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话 还是离开
二瘦子2016-12-13 18:545,896

  电话挂断之后,坐在一边的齐丹冲着他吐了吐舌头。

  他们早就从烤串店出来了,两个人一路商量怎么跟肖佳霏说,没在意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一个公园里面。尽管是冬天,还是有很多人在公园里锻炼、夜跑。直到看到那些人,才觉得走的已经够远了。齐丹说那就打电话直说吧,绕来绕去还不如直说呢。陈宇想了半天,这才拨通了刚才的那通电话。

  陈宇拿着电话,看着齐丹:“瞧,我刚才就跟你说会有这样的结果了吧!”

  齐丹瞪了他一眼:“怪我喽?是你自己要查的。”

  陈宇说:“那现在怎么办?”

  齐丹摇摇头:“算了,既然肖姐不愿意知道这事儿,那就顺了她的意思吧。可能她现在还没准备好,总有一天她想明白了,估计会来主动问你的。”

  陈宇叹气,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我等不到喽。”

  齐丹看着他:“干嘛啊?”

  陈宇说:“我来北京本来是来找我前妻的,现在前妻跟我离婚了,我就打算走。后来肖姐说自己心情也不好,想让我多待几天说说话,结果现在肖姐怒了,我还跟这儿待着有什么意思啊?”

  齐丹说:“你也别想太多了,估计刚才肖姐就是血冲脑袋,指不定明儿还来找你呢?我觉得她自己比谁都想把这事儿搞明白了,还自己个清白。”

  陈宇摇头:“我觉得悬。算了,就让她冷静一阵子吧,等她想知道再说。”

  齐丹不知道该说什么,便坐到健步道旁边的椅子上,呆呆的看着路上的那些跑步的人。

  陈宇也坐下,看着她问:“你干嘛这么伤感。”

  齐丹说:“这事儿说下来也都怪我,要不是我当初想让张咏碰钉子,这事儿估计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陈宇说:“事儿你也看到了,甭管有没有你那茬儿,早晚也都会发生。人何瑞山憋大招肯定不是这一天两天了,早晚得出事儿。”

  齐丹点点头:“可怜我,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陈宇说:“你有什么好可怜的,难不成现在还在琢么张咏呢?”

  齐丹没回答他,只是说:“我跟他认识都五六年了,从大学我就喜欢他,你说我一个女的倒追他这么多年,居然就没得手,哪个圣人说女追男隔层纱的?”

  陈宇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齐丹说:“还能怎么办。这不前两天张咏出院了,刚出院连家都没回就跑杂志社辞职去了。”

  陈宇说:“他没跟你多聊几句?”

  齐丹苦笑:“聊个屁啊,我巴巴跟着他问伤好点没有,结果人家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走了。哦对,看了一眼,可那是跟我翻了翻白眼儿啊。”

  陈宇径自嘿嘿嘿笑起来,齐丹说:“这事儿这么好笑么?”

  陈宇说:“我从打到北京,到今天满打满算也就一个月时间吧?好家伙,什么样的人情冷暖都给我看到了。你们北京还真热闹啊!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吧!”

  齐丹说:“那只能说明你扫把星,北京跟你八字不合,你一来,搅合着所有认识你的人都不对劲儿了。哎?我说,这堆人不是你克的吧?”

  陈宇点头:“姑娘你猜对了,以后离我远点儿吧。”

  齐丹低下头:“现在离你远还有个屁用处。肖姐家也散了,我跟张咏也没戏了,连你自己都离婚了。一个月时间,天翻地覆的。”

  陈宇说:“其实你要真喜欢张咏,办法还是有的。”

  齐丹赶紧摆手:“打住,大哥,您可别给我支招儿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放我我吧!以后什么张咏,跟我没关系了。”

  陈宇看着她:“你不后悔啊?”

  齐丹站起来:“后悔什么啊?事儿都出了,以后该咋样还咋样吧。”

  陈宇坐着没动:“行吧,该咋样咋样。我也该走了。今儿晚上回去订票,明天收拾收拾东西,后天一早离开。”

  齐丹说:“不打算见肖姐了?”

