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夏悠然2017-09-22 10:083,739

  “咳咳咳……”

  侦探社灰尘滚滚,仿佛笼罩一层迷雾。在迷雾中一个矮个子男生边掸着灰边不住咳嗽。

  “Q!拜托你轻点好不好!”蹲在柜子前的我扭过头忍不住对他抱怨,害得我都看不清柜子里的东西了。

  Q--侦探社的社员,也是我的小跟班。个子不高,大概只有一米六比我还矮了五公分。生了一张圆圆的娃娃脸,长年理个蘑菇头,深度近视戴着一副瓶底盖眼镜,一条松松垮垮的蓝色背带裤穿在他身上,更显他身材的干瘦。有点笨拙有点呆,标准版的青蛙男。

  他是我无意间从路上“捡”来的,当时的他可怜到无家可归,我和爸爸就收留了他,并让他跟我在同一所学校上学。不过他坚持不和我们住在一起,可能是觉得不方便吧……爸爸就在我家隔壁给他修了间小屋,成为我们唯一的邻居。那都是因为老爸的特殊“嗜好”,再第一百零八次被投诉之后,我们只能搬到近郊,和一片玉米地做伴。

  之后Q就一直衷心耿耿地当我的小跟班,目前也是侦探社唯一的社员。

  “可是社长,我们一个月没打扫了,灰尘实在太多了。”Q推了推眼镜举着鸡毛掸子回头说。那个圆圆的蘑菇头,怎么看怎么呆。

  “……”为什么我们会有时间打扫侦探社呢?因为我们已经一个月没接到委托了,实在太无聊了。

  我叫云璎珞,是鼎鼎大名的“雪樱侦探社”社长,也就是个侦探!就像大家所熟悉的福尔摩斯和柯南那样,专门揭开阴谋的真相、伸张正义的伟大人物。

  可是……望着徒有四壁破败潦倒的侦探社,我的满心斗志和熊熊火焰就会遭遇一盆凉水。

  空气中的灰尘渐散去,我看清了柜子里的东西。一个木盒赫然出现在我面前。这个是……

  我拿出盒子打开盖子看到里面静静躺着一个烟斗。“噢!”我大叫一声站了起来。

  “怎么了社长?”

  “我终于找到了,前社长交给我的信物!”我举着盒子放到桌子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拿出烟斗。

  “信物?”Q立刻丢下鸡毛掸子冲了过来,认真地瞅着我手中的烟斗。

  深褐色的烟斗在阳光下闪着温润古朴的色泽,里面很干净,一看就知道从来没被使用过,虽然流传了很长时间但是保存得完好无损。

  “这可是历任社长传交的信物哦!当初我接下侦探社时前社长交给我的。”想到这我就石化。

  当初我是为了妈妈才决心加入侦探社的,因为只有真正成为一名出色的侦探,我才能对那件事释怀……让妈妈微笑着离开……不过没想到前社长因为管理不当,当我加入的时候,他已经是个空头社长了,手下一个人也没有。不到半年,社长因为欠了一屁股债,就把这个破败不堪,地处校园西北角长年晒不到太阳,简陋到和这个贵族学校格格不入的侦探社丢给我后,就卷铺盖浪迹天涯去了。

  “我相信你一个人也能撑起整个侦探社的,所以我放心地走了!”

  到现在,我都清楚记得那个不负责任的社长拍着我的肩膀,说的那句混蛋话!还有一脸“自求多福”的该死表情!

  不过,更可恨的是,跟着他整整半年,他没有交给我一丁点儿的侦探技法和常识!我只能自己……慢慢摸索……

  可是无论如何,为了成为真正的侦探,为了妈妈,我是永远也不会放弃的!

  就在我们聊天的同时,屋顶班驳的石灰开始不断凋落,给我已经冷掉的速容咖啡加料。天花板上一块黑一块黄的都发霉了。

  唉……希望老天少下雨,因为屋顶已经不牢了,我可不想在室内打伞--会长不高的。

  “这么厉害的东西啊,那社长你怎么从来没拿出来过啊?”Q一动不动地望着我。两片镜片上全是圈圈,望着它我会头晕。

  我这才回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当初社长交给我时说这里面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有人想得到它,让我要藏好。”

  “什么秘密?什么秘密?快告诉我!”Q拽着我的袖子像一只麻雀一样雀跃,背带裤的一条带子从肩膀上滑了下来也没发现。

  唉--他好像当年的我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耸了耸肩。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当年因为社长的话把它藏在柜子最里面后再也没拿出来过,当然也根本没有研究过里面的秘密咯!久而久之我就遗忘了它的存在,要不是今天打扫它可能要在柜子里长眠了。

  “那我们一起来研究它吧!”Q从抽屉里拿出放大镜,我把烟斗放在办公桌上,两个人趴在桌子上屁股朝天地研究起烟斗。

  可是我们看了半天,看得眼睛都快成逗鸡眼了,也没有看出什么花头。

  “呼--”我嘘了口气直起已经僵掉的腰。Q推着眼镜揉着有点微红的眼睛。

  “社长,我们用其他方法试试吧!”

