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银杏树下 初遇玄云
梓然翩翩2016-12-15 23:223,555

  清澈湖水般的蓝色天空,白云像游鱼一样变幻莫测,珠儿和几个小道士依旧在桃园里摘桃,桃园里忙碌的人多了起来,仿佛还有陌生人前来帮忙,珠儿望到远处有一个穿蓝色袍子的道士坐在桃树上,轻盈的仿佛一只落在树枝的飞鸟,珠儿好奇的走了过去。还没等她靠近,道士立刻飞窜到旁边的一棵桃树上,她转来转去,可就是没有看清道士的相貌,好生奇怪。“难道这个道士是猴精?”珠儿想起那天闪过的黑影儿,感觉既好奇又兴奋。

  忽然,她感到一只毛茸茸的手拉住她的手,扭头一看,哇!果然是一只金毛大猴子,两只明亮的眼睛伶俐的望着她,头上还戴着一顶道士帽,这只大猴子后面,还有一串形态各异的猴子,后面的一只猴子拉着前面一只猴子的尾巴,排成一条整齐的队伍,纷纷向珠儿嚷嚷着:“桃子,桃子,我们要吃桃子!”珠儿立马不知所措,她想向周围的同伴求救,桃园里除了她自己,谁都看不到,其余的小道都去哪儿了呢?珠儿急得满头大汗,那些猴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纷纷窜到桃树上,摘得摘,毁的毁,有的猴子还把摘下来的桃子朝着珠儿身上砸过来,只有那只眼睛漂亮的金毛大猴子乖乖的蹲在珠儿身边,望着她。“砰!”忽然,一个硕大的青桃子砸到了珠儿的头上,“好疼!”珠儿立马捂住了脑袋,眼冒金星。

  迷迷糊糊一睁眼,眼前是床边的青砖墙,唔,原来在做梦。望着窗外,天刚微微亮,今天轮到自己去打扫院子了,珠儿望了望身边熟睡的几个小道童,利索的穿好道士袍,对着铜镜梳好发髻,当她看到镜子里自己的眼睛时,不禁想起了梦中那只金毛大猴子和众猴子闹桃园的事情,不禁噗嗤一笑,哈哈,还真有趣呢,说不定这个桃园真的有千年的猴精,跟西游记里的美猴王孙悟空差不多,那自己岂不是看守桃园的仙女啦?想到这里,珠儿感觉美美的,她特意摸了摸胸前那块隐形的玉,又摸了摸腰间的那块云晶,才踏实的出了门,她已经每天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她扫着扫着,不知不觉扫到那颗千年的银杏树下,玄凌道长说那块假玉就在这颗银杏树下,并且还特定施了法术一般人不能靠进。珠儿于是小心翼翼的清扫界限外的杂物灰尘,她低着头,一点点,认真的扫。忽然,扫到一双蓝黑色的靴子!

  她猛地一抬头,感到一阵眩晕!模糊中仿佛看到一张俊美的脸庞,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俊美的脸庞,是一个成年男子的脸庞,他身穿一身白色袍子,美目清澈,微笑着望着珠儿,一脸慈爱。珠儿感到心里砰砰砰直跳,她下意识的闪躲开,感觉自己的脸红得发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里是道观啊,他究竟是什么人?

  “小道士,我能问你点事儿吗?”这个白色袍子的男子反而走了过来。

  珠儿默不作声,仍旧低着头。

  “你是这个观里的小道士吧?你可否熟悉这颗古老的银杏树?”

  “我……我不熟,我是新来的。”珠儿说道。

  “哦。”

  原来他是来打听银杏树的,难道他知道了什么,是冲着神玉来的吗?天啊,为什么第一眼望到他就有不一样的感觉,让人头脑发晕不敢直视,莫非他也跟魔焰有关?可是他看起来多么慈爱英俊啊!珠儿脑子里立刻有一大串想法,噼里啪啦像鞭炮在响。

  没错,这个时候的华子鸿也有点蒙了,他还没看清眼前的这个小道士长什么样儿,只是感到心理有点发慌,说不清的一阵慌乱,仿佛昨晚没睡好觉似的,天一亮他就鬼使神差的走了出来,仿佛有一股说不清的磁力把他向这颗老银杏树这里引。听这个小道士的声音,仿佛是个小姑娘,看举止又像是个小男孩,但华子鸿是一定要找到答案的。

  “我在寻找一个女孩,她脖子上戴着一块玉,她是我的旧相识,对我很重要。小道士,你在观里听说过这个女孩吗?你们观里主持说,那块玉就埋在这颗银杏树下。”

  “啊?”珠儿不禁抬起头,盯着眼前的这位白袍男子,“你是谁?”珠儿心里纳闷了,虽然他仿佛似曾相识,慈眉善目,可珠儿确实不认识他啊!

