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坟墓中苏醒
独爱青山2021-01-14 16:422,246

  王天明看着那即熟悉又陌生身影,心里百感交集,轻叹一声转身离开了小茅屋。

  三天后,王浩坐在王羽的墓前:“羽哥,我又来看你了,今天我一个人抓了一只山鸡两只野兔呢,厉害吧?”毕竟是小孩子心性,接受能力比较强,三天过去了,王浩也慢慢接受王羽身死的现实。

  “我娘说,人死之后会投胎转世,现在的你是不是也转世了呢?那你又在哪里呢?你还记不记得在王村有我这么一个兄弟?”

  “如果你记得可一定要来找我哦,我们一起存钱,然后去英雄城买武功秘籍,我们一起练武一起做大侠……”

  不知不觉,王浩已经在王羽的坟前呆了几个钟头了:“羽哥我要走了,我父亲让我去我远方表叔那里学木匠,等我学成之后赚了钱就去买武功秘籍,我会完成我们的大侠梦的。”

  王浩走了,只剩王羽的那座孤坟孤零零的坐落在王村西边的一块空地上。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当王羽死亡的第九天,王村发生了一件怪事,村子里所有的家禽走兽一个个的都躲在自己的窝里,任凭主人如何驱赶就是不离窝半步。

  而引起这一切的王羽却毫不知情。

  王羽的坟墓中,此时的王羽意识还处于沉睡中,但却有了丝丝苏醒的迹象。

  他的身体自主的吸收天地灵气,一道道天地灵气在王羽的身体里游走,强化他的筋脉改变着他的体质。

  他的丹田之处有一股黑白之气缓缓的运转,如果有武林高手看到绝对会大吃一惊,这是打通任督二脉之后形成的气海。是无数武林高手梦寐以求的境界。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年也许只是一瞬间,当王羽的意识全部苏醒时,王羽清楚的感受道自己身体的变化,他还记得当初那钻心的疼痛,那种身体欲爆裂的感觉。

  而现在疼痛没有了,现在全身无比的舒畅,爆裂的感觉没有了,现在只感觉身体里有用不完的力。

  听觉也比以前好多了,总之王羽有种感觉,就算以前的十个自己也打不过如今的自己。

  “咦?我这是在哪?怎么这么黑?”王羽可不是胆小之人当然不会怕黑,他现在只想放松下身体,发泄下现在所拥有的强大力量。

  “草席?泥土?难道……”王羽摸到草席跟泥土之后便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看来我昏睡的时间不短啊,别人可能以为我死了呢。”

  想到这他就拼命的用手拨土,他知道村子里的习俗,没有成年的小孩死后不会埋的太深,他可不想这么憋屈的憋死。

  如果有人在王羽的坟前一定会下一大跳,只见王羽的墓一拱一拱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终于再历经十几分钟之后一只小手破土而出,随即慢慢的王羽终于从坟墓中爬了起来。

  看着自己皮肤上那一块快黑色的带有粘性的东西,王羽一阵皱眉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以为那是他被埋之后所产生的。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黑色物质却是他身体里的杂物,他吃的那个怪异果子在他假死的这段时间已经帮他异筋洗髓。那怪异的果子还有百分之八十的能量因为王羽不懂的吸收而隐藏在他的身体里。

  如果哪天他有幸得到武功秘籍他的修炼速度绝对骇人听闻。

  看着熟悉的村庄,那种再世为人的感觉让王羽想要大声的叫出来。

  “既然你们都认为我死了,那我就此消失吧,不过这里毕竟是我的家早晚我还是要回来的。”死过一次的王羽身上不由的散发出一股阴冷的煞气,胆小之人绝对不敢跟他走的太近。

  王羽离开了王村,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十年后

  江湖上出现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号“赏善罚恶使”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他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一枚赏善罚恶令震惊江湖,赏善罚恶使刚出道的时候没有人会在意那小小的赏善罚恶令。

  赏善罚恶令是两枚,一枚赏善一枚罚恶,赏善罚恶令只有半个手掌大小,分两面正面刻着赏善、罚恶,背面刻着内容。

  当有一天江湖上一个比较有声望的山庄——银月山庄,接到了赏善罚恶使发出的罚恶令,命其三天内捐出七成的家产用于北方镇灾若不照做全庄杀无赦!

  银月山庄庄主萧天狼武功高深莫测据说差点就上了英雄碑,一手贪狼爪使得出神入化,死在他手里的高手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当萧天狼看到罚恶令上附带的命令时只是哼之以鼻跟本没当回事。

  不过萧天狼很气愤,竟然有人把注意打到他头上来了,向来只有他萧天狼去抢别人什么时候他萧天狼救过人?

  萧天狼接到罚恶令的消息很快就在江湖上传开,没有人会相信萧天狼会照做,更没有人看好那所谓的赏善罚恶使。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

  这一天银月山庄门前迎来了一个黑袍人,脸上带着半快面具,整个人身上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你是何人?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赶紧给我滚。”那看们的侍卫趾高气扬的吼道,在他看来天水城还没有一个人敢在银月山庄闹事的,不过这次他错了,而错的代价就是死亡。

  黑袍人抬脚迈步看似很随意的朝大门走去,可当他第一步落下时却出现在那守门侍卫的身边,第二步落下之时已经来到了大院之中,这时那守门的侍卫才缓缓倒下,到死他都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动手的。

  黑袍人看着眼前那豪华的客厅,上面写着聚义厅,厅里所有的家具基本都是用百年红木打造,厅里每一样家具拿出去都够一般的穷人奋斗几十年了。

  黑袍人明显没心情欣赏那名贵的家具,只见他右手一甩一枚令牌一样的东西从他手中飞出直接轰碎了那刻着聚义厅的牌匾钉在了墙上,上面隐隐刻着两个字——罚恶

  黑袍人的动静惊动了整个山庄,很快山庄的高手全部赶到。

  萧天狼站在远处眼神阴冷,他没想到这个所谓的赏善罚恶使还真的敢一个人打上他的银月山庄,这分明就是没将他放在眼里随即道喊一声:“杀了他!”周围银月山庄的高手一个个亮出武器杀向黑袍人。

  这时黑袍人动了只见他身影一闪场中就出现一个个黑袍人,当他回到原位的时候在场的包括萧天狼一个个软软的倒在地上。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萧天狼一群人跟黑袍的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他们之间差距太大太大。

  很快黑袍人再度出现在银月山庄的门口,银月山庄从此除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战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战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