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闻2016-12-13 21:051,402

  公元1900年左右,光绪皇帝曾在北京城修建过两座小洋楼,赐给英国人做教堂,但工期悠长,小楼还未竣工,晚清政府便在内忧外患之中轰然崩塌,这两座小楼也成立无主之地,在历史的尘埃中静静等待着新的主人。

  如今,北京城寸土是金,唯有这座小楼荒废在一片高楼大厦间,据说挖土机到此曾莫名其妙失灵,定向爆破也始终无法被引爆……“这是一座被下了诅咒的凶宅,企图闯入这里的人,都会染上厄运。”在附近居住的老人们,瞪着浑浊的眼睛,警告着妄想进入阁楼里那些玩世不恭的年轻人。他们掉光了牙齿的嘴巴,一张一合,将原本就模糊的事情,叙述地更加离奇。

  “夜里常能听到里面传出砸东西的声音,还夹杂着男人的哭声……”

  “是冤魂作祟,因为死不瞑目,所以不肯投胎,终年守在这里……”

  “冲洗出的照片里,仿佛能看见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在二楼的阳台上站着……”

  每逢凄风苦雨的夜晚,都能听到从阁楼深处传来阵阵呜咽声,路过的人都惊慌失措地捂着耳朵匆匆跑开,深怕被那惨叫缠住而不得好死。于是关于这两幢大约修建于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的小楼,人们揣测的各种流言蜚语,数年来从未断过……

  这里曾流传着一个民国时期的传说,军阀混战时期,曾有一名家世显赫的军阀看中了这里,修葺一新之后,携带家眷住进了这里。可乱世哪有静谧之处,国将不国,家难成家。军阀仗凭一己之力,难撑一方安定天地。在大时代的潮流中,仓皇逃去了别处,小楼就此被抛弃。数十年后,小楼里搬进来一对英国夫妇,二人是虔诚教徒,在小楼里开起了诊所,济世救人。可不知为何,这对夫妇之后也悄然消失,来去匆匆,下落不明。自那以后,这座雅致的府邸便就此彻底荒废,无人问津,在都市的繁茂声中,独自仓惶。

  有人说,这两幢小楼的确很不干净,因风水问题,被谣传为不折不扣的“凶宅”。当年那位显赫的军阀独自逃命,丢弃跟随自己多年的姨太太留在这小楼里,姨太太生活无着,没有生活来源,在幽怨中用一条白布悬上房梁,给自己觅了个解脱。“那可真是个绝美的女人啊。”仿佛他们亲眼所见过似的,自称知情者的人啧啧赞美女人的倾国容貌。多少年来,日新月异。可是陪伴着阁楼的,只有日复一日,在院里疯长的荒草,还有正立于院落中央的,那棵参天槐树。阴森的过往,让许多试图进入院子探险的人,望而却步……

  这座雅致的庭院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是否真的有位背负冤仇的绝色女子死在里面?那故事中到底是不是姨太太的鬼魅?不得而知。只是从小楼荒败之日起,这个曾穿着靓丽旗袍的美丽女子便在后人的口舌之中辗转出现。她的背影随着一场历史的变迁,和荒废的院落,渐行渐远,随之带走的还有一段不可告人却又缠绵的旧事……

  惊悚的故事之所以可怕,在于所发生的灵异事件实难用科学解释。尘封的古宅就是被这样的灵异故事蒙蔽上一层神秘的面纱。所谓灵异,灵之将生,异之将死,非生非死,是谓灵异。

  机缘下的宿命,早已是注定。

  爱而不得,得之失之,情天恨海,终是幻影。

  旧日繁华,缱绻情深,半个世纪前的一场悲欢旧梦,在小楼里伤情流转。痴心女子负心汉,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一场阴谋;背叛了不该背叛的人,一场报复。故事并未在死亡来临之后结束。

  奈何桥前的孟婆亭里,执迷的人做鬼也未能顿悟,不悟的人投胎后还继续沉迷……下一世的纠葛真的能拯救上一世的遗憾吗?直到再一次的结束,人鬼殊途,霎那间明白,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恨,不过是一场虚妄的梦魇罢了。

继续阅读:楔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内81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