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大脸猫2016-12-11 21:012,373

  屋子里燃着一盆火。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缩成一团坐在火堆旁边,他身上穿着的冲锋衣都湿透了,他留着小胡子戴着眼睛,眼睛上面也全都是还没干的水汽,一道湿漉漉的痕迹从中年人坐着的地方一直延伸出了房子。

  屋子里只放着一张落满灰尘的床,两个巨大的背包靠在墙角,背包已经半个瘪下去,火堆旁边另放着一个有一米长二十厘米宽的木匣子,匣子做工精巧,浅刻着几句诗,只在上面刷了一层清漆,看起来格外的古雅。

  那几句诗是用行书写就的,写的应该是一首有名的佛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可以想到匣子里面装着的东西应该是和佛家有关的。

  但中年人并没有着急去打开盒子,外面正在下雪,天冷的很,他缩在火堆旁边感觉自己快要被冻僵了。

  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声:“联系上了没有?”

  中年人听到这个声音浑身打了个哆嗦,他艰难的转头看了一眼半开的门,可那个声音响起过后就没有别的动静了。中年人嗫喏着嘴唇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门外又响起了那个女声温柔的问:“联系上了没有?”

  透过玻璃镜片,景色全都变成了雾蒙蒙的,中年人颤抖着伸手摘下了眼睛,可是高度近视又让他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他手忙脚乱的用手指捋了一遍镜片,重新戴上眼睛。

  一只苍白的手正搭在半开的门上,手指纤细,皮肤苍白。

  “不,那不是她的手。”中年人放低了呼吸一动不敢动在心里想着。

  “你怎么不说话?”女声越发的温柔起来,但这话音的主人就是不现身,她不现身,中年人就不动。他慢慢的伸手过去扶住了那个匣子。

  “不,你别碰那个。”

  中年人触及匣子的手指一颤,最后还是紧紧的捏住。

  就在这时,突然从中年人的身上传出了一阵夹杂着电流的声音:“这里是东海救援队,能否收到,请回应。”

  这个声音吓了中年人一大跳,手臂一颤就碰到了正在燃烧的火焰上,他啊的痛叫了一声缩回了手。

  就在这时,门外又响起了一声满足而清脆的笑声。

  这笑声惊的中年人又抖了一下。

  这种时候,他有些气急败坏的怪起身上那个防水的无线电对讲机来了,刚才干嘛不在水下泡烂呢。

  这个时候,他当然也知道门外的是什么东西了。

  当然是雪女。

  来这座岛的时候就有人告诫过他们,岛上有妖怪名叫雪女,摄人心魄。虽然是传说,可是刚才在冰面下面……在冰面下面……真的有一个美艳的女子穿着长袍皮肤就像是日本的艺妓那样惨白,那张脸几乎都要承受不住这种雪白而干裂起来,她对着自己笑,那笑容好像穿越了千百年的沧桑,她的嘴唇艳红,露出的牙齿又是白的,而随后,这个怪物伸出了她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眼睛,雪白的长袍在水里十分晃眼。

  不过雪女似乎只能在水里不能上岸,所以这个声音才只是在外面响起来,木屋外面就是一小片湖,中年人刚刚地狱回来。

  无线电里面又传出了声音:“这里是东海救援队,请回应。”

  中年人眼睛里面终于闪出了希望的光芒,他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无线电按下了通话键:“可以收到,可以收到。”

  “我们在两天之前就收到了你发出的讯息,但之后就没有回应了。”无线电那一端的人显得很兴奋。

  “出了点事。”中年人的眼睛依然不敢离开门口,神情明显的不安。

  “我们已经确认你的坐标,直升机将会在大约三个小时后到达,请在空旷处设立醒目物体便于搜寻。随时保持联络。”无线电那一端的人语气安定,似乎是在安抚对讲机另一边的受难者。

  中年人盯着门口回应:“收到,我会点燃篝火。”

  对讲机响了一声电流的炸音重又归于平静,中年人呆呆的坐了半天,门外的那个怪物似乎也再没有说过话,他猛地像是想起了什么东西,撑着慢慢回暖的身子站了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出了屋子,外面是一片寂静,现在是春天,这座岛上却十分寒冷,那个淡水湖里竟然结着冰,木屋就建在湖边,谁也不清楚这座岛上为什么会出现一个淡水湖,这里虽然是东海,却根本没有航线,任何海事地图上都没有标注过这座岛,所有卫星照片上这一篇区域都被浓厚的云层遮挡,科技飞速发展,但总有一些地方是神秘的。

  中年人和妻子来到这座岛上已经有两天了,但这个时候他的妻子却永远留在了湖底,只剩他一个人带着盒子逃脱了地狱,他不敢再想自己待在湖底时候的景象,他并不是一个适合冒险的人。

  ——至少从他戴着眼睛就能看出来他并不喜欢冒险。

  可为了那个盒子……为了那个盒子里面的东西,任何事情都有第一次,文质彬彬的老师也会穿着冲锋衣背着背包去当一个探险家。中年人默默瞧着湖面,突然想起那盒子还放在火堆边上,他心里一惊,急忙转头去看,盒子还好端端的躺在那里。

  他松了口气,紧走几步抱起了盒子,又走到角落的背包前面把盒子塞进背包里面,背起包从火堆里面捡了一根正燃烧着的木柴走出了房子,然后把木柴扔在了木屋的下面,那下面长着大片大片的枯草,被火点着立刻疯狂的烧了起来,不一会就连带着这座小木屋一起燃起了冲天的大火。

  三小时后,直升机准时出现在地平线上,夕阳正从西边往下落,给直升机都度上了一层金黄,那是东海救援队的一架俄制卡-28救援直升机,双螺旋浆带着蜻蜓般的机身轻盈而来,中年人正坐在那一大堆火焰的边缘抽一根烟,他脸上并没有获救的喜悦,眼神不断的瞧着湖水,不知道在看什么。

  直升机降落在空地上,三个穿着橙黄色衣服的人跳了出来扶着中年人上了直升机,随后重新起飞。

  中年人戴上了耳麦,里面传来了机长温和的声音:“欢迎登机,你已经获救。”

  中年人看着舷窗外的小岛,大梦初醒般的哽咽了一下,泪水掉在了他的手背上。

  “谢谢。”

  然而在这架卡-28双螺旋桨飞机调转机头向西飞去的路上,就在那湖水的中央,螺旋桨突然停止了转动,机舱里闪烁着报警灯的红光和报警器尖锐的声音,然后这架飞机连同机上五个人全部一头栽进了湖水中,砸碎了冰面激起了一道十几米高的水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疆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疆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