,脸红心热,抓耳挠腮,一会就丑态百出。

  妙妙冲后舱拍拍手:“风儿!你来吹箫。今天咱们要让赵公子再舍不得下船去!”

  风儿的箫吹的甚好,孙妙妙伴着箫声又唱起歌来,小玉在赵公子座旁低吟浅笑,黄墨寒带人上来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黄墨寒眼睛只看着玉宁宁道:“岸上没有一点痕迹,杜四藏哪儿了?小玉,看你还有这样的兴致,一定不好找!我得下工夫好好搜搜才行。”

  孙妙妙在一旁冷笑:“黄公子说的是什么意思,妙妙不明白。妙妙这里是什么地方,有男人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藏!你要找玉妹妹也不用拿这个借口。不过呢,我们姐妹先陪的可是赵公子,你就是有心凑一份也得看赵公子答应不答应,是吧赵公子?”赵公子腆起肚皮:“你是何人,敢和本公子过不去,你知道我是谁吗?”

  黄墨寒冷冷的道:“赵远汜,金陵守备赵垲的二公子,丙戊年六月生,28岁,家有三房姬妾,私下里有些怕你出身油铺的二夫人。”赵公子嘴巴大张,惊的说不出话来。黄墨寒一挥手,铁马堂的大岭主许成戈带人进后舱搜了起来,只听到一声欢呼:“这里有暗壁!”然后就是咚的暗壁被砸开的声音,铁马堂众人泄气的喊:“没有!”乒乒乓乓的声音又到地窖里。

  赵公子两手乱抖:“你、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黄墨寒心情烦躁,他手下人伸手拎起赵公子衣领,直接丢进水里。船舱里乱成一片,几个亲随跳下去救起他们的主子,慌忙向岸上游去。

  半晌许成戈才出来,他急的声音也变了:“当家,已经里里外外搜过了,没有杜风寄的影子!”他深知若抓不住杜四,等他报复,铁马堂几千人的性命怕是难保了。他们的人早把杜四可能逃走的地方筛子般搜了几遍,杜四就是张了翅膀也别想飞出去,这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不见?

  黄墨寒也急了,他眼光在众人身上冷冷扫过,突然对一个高挑身材的小厮说:“扮成妓院里的奴才,四爷不觉得委屈吗?”许成戈已是一个箭步抓住那小厮的手用力一拧,只听腕骨折断的声音,小厮大声惨号:“我不是啊——!”已经痛的鼻涕眼泪一起流下来。许成戈抓住他的断手向里用力蹭了蹭,只听得断骨相互磨嚓的咯咯声,那小厮双眼翻白,晕了过去,一阵臭气传来,他竟然失禁了!黄墨寒皱起眉毛,这才相信此人绝对不是杜四。

  多日筹划,眼看就要功亏一篑!失败的下场又太惨烈,他吸口气走到玉宁宁面前,柔声道:“小玉,告诉我他在哪里?我知道你喜欢我!你说了我就替你赎身,娶你为妻。日前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以后一定加倍补偿你。”

  玉宁宁冷笑看着他,半晌才道:“现在知道说好听的了,我就想明白杜四他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定要他性命!你踏踏实实告诉我,我或许考虑一下。”

  黄墨寒盯着她,眼睛里渐渐现出炙热的光,他问:“宁宁,你也算我的红颜知己,你记得我告诉你我平生第一恨事是什么?”小玉想也不想就答:“你没机会参加殿试,没有考取状元!”她对他的事很熟悉。

  黄墨寒道:“对!我失去我的理想,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痛苦!我曾对天发誓,我黄墨寒做什么都要作到第一!既然落到黑帮,我就定要铁马堂成为第一大帮会,方是男儿在世的抱负!”

  小玉怔怔看着他,多年的黑道生涯让这个人大大的改变了,此刻这一咬牙,颉珠坊里儒雅的黄墨寒立刻变的狠毒坚毅,小玉停了一下才道:“你杀他是为了妒忌他吗?”

