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吉谷
伟大夫妻2021-04-20 21:255,532

  1778年 宾夕法尼亚州 福吉谷

  艰苦卓绝的美国独立战争进入了第三个年头,还记得在去年1777年,乔治•华盛顿将军率领的美国大陆军在布兰迪万河和日耳曼顿败给了实力强大的英军和德国雇佣军。

  在1777年末,冬季即将来临,华盛顿率领衣衫褴褛,缺衣少食,补给匮乏,疾病横行的两万大陆军进入了福吉谷,在来福吉谷的路上,很多士兵因为没有鞋子,在路上没有班班血迹。

  好在,士兵们还没有丢弃自己的勇气和爱国精神,他们很快就砍伐数目,搭建好了冬季营地。

  这里,有一个双层石屋,这里的主人是一个坚定的支持美国殖民地脱离英国统治的老人,他将物资转用给华盛顿将军当做指挥部。

  附近支持美国的印第安部落得知华盛顿的军队来到福吉谷后,也带着玉米来到了福吉谷。

  这片荒芜的土地有了生机。

  1777年10月,华盛顿正在篝火旁休息,副官告诉他另一支美国大陆军在萨拉托加战役打败英军,法国即将成为美国盟友,战争的天平逐渐向美国倾倒。

  同时,无数外国志愿者投奔美军。

  一个自称普鲁士将军,年迈的普鲁士军人,来到了福吉谷,他叫冯•施托伊本将军,他身着18世纪常见的普鲁士军装,胸前的勋章格外亮眼,他一直盼望有一天一个殖民地的人民站起来反抗当权者,他看到了机会。

  施托伊本将军并不会英语,华盛顿将军也不懂德语,好在他们两人法语很流利,两人正常的交流起来。

  施托伊本将军是一个出色的教官,他将英国,普鲁士的训练方式整理起来,再结合大陆军的实际情况,缔造了完美的美式军训!

  华盛顿调给施托伊本一个团给他训练。

  施托伊本将军靠着两个翻译,一手拿着一支燧发枪,一边用脏话骂着大陆军士兵们,尽管全体大陆军看了都觉得很滑稽。

  训练的方式如下:

  列阵行军。

  在十八世纪的欧洲,因为枪械技术不成熟,步兵只能使用装弹繁琐(打一枪装一次弹,装弹时间大约20秒)的燧发枪,并且精度和射程极差。为了反骑兵,士兵们通常排成三排横队进行战斗。当然,因为那时没有无线电,将军传递命令只能靠口述,为了缩小战场范围,这也是一个原因。

  开火

  士兵们不能自己开火,除非军官下令。一般情况下,军官让士兵们保持普通的扛枪状态。遇到敌人时,军官先下令准备,此时处于持枪状态,枪口四十五度朝天,然后再军官的命令下,士兵们同时瞄准,同时开出一枪,随后进行复杂的,长达十几秒的装填。

  以上两个战法统称线列步兵战术,是那个时代欧洲统一的步兵战术。

  在施托伊本将军的训练下,这个团被称为模范团,全军的军官和士官都要观看这个团的训练,然后将学习来的训练方式训练自己的部队。

  很快,大陆军成为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已经可以在战场上与英军公平对决了。

  此时,华盛顿不急于离开福吉谷,他打算先在宾夕法尼亚州发展大陆军。

  让我们会到我们的男主角: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汉密尔顿在1758年出生于英属加勒比群岛,家里极度贫穷,十岁时,父亲去世,十二岁母亲去世,随后投奔表哥,表哥自杀身亡。

  他知道,应该靠自己,他每日寒窗苦读,他上不了学就自己借书看,到了十七岁,他英军成为了一个人才,尤其是财政和军事方面。

  可是,一场飓风来袭,袭击了家乡,他看着眼前的场景,写下一首诗,人们阅读以后,非常欣赏他的能力,筹钱把他送到当时还是英国殖民地的美国,就读于国王大学,同年提前毕业,独立战争在1775年爆发以后,他在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附近当了民兵上尉,加入了华盛顿将军的军队,攻下了波士顿。

  1776年夏,华盛顿将军的军队在纽约驻军时结识了同时大陆军领导者之一,菲利普•斯凯勒将军的女儿,16岁的可爱的萝莉伊莱莎•斯凯勒,汉密尔顿出色的文笔很快就征服了伊莱莎的心。两人不久后结婚。

