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解毒
怀公子2021-02-01 17:071,233

  林铮呛了几口水,险些站立不稳,花了好长时间才屏心静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冷静、冷静,她是女子。

  温香软玉在怀,况林铮又是个正值壮年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一绺鼻血不争气地流下来,喉唇发渴。

  闭着眼睛,默念老庄,他哆哆嗦嗦地帮她把衣服穿上。白衣湿滑,触手轻薄。

  若有若无的温度,皮肤如丝。

  什么沙场点兵,铁马冰河,而今他终于明白了那些将士对温柔乡为何如此难忘,因为质地不同。风沙粗粝,而人体细腻。能被满足的,不仅仅有沉吟已久的兽性,还有那内心深处缺失一隅的慰藉。

  他想起去救她时,花海摄目,一张一合。她的呼吸落在重重花瓣之中,无辜而诱人。白色属于纯洁,而她屈服于欲望。是他的心思还是她的心思,融合混淆。花蕊缠绕,扼杀纯洁。

  “阿月……”

  他被警醒,她想要的人,不是你。

  落魄上岸,将她靠在池边,他打算去找雪姬。

  雪姬那日跟他们回来后,便一直客居王府,与林晟交往甚密,这让林铮心里很不舒服。生母去世后,父亲一直未曾续弦,外人都道他们伉俪情深,王爷挂念发妻,可如今把这么一个年轻貌美深不可测的女人留在府中,殷勤招待,不知道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少将军找我何事?”

  她倒是开门见山。

  “秦兄……秦兄中了狐妖的魅术,还烦请姑娘想想法子救他。”

  “好。”

  她答应得倒是爽快,出乎林铮意料,本以为她怎么也会揶揄一番,甚至趁机谋利,没想到她一个字就答应了。

  “莫要进来。”

  她只轻飘飘吐出四个字,便独自进了浴室。林铮暗道,莫非她早就看出秦兄是女儿身?

  此毒并非无解,甚至不需要行云雨之事,时辰过后便会自动失效。可既然君无不肯照她说的,昭告天下江月之罪,并按律法斩首示众,她也不会让自己计划全都落空。

  鸩毒,如何能杀死他的师兄江月?他们不过造假试图蒙混自己江月已死罢了。同门多年,难道师兄的修为如何,自己还会不知吗?最多半月,他便会自己醒来。甚至如果他想,根本不会受鸩毒之害,他现在不过是配合君无,把这出局做完。

  这一局,她已经输了。她料定自己未必是江月的对手,杀不死他,便设计给他安了个罪名。见者诸多,根本无法抵赖,君无受林晟所控,也不能公然包庇,如此一来,岂不是光明正大地就解决掉了师兄,还免除了后患之忧?

  本来她与林晟的合作就要得手,没成想日夜提防,还是让君无有机可乘。君无提前告知江月饮下毒酒,让他假死,这样一来便名正言顺——犯人已死,过往不咎。她到现在都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检查过阿青所有的酒菜,确定无毒,怎么会,就让江月被毒死了呢?

  师兄,你尽管入定。你明明知道,就算你入定之时,也没有人能伤得了你,没关系,也该让你尝尝求之不得,得而复失。

  玉手抬升,浴池中央缓缓浮出一个端坐的人影,水珠如帘,连缀掉落。眉峰蓄雾,引向鼻梁,英挺笔直,其上又汇成珠帘,濡湿薄唇。他的发如幽森海草,墨泽猗猗。长身玉立,出灭于水云烟中。禁制的五官,却因为浸湿了水,显示出一种不动声色难以抗拒的诱惑。

  “阿青,你想要的人来了。”

  雪姬的话如魔咒,引领着她向前,浴池中央是江月无疑。

  蓝裙渐行渐远,门被轻轻掩上,她知道这是她心心念念的他。

  他死了?他没死?无关紧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