  黄墨寒怪笑起来:“妒忌?他有什么让我妒忌?他没有我的底子,他的军师苏侠比不上我的智谋,他的手下也比不上我精心网罗的高手。而他自己,胸无点墨、好胜斗狠!你知道为了今天我曾经怎么样的隐忍?怎么样式谋划?我当副堂主的时候他才是扬州一个小混混!我哪一点不比他强?筏帮已经是百年的老字号了,多少代人奋斗出的局面,我也算服气。 可杜四和我一样白手起家,可凭什么他的势力发展那样迅速?告诉你,不管在那一行,都没有人可以凌驾在我之上!我一定要做到最好的! ”

  他说的也没错,只凭和杜四相处这一天一夜,玉宁宁就知道换了他在黄墨寒那样的处境下,别说忍七年,七天也忍不了。

  黄墨寒冷笑:“现在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杜四来赴筏帮的邀请,死在筏帮的地面。我自有办法让这件事天衣无缝,倒时候两大障碍一起倒下,南边的黑道就是我黄墨寒的了!”

  小玉静静听着,半晌才道:“就算你有理由杀他,那我呢?黄墨寒你扪心自问,玉宁宁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

  黄墨寒没有羞愧之色,他道:“你没有一点对不起我的地方,是我对不起你,不用你做饵,我怕杜四不会上当。小玉,今生我负你,可我也不打算再娶亲,我的心里自然会永远记得你!”

  玉宁宁长笑,声如哭泣:“算了,你心里那样肮脏的地方,我还不如呆在妓院里!”

  一个手下走进来道:“当家,刚才扔水里那肥猪带官兵来了,干掉他们还是我们快走?”

  黄墨寒脸上肌肉跳动:“小玉,你何苦逼我对付你?我四下都围住了,杜四一定跑不远的,你告诉我他往什么方向跑了?杜四的势力虽然大,可我筹划这么些年,暗中结盟三十几个帮会,真对决起来我也不见得一定会输,他没在这船上,你就是说了也无妨!”

  玉宁宁转过头去不理,黄墨寒眼光立刻冰冷,“小玉,你这样的容貌毁了我也觉得可惜,何苦逼我对付你呢。”冲一旁的许成戈点点头,许成戈立刻拔出刀来。*

  忽听‘扑哧’一声,孙妙妙在旁突然笑了:“就知道问个死木旮瘩,说不定我也知道呢。”她眼波流转,媚态横生,笑着斜昵黄墨寒。

  玉宁宁脸色大变:“妙妙姐,不要!”黄墨寒本来怀疑,见小玉着急的样子相信孙妙妙也是知情的。妙妙对小玉道:“这样江湖上的人狠着呢,一个骗了你难保另一个就是好的,还是照顾好自己要紧!”

  玉宁宁急起来,大喝:“孙妙妙!别说了,你若说出来我立刻就死在你面前,做鬼也回来找你!”妙妙撇嘴:“我才不信那个呢!看看这句话黄当家给我什么价钱。”

  黄墨寒笑了:“一千两银子如何?”妙妙摇头:“三千!”黄墨寒点头:“好的,回头我给你送去,连金陵城南一栋大宅子。”

  孙妙妙双眼顿成弯月,道:“黄当家真爽快!宁宁妹子,我看黄公子比那痨病鬼好的多了,你不该移情别恋。”玉宁宁眼里闪过惊奇:“我怎么会恋他?你明看见杜……”突然她闭嘴,小玉只是情急,到底不是苯人。

  外面已经人声鼎沸,黄墨寒催道:“快说!”妙妙道:“刚才你上来时候那个痨病鬼用手巴着船帮沉在水里,赵公子那些随从跳下去救他的时候我看见杜四趁乱一起下水了,他上岸就会露馅,想必没游远!”

  黄墨寒点头:“我确实疏忽了!”回头示意手下跟他走。孙妙妙才舒一口气,玉宁宁已经对着她扑过去:“妙妙姐!我……”突然见孙妙妙面露惊骇,只听见黄墨寒冷冷的声音:“带她一起以备不测!”随即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已经过去半个月了还是没有小玉的消息,报告的小头目灰溜溜退出来,房间里面又传出杜四砸东西的声音。门口的列万华和苏侠相视苦笑,自从他们查到黄墨寒将玉宁宁匿藏在金陵地头依附于他的小帮派内,他们就跟着屁股打,黄墨寒一天转移了三处,他们也就一夜挑了三个帮派。杜四下的是死命令——帮着黄墨寒的一个不留!当初对付老杜时他也没有这样狠!连只恐天下不乱的混世魔王柳青都杀的心寒了,这样的重压之下,黄墨寒暗中结盟的三十几个帮派纷纷中立,各自拐弯抹角的拉关系,恨不能向他们表示自己从来不认识黄墨寒。黄墨寒苦心经营多年的铁马堂怕是离崩溃不远了。但是老大最关心的人却没有消息。

  苏侠悄悄问列万华:“二哥,你说要是摊牌的时候还救不出玉姑娘,老大会不会放过黄墨寒?”