  1776年,在长岛战役中,汉密尔顿出色的防御工事让华盛顿大家赞赏,破格提升他为上校,为自己的副官。

  长岛战役战败后,汉密尔顿成功率轻步兵掩护了撤退的华盛顿的军队。

  1776年末随华盛顿将军度过德拉瓦河,在特伦敦战役,华盛顿将军大展其出色的指挥能力,击败了德国雇佣兵,再次战役中,汉密尔顿又担任炮兵军官,并与25岁的亨利•诺克斯上校一同作战。诺克斯和法国来的拉法耶特,劳伦斯,华盛顿将军的堂弟威廉•华盛顿上校,四个人为独立战争期间形影不离的挚友。

  时间回到1778年的福吉谷。

  汉密尔顿抱着文书,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并开始休息和擦拭自己的燧发手枪和佩剑,伊莱莎正在为他缝补衣物。

  伊莱莎:“华盛顿将军的决定是什么?”

  汉密尔顿:“将军打算继续留在福吉谷发展大陆军 ”

  伊莱莎:“可是,大陆军现在还有许多人员和武器装备都没有配齐,他们的训练和装备太粗糙,他们的军官们还在培训阶段。”

  汉密尔顿:“我想华盛顿将军已经考虑好了。”

  伊莱莎:“嗯?

  汉密尔顿:“正式讲该地区五千民兵改变为大陆军正规军,结束其制服,编制,和训练。”

  伊莱莎:“那样会不会影响他们的士气?”

  汉密尔顿:“我们的军队士气从来没有低过!”

  伊莱莎:“可是,你不知道,这些民兵是从哪里来的啊,这些民兵的家庭都是穷困潦倒的。”

  汉密尔顿:“我相信将军的眼光,华盛顿将军是英雄!”

  这时,汉密尔顿听到外面传来喧闹声,是一名士兵在叫喊。

  “抓住他!他是名间谍!”一个大陆军士兵大喊,大陆军巡逻队拼命追捕,那个人拼命跑,好几个士兵扑倒他,都失败了。

  此时,威廉•华盛顿上校策马奔来,他抽出马刀,指向那个间谍。

  “不许动!”诺克斯,拉法耶特,汉密尔顿也闻讯赶来,抽出燧发手枪瞄准他。

  一名大陆军军士举起燧发枪,“或许我可以现在就杀了他,毕竟间谍是要处死的!”大陆军上尉拦住了他,西斯:“冷静,汉考克,我们可以从他的嘴里套出一些话!”汉考克:“切!”

  “不要开枪!”那个间谍吓坏了。

  “他叫什么名字?”西斯问。

  那名间谍吓得腿发软,结结巴巴说不出来。

  西斯走过去,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拎起来:“不要害怕,我们只是在询问你而已,不是要杀你。”

  间谍说出了自己的姓名,以及在英军的军衔。

  西斯:“威廉上校,汉密尔顿上校,他是个中校,或许还有点用,他就交给你们了!”

  这个间谍被带到了华盛顿将军那里,那个间谍说出了英军的意图,英军打算在一段时间内呆在纽约不动,为了防止华盛顿离开福吉谷,拍他来监视华盛顿的军队。华盛顿:“这样也好,我们有时间可以安下心来发展了。”这名间谍以间谍罪执行死刑。

  死刑有来自马萨诸塞州第一步兵团的西斯上尉和汉考克军士长执行。

  在那个时候的军营,士兵们除了在帐篷里抽烟,也喜欢三四个人围在一个篝火聊天。

  西斯和汉密尔顿坐在篝火旁,喝着香槟酒,聊着最近的事情。

  “听说了吗?”西斯突然压低声音,说,“华盛顿将军要组建一个新的轻步兵团”

  汉密尔顿:“你说什么?”

  汉密尔顿感到无比兴奋,他幻想着华盛顿让他指挥这个轻步兵团!自从给华盛顿当了秘书以来,他就日日夜夜盼望自己能回归作战部队,而不是无聊的文书,可是自己这个人才在美国太缺了,华盛顿舍不得这个人才在战场上牺牲!

  第二天。

  (歌词大意)那些高傲自大的英国佬~再也不会昂着头说我们是北美乡巴佬~

  那些享尽奢华的贵族~再也别想拿走我们一分钱~

  我们要组成正义军去反抗他们的统治~排成一列又一列~为了独立和华盛顿!

  大陆军士兵正在一边唱着大陆军士兵们自己编出来讽刺英国的歌曲,一片搭建新的一个小木屋。

  突然,一个民兵策马本来!

