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旧事(十九)
苏木先生2017-04-06 22:352,949

  石头和二娃子一伙的“秘密基地”就在学校后面的小山坡上的树林里。五颗碗口粗的柏树围成一片小小的空地,被这几个娃娃占住了。也是见惯了家里大人砌墙修房子,几个娃娃愣是从旁边沟里搬些石头围着五颗柏树把石墙砌得像模像样。左右各留一个门,左边门平常用来出入,右边的门是个树枝绑起来的暗门,防着张老师来逮他们的时候好溜走。顶上再掰些树枝,横七竖八的搭个棚子,倒成了个乘凉避暑、遮风档雨的好去处。

  “二娃子,光明,秘密基地还差些东西,我们乘着今天暖和,去整哈。”中午刚放学,石头就嘀嘀咕咕的商量开了。

  “要得,要得,地上到处都是泥巴,不好耍。”二娃子说。

  “还有旁边得挖个排水沟,不然明年下雨全部冲垮球。”光明附和。

  三个娃娃一边扯着闲篇,一边往小山坡上走去。却不料,这一切被志军和花娃子看在了眼里,两个娃娃好奇,不过也没有冲上去就问,跟在后头,看他们几个又要搞啥子去!

  一路跟在,志军本来以为石头三个就去跑到沟里头磨石头去了,却不想三个竟然钻进了柏树林。等到了五颗柏树的地方,一个石头砌成的窝棚赫然出现在眼前,不由眼前一亮,“李光军,李晓华还有张光明,你们三个在搞啥?”

  本来石头三个坐在里面吃馍馍,结果馍馍还没咽下去,就听得外面一声喊,正想:遭了,遭了,被发现了,赶快跑!还没得拔腿,就看见志军伸了个脑壳进来。

  “志军,你要搞啥?吓死人嗦。”二娃子和光明齐声问道。

  石头没说话,倒不是不想说,只是这秘密基地是自己一手撺掇砌起来的,要是被张老师晓得了,石头妈少不得又要给他来顿“黄荆条拌饭”。这是一口气还没喘匀,二娃子和光明就问起来了。

  “嘿嘿,你们这么好耍的地头,都不喊我!信不信,我去给张老师说。”

  “莫去,莫去。张老师晓得了,你也耍不成了。”石头连声分析利弊。

  “这么说,你们是答应我来耍?”志军问。

  “嗯。不过你莫去告诉张老师,也不许和其他人说。”

  “晓得,晓得。”志军嘴上答应着,身子已经钻进来了。志军背后的花娃子也亦步亦趋的跟了进来。

  “你咋个也来了?”光明平素和花娃子关系较好。“志军,是不是你带她来的?”

  “哎呀,她说她今天不吃馍馍,买了方便面。”

  “哦,那等她进来,多一个人也没得坏处的。”石头说着,掰一坨馍馍就往嘴里塞。石头心中有想法,却不好意思说。

  “花娃子,你说的你吃方便面,调料给我们。你快撕开撒。”志军倒是开了口。

  “哦。那以后你们来耍要喊上我。”

  “你一个女娃娃,天天跟我们耍啥?”

  “不管。不行方便面我就不撕开。”

  “行,服了你了。那你快撕开方便面,把调料给我们。”

  花娃子听得同意,这才慢条斯理的撕方便面袋子,半天也没撕开,不像是力气小,反倒是故意显摆。在四个男生的一再催促下,这才撕开袋子,将方便面调料掏出来,塞到石头的手里。

  福满多方便面最开始卖一块钱一袋,今年已经涨到一块二了。惹得这些娃娃不知道在心里骂了卖货的老板多少回。不过心里骂归骂,却也没办法,独家销售,别无分店,要想别处买,过河钱来回两块,都够买两袋福满多了。

  不过,能够吃上天天吃福满多恐怕是天下最幸福的事。记得入学头一年,张老师问学生些以后要当啥,有想当警察的,有想当医生,有想当老师的,结果到了石头就是想当卖方便面。“你狗日的莫出息。”听得张老师骂声一出,底下娃娃笑疯了。“我就可以天天吃福满多了。”这下子,同学些收住了笑声,一脸羡慕的看着石头,好像卖方便面的就能天天吃福满多似的。

