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此情可待
弥砂2016-12-06 19:122,217

  “你们换夜行衣要去做什么?”

  “……杀人……”

  “杀谁,我可以替你去。”

  天问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他说的是那么笃定与迅速,丝毫没有考虑过就把话脱口而出了。可是……

  “你没有必要,这与你无关。”知道了厉沂风并没有敌意,天问也放松了神经,走到桌边坐下,但是把匕首给收了回来。

  厉沂风不理会她的拒绝,依然是那个问题:“杀谁?”

  天问看着他,说道:“你的朋友。”

  厉沂风听后哈哈大笑,说道:“好啊,就算是我朋友我也替你杀了!”

  “你疯了!那是你的朋友啊!”

  厉沂风看着天问那么紧张又认真的神情,更是喜欢的不得了。他说:“我在渝州根本没有朋友。”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他耍了,不过这次还好,只有他们两个人。

  “那你来渝州干什么?你不是要去雍州的吗?”

  “陪你。”

  “啊?”厉沂风那两个字说的极快,天问似乎听清了却又不敢确定,“你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楚。”

  “我说。陪!你!”厉沂风突然凑近了天问,吓得她丝毫不敢动弹,“我说,我是来陪你的。”

  天问僵直了身体,目光溜到别处,说道:“我又不需要你陪……”

  厉沂风掰过她的头,逼着她看着自己,说道:“我想陪。”

  天问咽了一下口水,问道:“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这回是厉沂风怔了一下。他没有料到这姑娘居然这么直接,难道她不会害羞吗?

  天问推开了他,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是相思门的弟子,你应该知道相思门的。所以不论你是不是喜欢我,都不要离我太近的好。”

  厉沂风的重点和天问强调的重点完全不同。他的重点是:“你要杀的可是当年负了你的臭男人?”

  “不是不是不是。”天问连连摇头,“我没有被男人负过,那是负了别人的负心汉。”

  “那你为何会去相思门?”

  “我是被家人抛弃,门主收留了我,将我养大的。”

  厉沂风想:她虽是相思门的弟子,但是毕竟没有真正地受过情伤,对男人理应不会太排斥才是。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对了,你又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厉沂风道:“我是千绝宗的大弟子,这次回雍州,就是回师门去的。”

  “魔教?”

  厉沂风笑道:“你们相思门不正不邪,你应该不会在这方面介意吧?”

  “不介意,我觉得没什么区别。我们索魂堂就是魔教的,但是悬壶堂的姑娘们却是正派人士。”

  厉沂风见天问和他说话都挺随意的,料定她已经放下警惕之心,便继续之前的话题:“你要杀谁?我帮你。”

  “这是我们相思门的事情,还是不麻烦你了。”

  “我乐意。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准你出这个房间。”

  天问皱起了眉头,想着这男人果然如门主和其他师姐妹所说,一个个都色胆包天,贼心不死!当即态度也强硬了起来。“这是相思门的事情,你还是尽早回雍州吧。免得你师父等急了。”

  “是我说错话了吗?怎么就生气了?”

  天问不理会他,直接走出了房间。厉沂风惹恼了她,也不敢再阻拦,便目送她出去,然后让师弟们暗中跟踪她们两个。不告诉他,他不会自己查吗?

  后来,天问和莫琉画趁半夜潜进了唐门,但是还没有找到唐鸿鹄的房间就被人发现,一阵恶斗之后才勉强脱身,手臂上也受了刀伤。她们刚回客栈,厉沂风就拿着金疮药敲响了她们的房门。

  “我就说我帮你们杀,你们非不要。”

  莫琉画冷硬地说:“我要亲手杀了那个男人,你可以走了。”

  厉沂风走到天问身旁,笑道:“我又不是为了你来的。”

  天问大窘,拿了他的金疮药就推他出去。厉沂风顺着她被推到门外,问道:“唐门那么多男人,你们要杀谁?唐鸿鹄,唐子羽,或者是管家唐叔?”

  “都说了不麻烦你了。”天问“嘭”一声阖上了门,差点夹到厉沂风的鼻子。

  第二日,她们只不过吃顿早饭,就听见邻桌的人在讨论唐门,说的是绘声绘色。天问和莫琉画本也只是想偷听一些来确定她们继续待在这家客栈是否是安全的,结果听到的内容却让她们大惊失色。

  “唐门虽是百年大派,但是现在的子孙却是越来越凋零了。这一辈本来还有唐鸿鹄和唐子羽这两兄弟,谁知昨夜全都死了!”

  “什么!死了!”同桌的男人惊讶,“怎么死的?没听说病了呀。”

  “哎呀,他们是江湖中人。兴许是仇杀,管家唐叔也死了。尸体并排放在唐门的大堂里,早起仆人打扫的时候才发现的。”

  “唐门主昨儿一晚没回去门主夫人没发现?”

  “听说门主夫人昨儿晚上睡死过去了,压根不知道。早上也是嬷嬷们喊了好久才起来的!”

  这时,天问听到脚步声,抬头,厉沂风站在二楼楼梯口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然后才懒洋洋地下楼。

  莫琉画和天问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厉沂风在她们桌坐下,随手拿了一块糕点,边吃边说:“别这么看着我,别人会瞎想的。”

  天问依旧那么盯着他,说道:“唐鸿鹄死了。”

  厉沂风恍然大悟:“原来你们要对付的是唐鸿鹄啊,早点讲我也不必那么麻烦。”

  “麻烦什么?”

  厉沂风邪邪地笑,瞟了邻桌依旧在讨论是非的男人们一眼,说道:“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

  “真的是你!”莫琉画拍案而起,“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顿时,客栈里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到了莫琉画的身上,包括那桌津津乐道的男人们。天问伸手扯了扯莫琉画的袖子,说:“你不要激动……”

  厉沂风坦然地说:“你们没有这个本事,我就代劳。”

  莫琉画已经坐下,也适当地压低了声音,问道:“那你杀唐子羽和唐叔做什么!”

  厉沂风摊了摊手,说:“你们不告诉我,我就只能全部解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成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成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