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摩尼掌门 欲堵河道
梓然翩翩2020-09-03 15:083,445

   

   

     这晚,华子鸿回到自己的香房,感到一种莫名的心安,照顾好这个假珠儿,也许是寻找到真珠儿必经的过程吧,他沉沉的入睡了。睡到半夜,忽然感到由内心到外莫名的冷,冷的他无法自持浑身打哆嗦,整个人似乎要冻住似的,这毛病在刚醒来最初几年偶然发生,现在怎么又犯了呢?想到以前都是流影在照顾自己,华子鸿忽然有些想念久泽了,不知流影在久泽怎么样了,他对她有种亲情般的挂念。

     华子鸿起身,点了几根香客房间的蜡烛,正值夏日,手边又没有什么火盆子取暖,他只好到院子摘了几根树枝,回到房间放到洗脸的铜盆里,烧了起来。这一烧不要紧,没想到火盆里的火苗越烧越旺,俨然控制不住了,甚至烧到了铜盆外面,像泼开的火流一样,窜向木窗木门和房内的香案书架,他连忙用易水剑喷出几股水流才控制住,盆里取暖的火当然也跟着灭了。

     “我本该料到的,今晚疏忽了。”华子鸿想到,现在自己距离另一半的太极神玉只有咫尺之遥,虽然那半块神玉藏在银杏树下,但是跟他身体里的半块玉已经形成了强大的感应磁场,这股力量会使魔焰灵魂凝聚的力量骤然加强,也许魔焰他出于各种顾虑和畏惧,不敢轻易在自己面前现身,但这股三昧真火的力量是谁也控制不住的。至于今晚身体为什么会骤然变冷,或许就是因为两块玉产生的磁场,吸走了体内大量的阳气,白天有日光,可以吸收太阳的能量,尚且感受不到寒冷,夜间就不一样了,不但自己感受不到温暖,还要补给能量给体内的神玉,自然通身寒冷异常。子鸿边想边情不自禁的踱出门外,走向院子里的银杏树,随意在观里来回转悠,不经意间转悠到珠儿休息的禅房前,白天他就是在这里跟这位小姑娘话别的,她答应华子鸿等母亲病情稍有好转,就给他传信儿,把她接到圣水派,反正从今以后佩戴云晶的她,水镜殿的琉璃格子里会有属于她的位置,华子鸿不愁找不到她了。

     华子鸿停留在珠儿房门口,渐渐感到身体内不冷了,一股暖流由内而外在全身上下释放,刚才的寒意一扫而光。

  忽然,眼前的墙壁上投射出一闪一闪的橘黄色光斑,他感到腰间有异样的体温,是他自己的云晶在警示!奇怪,这是久泽给他发出的警报,发生什么事儿了?看来他得马上回去了。

   久泽并不是什么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江湖上纷争厮杀恩怨情仇从来少不了圣水派去救厄解灾,自然也无法游离江湖之外遗世而独立。只是在梓鸿苏醒后后的几十年里,圣水派异常的平静,很多危机有了子鸿的出面便迎刃而解,而据久泽的老弟子传闻,之前将近两百年都是圣水派的多事之秋,再加上俗世间的改朝换代,圣水派的几届掌门人都免不了卷入各种纷争。

  回到南岳庙,嘱咐好渡真留下来等候梓泓归来,毕竟南海童男童女事件还没个着落,他便带着渡凡马上杀回久泽了,圣水派在神州大地大大小小的渡口都有据点,由圣水派弟子看守,他们主要负责船只的看管和押运,只要是走水路,圣水派的人就会四通发达顺畅无阻。这夜子鸿和渡凡踏上了一条轻盈的快船,梓鸿还特意用易水剑在船身上改造了几道木纹,这船立刻像离弦的箭一样,朝着久泽的方向如梭穿行,逆风顺风都不是问题了。

     久泽的永登殿内,梓桐和众位弟子聚集在一起,有的弟子在窃窃私语,有的弟子则呆若木鸡,梓桐则在自己的座位上愁眉不展,看来一场风波正向圣水派大本营袭来。

    “水尊!”梓桐看到急忙赶回来的梓鸿,激动的喊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梓泓站在殿中央掌门宝座前,镇定的问大家。众人立马鸦雀无声,倒霉事登门,无声胜有声,看来这事儿是把大家吓傻了。

    “梓桐,是你给我传的消息吗?”梓泓问。

    “不是我,应该是流影。”

    “她人呢?”梓泓有点着急了,梓桐指了指水镜殿的方向。

     水镜殿的琉璃格子墙边,流影沉静的坐在地上,若有所思。梓泓进来的时候,她似乎没看到也没听到似的,这下梓鸿更着急了,急忙问她怎么回事。

     “摩呢派的掌门来过了,他要我们把刚在商洛修好的河道填埋,十日之内必须完工,否则……”流影顿了顿,似乎说不下去,“摩尼派说这是当今皇上的旨意。”

     “这件事我去处理吧,不对啊,上次替朝廷打造商船的时候,司空大人还带我去参见过皇上,当今圣上不仅同意我们圣水派在陕西一带修河道,还希望我们将来在河南也开凿运河。”

     “可摩尼派掌门说,他说,填满河道的事儿是钦定的,还说这是圣母皇太后的意思。”