  民兵:“东北方向!英军第十八轻骑兵团攻来!”

  大陆军赶紧拿起燧发枪,挂上武装带,进入防御工事,汉密尔顿这个天才设计了一个东西:把木桩的顶部削尖,斜插在土里面,这能有效防御骑兵进攻。

  进攻的数量不多 很显然,这只是英国人闲着没事来一次骚扰。

  西斯上尉抽出指挥刀:“连队!瞄准!开火!”

  大陆军士兵们一起扣动扳机,英军轻骑兵团被打死几个人。

  英军骑兵撤退了。

  汉考克军士长:“他们夹着尾巴跑了!”

  然而,他们没有发现,正在河边洗衣服的伊莱莎即将遇到危险。

  灰头土脸的英军骑兵抓走了伊莱莎。

  附近的大陆军士兵看到这一幕,报告了华盛顿,华盛顿派出一个步兵团,和威廉的大陆军第三龙骑兵团前去营救。

  英军骑兵被逼到了一座教堂。

  英军骑兵绑住了伊莱莎做人质,然而他们不知道,在独立战争中,大陆军最不缺的,就是拿与普通燧发枪不同的,精度高,射程远的线膛枪的民兵和狙击手了!

  大陆军狙击手上了树,大陆军步兵伺机冲进教堂。

  狙击手击毙了那个挟持着伊莱莎的英军骑兵,大陆军上尉一脚踹开们,十几名步兵在短短两秒就排成两排。

  “瞄准!开火!”

  十几条燧发枪的齐射歼灭了剩余的英军。

  伊莱莎被送回汉密尔顿的怀里。

  这件事情总算结束了。

  这次事件传遍了美国乃至欧洲,人们不禁质疑,“英国人凭什么自称“绅士”?”

  “英国人的行为真的让人很难理解,难道他们认为我们的人都应该臣服于他们的统治之下吗?”

  在美国各地的大街小巷,议论纷纷,都对英国人表示不满!

  各路文学家又像在1773年一样,开始创作各种文学作品抨击英国,支持美国独立。

  被英军占领的纽约,查尔斯顿爆发了市民抗议。

  支持英国的反对独立的美国人被邻居们浑身浇上沥青,洒满羽毛,被驱逐出城市。

  此时,法国给美国的援助到了。

  华盛顿决定!离开福吉谷,解放美国中部地区。

  华盛顿的大陆军在蒙茅斯与克林顿公爵的英军展开一系列会战,这是独立战争期间最大的一场战役,大陆军五万人马对战英军六万人马。

  蒙科托村战役

  格林将军率先在蒙科托与英军的近卫军展开作战。

  英军军官:“连队,踏步———走!”

  大陆军的民兵狙击手此时正埋伏在树林里,瞄准了在空地行军的英军。

  民兵军官:“听我指挥!瞄准!”

  一声令下,大陆军的狙击手们纷纷扣动扳机。

  “砰、砰、砰”

  “哒,哒!”

  一颗颗子弹打出去,英军士兵的身体上中了一枪,血液瞬间流淌,倒在地上。

  然而,一件事却让大陆军狙击手意想不到,一队英军突然出现在树林里大陆军狙击手的背后。

  英军军官:“瞄准!开火!”

  大陆军狙击手被射成了蜂窝。

  “哒、哒、哒”

  军官:“装弹!”

