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名流齐聚
红孽2020-04-21 17:403,303

  平心而论,秦斌是真的不想参加那个什么舞会,毕竟现在他不缺钱花,也没有想要攀交上层人物的念头。再者说了,他不过是从农村来的一个小人物,对于礼节什么的并不是太懂,如果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闹出笑话。

  但是,眼下白祖武已经断绝了他拒绝的机会,秦斌也就不好意思再推辞了,不然就显得太摆架子了不是。

  挂了白祖武的电话,秦斌就在岗亭中慢慢等候起来,而这般等候仅仅只是持续了五六分钟,一个身穿白衬衫黑西裤的年轻人就来到了岗亭跟前。

  “请问,哪个是秦斌?”他站在岗亭外向里扫了一眼,心中不禁有些纳闷。就在刚才,他的上司王久元接到了白祖武的电话,对方声称要为一个叫秦斌的小家伙请一天假,而王久元与白祖武关系很好,对于这件事情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但是,让这个青年想不通的是,这个秦斌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请得动阳城市的扛把子亲自为他请假。

  “我就是!请问您有什么事情?”秦斌抬起头,不禁有些疑惑。

  “哦!你好,我是是师范学院保安部部长王久元的助理,现在你可以离开这里了,什么时候把事情办完了,你就什么时候来上班。”年轻人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他虽然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个小保安能够请得动保安部的部长亲自为他请假,但也明白这种事情不是他能问的,不但如此,在这个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家伙面前,他还必须表现得足够友好和谦虚。

  “哦,那谢谢你了!”闻言,秦斌也没有犹豫,冲年轻人打了个招呼,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出租屋。换上一身八成新的休闲装之后,秦斌并没有等候太长的时间,就迎来了白祖武派来的轿车。

  开车的是秦斌曾经见过两面的老曹,一次是在高架桥下,一次在火车站附近的广场上。二人一路上聊着,很快就到了百花酒店。老曹将车子挺好,然后领着秦斌直接上了六楼的歌舞厅。

  “小兄弟,我就不进去了!”在歌舞厅门口,老曹那满是胡茬子的脸笑了笑,然后压低声音接着道:“这次对你来说可是一个好机会,千万要把握住啊!”

  说罢,还神秘地冲秦斌眨了眨眼睛。

  “谢谢曹大叔,我知道了!”秦斌笑着点了点头,却并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他之所以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巴结谁,只不过不想让白祖武觉得难看。等到舞会结束之后,他的生活又将恢复平静,平静地上班,平静地修炼。

  也许有一天,秦斌的修为强大到了某个层次,他会与某些大人物有一些交集,但不管怎样,秦斌在内心深处,都不愿意与这些人打交道的。他和俗世间那些热衷于名利的众生,终究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当秦斌推开歌舞厅大门的时候,一个打扮得体、脸上带着职业性微笑的服务生顿时挡住了秦斌的路。他说话虽然很客气,但却给人一种拒之门外的感觉。甚至在他看见秦斌身上那廉价的休闲服之后,脸上还露出了毫不掩饰的鄙夷之色。

  能够有资格进入今天这个歌舞厅的人,哪个不是身穿价值数千甚至上万的高档服装?这个家伙穿的这么差劲,显然不可能是来参加舞会的人。既然这样,那他就没有理由客气了。

  “我来找白祖武大哥!”对于服务生的态度,秦斌也不生气,像这种势利眼的人他见多了,也犯不着为这种人制气。

  听到白祖武这三个字,服务生脸上的表情明显僵了一下,他就是阳城市土生土长的居民,对于白祖武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而眼前这个家伙居然开口说出了白祖武的名字,该不会是白祖武的什么人吧?

  不过,服务生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他觉得秦斌就算是与白祖武有关系,最多也只能是白祖武手底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弟而已。不然的话,这小子年纪那么小,而且穿的那么差,还能是白祖武的什么人?

  既然这家伙是小角色,那么自己就没有理由放他进去了,毕竟舞厅中那些有钱有权的大人物可是很讲究身份的,如果万一因为这个家伙,引起了那些大人物的不满,他这个服务生也就可以直接卷铺盖走人了。

  想到这里,服务生顿时板起脸,沉声道:“你有什么事情给我说就行,等一下我会帮你转告白先生的!”

  秦斌笑了笑,道:“麻烦你转告白祖武大哥,就说一个叫秦斌的正在歌舞厅的门口等他!”