  陈宇苦笑:“那得取决于她到底认为我是狗拿耗子,还是名侦探柯南。”

  第二天一早,陈宇起的很早。严格来说他基本上就没怎么睡。昨晚肖佳霏一直没有再给她回复消息,他好几次发去消息道歉,但是都没有回复。一晚上他躺在床上一直盯着手机,想着这一个月来所有的事,顿觉人生无常,唏嘘不已。

  从离婚之后,陈宇基本上就没增加也没减少什么行李,一个大书包是他所有的家当。他把衣服一件件叠好,塞到包里,最后又看到机票,上面写着明天早上十点起飞。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出去转转。

  他没在北京转过,不知道去哪儿。他想打个电话给肖佳霏,或者发个短信也行,但拿起手机又复而放下。最后,他在楼下的报刊亭买了份地图上来,准备闭着眼睛指,指到哪儿就去哪儿。

  结果,他指到的地方是源代码杂志社。

  他笑了笑,决定反悔一次,又闭上眼睛瞎指,绕来绕去终于停下,睁开眼睛一看,是他给王子玉租房子的地方。

  他无奈了。从兜里拿出一支烟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又狠狠地扔在烟灰缸里蹭灭,然后从房间的抽屉里拿出一根曲别针,掰直了,扎在地图上,然后走出门去。

  那根针扎在源代码杂志社。

  陈宇打心眼里都不想再去给王子玉租房的那个地方了。前几天王子玉发来短信,说那地方她已经退租了,并且把押金打到了陈宇的卡上。他明知道现在再去也不可能再遇到王子玉,但他依然认为那是自己的伤心地,不管王子玉在不在那里,别说是那个小区,就连那附近的路,就连离那路很远的天坛,他都不想再去了。

  但杂志社他还是得去一下。不管肖佳霏是不是还愿意认这个朋友,陈宇总觉得是自己的冒失让肖佳霏痛上加痛,他希望能够见到肖佳霏,当面跟她道歉。但同时他也怕遇到她,毕竟,被一个女人当街痛斥是一件很丢脸的事。

  陈宇不知道坐什么车,于是很奢侈地打了辆出租去杂志社,而肖佳霏,终于给他回信息了。

  “陈宇,你在哪里,我想跟你谈谈。”

  陈宇兴奋起来,赶紧回复:“我满街晃呢,姐你在哪儿?”

  肖佳霏很快回复:“我刚从杂志社出来。”

  陈宇说:“我很快到那儿,你找个地方吧?”

  肖佳霏回复说:“我就在杂志社旁边的咖啡厅等你。”

  杂志社旁边的咖啡厅,正是当初何瑞山跟肖佳霏摊牌的地方。昨晚肖佳霏回去的很晚,接完陈宇的电话,她觉得身心俱疲,本来想马上回家,但楚莉莉看到她的模样,便问:“谁电话啊?”

  肖佳霏趴在桌子上:“我一作者。”

  楚莉莉说:“作者能把你弄成这样?说实话!”

  肖佳霏说:“真是作者。只不过之前跟他签意向协议的时候发现他也是夏城的,一来二去成了朋友。”

  楚莉莉暧昧地笑:“不会这么简单吧?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

  肖佳霏厌烦地说:“莉莉,你别开这种玩笑了,我现在真受不起。”

  楚莉莉觉得自己的话有点过头,便赶紧说:“好好好,不说了。那你总得告诉我,他说什么了就有这么大能量把你给打崩溃了?”

  肖佳霏看着她:“他说他帮我去跟何瑞山了。”

  楚莉莉一愣:“啊?合着现在老乡不但负责交朋友,还负责查案子啊!”

  肖佳霏摇摇头:“我不想让他去。我自己的伤疤,干嘛要别人揭啊!”

  楚莉莉说:“我觉得人家也是一番好意,为了给你解套,多好的人!”

  肖佳霏说:“干嘛要别人帮我解套?”

  楚莉莉说:“我的姐姐,你觉得你现在身上背的这出轨的锅,你自己能解开吗?这就跟判案子一样,你说你没杀人,你人证物证都没有,那就是狡辩!你这作者真不错,还能帮你想到这个。”

  肖佳霏叹了口气:“莉莉,你不懂。我现在真没力气给自己辩解了,我现在就想好好休息一下,该清楚的总有一天会清楚的。”

  楚莉莉说:“可在清楚之前,每分钟你都得背这么个恶心的锅。”

  肖佳霏看看楚莉莉:“没人跟我提,我听不到就不觉得恶心了。莉莉,你之后也别提了,我自己会想明白的,但是现在,你先让我歇歇吧!”