  “嗯。”

  我们打来一盆水把它泡在里面。可是……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们把它拿出来,烟斗还是原来的烟斗,一点变化都没有。

  我们又把它拿到太阳底下晒。可是……

  半个小时又过去了,烟斗一点变化都没有,我们却晒成了非洲鸡。

  回到侦探社,我们又点了个酒精灯,隔着一段不会烧到的距离,把它放在火上烤。可是……

  “能想到的方法都试了呢,怎么还是没发现跟秘密有关的蛛丝马迹呢?”Q趴在桌子上,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眼镜滑到了鼻尖。虽然他和我同龄,都是十六岁,但是他怎么看都像是个六年级的小学生。

  “难道……”我的眼角肌肉抽搐,“我被社长耍了?”

  Q同情地点了点头,我咬牙切齿。可恶的社长,我要灭了他!

  “璎珞,Q!”

  这时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哎呀呀--真是纠缠不休!这个死老头几乎每天都来报到。

  “Q,快去把他打发走!”

  “哦。”Q推着眼镜跑出侦探社。

  我斜眼睨着静静躺在桌面上的烟斗,心里一团怒火在熊熊燃烧。把破侦探社任给我就算了,居然还拿根破烟斗来欺骗我,真是令人发指。啊!该死的社长,我诅咒你在浪迹天涯途中用完所有的钱变成乞丐!

  唉--

  我叹了口气把烟斗收回抽屉,然后拿起一本漫画靠在椅子上翻阅起来。

  很快,外面就传来Q和老管理员的争执声。

  “伯伯,我们是不会同意拆掉侦探社的,这是前社长留下的我们怎么可以辜负他的重托呢。”

  “可是你们这里快成危楼了,要是哪天刮台风吹倒了房子压着了人怎么办啊?”

  “不会,这屋子看上去破,可是还很牢固呢!”

  “墙壁都开裂了,看上去摇摇欲坠呢!”

  “只是常年失修,石灰剥落而已!”

  ……

  两人唧唧歪歪了半天,依旧没有歇战的意思。我烦躁地扒了扒利落的短发。真是要烦死了!害得我连最爱看的漫画都集中不了精神看了,我气愤地一摔漫画书,像一阵狂风似的冲出了侦探社。

  “有完没完啊!说不拆就是不拆!”我铆足了劲大吼。

  “咚!”我刚喊完就感觉脑袋一阵剧痛。KAO!是哪个不要命的用东西砸我。

  在我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时,又有什么东西“啪”的一声落在我脚边,仔细一看原来是份报纸。

  这送报的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总是拿报纸包着小石块在老远的地方扔过来,上次扔在了花盆里,把Q精心养殖了半年的紫罗兰花砸歪,今天差点把我砸死!

  Q拣起了我脚边的报纸,突然指着头版的照片兴奋地大叫:“是怪盗KING哎!”

  我不屑地瞥了一眼照片上蒙面的银发男子,轻蔑地哼了一声说:“又是个无聊的犯罪分子!”

  “KING被评为本年度最有魅力的男子,是女性最想接吻的对象!”Q双手捧着报纸满面红光,口水快要滴到地上了。

  哎哟--我打了个寒噤,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难道KING对男人的吸引力也那么大吗?恶寒!

  “一个罪犯居然被评为最有魅力的男子,这个世界真的没得救了!”我拍着额头叹着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

  怪盗KING--这座城市里最神秘莫测的大盗。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相貌和年龄,甚至连性别都不能确定,但更多人都把他认定为男人。

  因为他每次出现都必定穿着银灰色,闪闪发亮的礼服,带着诡异迷人银色眼罩。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在夜色中颀长的身影,如希腊爱情海般迷人的冰蓝色眼睛和如月光流泻般美丽耀目的银色长发。不知多少女人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以至于就算他是个罪犯也甘愿和他亡命天涯。

  KING偷的东西不计价值和种类,似乎只凭自己爱好(这是我个人的推测)。作案的前一天必定会发一封预告信和留下一张标志性的扑克牌K,所以大家都叫他怪盗KING。而且他每次作案都不会失手,是警察的天敌,最棘手的罪犯!

  “哇!真希望KING也能到我们学校来偷东西!”Q抱着报纸开始想入非非。

  “咚!”我恶狠狠地给了他一个暴栗,把他头顶美梦的泡泡打得烟消云散。

  “社长,好痛哦--”Q摸着脑袋泪眼汪汪。

  “不要做白日梦了!”我没好气地吼道。现在的人都不知道怎么了,崇拜明星已经够无聊的了,现在居然还有那么多人崇拜一个小偷。

  “可是社长,你不觉得这很棒吗?如果KING能来我们学校,我们就可以见到他了。不知道他本人有没有照片上那么帅!”Q就像个娇羞的小女生,报着报纸满脸通红。

  “哼!”我摩拳擦掌,“要是他敢来,我就把他送进监狱。这个世界上罪犯永远不应该存在,出现一个就该拔除一个!”我说得激情高昂、义愤填膺。

  “哇,社长你好有气势哦!”Q雀跃地拍着手,望着我双眼里闪烁着崇敬的光芒。

  “呃……那个……”这时管理员老伯扯了扯我的衣角说,“能不能把这个签了?”

  “滚!我们永远也不会同意拆除侦探社的!”

  我和Q异口同声地朝他大吼,吓得他拿着同意书撒腿就跑,那火箭般的速度完全不像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

继续阅读: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盗KING与侦探QUEEN1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