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音梦
怀公子2021-02-01 16:581,138

  “偶然间偶然间心似缱,梅树边,似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怨、便凄凄惨惨无人念,待打并香魂一片,守得个阴雨梅天……”

  “原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是谁?谁在唱?

  明代汤显祖的《牡丹亭》,照理说明代应该在这个朝代之后百年。

  寻幽问静,踏音而行,究竟是谁,难不成还有人和她一起穿越过来?

  小巷潮湿,两侧粉墙覆满青苔。踝铃叮叮当当,反而衬得整条小巷更加静寂。提防着下雨,所以随时备着一把画梅纸伞,天不拂意,果然零零星星地下起小雨来。因了身子刚刚调理好,淋不得雨,便早早地将伞撑起来。花夜今日不在,出去探问如何恢复她身上法力的事了,只剩她一个人,觉得无聊,便出来转转。

  这几日发现凡人女子平素里甚少穿红衣,尤其是正红色,几乎只有在成婚之时才敢大摇大摆地穿一身,便还是让花夜给搜罗了一身青衣来,她最喜欢这个颜色,穿着也最趁人。哄了花夜好久,才使他肯换一身不那么鲜艳的红衣,尽管如此她还是尽量避免和花夜一起上街,一红一绿在现代人的审美里的确忒俗气。

  声音近了,唱腔有些恍惚,分不清是男扮的旦角还是女子的清唱。绣花鞋上沾了泥污,可惜了上面的一朵莲。待声音近在耳边,忽有一丝梅花香气若隐若无,拐角处折出一个白衣人影来,身姿清癯,执一把银鞘的剑,烟雾蒙蒙,似是刚刚从画里走来。

  他是……他是……

  江月?

  还没来得及震惊,突然一声唱词在头顶响起: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呔!”一声当头棒喝在耳边炸起,她猛然回头,哪里有江月的身影。四处寻觅,才发现有一袈裟老者立于身后,双手合十,头顶戒疤。

  “你是谁?”她大惊失色

  “施主,万法皆生,皆系缘分,缘起即灭,缘生已空。切记切记。”

  和尚双手合十,默念经咒,金色法印凭空升起,变幻成一人多高,袭她而来。

  “回去吧!”

  一声呼啸,有什么东西破空而来,直入法印,本来快要支撑不住的阿青一下子觉得松快起来。睁眼一看,江月真真地立在她身前。

  “菩提大师。”他浅淡地行了一礼。

  “江道长,色如聚沫,痛如浮泡,皆悉空寂,无有真正。福兮祸兮,缘兮劫兮。既然如此,老衲多事了。”

  和尚身形飘忽远去,转瞬不见。阿青执伞的手劲头一松,身子一软。恐怕是要跌倒在这污泥水渍中了吧,她想。

  熏香燃尽,长日过半。怎么和衣就在床上午睡了?这一觉时间可真是长,都已近傍晚了。自己如何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纸窗半掩,有风生起,窗子上花影摇曳,沙沙作响,几瓣残英落入房间。

  怎么花夜还没回来?

  正想着,一声高呼从院子里传过来:“丫头!丫头!”

  推开纸窗,他还是也不进门,就在窗外那棵桃花树下,双手搭在窗沿上,头探进来灿烂一笑:“快换身衣服,我带你找鸡去。”

  “不换了,这身衣服就挺好。”

  “那可不行,听我的。”

  “那我不去了。”

  “好好好,听你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