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失散
榆叶2021-06-18 19:06959

  清晨,鸟鸣声啾啾,暖阳透过叶缝温柔的洒在地上。这是一个艳阳天。

  厉墨翎被暖阳唤起身,他茫然的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巨大的土坑,黄土柔软而细腻,凌乱的散着些白骨。

  尽管肋骨被摔断了好几根,他还是强撑着起身,那匹狼早已被摔死,暗红色的血迹早已干涸。

  他走出土坑 ,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去,不想竟被人骨绊着,咕噜噜滚了下去。

  他惊慌失措的拉着手边一切尽可能拉着的东西,但却无济于事,丝亳未减缓他的速度,他滚入了一处墓穴,起身时碰着了什么东西,他未在意。

  地板一翻转,他被盖入寒冷幽深的地下。

  长长的甬道尽头,是可见的幽暗深邃,仿佛怪兽般欲择人而噬。两旁的火把尽管已落满灰尘,但灯光依旧明明灭灭,未成昏暗。他不怕死的走上前,安然无恙。

  仿佛冥冥中注定,他对这里很熟悉,熟悉到,一闭眼就知此地布局,各处机关。

  他来到主墓,满地的金银财宝,金块珠砾,头顶悬挂的夜明珠,将整个主墓照的亮如白昼,白玉台阶闪着温润的光芒。

  金棺银椁,必为帝王冢。翡翠为河,白玉为阶,明珠为顶,黄金为底。金雀朱翠,血玉东珠,弃置一地,倚叠如山。

  他脚步匆匆,对滔天富贵毫无留恋,袖袍一转,没入黑暗。他知道,死人的钱财是不能随便碰的,尤其是帝王冢。

  当他狼狈地从盗洞中钻出,已是三更半夜,星辰作伴,月亮的银辉温柔地洒在世间,他将自己整理妥善,安然的拾阶而下。

  涤墨镇东巷老李,为了养家糊口,他向来是醒的最早的一个,一面生火煎茶,一面翻着炊饼,嘴里哼着小调,闲暇之余,隔着窗户瞅一眼熟睡的儿孙。

  儿子年少桀骜,不服管教,闯了祸事,不知所踪。老伴又走得早,儿媳早早改嫁,他与嗷嗷待哺的孙儿相依为命。清墙黛瓦,日子过得安然而平淡。

  他瞥见摊有客人,赶忙过来招呼,却被来人吓得一屁股跌在地上。

  “你是不是去过那个墓穴!你看看镜子,你看看镜子!”老李狂奔进屋,拿出一面泛着黄晕的铜镜。

  厉墨翎接过铜镜,看到了他额角上诡异的花纹。

  “当年有这个花纹的人都死了,有的三年,有的两年。”老人的眼里满满都是惊悚,仿佛厉鬼来勾魂索命。

  涤墨镇上的人都知道,北昆峰上有厉鬼勾魂无常索命,这是老一辈人口耳相传的传说。

  天擦黑,涤墨镇就会封镇,每家每户门口都立着石敢当,防止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进来。

  偏偏老李他们几个不信邪,夜半上了北昆峰。年轻人,血气方刚,又有一身力气,认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直到他们掉入洞穴,狼嚎声一声声的嚎叫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之月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之月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