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专业治疗z装逼症
红孽2020-04-25 14:074,778

  清晨,秦斌缓缓睁开了眼睛,一道精芒顿时从他双瞳中闪过。此刻的他的眼神,如鹰如隼,带着摄魄的穿透力。仿佛经过一夜的修炼,他体内的灵魂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就在这时,秦斌渐渐苏醒的嗅觉突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汗臭味,疑惑之下,他四下看了看,然后发出了一声惊呼。

  “卧槽!我怎么变成这样了?”秦斌张大了嘴巴,死死盯住自己的身体,仿佛是见了鬼一般。只见在他的皮肤之上,不知何时结了一层黑色的污渍。而那股浓烈的汗臭味,正是从这些污渍上散发出来的。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走?秦斌一瞬间就想起了玄幻小说中那些狗血的情节,然后喃喃地道:“这枚丹药居然拥有洗精伐髓的效果!就是不知道,我现在身体的状态,是不是已经进入到炼气期了?”

  秦斌走进卫生间,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才将身上的污渍洗干净。当他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满脸的不可思议。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感官比以前敏锐了无数倍,比如他能看到十米之外墙壁上爬着的一只蚊子有几只腿,比如他能听到笼子里仓鼠那有节奏的心跳,比如他能在空气中闻到一丝汽车尾气的味道……

  这在以前,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秦斌闭上眼睛,默默运转功法,直觉丹田中一股雄浑的能量顿时运转而起。随着秦斌的调动,这股能量渐渐运转到他的手掌之上,刹那间,他的双手被一层淡淡的荧光笼罩。

  “炼气期第一层!”见到这一幕,秦斌顿时狂喜不已。根据功法上的记载,只要进入炼气期第一层,体外就会产生一层微弱的光芒!

  “那枚丹药果然是神奇无比!”秦斌咧嘴笑了起来,进入炼气期第一层,他也就算是一只脚已经踏进了修炼的大门,在以后的时间里,只要他坚持下去,成就必将不可限量。

  而且,修为达到炼气期第一层的秦斌,已经超越了普通人,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一名修真者了。虽然炼气期一层的修为几乎是不值一提,但相对于普通人来说,秦斌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层次。如果他愿意,他可以立即将真气布满全身,让自己拥有超强的战斗力,一人打个十几个壮汉,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在这样的状态下,甚至就连这个世界上的一些拳击手、功夫高手,也不见得能够在他手中讨到好处!

  秦斌越想越觉得兴奋,他读过不少的玄幻小说,也渴望得到书中主角那般开天辟地的能力,而眼下,他终于开启了一道神秘的大门,从今以后,只要他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站在这个世界的顶峰!

  不过,秦斌很快就开始头疼了,女修向他索要功法的事情,他到现在他还没有想到一个解决的办法,难不成让他随便弄一些什么《九阴白骨爪》、《降龙十八掌》什么的去骗那个女修?

  想到这里,秦斌眼睛忽然一亮,或许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至于女修能不能看懂,那就不是秦斌的事情了。

  想通了这一点,秦斌顿时觉得心情舒畅,紧接着,他和宋雅洁打了个招呼,就去上班了。

  ……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日子虽然一直很平淡,但秦斌却觉得很惬意。他除了上班,就呆在住处修炼。虽然短时间内他不可能再次晋级,但总算是将炼气期第一层的修为彻底稳定了下来。

  而在这几天平静的日子里,唯一有些不同寻常的,就是小仓鼠自从吃了第二块丹药之后就一直沉睡,直到今天都没有苏醒的迹象。

  对于这样的结果,秦斌并不担心,因为仓鼠的心跳和呼吸依然正常,这显然表明,小东西正在用沉睡的方式进化着。

  秦斌很期待,当这个小家伙再次醒来的时候,会拥有怎样一种神奇的能力。所以,每天下午下班后,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冲进屋内,看看仓鼠有没有醒来。

  ……

  七月二十三号,秦斌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出租屋。他看了看仓鼠,发现这个小家伙依然在沉睡,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在外面吃过晚饭,秦斌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修炼,但当走到门口时,宋雅洁忽然叫住了他:“等一下!”

  “什么事?”经过上次的事情后,秦斌至今还心有余悸,他可不想再跟这个脾气暴躁的小丫头纠缠下去,不然哪一天再来个身体接触的巧合,宋雅洁还不把他剁成肉泥?

  宋雅洁抿了抿嘴,道:“看电影,去不去?”

