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D
木南2016-12-06 23:092,319

  END

  赵小满跟着赵大旗走进闭门两个月后重新开张的酒吧,名字还是“对门一酒肆”,入口的正门依然老旧而隐蔽,桌椅等陈设也依旧是没有任何设计感的实用款,甚至连摆着的红色小座钟都没有更换。赵小满环顾一周,发现唯一的变化就是空间扩大到了从前的两倍,供歌手演出的舞台设施完善了不少。但由于照明还是靠着裸露悬挂的低瓦数灯泡,所以全新的空间里也一样充满了昏黄暧昧。

  “不错啊老板,生意做大了!恭喜恭喜!”

  赵小满、赵大旗、板砖、何欢四人同桌而坐,老板跟服务生交待好酒食事务后也加入了他们。

  “哈哈,谢谢!不过以后我这儿就算地方大了,也不一定请得起‘人质’乐队了!”

  “酒还没喝呢你怎么就多了,除非你不让我们哥们儿来演了。”板砖的头发比以前长点了,对赵小满“是不是要学大艺术家留长头发了”的打趣,他装模作样的一句解释---“忙着搞创作,没时间剪啊!”---把大家都给逗乐了。

  “来,小满,这是给你接风准备的一点小礼物。”何欢说着递给赵小满一个扁扁的小方盒子。

  “还有礼物!”赵小满很惊喜地接过来。

  “真朋克,快打开看看!”板砖催着。

  “哇!你们也太有效率了吧!”一拆开包装纸赵小满就惊呼:“感觉离大旗跟我在电话里说完没过多长时间啊,这都录出来了?”

  “还只是demo而已,先拿给你试听。”赵大旗说。

  赵小满拿在手里的是一张CD,只做了一个白底、正中有一个倒置的纯黑色等边三角形的简单封面,三角形最下方的尖角两侧分别有“人质乐队”和“《再见,草莓田》”的字样。

  两个多月前,罗四维通过马不似联系到了赵大旗,他在“人质”乐队的微博上看到了在“FANG”那场遭遇冰河的演出视频。

  “我还是那个观点,你们有潜力。”罗四维说。

  坐在对面的赵大旗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几近面无表情,但是心中的感受却异常复杂,交织着演出那晚料峭春夜的寒意和罗四维话语里鼓励的温度。

  “我们乐队第一次巡演,已经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吧,”罗四维又想了一下:“对,那会儿估计你还是小屁孩儿呢。”

  “不过我后来看过录像。”

  “网上能找到的是比较好的几场,我们还在南京演过一场呢,没见过视频吧?”

  赵大旗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确实没有印象,于是摇摇头。

  “在那之前去的有大城市、也有比南京小的小地方,但是效果都还行。结果一到南京我们傻眼了,居然只来了一个人!”

  “那你们演了吗?”

  “当然了!只有一个人也要对得起人家买票花的钱啊!”罗四维的眼神像是飘回到了过去,但是他的表情里并没有与赵大旗所听到的事实相称的苦涩,反而带了一点温馨。

  赵大旗回想起站在舞台上满眼望去都是空旷的感受,怎么也无法在脸上挤出相应的表情来回应罗四维。

  “如果让我给乐队历来的演出排一个名次的话,南京的演出一定稳列前三。就像着了魔一样,只有一位观众的情况反倒让我们唱得更走心,就为了他,就为了台下这个哥们儿,完全释放开了!”罗四维双手比划着说得有些激动,笑了一下作为缓和:“你不觉得这就有点伯牙和子期的味道了吗。有知音一人亦足矣啊。”

  赵大旗也终于能露出一丝笑容了,虽然他心里清楚,完全豁达一定要经过岁月的洗练。

  “不过豁达不是年轻人的装备,”罗四维像是看穿了赵大旗的心思:“而且现在环境也跟我们以前不一样了,被吞没实在太容易了。所以我就是想来问你一句,愿不愿意出一张专辑?我给你们当制作人,钱的事情你们也不用太操心,我自己有一个录音棚可以给你们用。”

  赵大旗看着罗四维,没说话。

  “我为什么要这么帮你们?”

  赵大旗低头笑了一下,随即对罗四维点点头:“是啊。”

  “还要我说第三遍吗?你们有潜力。”罗四维的目光直直地看进赵大旗的眼睛里:“我们已经老了,但是即使对你们年轻人而言,在这个时代想走独立音乐的路依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愿意帮你们一把。”

  “人质”乐队就此在罗四维的帮助下正式启动了录制第一张专辑的工作。

  “我们乐队是什么都缺,唯独不缺作品。”当赵小满拿着手里的CD翻来覆去地看,还在惊叹着“人质”乐队有效率的时候,何欢告诉她。

  “没错,甭说一张了,就是再录个两三张也还有存货。”板砖臭屁地补充道。

  “为什么叫‘再见,草莓田’?”

  “其实只是想表达一个告别的意思,无论我们选择的是那条路,其实都是在向其他的选择告别---大概就是这么种感觉吧。”赵大旗解释道。

  “至于具体写告别什么,他们讨论了好长时间,刚好那会儿我后院儿里种的草莓熟了,这哥儿几个趁我不在都给消灭了。气得我呀!”笑容拆了老板的台,故意做出的生气样子没起到任何作用。

  “所以我们就打算赔他一片‘草莓田’,多仗义!”

  “挺好,等你们正式发行,估计我的小说也差不多能出版了,跟你们的专辑一起捆绑着办签售吧?”赵小满似在开玩笑。

  “这个好啊!第一场就在我这儿!”老板特别支持。

  “你的进展怎么样了?”赵大旗问。

  “除了结尾一直没写出来之外其余的都已经交给编辑了,不过刚刚在飞机上忽然有了灵感,紧赶慢赶地在降落之前给写了出来。”说着赵小满白了赵大旗一眼:“谁说我懒筋抻不开啊,我那是在搞创作!”一句话把平时最喜欢把“搞创作”挂在嘴边上的板砖给说乐了。

  “那咱们就说定了啊,一起签售。”板砖说。

  “第一场在我这儿办。”

  “到时候我开出租去接你,大作家不会嫌跌份吧?”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可是著名作家赵小满女士!”赵小满说着举起了酒杯。在她的带动下,大伙儿也都一一举杯。

  “我是著名livehouse‘对门一酒肆’的老板!”

  “我们是著名独立音乐人‘人质’乐队!”

  “干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见草莓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见草莓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