  楚莉莉放下手中的杯子往后一靠:“得得得,自己的心结还得自己解,你自己考虑吧,我就不多说了。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啊?”

  肖佳霏摇摇头:“今天的事儿还没办明白呢,今后谁知道。”

  楚莉莉说:“要我说你就听我的,也别找工作了,自己搞个工作室,弄弄稿子组组书,每个月也有几万收入,今后咱俩还能经常在一起,省得你天天在外面受别人的窝囊气。”

  肖佳霏叹了口气,心不在焉地说:“再说吧。”

  陈宇上了咖啡厅的楼,远远就看到了肖佳霏。他笑着喊了声:“姐!”

  肖佳霏听到了,没有回头,反而靠在沙发背上,双手环抱着交叉在胸前。陈宇之前看过一些心理学的书,这个动作,代表对面的这个人对你拒之千里。

  他有点失望,知道肖佳霏还是没有能消气,于是走路的速度明显慢下来,磨蹭了好几步才到肖佳霏的面前:“姐,我来了。”

  肖佳霏点点头,没有直接看他。陈宇指指她对面的沙发:“我能坐吗?”

  肖佳霏觉得自己有点过,陈宇只是想帮她,没有恶意,于是放下双手,冲着他挤出一丝笑:“坐吧。”

  看到她笑,陈宇这才算是长出一口气,赶紧坐在肖佳霏对面:“姐,找我有事儿?”

  肖佳霏点点头:“我是想说,我离婚的事情,你不要再插手了。”

  陈宇笑着的脸顿时僵住:“姐,为什么啊?”

  肖佳霏正色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觉得早点扔了这个锅总是好,关于这个我特别感谢你,你把我当姐姐,当朋友我感激不尽。但是陈宇,你不了解我。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着急去证明什么,而是尽快让自己安静下来,过正常的生活。”

  陈宇说:“可是姐,您在杂志社……”

  肖佳霏打断他:“早上我来杂志社就是为了辞职来的,我已经交了报告了。”

  陈宇问:“找到托底了?”

  肖佳霏摇头:“没有,但是我也不想继续这么混着了。”

  陈宇着急起来:“那你这么急急忙忙的怎么办啊?没工作就没收入,姐,你这可真是没过过穷日子啊!”

  肖佳霏看着他:“怎么没过过。何瑞山创业之前,我跟他都住过地下室。”

  陈宇一愣:“还有这段儿啊!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有钱呢。”

  肖佳霏没回答他,看着咖啡厅:“我刚和何瑞山结婚的时候,这咖啡厅还没有呢,后来开业第一天我们就来了。可也就是这儿,何瑞山跟我摊牌离婚。陈宇,你说我心里什么感受。”

  陈宇摇头。

  肖佳霏说:“我心里是真的很难受,所以到底是不是冤枉,到底是不是背锅现在对我来说想不了那么多,我这阵子难过的是我离婚了,我的女儿没爸爸了,你知道吗?”

  陈宇不知道说什么,低着头叹气。

  肖佳霏接着说:“其实我心里又何尝不想知道到底是谁破坏了我的家庭。但是现在,你觉得这些对我有意义吗?就算我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们还能回到原来吗?”

  陈宇抬头说:“至少能还你个清白啊?”

  肖佳霏说:“清白不清白至少现在来说对我不重要。”

  陈宇说:“我觉得重要。如果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至少你在杂志社可以昂首挺胸的该干嘛干嘛,你现在走了,人家会说你灰溜溜地逃走了,现在闲话太多了,你知道么,我在那家公司为什么干的好好的离职了?不就是因为背后说闲话的人太多么?”

  肖佳霏笑了笑:“没意义,别人说任何事情,都没有办法改变我现在的生活现状。我离开杂志社根本不是因为要躲着谁。何瑞山的公司是我和他一手做起来的,我当初在杂志社帮他做了很多很多事,所以现在一进杂志社的大门,之前的好多事都跟演电影一样在眼前飘,我受不了这种感觉。”

  陈宇说:“可有些事早晚都得知道的!”