  列万华道:“我想会的,从没有见他这么在乎一个姑娘,老大今年也21岁了吧,开窍的不算早也不算晚。”

  这时里面传出杜四的吼声:“门口的嘀咕什么?给我进来!”

  两人赶紧进去,苏侠道:“老大,你的伤还没好,那么激动干什么?今天又有十几个帮派来问我要不要帮忙,其中还有倥侗那样的白道大帮派呢,金陵已经在我们掌握之中,但是铁马堂势力很大,一时之间还扳不倒他。不过老大你放心,也顽抗不了多少时候,没了铁马堂,他一个酸秀才能翻出什么天去。”

  杜四瞪他一眼,扶着床站起来,沉声道:“想办法和黄墨寒联系,就说杜四集结武林同道,邀他带小玉前来。只要小玉无恙,杜四当着天下英雄许诺决不对付铁马堂,更不会动黄墨寒!同时我再不插手金陵的事物,金陵我拱手相让。从此杜四不再是南四省共同的霸主,金陵一地,有他黄墨寒在的地方我退避三舍,决不纠缠!”

  苏侠大惊:“老大,你何出此言啊?你要不舍得玉姑娘受苦,大不了我们答应放黄墨寒一条生路,换回……大嫂。”

  杜四摇头:“按我说的办吧,别把黄墨寒逼的太紧,这个人绝对狠的下心。一个金陵换一个小玉,我认为还是值得的。日子你筹划一下,尽快吧!”

  苏侠低头应是,他还好,只是心里盘算着怎么哄老六认下这口气。接头的工作很顺利,第二日杜四就和黄墨寒在江边正式见面了。黄墨寒已经明显憔悴,昔日儒雅高贵的翩翩公子此刻眼神已经全是戾气,他竟没带随从一个人来的,而杜四这边除了自己弟兄尚有几十个代表别的帮派出席的人物。杜四重伤未愈,加上人长的本来就是病秧子摸样,看上去也不比他好。

  他们身后是苏侠请来的黑白两道英雄,此刻苏侠正当着众人的面把杜四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赶来做证的众人本以为凭杜四对付依附铁马堂的小帮派的狠劲,今天绝不会让黄墨寒活着回去,却没料到是这么个局面,一时嘈杂声响成一片,黄墨寒静静的站着,听到‘……有黄墨寒在的地方杜四退避三舍’,他诡异的笑了:“苏五爷约我来说你要服软我还不信,凭一个婊子能让你低头?”目光在杜四脸上一转:“你是认真的吗?”

  杜四站起来,大步走到他面前:“当然!”他向四周做了个揖:“诸位同道与我作个见证,只要你把小玉放回来,我决不追究!我若违背今天的话动了你黄墨寒,天下英雄都可与我为敌!”

  黄墨寒冷笑着看着他:“在我面前低头也认了?差点被我杀了也不报仇了?你的弟兄跟你一起吃瘪你也不顾了?杜风寄!你这低眉顺眼的样子我看了可真舒服啊。”杜四越听越觉得不对,不由警惕的看着他。

  柳青大怒,挥手要打他,杜四一把拉住,沉声问:“黄墨寒,你把小玉怎么了!”

  黄墨寒笑起来:“你这么重视那个婊子,那太好了!哈哈哈哈……杜风寄,你毁了我的希望,毁了我心里最珍贵的东西,我还以为这个仇我报不了了呢!太好了!”

  杜四心中大震,揪住他的领子喝道:“你不要命了!小玉到底怎么了!”

  黄墨寒微笑起来:“你喜欢她什么?她长的很美是不是?我也喜欢她很美,我帮了你一个忙,她永远不会变丑了。你高不高兴啊?”

