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底层人的挣扎
独爱青山2021-01-14 16:452,070

  看着地上面容狰狞王羽,百善眼中没有不忍,有的只是快意。

  “这只是报复的开始,王一舟,你等着吧,我会先把你身边的所有人都折磨成废物,最后才是你,我要你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从修真者变成毫无修为的废物,到时他们肯定很不甘心,到时在杀了你就等于崩溃他们的精神支柱,嘿嘿……”

  “至于这小子显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恩,本来算是不错的苗子,要怪就怪你是他的后人把,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百善老人心中嘀咕了一会,脚下发力整个人腾空而起。

  王羽躺在地上,他听不到百善老人的话,他现在只感觉到痛苦,那种痛有内而外根本就是说不哪里痛,丹田被废不算痛,筋脉被毁也不算痛,因为这些痛还能忍受,而王羽之所以痛的大叫,是因为百善老人在他体内留了一股真元,这真元就像一股风,时而温柔入春风,帮助王羽修复破损的筋脉,时而却像冬季的寒风,化作风刃把修补的那点筋脉尽数的摧毁。

  当这股真元化作春风时王羽像是进了天堂全身说不出的舒畅,可这股舒畅还没维持两个呼吸又立马掉进了地狱,周而复始,让王羽的神经,意志无时无刻不在受那煎熬。

  他很想晕过去,但是他做不到。

  天慢慢的暗了下来,夜色降临了,这个夜没有月亮,没有风,只有偶尔的几声虫鸣诉说着夜的寂静。

  寂静的夜里王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何时开始,他体内被百善老人所留的真元消失了,王羽终于如愿的昏迷了过去。

  夜在漫长终有过去的时候,不知不觉,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树林里的鸟儿早早的就起来站在枝头上唱着属于它独有的旋律。

  那水潭里的鱼儿也时不时的探出头呼吸着水面上的新鲜空气。

  山谷里恢复了它该有的生气。

  王羽还在沉睡,但本来苍白的脸上已经恢复了一点血色。

  他身身上站着一只翠绿色的小鸟,有时歪头歪脑、有时把自己的嘴巴在王羽身上蹭了蹭,也有时朝着王羽叽叽喳喳的叫唤。好像很好奇王羽为什么睡到现在还不起来,又好像在催促着什么,而小鸟的眼皮时不时的眨两下,好似疑惑什么,有好似在担心什么。

  忽然,王羽的手指动了动,接着茫然的睁开双眼这茫然中透着疑惑,透着不解:“我是谁?我还是原来的我么?好奇怪的梦。”

  “咦!不对,这不是梦,这是真的?梦中的那团绿光是一个人的灵魂?要是当时不是我融合他而是他融合我那岂不是……”王羽不敢想了,一个没有灵魂却有记忆的自己那还是自己吗。

  从那多出来的记忆中王羽知道自己差点被穿越者融合了灵魂从此他不是他,可也是他,没有了灵魂却保留了记忆。

  王羽没有起身,躺在地上闭上双眼,去查看那多出来的记忆……

  许久:“好奇怪的世界,好和平的世界,好悲惨的低层人。”

  从记忆中得知那是一个繁华的世界,没有战争,没有修真者,更不会视人命如草芥,那样的世界是和平的。

  那世界里赶路不是用马,是一种叫汽车的东西,那里没有修真者,没有飞天遁地的人,却有飞机,一种能飞上万米高的机器。

  那个世界只有一样是相同的,最底层的人永远只能苦苦挣扎,为了一家的口粮没日没夜的干活。

  “李秋风?卖唱的?不错的职业。”王羽把对放的记忆看完不由的叹道:“如果不是知道修真者的存在,我的世界确实比不上你的世界。可惜我丹田被废筋脉被毁,这辈子踏入修真无望,不然等有实力还真要去你世界见识一下,替你过玩那剩下的几十年。”从记忆中得知对方是个孤儿没什么亲人,只有一个还不确定的女朋友。

  王羽缓缓的站起身:“咦,不痛了?还有我的力气……”

  转过身,来到一块半人高的大石旁:“嘿!”王羽大喝一身双手一用力那半人高的大石被王羽轻而易举的举了起来虽然早已经猜到结果但依旧很吃惊。

  “想不到天无绝人之路,上天到底是不想我做个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废物。你废了我修为上天却还给我一身力气,修真很了不起吗?不能修真我照样会活的精彩。”

  日复一日,转眼有十天过去了。

  夏日的太阳依旧那么毒辣,远远的挂在天边烘烤着大地。王羽站在平台旁边肩膀上站着一只翠绿的小鸟欢快的叫个不停,然而王羽却双眉紧皱,看着下方眼神飘忽不定似乎在做某种决定。

  “左右是个死妈的拼了。”下定决心的王羽纵身一跳从平台上跳了下去,目标,下面的深水潭。

  至于王羽为什么要跳,原因很简单他没粮食了,从昨天开始以前的洞府中的存粮已经吃完了,在不下去找东西吃绝对要饿死。

  要是放在以前,以王羽的修为区区四百多米的高度虽然不能说如履平地但也比较轻松,然而现在,虽说拥有了千斤巨力,但力气再大也不能当真元用啊。让人不由大叹修真才是王道啊。

  四百米说高不高说矮不矮,对于王羽来说就更不高了,别忘了当初王羽可是从悬崖边上往下跳的,整个深渊有多高王羽不知道但王羽知道没有灵星境修为是不可能出去的。

  “咕咚。”王羽头朝下脚朝上就那样比值的钻进深潭只溅起小小的一朵浪花。

  深潭很深,王羽以前多次下去过,可从没到过深潭的最深处,只知道水很冰越往下越冰,最身的那次差点冻的真元都运转不起来。

  冷,这是王羽现在唯一的感觉,四百多米的高度,加上惯性,加上重量令王羽一瞬间下潜了近三十米,而且还在缓冲中,王羽拼命的挥动手脚阻止下沉的趋势,最终在下沉到四十多米深时王羽终于止住了趋势,开始拼命的往上游去。

  “呼,还真险。”冒出水面的王羽不由的庆幸起来,从平台上跳下来王羽最怕的就是下沉的深被水温给冻僵,那就冤大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战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战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