  “恩?”秦斌愣住了,这丫头从第一次见面就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个大色狼,避都怕避不及,今天怎么忽然转性,要邀请自己看电影了?

  没事儿献殷勤,非奸即盗!

  所以,秦斌很果断地摇了摇头:“不去,没兴趣!”

  事实上,他还真的没有那个闲心,自从修为一下子进入炼气期第一层以后,秦斌已经开始对修炼痴迷了。

  宋雅洁脸上闪过一抹怒气,这个混蛋装什么大尾巴狼,本大小姐好歹也是美女,你居然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要不是在阳城市我只认识你这个混蛋,就算你求本姑娘都没门!

  宋雅洁咬了咬银牙,道:“如果你陪我看一次电影,上次的事情,我们就一笔勾销。不然的话……”

  “不然怎样?”秦斌被宋雅洁逗乐了,这丫头今天是不是脑筋抽风啊?怎么死皮赖脸地非要自己陪她看电影?

  “不然的话,我就让跳跳教训你!”宋雅洁露出一个少女式的坏笑,随即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

  “跳跳是谁?”秦斌心中疑惑不已,但当他看到宋雅洁手上的那个东西时,顿时呆住了。一个星期没有苏醒的仓鼠,此刻正温顺地呆在宋雅洁手心,它那一双黑豆一样的眼睛,盯着秦斌眨个不停。

  “这小东西居然醒了?而且还和这丫头搞到了一起?”秦斌顿时愕然,紧接着,他冲仓鼠招了招手,道:“小家伙,过来!”

  然而,跳跳只是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沿着宋雅洁的手臂爬到她胸前,直接钻了进去。

  见状,秦斌的眼珠子差点没有瞪掉,娘的,你还真是会找地方!

  “咯咯……”宋雅洁被仓鼠逗得直笑,伸手将它抓出来,然后指着秦斌的脑袋道:“跳跳,去把这个家伙的头发弄乱!”

  嗖——

  还没等秦斌有所反应,跳跳突然化作一道白影,瞬间跳到秦斌脑门上,然后一双小爪子乱转一通,三下两下就把他精心打理的头发抓成了鸡窝。

  宋雅洁觉得特别解气,边笑边道:“对,就是这样,跳跳你真聪明!回头我给你买东西吃!”

  唧唧——

  小家伙两只眼睛顿时光芒大放,俩爪子犹如上满了劲的发条,拼命地拨弄着秦斌的头发。

  “停停停!我去还不成吗!”秦斌终于受不了了,他算是明白了,如果今晚不把这个姑奶奶打发好,他就别想修炼。这丫头与那只该死的仓鼠搞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对祸害。

  “这还差不多!跳跳回来吧!”宋雅洁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心情顿时变得舒畅起来。

  秦斌耷拉着脑袋,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他将乱七八糟的头发理顺,下楼拦了个的士……

  “对了,今晚电影院放映的是什么影片?”出租车上,秦斌越想越觉得宋雅洁今晚的举动有些诡异,心中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是赵奕欢主演的恐怖片《校花诡异事件》。”

  果然!

  秦斌的揣测得到了证实,他哈哈大笑道:“我说你今晚怎么这么奇怪,原来你喜欢看恐怖片,但自己却很胆小,所以才想找人一起,对吧?哈哈……”

  “你混蛋!”宋雅洁见心中的小九九被拆穿,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她锤了秦斌一拳,然后对那只趴在胸口的仓鼠道:“跳跳,去抓他的头发!”

  秦斌揣测的已经很准了,宋雅洁的确喜欢看恐怖片,而且人也很胆小。今晚,本来她已经约好了一个女孩子一起去看这部电影,不料对方被男朋友拉去体验二人世界,直接把宋雅洁晾在了一边。而宋雅洁在阳城市认识的人,除了那个女孩子,也就只有秦斌了。所以无奈之下,她才出此下策。

  笑声戛然而止,秦斌急忙喊道:“停停停!我不笑了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

  正在开车的的哥一听这俩人要去电影院,当下好心地提醒道:“小伙子,电影院那一片最近可不太平,听说总是有流氓孩子在那里捣乱,你们去了那里,可要小心点儿啊!”

  “谢谢大叔!”秦斌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听人劝吃饱饭,他还没有自大到老子就是天下第一的程度。不过,他和宋雅洁只是去看一场电影而已,想来也不会遇到什么麻烦的。毕竟那些流氓孩子再坏,也不敢明目张胆地为非作歹吧?