  杜四瞳孔收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真敢杀了她?”

  黄墨寒仿佛没听见他的话,只是柔声说:“四爷,你听没听过一种东西叫‘惜颜’?那是一种旷世毒药,吃了它的人会一天比一天漂亮,到了第七天,就会美的让你移不开眼睛,所以惜颜又叫七日仙子。”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七天之后中毒的人就会突然死掉,一点痛苦也没有,而且身体永远不朽,颜色永远如生!有一个很美丽的西域王妃,她年纪很轻就生了重病,御医说治好她的病要一年,而那以后她的容貌再不会象现在这么美丽了,王妃为了留驻美丽,就吃下惜颜。四爷,你看我为你的爱人想的周到不周到呢?这样宝贵的毒药都让我弄来了,以后你就可以天天对着小玉,再也不用担心她变成黄脸婆,就不知四爷多久会厌呢?”

  杜四额头暴起的青筋平了下去,他放开黄墨寒,又替他展展衣领,然后问:“惜颜?真是好名字,我孤陋寡闻,到是没有听过,不知你学富五车,又听没听过‘辟邪’这种东西呢?”

  黄墨寒愣了:“辟邪?听闻云南七神教有这样宝物,你有?”

  杜四道:“本来有,现在没了,小玉中了你的不知什么寒毒,那天在船上我给她吃下去了,她百毒不侵,你那什么西颜东颜毒不着她!”

  黄墨寒眼珠都突起来:“你、你……把那样的宝物给了……她?你知不知道有辟邪可以做多少大事,你可以给多少人示恩,你可以扫清多少道路……”

  杜四道:“没那么神,你要把它那样用也会惹很大的麻烦。解毒的东西嘛,能救人就好!”

  黄墨寒眼睛好似着了一把火,狠狠看着他道:“你到底怎么到今天的位置的,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事?我如此隐忍,我心肠比你有决断!我不服!”

  杜四静静的道:“黄公子,要成大事,必要时虽需隐忍,但更不可缺少的是眼光和气魄!你过分隐忍,心机太深沉,这两样东西都没有,所以你才是注定做不了大事的人!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你又知道杜四经历过什么样的逆境?我换成你固然不成,你换成我怕是更不行!只不过是你我面前出现的机会不一样罢了!我告诉你一个事实,杜四在江湖上有今天的地位,靠的就是你没看上的人,我五弟苏侠。”

  黄墨寒摇头:“苏侠如果够聪明,我怎么敢说有把握骗过他说你是筏帮所害?”

  杜四道:“所以说你眼光不够,苏侠的确没有你那样的小聪明,也没有你的野心大。他有的是我们江湖上很少有的一种才能,他会把一些看起来琐碎没有联系的小事连成程序,再制定出制度,让以后这类事都可以流畅的进行,他也会着眼大局,分轻重的处理各种事物。他擅长的是不断完善我们的内部,据我所知,一个国家的宰相或者首辅,需要的就是这种人才!

  我们的人是按一些规矩和程序处理事情的,不会太受某个人的干扰。打个比方说,如果这次我死了,我的势力不会瓦解,因为我们已经有内部规则,新即位的人立刻就可以上手,而你如果死了,铁马堂就危险,对不对?”

  黄墨寒失神的点点头,他一时很难消化这些事。

  杜四慢慢道:“我不是不想教你,只是有些事再怎么也学不会的,黄墨寒,你的聪明才智用在吟诗做画上多好?这些方面,其实你只能算一个中等人才。就是我放开手,恐怕你也敌不过筏帮的管玉笙。”

  黄墨寒心里一向高高在上的骄傲就这么被轻轻的打碎了,他只觉天地晃悠悠的没有着落,今天他一个人来本就不想活着了,在他看来,理想远比性命重要的多。他脸上神色数变,终于露出狰狞,尖声笑起来:“四爷,你别光教训我,希望管玉笙也有你这样的气魄!”

  杜四断喝:“黄墨寒,你又有什么花样?你知道我的耐心没你好!”

  黄墨寒笑了:“我派出死士把小玉带到筏帮的内堂,你说管玉笙见机密要地突然多了一个人,会不会有点好奇,就去问问她怎么进来的?问来问去问不出,会不会做出点失礼的事情?本来等消息传到她那小玉正好毒发死在筏帮,可是既然小玉没有中毒,管玉笙为什么不把她还给你?你闹的沸沸扬扬,人人都知道你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管玉笙不可能没得到消息。我的四爷,你猜她为什么没有把小玉送回来?”

