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认亲
怀公子2021-02-01 17:071,408

  阿青开始振作起来,早睡早起,按时进餐,偶尔还会给自己做点宵夜。这可把林铮高兴坏了,以为雪姬不仅解了她的毒,还顺道治好了她的心病。放如此有手段的女人在父亲身边,岂非引狼入室?

  “秦兄,”林铮专挑大晚上地过来,手里还拎着一盒子点心,“城东那家糕饼铺新出了这些果子,试吃者赞口不绝,我特意买了给你尝尝。”

  语气之温柔,令阿青头皮发紧。

  “呵呵,林兄费心了,天色已晚了,我还是明日再吃罢。”阿青急忙赶他出去。

  “好,那明日,明日你一定要尝尝啊。”林铮浑然不觉,坚持道。

  “好好好,一定一定。”

  说完迫不及待地关上房门。这林铮是脑子有坑吗?怎么跟公猫发情似的,难道他发现了自己是女子吗?不应该啊。

  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花夜催眠到江月解毒之间的事,并不晓得自己与林铮之间还有这么一段香艳的插曲。她以为与江月的那场欢好,也不过是一个梦。所以她每日将养自己,试图让自己拥有高质量的睡眠,从而再次在梦中与他相见。

  食髓知味,哪怕在梦中,也是好的。

  门被悄悄推开,华贵的玄衣摩挲过地面,自从被林晟认出,他便恢复了用上好的龙涎香。

  “如此绝色,可惜是妖。”手指划过她的脸颊,君无在她榻前站定。

  “来了。”江月站在他身后,没有看她。

  “好。”君无言毕,江月随即遁形。

  “陛下。”林晟装模作样地行了个礼。

  “嘘,”君无头也不抬,目光似是不忍从她脸上移开,“别吵着她了。”

  “当真是国色天香。”

  “自然。”

  “不知陛下如何遇此佳人?”

  “恭林王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何必多此一举呢。”君无冷笑。

  “这位姑娘来历不明,朝中众臣不会同意陛下将她收入后宫的。”

  “那又如何,我偏偏要立她为后。朕贵为天子,难道连为自己选妻的权力都没有么。”君无不屑。

  “微臣倒是有一个办法。臣对外谎称她是臣失散多年的女儿,昭告天下认她入林姓。如此一来,陛下带她入宫也是顺理成章,天下更无人敢诟病您立她为后。”

  君无假意思索,道:“如此甚好。”

  林晟喜笑开颜:“微臣即刻便派人着手去办这件事。”

  “让你儿子离他远点。”君无沉声道。

  林晟一怔,随即连连答应。

  回到堂中,林晟第一件事就是把林铮叫来,警告他不要再接近阿青。

  “我与秦兄志趣相投,难道做个朋友也不许吗?”林铮义正言辞。

  “你以为我不知道她是女子?”

  林铮慌张:“父亲……”

  “你不必再说了,她是陛下的人,你沾染不得。”

  “怎么沾染不得?她喜欢的是国师又不是陛下!”

  “住口!”林晟暴跳如雷,“天子家事,岂能容你非议?”

  “可我与她已经有了肌肤之实……”

  “什么?”林晟气愤站起,“你这孽障,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我曾抱她去找府上那位姑娘解毒。”林铮大声吐出。

  “从此以后你不许再去找她。”林晟释然又后怕。

  “父亲自己藏了佳人在府上,反倒教我不要求取所爱。”

  “啪”一声脆响,重重的耳光落在他脸上,林铮抬起火辣辣的脸面色阴沉。

  “你听好,她是你的长姐!”

  林铮跪倒在地,似是那一记耳光太重,让他承受不起。

  “你说什么?”他不敢相信。

  “你与她乃同胞所生,你母亲难产死后,有人为了寻仇将她偷走,我寻觅多年都没有她的音讯,直到你将她带回。”

  “可是有什么证据,证明她就是父亲您当年丢失的那个女儿?”

  “她手臂上有一纹梅花血痕,是你长姐身上生下来自带的胎记。”

  林铮努力回想自己为她宽衣时所见,手臂上却有一纹梅花血痕无疑。

  “父亲,你一定是记错了……”林铮失魂落魄,嘴里不停嘟囔着。

  “儿啊,你醒醒吧。她就是你的长姐啊!”林晟不忍,这也是为了他以后能好。

  “我不信,我不信,父亲你骗我!”林铮夺门而出,留下林晟满怀担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