  又一轮燧发枪齐射,击溃了大陆军民兵。

  然而就当英军前进时,他们遭到了大陆军正规军的迎头痛击,

  英军的军官被击毙,大陆军士兵冲锋在前,将英军杀得节节后退,英军士兵被迫投降。现在格林成功到了英军的左翼

  西蒙尼玛农场战役

  是役,是役,大陆军狙击手利用环境优势,成功击溃英军的主力步兵团。大陆军来到英军右翼

  诺克斯的炮击之战。

  是役,诺克斯以大量火炮成功歼灭英军的大部分炮兵,已方仅仅损失少量步兵。

  蒙茅斯郡府战役

  现在,大陆军对英军形成了半包围局势,他们对英军进行了几轮齐射后,就与英军展开了白刃战。

  经过施托伊本的训练,大陆军成功击败了英军。

  蒙茅斯会战,大陆军总伤亡四千,失踪一百,英军伤亡两万,被俘三百,失踪四百,英军被迫乘船逃亡美国南部,自此,美国北方宣告解放,主要战场变为南方。

  为了庆祝,大陆军将领们展开了一场宴会。

  在宴会上,华盛顿将军和他的妻子玛莎,以及汉密尔顿和他的妻子伊莱莎,是最抢眼的两对夫妇。

  华盛顿的成熟以及玛莎的美丽,汉密尔顿的年青和伊莱莎的可爱,吸引了众多眼球。

  宴会结束后

  汉密尔顿一直都没有喝酒,反倒是伊莱莎有些小醉,他们一起来到了巴尔的摩城的旅馆。

  第二天一早

  汉密尔顿正在率领一队大陆军巡逻队在城内巡逻。

  巡逻结束后,汉密尔顿前往一家酒馆。

  酒馆内,一个男人大声说到:“华盛顿和那些叛军即使打了胜仗,最终也会倒在国王的军队脚下,那些乡巴佬不可能赢!”“就是!”

  汉密尔顿放下酒杯,“对不起先生,你说什么?”其他人也跟着汉密尔顿向那几个人投去愤怒的眼神,

  汉密尔顿说道:“我问你们话呢?再敢侮辱华盛顿陛将军和我们大陆军!”

  “哈哈哈,我们是英国人,不是乡巴佬!”那个人继续说道。

  汉密尔顿走了上去,对着那个男人打了一拳,其他几个支持美国独立的人纷纷叫好,

  汉密尔顿对其他人吼道:“你们这群懦夫,你们这辈子都是英国人,永远也别想成为美国人!”

  “混蛋,我们不怕!”那个人站起身。

  两个巡逻士兵闯入酒馆,“不许打架!”

  “我们就打了,又怎么样!”一个人站起来说道。

  另外两个人也站起身,和两个巡逻兵打了起来。

  士兵的燧发枪突然走了火,子弹打中了天花板,无论是独立派,还是亲英派都吓了一跳。

  汉密尔顿对那些人咒骂到:“你们这些人,生为美国人,却位英国人当走狗!”两个大陆军士兵也愤怒的盯着他,抽出刺刀安在了枪上。

  汉密尔顿对那两个大陆军士兵说:“我是汉密尔顿上校 这是我的证件,华盛顿总司令的副官。”两个大陆军士兵对汉密尔顿行了持枪礼。

  那些个亲英派愣了一下,随后酒杯其他客人和两名士兵赶了出去。

  亲英派:“你们这些叛军!国王万岁!”

  这不喊不要紧,一喊附近的人都听见了,

  纷纷对着亲英派指指点点的。亲英派:“该死的叛徒!”

  亲英派走了,只剩下汉密尔顿和他的朋友们留在酒馆内。

  汉密尔顿拿着证件走到两个大陆军士兵面前,对他们敬礼。

  汉密尔顿说道:“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事情就会变得糟糕了,你们可以走了。”两名士兵对汉密尔顿敬礼后转身向门口走去。

  汉密尔顿看着两名大陆军士兵消失的背影,也离开了。

  路上,他看到一个试图偷偷溜进一个妇女家干坏事的英军军官被大陆军骑兵发现,现在正在被押送。

  带伊莱莎回到了军营,华盛顿眼看最近没有战事,就把军队带回了福吉谷营地。

  士兵们坐在或躺在篝火边,开始了几个月惬意的福吉谷生活。

  早上

  星条旗伴随着鼓声冉冉升起,

  整个福吉谷的士兵们开始一天的生活。

  汉密尔顿带着妻子在军营乱转,他来到了诺克斯的炮兵阵地。

  诺克斯正在专心的用海绵清洗自己心爱的三磅步兵炮。

  汉密尔顿走过去说道:“诺克斯,你的工作太辛苦了,我想帮助你。”

  诺克斯笑着说道:“没事,不辛苦,我喜欢做这种工作。”汉密尔顿拍了拍诺克斯的肩膀,“不过,有些东西你要注意。比如,如果我们的士兵受伤了,我们需要干净的亚麻布床单防止士兵们在休养时伤口感染。”

  汉密尔顿去看了看拉法耶特。

  拉法耶特跟汉密尔顿老基友了,一见面就无话不谈,即使拉法耶特是个法国人。

  威廉正在训练骑兵。

  大陆军的骑兵往往把自己的马儿照顾的很好,这让大陆军的马总是要比英军骑兵的马好很多。

  而且骑兵的马比英军马的速度快得多,这样一来,大陆军的骑兵在战场上可以很快追上敌人,

  这样大陆军可以占据绝对优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1789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1789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