  对于这些娃娃来说,一块二算是巨款了。平日里有个三五毛钱,买两个玻璃弹子,再一袋汽水或者买一袋牛羊配,就已经十分知足了。

  “二娃子,志军,我们搬些石头来,把底下铺起,不然下雨就全是泥巴浆浆。光明你和花娃子挖排水沟。”几个男生沾着花娃子给的方便面调料,吃完馍馍,石头就开始分派任务了。

  分派完,石头就带着二娃子和志军到旁边沟里搬石头去了。

  “二娃子,莫要搬圆坨坨石头。要片片石头。”志军看着二娃子搬起一个圆石头,就解释道。

  “石头,到底要啥样的石头?”二娃子不信,问娃娃头头石头。

  “对,要片片石头。”石头说。

  二娃子这才丢下手里的石头,重新找片片石头。半个来小时,三个男生搬的石头已经铺满了“秘密基地”。整完这些,累的跌坐在铺就的石头地面上直喘大气。

  “光明,你进来一下!”志军鬼头鬼脑的探出个头叫光明。

  “哦。要得。”

  “花娃子,你不要进来。”

  “凭啥子?”

  “男人家干的事,女娃娃少插嘴。”

  光明走进来,一样累的像哈巴狗一样趴在地上。“来,你们看,这是啥?”志军神神秘秘的从书包里掏出个东西来。

  “狗日的,志军你偷烟!”二娃子叫起来。

  “嘘,小声点。不是偷的,从家里拿的。”

  “你整烟搞啥啊?”二娃子问。

  “抽烟才是男子汉。李光军、李晓华你们老汉儿抽烟不?”

  “抽,我老汉儿有时候一天一包还抽不到天黑。”二娃子回道。

  “肯定抽烟撒。”石头说。

  “光明?”

  “我老汉儿也抽烟。”光明盯着志军手上的红梅烟,看着眼熟。

  “你看,真正的男人都要抽烟。你们抽过没有?”

  “没有。”光明和二娃子连连摇头。

  “说的跟你抽过似的。”石头反讥道。

  “我也没抽过。”志军抠抠脑壳,“我们试一哈!”说着拿起烟挨个在三个娃娃眼前晃一圈。

  “我可不敢。我妈晓得了,还不打死我!”二娃子有些怯。

  “怕个球,这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不说出去哪个晓得?”志军说。

  “我还是怕嘛。万一……。”

  “哪里来的那么多万一。狗日的,还想不想成真正的男子汉了?”

  “抽。怕个球!”二娃子被众人一阵冷嘲热讽,又怕被同伙看不起,只得答应。

  志军这才从烟盒里有抽出三根烟来,挨着发给石头、二娃子和光明,四个围成一圈。志军掏出火柴,划燃,挨个儿点起。几个娃娃学着大人的模样,猛的用力吸一口。“咳,咳”一阵咳嗽声冲天而起,“狗日的,这是啥味道哦?呛死个人!”二娃子恨恨骂一句,却也没有扔掉。

  “光明,你们在搞啥子?呛死我了。”几个男娃娃正在克服呛人的味道,花娃子就钻了进来。“你们几个抽烟?”看着石头一伙一人手上一根烟,惊得花娃子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二娃子和光明眼见被花娃子撞破,一阵惊慌;石头和志军狡黠的对视一眼,然后石头突然起身堵住出去的口子,一个人拿着烧着的烟一步一步向花娃子走去。

  “来,花娃子,你也抽一口。”志军说。

  “不,我才不抽。我妈说,最莫得名堂的就是抽烟,伤害身体不说,还花冤枉钱。”花娃子看着志军一步步逼近,本想转身夺门而去,一个转身却撞在了石头身上。

  “嘿嘿,你不抽,万一你给张老师说咋办?”志军问。

  “就是,不然你要给我妈说。”花娃子和光明两家大人关系极好,光明生怕花娃子说漏了嘴。

  “我,我不得嘛。”花娃子辩解。

  “不行,你也抽了,你才不敢给张老师说。”石头道出了真实原因。

  花娃子指天骂地的责骂这一伙男生,赌咒发誓说不得告诉张老师和光明妈,但是这几个男娃娃心里始终放心不下。最终还是在石头和光明苦口婆心的劝导下,舔了一下烟蒂,这才作数饶过花娃子。毕竟嘛,只有同谋者才不会出卖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