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十:夏有南乔,匪我思存
家常麻辣烫2021-09-03 09:133,503

  我叫南乔,南有乔木里的南乔。

  我喜欢的人叫沈思存,匪我思存的思存……

  【一】

  离开七年后,南乔再次回到了南城。小城变化挺大的,可以说是翻天覆地。

  南乔按着林夏发来的导航,步行来到了她的咖啡店。

  “林夏,好久不见。”

  南乔站在前台,笑着看向从柜台探出头的林夏。这么多年,她一点没变。黑直的长发,洁白的长裙。

  她说:

  “好久不见。”

  南乔冲她吐槽,这南城的变化也太大了,路都找不到了。

  林夏说:

  “拜托,你已经离开七年了。你以为是七天?”

  南乔笑,以掩盖她的悲伤。

  南乔与林夏聊了很多。这些年变化的不止有小城的面貌,还有小城的人。

  陆知遇出狱后,林夏逼他去民政局领了证。两个人没有举行婚礼,对林夏来说,只要陆知遇在身边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高中时代,陆知遇和他们说起过,他的梦想是开一家咖啡馆,咖啡馆里要设计一处图书室。希望在这忙忙碌碌的时代,有这么一处能让人静下来的地方。

  两个人如愿,咖啡馆的风格是按照林夏喜好设计的。简约,大气,一如林夏。

  “我要结婚了。”

  南乔搅着咖啡,漫不经心的说道。林夏一怔,问:

  “谁?”

  “一个学长,这么些年他一直在我身边。”

  林夏想说些什么,却被陆知遇揽住肩膀。

  “挺好的,南乔,我们祝你幸福。”

  南乔淡笑,继续搅着咖啡。

  林夏知道陆知遇的用意,她沉默着看向南乔。或许,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一种了。

  【二】

  十六岁,南乔喜欢上了沈思存,一个班里的小透明。

  那场兵荒马乱的青春里,两个人无一例外,全都沦陷了进去。

  十八岁,两个人偷偷在一起。

  南乔是年级数一数二的好苗子,所有的老师都对他寄予厚望。可她却以一个优秀的高考成绩进入了一个普通双非院校。

  因为,沈思存在那里。

  “南乔,对不起,是我耽误了你。”

  南乔笑着将自己织好的围巾挂在他的脖子上:

  “那你以后就对我好一点,再好一点,更好一点。”

  两个人同校,想见面随时可以。于是,他们总是腻歪在一起。

  南乔室友周末约她去逛街,她笑着拒绝:

  “不了,我要陪我男朋友。”

  沈思存的室友约他晚上开黑,他笑着摇头:

  “我和我女朋友打电话呢。”

  两方室友骂声连连:白天见面腻歪,晚上打电话腻歪,你们俩都快成连体婴儿了。

  可就是没办法,两个人怎么呆都呆不够。

  于是乎,这两位俊男靓女倒也成了学校里人人艳羡的情侣模范。

  南乔说:

  “沈思存,毕业,我们就结婚。”

  沈思存搂着南。吻了吻她的额头说:

  “南乔,你等我,等我赚够钱,买的起钻戒,我就娶你。”

  南乔等啊等,可等来的确是沈思存为别人戴上了钻戒。

  大四那年,父亲突发疾病去世,南家破产。母亲承受不住在家里自杀。南家所有的债务全部压在了南乔的身上。

  南乔一家一家登门道歉,立下字据,她会一点一点偿还每一笔钱。

  那些人大多替南乔惋惜,这个孩子也够可怜,也都没有为难她。

  南乔想,没关系的,她能挺过来,因为她有沈思存。

  可当她拖着疲惫不堪之躯找到沈思存时,一个女子笑颜如花的挽着他的手臂,出现在她面前。两个人笑的开心,那是一把扎进南乔心里的刀子。疼得南乔喘不过气。

  她声音颤抖着指着女人质问:

  “沈思存,她是谁?”

  沈思存宠溺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连正眼都没施舍给她:

  “南乔,我们之间,完了。”

  完了,结束了,他们之间没关系了。

  她死死抓住他的手臂,阻止了他的离开。她贼心不死:

  “告诉我,为什么?”

  沈思存盯着手臂上的手,惨白,削瘦,看上去让人心疼。

  他皱了皱眉头,语气淡然:

  “南乔,别那么自私,难道你想让我陪你一起背着那些债过一辈子吗?别天真了。”

  话毕,满是嫌弃的推掉她的手。揽着那个女人离开了………

  【三】

  “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找你。可都没有消息。”

  林夏看着南乔,满眼的心疼,除此之还有几分埋怨。

  凭空消失,她的朋友们有多着急,她知道。

  可那段灰暗的人生,她不想让她的好朋友们看到。她只能躲,只能藏,只能消失在她们的生活里。

  南乔说:

  “林夏,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可我真的不想让你们看到那样的我。当年………”

  如今的南乔可以坦然的面对那段日子。也可以云淡风轻的讲出来。

  林夏红了眼,落下泪,拥住南乔。哽咽着说不出话。

  南乔安慰她:

  “没事了,都过去了。”

  这句话说给林夏,也是说给自己听

  ——

  南乔回来只通知了林夏,她想给赵青柠和王梓一个披着惊吓外衣的惊喜。

  赵青柠结婚的消息是沈思存告诉她的。王梓‘疾病乱投医’她抱着最后的希望,求助了沈思存。

  毕竟在同一所城市,即便没了联系方式,找到南乔也不算难。

  “真好,青柠和李渠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是啊,”

  林夏说:

  “真好。”

  南乔出现在赵青柠化妆间里时,确实给了两个人‘惊喜’。

  王梓冲着她‘破口大骂’,赵青柠哭着问这些年为什么不理她们。后来她们四个人抱在一起哭。

  王梓恶狠狠说:

  “等赵青柠婚礼结束我们在和你算账。”

  南乔笑着说好。

  几个人在林夏店里再次齐聚,距离上一次四人齐聚,时隔七年。

  王梓问她:

  “这么多年你死哪去了?”