  “在下华子鸿,是一位法师,也是一位造船商人。”

  介绍的这么详细也没用啊,这个人珠儿从来没听说过,华子鸿,华子鸿?珠儿知道山里有一种蘑菇叫滑子菇,味道跟鸡炖在一起美极了,可是华子鸿却没有听说过,他说他是一位法师,看样子倒真是气度不凡,带着点仙气儿,还穿着画里仙道穿的那种白色袍子。可他说他认识自己,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想必他是来套话的,说不定也是魔焰派手下的人,来替魔焰仙君找自己脖子上这块神玉的。

  珠儿抬起头的那一刹那,华子鸿感到胸口一烫,立刻呆了。这个女孩那样眼熟,仿佛在哪儿见过,哦,他想起来了,那日在久泽水镜殿的琉璃格子里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位女孩!现在,她一脸茫然呆呆的望着自己,华子鸿忽然也变得呆呆的。这个女孩看起来年纪不大,桃子形的脸庞红润润的,一双眼睛显得有些稚气,华子鸿忽然感觉这双眼睛似曾相识,更确切的说是眼神似曾相识,只是他的珠儿虽然跟眼前这位女孩有几分相似,但还是有些能看的出来的区别,或者,她就是重生的珠儿,他一直寻找的珠儿?

  “你叫什么?”华子鸿问。

  “我叫玄云。”珠儿又低下头,小声说。

  “哦……你……”华子鸿想问点什么,可又不知道从何问起。、“我听玄辉道长说,这颗银杏树下埋着一块玉?”

  “嗯。没错,是玄凌道长亲自用玄幻剑把它封印在这里的,谁也靠近不了。”珠儿指着银杏树。

  “你今年多大了?”不知道为什么,华子鸿想多了解这个女孩,虽然她是个小道士。

  “十五岁。”

  “那你出家前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珠儿啊!”

  珠儿?!原来她真的就是他要找的珠儿!虽然样子有点变化,可是却是他梦中一直等待的那个珠儿,她是珠儿,没错她真的就是珠儿,没想到上天这样厚待他,不枉他沉睡百年后,返回江湖十多年又重新找到了她!不管她是不是认识自己,只要他明白她是他的珠儿就好了。华子鸿眼睛里立刻充满泪水,低下头小心的用袖子擦去。

  珠儿感觉这位白袍男子很奇怪,一种亲近感油然而生,她的戒心忽然没有了,热情的继续说:“我们澄湖村叫珠儿的就有三个,你知道吗为什么吗?我们澄湖村家里很多人都外出打渔,最宝贝的东西就是珍珠,那是给女孩攒的嫁妆,有的女孩子出嫁时,父母能攒够一小箱子的名贵珍珠,这样她去了婆家就不会受欺负啦!”

  华子鸿望着眼前微小的这位女孩,一脸茫然,心情立刻从狂喜变得呆滞。有三个都叫珠儿?原来,是自己太冲动了,是啊,这世界重名的太多了。

  “那你从小有什么护身符之类的东西?这颗银杏树下埋的神玉是你的吗?”抱着最后一线希望。

  “是我的?”珠儿故意瞪大了眼睛,玄凌道长告诉她绝不要跟陌生人透露真实状况,方能保护她自己。“怎么可能是我的呢?”珠儿哈哈大笑,“我都没有见过,我只是观里的小道士啊,法师您是不是觉得我像看护这块神玉的仙女呀?”

  啊,果然不是她,能不能得到神玉已经不重要了,反正玄凌已经用玄幻剑把它保护起来了,神玉不能完璧,魔焰的灵魂也无法重聚,未必是一件坏事,世间还会像从前的若干年一样平静。只是珠儿,想要找到她恐怕比大海捞针还难了。

  这位白衣男子一心要找到自己,仿佛还了解到一些关于自己的一些底细,他怎么知道佩戴这块玉的是一位女孩呢,又怎么知道叫珠儿呢?这件事似乎除了玄凌道长和玲珑观的虚云道长,没有人了解,这太奇怪了,他还说是他的旧相识,明显就是编的。也许,这世间有另一个女子也有一块跟自己一样的神玉,同时她又跟这位男子相识,看他的言谈举止,又不像骗子。珠儿看到这位男子变得沉默冷静,带着几分忧郁,心中一片温暖油然而生,他看起来真的好亲切啊。

  “你认识的那个珠儿,跟我长得像吗?”她轻声问道。

  “哦,我也记不清她长什么样了,时间太久了,也许她现在的相貌也变了。”华子鸿说的是真的,虽然他远久的记忆在一点点复苏,但珠儿的面容在他脑海里已经不是很清晰了,但他清晰地记着她含玉升天时的那一刻,她的身影,还有她的声音,她跟他一起朝夕相处时的快乐和痛苦,顽皮和安静。他记得,她喜欢穿蓝绿色和淡紫色,他记得,凝聚在太极神玉上她的感觉和她的心。

  “你一定是认错人了,她肯定不是我,因为我不认识你呀,虽然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认识了”

  华子鸿笑了笑。

  “她跟我名字一样,是不是性格也一样呢?我喜欢吃鱼,从小在水边长得的嘛,我呢,是辰月出生的,每年过生日,是我们澄湖村最美的时候,柳树绿绿嫩嫩的,桃花苹果花杏花一大片一大片的,粉艳艳的,我特别喜欢春天的粉色,还有我们湖南的大橘子。她是哪儿的人?”

  华子鸿笑而不语。她确实不像珠儿,珠儿虽然伶俐活泼,但却偏向沉静,可眼前的这个女孩,刚才还显得胆小羞怯,没一会儿就热情的成话唠了。不管是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女孩身边,他有一种重回人间的温暖感,也许是因为这里的大树下埋着珠儿的那半块神玉吧。不用着急,总有一天上天会让他找到他的那个珠儿的,也许这一世她已经改名不叫珠儿了,能不能把她认出来就靠运气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珠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