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指路
榆叶2021-07-02 21:221,044

  任何欺她辱她之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我愿意上街陪你去,去买一尾游鱼。我愿意隔江望着你,看着你远去。我愿意等天晴,站在街角等你。

  丰润的唇线勾出欢喜。

  她眉心一点朱砂痣,长而微卷的睫毛低垂在眼帘。眼尾漫开一抹红,使得清纯的脸蛋显得妖魅。精致的菱唇如桃花般的色泽。

  他高挺的鼻梁不老实的在蒋心莹脆弱而又精致的肩窝上流连,细嗅着她的体香。透过衣裳,淡淡的,似有似无,勾着他去寻找,沉迷忘返。低垂的眼帘遮住了他眼眸中的暗色。

  “哥哥,我叔公上山打猎,这几天雨雪霏霏,天色又暗,叔公许久未归,可能是遭遇不测,哥哥上山时,可曾遇见?”“呵,打猎,北昆峰在江湖上的凶险都赫赫有名,一个猎户敢如此不要命?”肖烈云心想。

  “但确实,北路上好像有一个人,隔太远没看清,血腥味倒是挺大,走了大老远还能闻到。借此支开这小子,倒也不错。”他暗思。

  “出了这庙门,往北走,三十里树桩周围,顺着血腥气应该能找到。”“谢谢哥哥!”厉墨翎眼睛一下亮了,想都没想,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蠢货,估计等你找到,狼群早把他撕了。”男人的眼眸里满满都是恶意。这小傻子要找死跟他有什么关系!

  这绝对是边关最好的客栈,虽说只有两层但却小巧玲珑,每层房檐下挂着风铃,当莫北的风吹来时风铃凛凛作响,清脆悦耳。飞檐斗拱,廊腰缦回。挂在楼上的绸缎婀娜的飘散在风中。

  楼下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今儿啊我看到老板又去请大夫了,你说这老板娘三天一小病两天一大病的,可真是个病秧子。”“唉唉你说什么呢,我可听说了,老板娘是个顶真儿的美人儿,分明是老板小气,拘着美人儿,一点都不让人看。”“我听伙计说老板娘的什么东西都是老板一手包办,从不假他人手。”“啧,啧,金屋藏娇啊!”“挤什么挤什么一边去!”

  齐老大夫天不亮就被肖烈云一把从被窝里揪出来,急匆匆的说是要给他夫人看病。他带好医箱,靴子都未穿便被拽上马,一溜烟向客栈跑去。一大把年纪了他真是不容易啊齐老大夫心里泛着苦水,胃都要给颠出来了,唉。

  像拽风筝似的被拽上楼,这二楼除了大夫与他,从未被他人踏足。静悄悄的,未见一个人影。莹莹喜静,人太多会吵得她耳朵疼。

  重重帘幕中伸出了一只芊芊玉手,粉白的指甲,手指纤长而秀美,虎口处还有一颗红痣。

  齐老大夫隔着帕子为她诊脉,只是受了凉无甚大碍,这男人就一副天塌下来了的样子。

  “照着这方子去开药,每日两服,两天便好。”“莹宝你想喝什么?我去给你做。莹宝你定是穿的少了,猎场有条白狐,我给你猎了来做披风如何?莹宝?莹宝?你莫不理我”“吵得我头疼,去煎药。”沙哑而又软糯的嗓音勾的人心头直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之月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之月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