     梓鸿想起来了,当今皇上的母亲一直痴迷摩尼教,她不仅入了教,更是大力扶持摩尼教在全国的势力,皇帝又是一个孝子,为母亲在全国大兴土木,兴建了很多庙堂供摩尼教弟子礼拜参会。仔细追溯根源,摩呢教原本也是从魔焰派一支分离出来的,它的创始人萨珊原本是魔焰派的大弟子之一,后来云游西方,顿有所悟,综合了东西方的精华教派,创立的魔尼教,它们也是崇拜火神的,只是这火神变成了代表光明的太阳和月亮,因此也称为日月魔尼教。

     “他们为什么要填满河道?没说吗?”梓鸿叹了口气。

     “摩呢派掌门阿古泰说,开凿运河的地方是神眷顾的光明之所,神的旨意是要在那里种小麦。”

    “你见到阿古泰了?”梓泓问。

    “嗯……”流影深深的低下头,小声答道,“梓鸿……”流影眼含泪光的望着他,“阿古泰说,如果十日内不把河道填满,他就让我当做人质押送到摩尼派。”

     这下可让梓泓着实吃了一惊,教派之间的争斗素来有之,可是押送人质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交易,几乎是没有的,阿古泰究竟要干嘛?可是,要在短短十日内把河道填满,靠手头上的这些圣水派弟子,几乎是不可能的,要知道开凿这些河道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十日填满恐怕要有移山倒海之力才行。看来这摩尼派掌门是来故意刁难自己的,回想起去年在久泽举办的掌门人大会,阿古泰还好好的,虽说摩呢派圣水派教义不同,但是这些年也都是和平相处,圣水派并没有和摩尼派起任何冲突,摩尼派跟魔焰仙君的行事风格也大相径庭。掌门人大会上还是流影给他敬的碧海湖甘泉酒,这突然的刁难到底是为什么?梓鸿疑惑的把目光转向流影,她一言不发的默默流泪。

    “有什么你就说吧,别怕。”梓鸿柔声说道。

    “梓鸿……”流影用目光深情的望着他,泣不成声的啜泣:“阿古泰当着我们众弟子说完刚才那些话以后,还要求跟我单独谈,我只好答应了。他对我说,他希望我……我能去摩尼派当……当他的夫人。”

     怎么会这样?!梓泓表现的异常镇定,但心里猛地跳了几下。摩尼派属于火派修道,其下弟子是可以成婚的,虽说阿古泰的风流在江湖上人人皆知,但他从未对汉族女子感过兴趣,他本人也是波斯人,酷爱各类异族女子,只不过从小长在中原长大罢了。再说,他已经有了三位夫人了,再看眼前的流影,虽说她是汉族人氏,可身上却有一半回鹘血统,清秀文雅的容貌中混着一股野性的艳丽,深邃的黑眼睛浓密的睫毛,饱满光洁的额头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鼻子小巧挺拔,玫瑰花瓣一般的红唇接着滴滴泪水,哪怕是圣水派一身淡蓝色的袍子,也遮掩不住她的天姿。说实话,以往梓鸿还没有真正仔细端详过她。

    “那你想去吗?”梓鸿有些失望的问道。

    “梓鸿,我……我……”流影的脸颊忽然间涨的通红,她偷偷瞄着眼前这位在久泽朝夕相处的同门男子,忽然间变得羞涩起来,欲语又还休。

    梓鸿也被传染的红了脸,气氛很怪异。

   “我……我这辈子不可能嫁给任何人了。”她依然低声的说道。梓鸿没有敢问为什么,这女儿家的事情他还真不了解,万一逼问下去,她道出了本来不想让人知道的生理缺陷,那多让人家难堪?

    流影看到梓鸿也害羞的低下头,她胆子忽然稍微大了起来:“我,已经属于你了,不可能再跟任何人好了。”

    啊?!这才是晴天霹雳,珠儿的下落还没找到,流影什么时候成了自己的人了?他瞪大眼睛,张着嘴巴,呆呆的望着流影,不知其所云。

   “梓鸿……”流影继续抽泣,“你知道我是被派来看护你的弟子,在你苏醒前,有一次你突然间浑身冰凉,什么药也治不好,我想尽了办法,甚至把你泡进温热的水池里也无济于事,因为我偷偷用了银针,刺激你的穴位,希望你早点苏醒过来,可没想到突然让你陷入浑身冰凉,当时害怕掌门责怪我,我就……我就把自己靠在你身上,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你,整整十日,你才慢慢缓过来,并最终醒来了。”她的语气深情又镇定。

     梓鸿听呆了,忽然间他感觉自己像个孩子,刚刚听到别人在讲自己的身世,这身世原来包含着这么多故事,而眼前的这位女子,就是让自己重新回到世间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她的银针,没有她的体温,可能自己永远也醒不来了。何况,何况她一个女儿家,都解开衣衫为自己取暖了,这分明就是已经以身相许了。究竟该怎么办?珠儿能不能找到还不一定,可是眼前的流影一生的幸福,就取决于自己的手上。

    窗外的夕阳透过水镜殿的水晶玻璃,照在琉璃格子上,梓鸿恍然的走到流影跟前,仿佛命里注定一般,温情的握着她的手,对她说:“放心,有我在,摩尼派不敢把你怎么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