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旧事(五)
苏木先生2016-12-16 22:032,548

  每逢阳历三、六、九是赶场的日子,各山五道的人都会到街上赶场。卖自家存下的鸡蛋、花生、腊肉等;卖完后,就着卖货的钱买点小零小碎。

  山里人起的早,天刚麻麻亮,石头妈就在灶头上忙活开了。石头晓得要去赶场,也不敢睡懒觉,早早的就洗了脸等着石头妈煮面条。

  “妈,我吃不完!”石头想着街上的吃食,看着碗里的面条,一横心,把面条夹了两箸子到石头妈碗里。

  “你吃这点,等会饿了咋办?”石头妈泡菜还夹在箸子上,不由疑惑的看着石头。

  “够了!够了!”石头怕被石头妈看穿,连连搭话。

  “反正到了街上不得给你买吃的!”这些小伎俩石头妈还是清楚,早有了预算,也就由得他。

  吃饭刷碗洗锅,一摊子忙下来,太阳也从山后头翻过山梁了。

  “妈,妈,我去喂鸡和猪,你快些锁门。”石头看着日头渐高,急了,主动帮着石头妈忙活。

  石头妈笑笑,没说啥,手上加快了速度,把花生口袋装到背篼上,就忙活着锁门。

  “石头,鸡蛋你提在手里,不准打烂了!”石头妈给石头派了任务。

  “打不烂。”

  石头喂完牲畜,接过鸡蛋蹦蹦跳跳地就往院坝坎下走。石头妈背着背篼跟在后头,弯腰驼背的像个老婆婆,几十斤的花生在这个山里女人的背上算不得啥,腰杆老早就给压弯了。

  “回去!花狗!”家里没有人看门,石头妈有些不放心,使唤花狗回去。

  花狗一会窜到石头面前,一会窜到石头妈脚边,一会滚进草里,沾一身露水。

  “遭瘟的,回去看门!”石头妈发起狠来,捡起石头打花狗。

  花狗倒也不跟着跑了,四脚站在院坝坎上,准备随时跟着主人去赶场。

  “花狗,回去!不然,街上的人把你杀了吃肉!”石头不忍心打花狗。

  花狗听得懂似得,摇摇尾巴,慢慢悠悠的躺下,静静地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主人慢慢走远。

  “妈,老汉儿好久回来!”

  “不晓得,估计腊月间去了!”

  “妈,太原有好远?”

  “我又没去过,我哪里晓得!”

  “妈,妈,你说打工好耍不?”

  “好耍!”石头妈没好气的有一句没一句和石头应答。

  石头家到街上,要先从山上走小路,大路倒是有,绕的远些。山里人愿意走路,一来近些,二来没有车坐,这路被踩得草木不生,光秃秃的。

  河边码头已经人挤人、人挨人了,隔着这两百来米的河,就只有等着坐船,一来一回得一个小时,所以这时候码头上到处都是等船的人。

  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沾亲带故,石头妈也得往熟人堆里钻,遇见亲戚少不得要摆摆龙门阵,石头跟在后头,不迭声的叫人。

  “石头,你抱得啥子?拿来给我看看。”熟识的亲戚少不得逗逗石头。

  “鸡蛋,有啥子好看的嘛!”

  “看看又不得少一个!”

  “我妈说,打烂一个,下回就不带我赶场了!”

  “哈哈哈!”把这些碰的一鼻子灰的亲戚朋友些惹得哈哈大笑,也就不再关注他了。

  上船不管,下船交钱,按人头数,老少不论,两块钱,一个都跑不了。

  卖完鸡蛋花生,也到晌午了,石头难得守在石头妈身边一上午。倒不是石头不想耍,只是人生地不熟又没得同学朋友,耍也耍不起来;再一个,大人往常吓唬孩子说街上有人贩子,不听话的娃儿,要抓去吃肉,石头也怕。

  “咕咕”早上石头没吃几口面,这时候五脏庙开始闹起来了。

  “石头,吃不吃饼子?”石头妈看着东西卖了,时候也不早了,又心疼儿子便问。

  “妈,不饿!先去给老汉儿打电话!”石头是有想要的吃食了。

  电话只有供销社才让人用。

  供销社占着从河边上来主街和川陕国道的十字路口,是街上的黄金口岸。打电话的人有点多,十几个人排起列子在等,石头妈赶紧排在最后,不然待会说不定人更多。

  “石头,等会说少说几句!”石头妈吩咐。

  “妈,我就问老汉儿身体好不好,累不累,啥时候回来就行了,剩下的你来说。”石头答道。

  “行。”

  前面人走得快,电话费贵,把钱浪费在说话上还不如打斤酱油来的实在。

  很快便轮到石头和石头妈了。

  石头妈拿起话筒,一下子就慌乱了,没使过电话,刚刚又忘了看前头人咋弄,这回要出洋相了。

  石头妈攥着话筒,慌手慌脚不晓得做啥子,看得石头心急。

  “按电话号码!”石头说。

  石头妈这才想起,赶忙手伸进衣服兜里找写电话的纸。

  “135xxxx2678,妈,你按嘛!”没等石头妈找到,石头先把电话号码背出来了。

  “喂,平娃子哇?我石头妈,找……”石头妈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电话那头在喊石头爸爸。

  “石头老汉儿,身体还好不?哦,家头好,你莫要担心……上班累不累……”石头妈和石头爸这大半年来好不容易搭上话,家常就摆开了。

  石头一听说了这么久,还没提到自己,以为自己妈把自己忘了,连忙拉拉石头妈的衣裳。

  “哦,石头给你说几句!”石头妈看了眼石头,把话筒转给石头。

  电话放在柜台上,柜台比石头还高一个脑壳,石头只得踮起脚和石头爸通话。

  “喂,老汉儿……”石头本来想问老汉儿身体好不好、累不累、什么时候回来、回来要给几块零花钱,到了这时候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呆呆拿着电话站在那里。

  “嗯,我晓得。”不知道石头爸说什么,只听得石头“嗯,哦”的应答。

  “他老汉儿,没得啥事,就挂了嘛!电话费贵的很!”石头妈看着石头也没说上两句像样的话,就夺过话筒,准备结束。

  “对咯,三哥屋头老大腊月初十结婚,看时间赶得上不?你不回来,别个要说闲话!”

  “哦?你寄钱了啊……要得,那过几天取,正好要买种子化肥……那你注意身体!”石头妈匆匆结束了电话。

  下一季种子化肥钱有了,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

  顺便在供销社买些油盐酱醋和家用物品,一共三十七块钱。石头妈算算除去船钱,卖东西的钱还有剩,“石头,饿没有?”

  “有点。”石头扭扭捏捏的在为刚才没好好跟石头爸说话难过。

  “你要吃啥?”石头妈心情好的跟天上的日头一样灿烂。

  “凉面。”石头答道。

  供销社隔壁就是小馆子,卖些凉面米粉。

  川北的凉面和别处的不同,像陕西的凉皮,但又不同于凉皮。川北凉面用米磨成浆,倒入笼屉里,荡开,再蒸上几分钟就行。想吃热的,取出来就切成一厘米宽的条条,再拌上酱油、醋、辣椒油和蒜水就可以吃了;想吃冷的,晾冷再切,依样拌上,味道巴适的很。

  石头虽没吃上过几回,但总是馋这一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