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锒铛
怀公子2021-02-01 17:052,035

  白日渐灼,阿青心头也如热锅上的蚂蚁。

  “仵作怎么说?”

  “林铮已将我们隔离,仵作说了什么,他是不会让我们知道的。”

  “那怎么办,难道他们已经认定江月就是凶手了吗?他不可能是凶手啊,你知道他到底去哪了吗?”

  君无沉吟片刻:“我仔细查验过现场,死者的确是被利剑所杀,且周围除了报信士兵的足迹,并无其他。”

  “也就是说,如果找不到证据证明凶手另有其人,十有八九就会给江月定罪咯?”

  “是。”君无眉头紧皱。

  “那有没有可能是外面的人干的,杀了人之后立刻逃走了?”

  “昨夜军中戒备,彻夜巡视,以林家军的实力,不太可能让外人混进来,除非此人武功极高。”

  “那纵火之人呢?先前小院不是也有人放火,他不是成功避开了江月的守卫?”江月修为之高,世所罕见,普通凡人根本难逃他的视线,纵火之人,能逃过他的护卫成功得手,想必也绝非等闲。

  君无眉目更深,看向她的眼睛,似乎是想从那里找到答案,之前怀疑她与花夜暗中勾结,故意潜伏,所以并未将是花夜纵火一事讲给她听,为的就是要测试她在他们的计划中究竟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目前看来她好像真的不知情,况且昨夜引的是太清秘术三昧真火,专杀妖魔鬼怪,于凡人仙家无害,难不成花夜是故意放这一场火,想要杀死她?

  “这个……倒是极有可能。只不过倘若真是一人所为,单凭我们抓不到他,更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

  “怎么办,难道就这样陷入僵局?”阿青急得口干舌燥。

  “莫急,阿月一会便回来。同样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他们便无法给他定罪。”

  君无的话给了他些许安慰,心中还是如上阵的锣鼓,她盼望着江月赶紧回来,早点把事情调查清楚,又隐隐担忧中途发生什么变故。

  先是纵火,又是凶杀,那人的目标莫非是要将江月置于死地?他一介方士,本不该踏足俗务,是什么人恨他如此入骨?又或者,是君无招惹了什么厉害角色,铁了心要他们性命?君无其人,到底又是什么来头?

  思绪混乱如麻,理了半天也未曾有半分头绪。

  “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她忍不住发问。

  “等他回来,你身上的锁魂铃会与他的驭魂铃有所感应。”

  一分一秒都很漫长,林铮象征性地礼客奉来的两杯清茶,也早已凉透,无人来续,终于,锁魂铃一阵响动。

  “他回来了!”阿青即刻跑出去。

  却见天高云淡,数十名士兵披盔戴甲如临大敌,层层包裹如蜜粽,将他围于其中。他神情却只是平常,犹入无人之境。

  他欲要上前寻找君无,根根长矛逡巡环绕,虎视眈眈,不允他动身。

  “林兄这是何意?”阿青头一次听到君无声音如此威严,霸气凛然,大有睥睨天下之意。

  “凶手在此,拿下。”

  不由分说,林铮一声令下,数十名士兵齐齐上前将江月擒住,他并未反抗,目光与君无交汇,十分平静。”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阿青胸腔一股热血,直要阻拦,被君无一把拉住。

  “这把剑便是证据。”林铮朗声高喝,以便里里外外的将士都能看清他的举动,本来意气风发的少年之姿,此刻也变得格外讨厌起来。

  江月手中的剑被夺走,传送到林铮手中,他拔剑出鞘,还未看清上面究竟是什么形容,一旁的仵作便刮取下了什么东西,化入盏中。

  “剑上之血,与死者之血完全相融。”林铮宣布。

  心如突然之间堕入冰窖,寒凉刺骨,阿青吐出一口热血,身子竟站立不稳,幸亏君无扶住。

  她看着江月,心中翻江倒海,不可能的,他不会滥杀凡人。

  “不!”她气力一时有些不足,“他是修……”

  “阿月乃是修养上佳的世家子弟,怎么会干这种事?”君无打断了她的话,一只手在她的腰间暗掐了一下。

  “世家子弟又如何?多得是你们这些纨绔公子草菅人命!”眼圈泛红的报信士兵大叫反驳,此时群情激奋,这帮士兵浴血奋战同生共死,大多出身底层地位卑微,且又是同乡同僚,见一人跳出来勇敢挑事,不免皆失了理智摩拳擦掌。

  见状林铮急忙安抚:“真凶既已落网,还烦请官人押解回城,依律处决。”

  声音铿锵有力,倒是颇有主将之风。

  “少将军告退。”衙门的差役拿了江月,就要回城。阿青又吐出一口鲜血。

  君无附在她耳边:“不要说话。”

  随即走上前去,到林铮旁边:“证据确凿实难非议,我竟不知他居然是杀人放火之徒,如何对得起家门声名!想来他定是与我那仇家勾结,谋机害我,不成想却害死了无辜之人。可怜我与秦兄,受他蒙蔽,竟交了这样的朋友!”故意做出一副懊恼样子。

  阿青有点蒙了,这是什么话?明显逻辑不通!

  谁料林铮一脸凝重,开口道:“我本想护三位周全,谁知公子内部竟出了奸细,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如今奸人已除,二位还是随我回府,以防后患。”

  他言语间竟然信了,阿青察觉到了不对劲。

  君无对江月的信任,她看在眼里,他不可能丢下江月不管。况这套说辞,也实在蹩脚,江月若果真是仇家所派,君无早就没命了,哪里还留得到现在?

  不是阿青起疑,是从抓捕到定罪,这中间每一个环节都有充分的机会作假,而这很明显就是众人配合林铮演的一出戏,目的就是先除掉君无身边的护卫——江月。此刻林铮邀他们入府,顺水推舟半推半就,理由怎么看怎么有些牵强,她有种感觉,好像这个舞台上所有的人都提前知道剧本,只有她置身事外一无所知。

  可是江月,他被抓去定会受到皮肉之苦,他们会对他做什么?一想到这,她的心就揪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