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旧事(十四)
苏木先生2017-03-13 21:152,251

  一夜雪花飘飘忽忽的下着,这片山里冷的狗也不叫了、鸡公也不打鸣了,跟山石树木一样冻僵在山坡上。远处、近处的房子都戴上了白帽子,撂荒的水田和种上冬小麦的旱地也铺上了厚厚的白棉被。

  石头哆哆嗦嗦穿上去年的棉衣,缩着脖子,站在院坝坎上久久的撒了一泡尿。温热的液体“滋滋”的将雪白的地面,划出一条长长的线。石头妈本来在猪圈廊檐下掰冰坨坨,听得悉悉索索的声音,看看一眼石头,低声埋怨一声,“狗日的,撒尿也不晓得走远些。”

  “妈,你掰冰坨坨干啥?”石头问。

  “水管子冻住了,水缸里的水不敢乱用,掰点冰坨坨化成水喂牛和猪。”

  “哎呀,妈,你去忙嘛,我给你弄!”

  “那你注意点,不要弄得满身都是。”石头妈将信将疑的看一眼,然后提着半桶冰坨坨就进灶房忙活去。

  石头妈一边架着灶头下的柴火,一边在灶头上忙活着早饭和石头午饭要带的馍馍。山里娃娃上学远,回家吃饭不方便,学校又没有人煮饭,所以有钱些的就买个保温桶,穷些的就整个馍馍了事。用石头妈的话说,“要不是你老汉当个球的队长,早些出去打工,我儿子也能用得上保温桶。”说是这样说,但是,石头妈每天早上忙活石头的午饭还是很用心,别人家做白面馍馍,石头妈就在馍馍里卷些花生核桃,总引得同班娃娃羡慕嫉妒恨。

  “妈,妈,你快来,我搬球不动了。”

  石头妈正把馍馍扔进烧得微热锅里,还没来得及去看看儿子掰了多少冰坨坨,就听见石头在外面吆喝。待到她将馍馍翻个面,走出灶房后门,只看见院坝里堆着锅口大的一个雪球。石头妈看着又好气又好笑,“你狗日的滚这么大个雪球搞啥?”

  “化水撒。”听得自家妈的声音,石头这才从雪球后面窜出来。石头家院坝为了排水方便,修得内高外低,不松手还好,这一松手,雪球顺着院坝就往下滚,差点没把石头压着。

  看着情形不好,石头妈三步两步跑拢跟前,一脚抵在雪球下面,这才解救了石头。一抬脚就准备把雪球放到院坝坎下去,石头已经冲进堂屋里拿了个簸箕出来,“妈,来,放到簸箕里,我们抬进屋。”

  “啥子锅才装的下!”石头妈没好气的说。“遭了,馍馍要焦了。”

  石头妈几步就进了灶房,石头看看锅口大的雪球,不禁得意起来,“这么大的雪球,只有我才见过,哈哈哈”。雪球缓缓的滑行,想要任由它滚下去,心里倒不舍得了,转身拿个砖头垫着。见雪球稳稳当当的伫立在院坝边上,这才学着自家老汉儿,倒背着手,点点头,进灶房去洗脸。

  忙完这一摊子事,吃过早饭,二娃子已经站在田坎上喊石头上学。“来了,来了。莫喊了,催命样的。”石头念叨一句,背起书包,提着小火盆就跑。

  一路小跑,到了学校两个娃娃一身汗。

  “二娃子,你狗日的练啥子武功,走火入魔了嗦!”石头盯着二娃子看一阵,愣愣来一句。

  “你才走火入魔!”二娃子看着石头周身雾气腾腾,反驳道。

  没到上课时间,教室里有抄作业的,有靠在墙边挤暖和的,还有烧火盆的,看着倒不像是教室,反倒是个杂耍的市场。练功“走火入魔”的两个娃娃冷得打哆嗦。想起小火盆,二娃子找陈雪梅要了块燃着的炭,趴在地上对着火盆“呼呼”的吹起来。

  “二娃子,看我的。”石头看不惯二娃子半天吹不燃。

  说罢,自己和二娃子的小火盆一手一个,抡起膀子,将两个火盆甩得“呼呼”转圈。吓身边一圈挤暖和的、烧火盆的同学赶忙躲开,一众骂声迭起,“李晓华,你狗日的不怕把教室烧了嗦”,“吓死老子了”,“炭掉出来烧到我了”……

  村小别说空调,能够找间玻璃完好的教室就算不错了。当然,石头班上的玻璃,他的“贡献”很大。另一个,村小修在山梁上,冬天一来,两边的风都往教室里灌。所以小火盆就成了这些山里娃娃必备物品,在用坏的搪瓷碗或者搪瓷盆边上钻上三个或者四个洞,串上细铁丝,一个便携式火盆就成了。底下铺上灶膛里的草木灰,然后点上青冈木烧成的炭,就能暖和大半天。

  不过这看似惊险的方式倒是比嘴巴吹来的快,两三分钟,青冈炭就燃了起来。

  正在哄哄闹闹兴起的时候,张老师进来了。“今天,因为天气的缘故,女生在学校扫雪,男生帮四年级的陈老师和五年级的伍老师捡柴。”陈老师和伍老师是城里调来的女老师,住在教室隔起来的宿舍里,条件艰苦,得自己做饭。学校的劳动课基本上就是帮着两个老师捡烧火柴。

  “要得,要得。”一众男生齐声答应。还没等张老师安排完,一个个就已经冲了出去。

  班上男生这般积极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班上的志军曾经和他们摆过:下雪后,鸟儿没得吃的,只要用线绑在苞谷上,等它吃进去就跑不脱,好抓的很。不过,除了志军谁也不晓得是真是假,倒是志军经常拿些野鸡尾巴和其他一些认不得的鸟毛给大家看,所以就由不得大家不信。

  “下雪了,走我们抓鸟去。”一众男生拥着志军往学校旁边树林跑去。

  “没得苞谷,钓不到的嘛。”志军说。

  “莫事,我们有一大堆馍馍,还怕没得鸟儿上钩嗦。”石头出主意道。

  “没得线的嘛!”

  “嘿嘿,怕球啥嘛!看这是啥子?”光明不晓得啥时候整了一大团白棉线,拿在手上,不无得意的朝一群男生晃晃。

  “你哪里来的线哦?”

  “昨天下雪我就想到了。昨天晚上从我妈扎鞋垫的线里面偷的。”光明解释。

  “狗日的,不怕你妈打你嗦。”

  “你去不去嘛!”光明恶狠狠瞪了二娃子一眼,沉思片刻,像似下定决心般。

  石头和二娃子一群人跟在志军后面,根据经验在树林里选了个好地段,贡献馍馍的贡献馍馍,动手缠线的缠线,一会儿就整起了四五根钓鸟的家伙。三两个人自由组合,手里牵着棉线,趴在雪地里等着贪吃的鸟儿上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