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旧事(十八)
苏木先生2017-04-07 09:152,210

  “妈,老汉儿好久回来?”

  “估计再过三四天才得回来。你问这个干啥?”

  石头妈和石头正坐在灶房里的桌子上吃晚饭。一人一大碗面条,几片嫩白菜叶子,拌上酱油、醋、盐巴、花椒面,在挖一小坨猪油,香喷喷的煞是诱人。更何况今天晚上石头妈还煮了荷包蛋。这是山里人比较奢侈的一顿,俗称“打鸡蛋,下挂面”。

  “我就是问下嘛。”石头说。

  “哦。总要赶在你三表叔家儿子结婚前回来撒。”

  “哪个结婚?”石头问。

  “就是你张婆婆的三孙子。”

  石头妈一边说着,一边将鸡蛋上的蛋清剥下来,剥完就一块块的夹到石头碗里。也不晓得石头妈哪里得来的小偏方,说是娃娃些多吃鸡蛋清,能够补钙,才能长得高,长得壮。看着石头将鸡蛋清挨个吃完,石头妈这才夹起鸡蛋黄咬下半块吃到嘴里。

  “对咯,明天大寒,莫在路上耍,回来给你爷爷坟头扶点土。”石头妈咽下另一半蛋黄,歇一口气,吩咐石头。

  “晓得了。”

  “吃完了,就早些睡觉。明天还要上学。”

  “嗯。晓得了。”石头心里惦记着看电视,但一想现在《西游记》肯定都放完了,没啥好看的,为这再挨一顿打不划算。索性便爽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石头放学回来的时候,石头妈已经准备好了一应祭品。现煮的刀头肉,虽然是腊肉,整整一块却也装满了大碗。烟、酒、香和锄头、撮箕也都备齐了,就等着石头二佬子来印纸了。

  石头看《蓝猫淘气三千问》的时候,二佬子就踏进了堂屋门。

  “石头,又在看电视嗦。作业写没得哦。”二佬子问。

  “二哥,来抽烟。”石头妈连忙站起来从一块五毛钱一包的“红梅”盒子里抽一支递给石头二佬子。

  石头二佬子家境不错,所以点烟从不用火柴,用打火机。这打火机可是周边几家人里唯一的一个,羡慕死石头们这一帮娃娃,“过年放擦炮,有这么一个打火机,可就洋盘惨了”。抽完烟,石头妈就递过一张一百一张十块的钱,二佬子接过钱,在桌上的一沓草纸上比比划划,好一会才计算好该如何操作。

  二佬子将钱对准草纸的左上角,左手按住边角,抬起右手,“啪”一巴掌拍在钱上。

  本来石头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这一巴掌把他吓了一个冷颤,这才回过头关注大人在干什么。“二佬子,你在搞啥哦?”

  “印钱撒。”

  “啊?”石头没懂。

  “这纸不印,就是假钱。你爷爷在那边用不了。”二佬子答道。说着已经将一沓草纸印了大半,剩下边边角角不够一百块钱大,“给你爷爷整点零钱,不然那边找不开。”石头二佬子将剩下的边角用十块钱挨着印完。

  “二佬子,那边是哪里哦?”石头问。

  “那边就是……”石头二佬子抠了半天脑壳,也没想出来该怎么回答石头,“那边嘛,就是那边撒。”

  “哦。”石头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石头二佬子搓搓手,便收工回家。石头妈吩咐着石头关电视,自己锁门,一通忙活两人便端碗的端碗,扛锄头的扛锄头,出发了。

  “妈,你咋不自己印纸啊?”石头问。

  “狗日的净问些球莫名堂的东西。哪有女人家印纸的啊!”石头妈答。

  石头爷爷死的时候石头还没有上第一个学前班,所以,早就不记得爷爷的样子了。石头爷爷的爸爸也像石头爷爷一样生了四个儿子,石头爷爷是老幺。一九三几年生人,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抗美援朝和越南战争,不过这些跟他没什么关系。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民,只晓得土改分田地再也不用给地主干活,三年自然灾害没饭吃,人民公社时候给集体干活,再到包产到户,一辈净跟泥巴打交道了。

  到老了该享福的时候,结果早上摘辣椒的时候摔倒了,半边身子中风,不能动弹。石头老汉儿又是请医生看病,又是请先生跳神,不晓得谁的本事起了作用,中途好了一段时间。人嘛,终究敌不过岁月,某一天旧疾复发,就再也没有治好,就去了。

  一路和石头摆石头爷爷的事,摆的差不多了,也到了石头爷爷的坟头。这里的坟不像其他地方堆个圆堆,而是在坟头用山石砌成三角形,坟头后面扶土,整个就好似三棱锥。

  “石头,点香撒。”石头妈已经把酒肉香烟放在了坟头前,也用“宁强”牌火柴点着了草纸。“三支一炷,个人数清楚哈。”

  “一,二,三……十二支。”石头一支一支的数了个清楚。香放在火头上,不一会就烧燃了。“妈,咋个插啊?”

  “先作揖,三支一炷,插好就行了。”

  “哦。”

  石头妈眼看石头依言将十二支香插好,便又吩咐石头给爷爷点烟、斟酒。石头这回倒也聪明,学着自家妈将烟点燃插在坟头的石缝间,又斟酒淋在坟头上的石头上。

  这一摊子下来,石头妈还没有烧完纸钱。石头便也蹲下,学着样子给爷爷孝敬钱。

  “石头爷爷,大寒啦,还是来给你烧点纸扶点土。你也好好保佑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也保佑石头和他姐姐健健康康,学习进步。”石头妈一通念叨,还没念叨完纸钱已经烧光了。石头妈转头一看,结果是石头这狗日的烧的太快了。不过,这事也不好埋怨娃娃,只得按下不提。

  等到石头妈和石头挖好土,给石头爷爷坟上铺了一遍,天已经擦黑了。

  “石头,去端上刀头肉,回去了。”石头妈左肩上扛着锄头,右手上提着撮箕。“酒瓶子就甩在这儿,剩下的酒等你爷爷慢慢喝。”

  “妈,肉咋个还要端回去啊?”石头听得不解,便问石头妈。

  “你爷爷不喜欢吃肉!”石头妈没好气的回道。

  石头隐约记得爷爷是喜欢吃肉的。

  只是石头不晓得在这物资贫乏的山里,肉是生活重要物品,前些年只有逢年过节和来亲戚朋友才能煮肉,一两斤肉还要吃好几顿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