  南乔笑:

  “没死,活的好好的。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结婚对象。”

  赵青柠盯着南乔看,半晌才说了句:

  “南乔,你变了。”

  南乔脸上还是挂着笑:

  “青柠,如果一个人变了,那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足矣导致她改变的事情,对吗?”

  赵青柠不答反问:

  “所以呢,南乔,这些年,你发生了什么?”

  林夏一脸担忧道:

  “别问了,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南乔知到林夏在担心什么。她看一眼林夏,眼底之意,让她放心。

  南乔的眼神飘向远处,声音悠悠响起,追溯到那段时光的源头………

  南家破产,父母去世,爱人离开。一切的一切打垮了南乔。她得了抑郁,她每天都想着怎么可以离开这个世界。

  好在她遇到了她的心理医生,她的学长。这么多年陪伴她左右,拉着她脱离了地狱一般的生活。

  她不爱他,她清楚。但他爱她,她嫁给他,不为别的,她的未来是他给的。

  四个人,只有南乔淡淡笑着,其他三人替她伤心的哭着…………

  【五】

  几个人约着出门唱K,林夏嘱咐陆知遇看店。陆知遇开玩笑说:

  “你们啊,都把我们家林夏带坏了。”

  几个人笑着离开,迎面撞上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好,你就是南乔南小姐吧。”

  面前的女人,南乔认识。

  “我是,你好,沈太太。”

  几人一怔,随即都明白过来。沈太太,沈思存。

  女人笑的优雅,看了一眼南乔身旁满眼戒备的三人,问道:

  “南小姐,能否借一步说话?”

  南乔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过身对她们三个说道:

  “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王梓不太放心,刚想开口却被赵青柠拦住:

  “好,南乔,有事打电话。”

  南乔笑着点点头,目送三人离开。

  “走吧,沈太太。”

  两个人随便找了个咖啡店,相对而坐。

  “沈太太找我是为了什么呢?”

  “我知道,是我拆散的你们,是我不对。可我是真爱他,他也需要我。”

  “沈太太,您来找我什么意思呢?假想敌么?我和沈先生七年前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没关系么?可是你的手上还戴着他送你的手链”

  南乔低头看了一眼,那是她十八岁生日时,他送给他的。

  他说:南乔,从今以后,我要把你牢牢拴在我身边。

  南乔笑了笑:

  “沈太太,您知道的还挺多,不过没关系,这个,我随时可以扔掉。”

  南乔扬了扬手,话毕,利落的摘下,扔出窗外。

  “沈太太,我要结婚了,有兴趣的话欢迎你来喝我的喜酒。”

  微笑起身,转身离开。

  沈太太望着南乔的背影,满眼的哀伤。

  ——

  南乔的公司运行的非常好,已经有能力还清当年南家欠下的债务了。

  可奇怪的是,当她找到那些债主准备还钱时,那些叔叔阿姨却对她说不用了。

  南乔不明所以,那对于他们来说确实不算是一笔大钱,可纵使他们和父亲的关系要好,可也不至于让这笔钱打水漂。

  况且,南乔也不需要这样的施舍。

  离开南城回了公司,南乔整理了账目再次登门。

  “郑叔叔,这是当初父亲欠下的债。”

  “小南啊,我不是让助理告诉你了吗,那笔钱不用还了。”

  “可是郑叔叔,这笔钱我得还……”

  两人争执,互不相容。最后郑叔叔叹了口气,语重心长:

  “小南,你还不明白吗,当初有人替你还了这笔钱。所以你的债主不是我们了,而是他。”

  南乔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大楼的。魂魄似乎离了体,浑浑噩噩的走在大街上。

  一切都说的通了,那个女人有钱,而她当时需要钱。

  南乔掏出手机,按了一个已经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沈思存,我们见一面。”

  【终】

  “南乔,对不起”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沈思存,是我对不起你。”

  隔了那么多年,他还是沈思存,她也还是南乔,可一切都不一样了。

  “沈思存啊,为什么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以为我们只要在一起,只要你在我身边,不论是多大困难,我都能挺过去的啊。”

  “南乔,爱情不是万能的,对我们而言,除了连累对方,它没有任何价值。”

  南乔望着天花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沈思存,你还爱我么。”

  沈思存笑的苦涩:

  “那个年轻,勇敢,拉着你的手对你妈妈发誓的沈思存爱,可现在在你面前,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一个孩子的父亲,不能。”

  南乔笑了笑,把一张卡递到沈思存面前。

  “沈思存,从今以后,我们当真是两不相欠了。”

  然后离开。

  可真的两不相欠了吗?她欠他的,他欠她的理的清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