  肖佳霏说:“那就晚知道吧。如果有一天,我自己已经都想明白了,觉得这件事儿刺激不了自己了,那我会主动去找找原因。毕竟我早晚都需要知道我到底哪儿做的不好,才能引起这件事的。”

  陈宇摇了摇头:“可现在这事儿明摆着就是一个套,你干嘛不去追?”

  肖佳霏看了看陈宇:“陈宇,我问你,你和你前妻离婚原因是什么?”

  陈宇说:“这你不是知道么,她心里从一开始就没我,我离婚相当于放生。”

  肖佳霏说:“那你追究她什么了吗?”

  陈宇一扬脖子:“那倒没有,别说没有,我把所有财产都给她了。就冲这点,我都觉得何瑞山比我不如好多个档次。”

  肖佳霏点点头:“你这事儿确实做的好,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把财产都给她了?”

  陈宇说:“为了孩子啊!你想,她王子玉现在什么能耐都没有,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要有一天她混的不好了,不如我了,到时候我家婷婷还觉得是我对她妈不好;或者她不这么想,她会考虑为什么爸爸能和自己过的好,妈妈离了婚过的不好。反正总之吧,就是为了孩子考虑。”

  肖佳霏说:“我也是为了孩子。”

  陈宇一愣:“这算是为了什么孩子?”

  肖佳霏喝了口水,抱着杯子看外面:“我不能告诉孩子,她的爸爸是因为要跟别人在一起,就要给我背黑锅,就要逼着我离婚。这样孩子未来的世界观会变成什么样?她还会相信男人吗?”

  陈宇说:“但你现在是的确是背了黑锅了啊,以后孩子怎么看你?”

  肖佳霏笑笑:“我现在就算是找到了原因又能怎么样,我最近身体非常不好,已经影响到孩子的健康了,所以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也就最多能让我更难过,什么效果都没有。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让孩子不好。总有一天,我看淡这件事了,孩子问起来了,我可能会给她解释,但至少也得等到她完全明白什么事家庭,什么是爱情的时候。”

  陈宇说:“可姐,你现在这么年轻,你以后总得在找个老公吧?”

  肖佳霏摇头:“没想过。走一步看一步吧。我要真要再找,我会给他说清楚的。真的,陈宇,我肖佳霏长这么大没骗过人,这次的事情真的太让我措手不及了,所以我不想再有任何意外出来。”

  陈宇探口气,终于决定尊重肖佳霏的意见:“行吧,你想通了就行。虽然我们是朋友,但这件事上归根结底我是个局外人,我不提就是了。”

  肖佳霏看着他:“谢谢你。还有,这件事现在除了你知道,还有谁?”

  陈宇说:“齐丹,是我拽着她去的。不过姐你放心,齐丹那边我会给她说好,她要敢泄密,我就敢弄死她。”

  肖佳霏笑笑:“我都走了,说不说又怎么样,你就别为难人家齐丹了。你自己替我保密就行,其他人的嘴我也管不住,就这样吧。反正不管外面怎么说,我自己装作不知道就好了。”

  陈宇点点头:“行吧,你能这么想我也不强求了。对了,我明儿就要走了。明天早上十点多的飞机,回夏城。”

  肖佳霏脸上不经意流出一丝失望:“明天就走了?不是说玩儿几天?”

  陈宇摇头:“不了,昨晚齐丹说我跟北京八字不合,仔细琢磨一下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回家去陪陪孩子,然后在当地找份清闲工作也挺好的。以后你要是回夏城,还有个人给你当导游不是。”

  肖佳霏笑笑:“夏城?好多年没去过了,希望以后有机会去吧!”

  陈宇点头,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姐,我昨天还拍了一些照片,这个……”

  肖佳霏想了想:“你先替我保管吧,也许这些照片这辈子都用不到,也许有一天我再跟谁过人家不相信我,我早晚也得证明自己不是。但现在我不想看,你帮我留着吧。”

  陈宇说:“行,那这东西我保存好。”

  肖佳霏点点头,双手抱着杯子看着窗外。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话 新的故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