  听到这句话,服务生新路顿时不爽了,妈的,你以为你谁啊?说话居然敢这么牛逼?你小子就得瑟吧,等一会儿,看白先生怎么收拾你!

  “你在这里等着!”服务生心中冷笑连连,转身进了歌舞厅中心。

  然而,让他吃惊的是,在阳城市威名赫赫的白祖武,听到秦斌这个名字后,立即停止与一个体面人物的热情交谈,然后直奔歌舞厅门口。

  不过,服务生虽然吃惊,但却没有多想,他觉得也许是那个年轻人找白祖武要报告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会让白祖武这么失态。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差点让他瞪掉了眼珠子。

  “哈哈……老弟你可来了!直接进来就行了,还站在门口干什么?”白祖武上去就给秦斌一个熊抱,然后伸手把秦斌拉了进来。

  服务生在一旁看的是目瞪口呆,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个毛都没有长齐而且身上穿着廉价衣服的家伙,为什么能让白祖武如此对待。

  秦斌苦笑着看了服务生一眼,意思不言自明。

  白祖武皱了皱眉头,看向服务生。后者顿时心脏狠狠一跳,心中一片冰凉,他不知道这个家伙居然与白祖武有这样的关系,这下好了,怕什么来什么,得罪了这位黑道至尊,以后的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他越想越怕,艰难地吞了口唾沫,结结巴巴地道:“对……对不起,白先生,我真的不知道这位……先生是您的客人!真的对不起!”

  服务生简直是欲哭无泪,如果早知道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家伙有这样的能量,就算是给他一百万,他也不敢将秦斌挡在门口。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白大哥,走吧!”秦斌没有兴趣跟这种小人物计较,当下拉着白祖武向舞厅内走去。

  服务生悄悄松了一口气,伸手抹去额头上几滴冷汗,看着秦斌的背影怔怔出神。

  秦斌走进舞厅,顿时微微吃了一惊,只见在沿着墙边摆放着数十个高档沙发,高档沙发边上摆放着造型精美的玻璃钢茶几,茶几上摆满了各种高档水果,还有一瓶瓶满是英文数字的洋酒。

  秦斌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价格,但能够被摆到这种高档聚会上的东西,又怎么会是便宜货。

  也许是因为时间还早的缘故,舞厅中只有不到十个人,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这些人举止优雅,气度不凡,让人一看就觉得他们必然是身价不菲的商界大鳄,或者是手握重权的政界骄子……

  “兄弟,看见那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人了吗?他叫莫远,是阳城市一个房地产商!”白祖武一边拉着秦斌走向那个名叫莫远的中年人,一边低声介绍道。

  莫远见白祖武向他走来,立即停止与身边的人交谈,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在阳城市,虽然他坐拥亿万家产,与政界很多当权人物都有很不错的关系,但他更在乎的是眼前这位阳城市道上的一把手。因为要做房地产的生意,就必须要与道上的人打交道。

  “老莫,给你介绍一个朋友!”白祖武面带微笑,看了看秦斌,又看向莫远。

  这时,莫远才开始注意起秦斌来,眼前这个小家伙年龄不大,几乎相当于在校的大一学生,穿的也很普通,但就是这样一个少年,却能让白祖武亲自出马,这小家伙究竟有什么来头?

  莫远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随即笑道:“这位是……”

  白祖武亲昵地拍了拍秦斌的肩膀,道:“他叫秦斌,是我最近才认的一个老弟,老莫以后可要多多照顾我这位兄弟啊!”

  莫远瞳孔瞬间缩小到绿豆大小,心中随之翻起了惊涛巨浪,白祖武这个黑道巨枭虽然讲义气,但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认谁当自己的亲兄弟,但现在,这个阳城一哥居然为了这个少年破了例,这比石头开花还稀奇。

  他强压下心头的震惊,伸出一只手掌,对着秦斌笑道:“你好,我叫莫远,是老白的朋友,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既然白祖武这么开口了,他自然要卖人家一个面子,他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与白祖武的帮助密不可分。

  秦斌心中虽然有一百个不情愿,但事情到这份上他也没有选择,当下伸手与莫远象征性地握了一下,然后笑道:“莫老板好!”

  与莫远闲聊了几句,白祖武就拉着秦斌走向了另外一桌。而在那里,扎着马尾辫,长相斯文中透着阴沉的贝小宝也注意到了秦斌的到来,紧接着,他那细长的双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凌厉的精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手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手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