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兄弟
齐思衣2021-02-21 10:281,410

  那天晚上仨人都喝大了,一起回忆了从小到大刀光剑影的日子,说了许多肝胆相照的话。胖子说:“你在家不顺心,尽管来北京找我。有哥们儿吃的猪肉,就有你吃的粉条。”

  李翱想起他在部队上顺风顺水那几年,也正是用这套梁山模式带出了一批打不散,敢玩命的兄弟兵。可也正因为性格中的土匪基因,后来终于犯了次严重错误。当所在部队推荐他参加总参特种情报机关选拔的时候,由于政审不合格被刷了下来。

  刚复员那会,他发现自己和脱钩的社会显得格格不入。以往的牛X经历都成了狗屁,被巨大的失落和迷茫困扰了好久。但他这种人却永远不可能被社会边缘化。因为有兄弟,再多的苦闷也都会烟消云散!

  转眼过了春节,春天的脚步悄悄走近。那天李翱刚起床,看见老妈的牌友已经到了,几位老太太一人一碗炸酱面,马上进入工作状态。

  他妈整天和他唠叨:“从小一把X一把X的把你喂大容易吗。你看把我累的,腰腿都是病,还不快给老妈多整点脑白金壮骨粉啥的补补。”

  可一上了牌桌,这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疼了、搓牌也有劲了,要说多亏了咱勤劳勇敢的祖先们,发明了这么伟大的医疗器械。

  李翱刚拿起牙刷手机响了——大恶。这小子回北京就一直惦记着把他弄过去。来电话对他说:他那白哥在北京什么宣武区有套大宅子,就他带一小弟住,热切盼望尽快和他在北京胜利会师,一起闯天下。还跟他忽悠了半天说北京工作怎么好找,钱怎么好赚,好象北京遍地都是金子。

  话说的容易,可熬了这么多年才混一工作。别看没啥油水,可旱涝保收啊。也不能为了虚无缥缈的银子放弃了眼前的一亩三分地不是。不过说起钱,他还真有些心动,谁不需要钱呢?

  李翱想起当兵时发生的那一幕幕,仿佛还在眼前。

  当年赶上那场世纪罕见的全流域特大洪水,李翱所在部队紧急奉命奔赴救灾第一线。面对滚滚洪峰,还没有来得急紧张,险情就是命令。由于洪水流速太快,舟桥部队无法靠近作业,指挥部决定马上抽调三名水性好的战士执行水下抢险任务。他们排除了他要属福建兵王颖还有贵州的代贵兄弟水性最好,结果三人一同下去回来的却只有他一个;

  (所以他一直不能接受有人对这些英雄们说三道四,可社会上有些人说话阴阳怪气,很让人寒心。这些人应该庆幸没有在现实世界里碰上这些亲历过的老兵;记得刚复员那会,一哥们给他接风。酒桌上有熟悉的、也有些根本没见过。喝到脸红脖子粗的时候,一傻B听说李翱参加过抗洪,搂着他直套近乎!末了问,“李哥,你跟哥们说实话,那电视上演那些都是真的吗,是不是都跟那做秀呢?”李翱平平生最恨这种说风凉话的小人,当时是真怒了,直接把那傻X拎到包间外面上了堂散打课)。

  象王颖在家还是独子,虽说有抚恤,但李翱总觉得他们应该得到更多,而自己有责任为他们做些什么。他们都是铁铮铮的汉子,他们无愧于英雄的称号,正是他们用行动捍卫了人民军队的荣誉!他们都是自己的‘兄弟’;他曾经暗暗发誓要帮他们照顾家人。每当想起这些,再看看自己现在整天混事的样子,都会让他隐隐作痛!

  “没错,有了钱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一切都需要钱。为国家为人民我们都曾拼过命,现在老子要为自己拼一次,俺就不信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在社会上就混不出个名堂!”

  半个月后,李翱下决心辞了工作。为这事还跟老爸老妈大吵了一架。

  但是现在什么都不能阻挡李翱投身到建设祖国市场经济的洪流当中去了。“经霜枫叶丹,傲雪梅花灿”“过去的军工章只能留给过去,有一种力量在阻止他堕落,促使他到更广阔的天地去重新证明自己。”

  就象歌里唱的“越过高山,跨过大海,革命洪流不可阻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解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解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