  杜四脸色变了,黄墨寒狂笑起来:“我猜她是一不小心把小玉弄死了,就算没死断个胳膊腿或者脸蛋花了都不好和四爷交差,干脆来个不认帐只怕还好些。”杜四脸上就像倒翻颜料桶,瞬时就变了无数变,黄墨寒大笑起来:“一起死吧,一起死吧!哈哈哈哈——”

  身后听得一个爽朗的女声传来:“你想的很周全嘛,口才这么好怎么不去说书?”岸上众人听的入神,回头看时江里不知何时已经不声不响划来一叶竹筏,撑船的将竹篙在岸边一点,已经停住。筏上走下一个三十许的女子,相貌极普通,然而一对眼睛犀利无比,她漫步走来看也不看黄墨寒一眼只来到杜四身边。

  杜四如释重负的吁了口气,道:“管大姐!你也一个人来,看我带这么多人,真是不好意思。”

  管玉笙也笑起来:“四爷怎么不急着问我把你的心上人怎么样了?”

  杜四嬉笑道:“小玉当然没事,要不管大姐怎么会只身前来啊。”

  管玉笙问:“这么说要是玉宁宁已经死了,我就不能平安回去?跟筏帮结仇也不顾了?那可是大事!”

  杜四继续嬉皮笑脸:“姐姐要体谅我心疼啊!我这一伤心总会有点任性的。”

  管玉笙好气又好笑:“四爷!妻子岂应关大计!”

  杜四立刻接:“英雄无奈是多情嘛!”

  管玉笙摇头看着此人立刻变成无赖,悻悻道:“要不是有人及时赶来,冒死闯我总堂,我可还真惹了你这多情英雄了!”

  杜四忙问:“谁?”突然醒悟:“孙妙妙!只有她最早知道黄墨寒的意图,才有时间去你那。”管玉笙见他喜的抓耳挠腮,道:“我已经把她们两个送去苏侠那,你回去就可以见到了。”

  杜四大笑,团团抱了个揖:“各位,在下回家,这里不奉陪了,改日在做东宴请大家!”

  一伙人哄笑而走,黄墨寒在后面嘶声叫道:“杜风寄,最后告诉我一个问题,那天晚上你躲在哪里?为什么我找不到你?”

  杜四回头走到他身边附耳说了几句,然后大步而走,留下黄墨寒呆呆的立于原处,直到柳青一刀刺进他胸口,他仍嘟囔着:“不可能、这不可能……”

  ……………………

  当夜杜四的兄弟都自动消失,只留下他和两个美人,小玉拉着孙妙妙的手道:“妙妙姐,你真不和我们一起吗?先和我们走吧,以后若是有了……有了合适的人,四爷不会拦你。”

  孙妙妙轻笑,趴着她耳朵说:“你是个清倌人,哪里明白那回事,我可不愿意跟着他。”说的小玉羞红了脸。

  杜四拉起她道:“妙妙,你跟我来扬州,我送你一所乐坊。从此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手里拿着花不完的钱,顺便看上哪个帅哥都可以凑,你看怎么样?”

  孙妙妙笑起来:“说的好听,天下都知道宁宁算是你红颜知己,我这没名没份的,跟你算怎么回事啊?”

  杜四道:“怎么没有名分?你是我结拜的姐妹,日后有了如意郎君,我出大嫁妆送你出门。”

  妙妙楞了一下,道:“你打算和我结拜?我一个烟花女子,那怎么可以?我信你会好好待我了,不用开这样的玩笑。”

  杜四正色道:“谁开玩笑?我敬你侠骨柔肠,有这样一个妹妹怎么不可以!”妙妙呆呆看着他,慢慢笑了:“好,四爷四爷我的四爷,我认下你了!”

  金陵双艳跟着杜四回到扬州,苏侠在孙妙妙的连城乐坊设了暗哨堂口,玉宁宁因杜四的关系自然加入组织,从此杜四的兄弟中多了两个真正的美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杜黄皮(全2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杜黄皮(全2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