  出租车很快驶到了电影院门口,表上显示的是四十一块五,秦斌很大方地丢了一张五十的钞票给好心的的哥,然后领着宋雅洁下了车。

  走到电影院门口,秦斌果然发现六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脖子上挂着黄链子的不良少年。这些家伙站在电影院门口那叫一个嚣张啊,凡是走到他们附近稍有姿色的女孩或者女人,都被他们一阵猛瞧。

  但这些女孩或女人却无可奈何,因为拿眼睛看人,又不犯法。

  宋雅洁自然也没能幸免,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顿时引来一片口哨声。甚至有两个家伙直接出言调侃:“美女,有时间不?咱们去喝一杯!”

  宋雅洁像是遇到了一群讨厌的苍蝇,皱着眉头快速走入电影院。秦斌紧随其后,他虽然对于那六个染了头发的家伙很不爽,但宋雅洁又不是他女朋友,而且对方也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动作,多一事倒不如少一事。

  这么一想,秦斌顿时忍了下来。

  然而,他没有想到,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就在秦斌和宋雅洁走进电影院后,一个带着鼻环,貌似领头的家伙冲其余几人递了个眼色,道:“哥几个,刚才那个小妞儿怎么样?”

  “美!就是胸脯小了点儿!”

  鼻环男一脚踹过去,道:“你懂个鸡巴!”

  被踹的那个黄毛家伙敢怒不敢言,还要装作一副笑脸,心里憋屈不已。

  鼻环男冲其余五人招了招手,待大家围成一个小圈子的时候,低声道:“看见那小妞身上衣服的牌子了吗?那可是GUCCI的,那小妞绝对是个有钱人。至于小妞身边的那个小家伙,估计是一个屌丝,想来个完美逆袭,嘿嘿……很可惜,他撞到了爷们的枪口上!”

  其余五人闻言,顿时嘿嘿直笑。他们五人和鼻环一样,平日里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只好将想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来养活自己了。他们六人组合经常在电影院附近晃悠,一旦发现单薄的善男信女,就以有缘的借口软硬兼施请人家吃饭,然后趁机在酒里下药,等对方昏迷之后,就拿了人家的钱财走人。

  由于受害人大多只是损失了一些财务,于是都抱着破财消灾的心理将此事作罢,所以半年多以来,鼻环男六人一直逍遥法外。

  一个半小时后,电影终于放完了,秦斌领着脸色苍白却带着兴奋的宋雅洁,随人群走了出来。

  而这时,鼻环男冲其余五人使了个眼色,顿时将秦斌的路截断了。紧接着,鼻环男装作和秦斌很熟悉的样子,伸手拍了怕他的肩膀,道:“靠!张鹏,好多年没见,没想到在这儿能碰见你!走,咱们去喝一杯!咦?这是弟妹吧?你小子真有艳福,居然能泡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周围的众人听到这话,也就没有多想,纷纷离开了。

  秦斌心中冷笑不已,脸上却是很平静地道:“对不起,我不是张鹏,也不认识你们!”

  鼻环男早就将这一出戏演练到闭上眼睛都能发挥的地步,当下瞪大了眼睛,道:“靠!你小子发财了,居然连同学都不认识了!”

  秦斌有些不耐烦了,沉声道:“收起你那骗人的把戏吧!别以为所有的人都是傻子!”

  鼻环男脸上的神色一僵,随即冷冷地道:“小子,我劝你识相点,在这条大街上,老子说一不二,别给你脸不要脸,你麻痹的!”

  “秦斌,我们走吧!”宋雅洁悄悄拉了拉秦斌的手,声音透着些紧张和担心。她虽然很讨厌这六个家伙,但也明白对方不是那么好惹的。

  但紧接着,宋雅洁却长大了嘴巴,满脸震惊。

  啪——

  就在鼻环男骂出那一句脏话的瞬间,他只觉得眼前一花,领口顿时被一只有力的手掌握紧,然后从左脸颊上传来一片火辣辣的疼痛。

  下一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耳光。

  啪啪啪啪——

  不多时,鼻环男脸颊肿得如发面馒头,殷红血丝顺着嘴角滴沥而下。而那剩余的五人,被也突然的一幕惊呆了,如同木偶一般呆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老大被胖揍。

  秦斌右手握着鼻环男的领口,几乎将他提离了地面,他左手左右开弓,直到发麻了才停下,然后一字一顿地道:“老子专业治疗装逼症!你再骂一句试试?信不信我拗断你的脖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手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手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