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场至第四十四场
史壮宁2016-12-12 09:133,268

  第三十一场 市内立交桥上

  日

  外

  蓝天白云,高楼林立,楼顶的各种大幅广告。

  一辆黑色的奔驰沿着立交桥的匝道开上去。狗蛋亲自驾驶,旁边坐着六顺。

  小毛开着原来那辆车跟在后面。

  狗蛋把车窗降下来,风吹了进来,狗蛋鼓起嘴巴吹起了口哨,不断摁着喇叭。

  黑色奔驰加了一下油门,迅速消失在滚滚的车流里。

  第三十二场 公路上

  日

  外

  公路两边是地,庄稼长势不错,地里有人在忙碌着。

  黑色奔驰出现在公路上。

  狗蛋亲自驾驶,旁边坐着桂花。

  桂花新奇地看着车里的装饰,忍不住用手摸摸这里再摸摸那里。“狗蛋,你真够黑的,就敢买个这么贵的?”

  狗蛋瞥了桂花一眼,说:“要买就买好的,人家钱秃子那个比我这个还贵十几万!”

  狗蛋说着一踩油门,奔驰车突然蹿了出去,桂花惊叫了一声。

  狗蛋得意地看着桂花,说:“怎么样?”

  第三十三场 几百米外的道路上 日 外

  隔着几百米的后面,慢慢跟着一辆面包车。黑痦子驾驶,二窝子坐在旁边,三虎坐在后排。

  黑痦子一看奔驰突然加速,也急忙踩油门,面包车喷出一股黑烟,就是跑不起来。

  黑痦子用力拍打方向盘:“奶奶!这破车!真误事!”

  “老大,今天能不能动手?”三虎捏了捏藏在衣服里的一个硬梆梆的,像枪一样的东西。

  黑痦子全神贯注地开着车,过了一会儿才深沉地说:“随机应变。”

  第三十五场 收费站

  日

  外

  狗蛋的奔驰远远地开过来了。

  奔驰开到了收费的口前。

  车窗徐徐降下,露出了一个超大的黑色墨镜,狗蛋把墨镜往下拉了拉,对收费员说:“是我呀!刚买的新车,免费吧?”

  顶着个大帽子的瘦收费员摇摇头,说:“对不起,请照章交费。”

  狗蛋把墨镜彻底拿掉,露出了他的胖脸,说:“本县的车不用交费!你不认识我?”

  收费员又看了狗蛋一眼,冷漠地摇头:“认识也得交费呀!”

  狗蛋有点下不了台,板起脸说:“小兄弟!我跟你们站长熟,我这是新买的车,以前的车就不收费。”

  收费员:“那我不管,站长没打招呼,我就得收费!”

  “哈哈!小子,你很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车!”狗蛋有点火了。

  桂花也撇着嘴附和着:“就是!也不看看这是什么车!”

  收费员把头歪了歪,看了看狗蛋的大奔,还是用平静的口气说:“没有规定给奔驰免费,对不起!你要是买个直升飞机就行了。”

  “哎!这小子!你是真不给面子!”狗蛋有点急了。

  后面已经跟了不少车,有人着急不断地摁喇叭。一个人摁,就都跟着摁,喇叭声响成一片。

  收费员不紧不慢地说:“交吧,开这么好的车,还在乎这点钱?你看,后面都堵车了。”

  狗蛋没辙了,汗就流出来。

  桂花嘟着嘴给他递毛巾,还一直用白眼翻着收费员。

  狗蛋擦了一把汗,长出了一口气,很不甘心地拉开手包,里面很整齐地放着厚厚的一摞百元大钞,他抽出一张交给了收费员。

  “找你九十五元,收好。”收费员麻利地找了钱,栏杆慢慢抬起。

  狗蛋气得猛踩了一脚油门,奔驰轰地一声就蹿出去了。

  那辆破面包从另一个通道也过了收费站。

  第三十六场 公路边 日 外

  奔驰车停在了公路边上。

  狗蛋和桂花坐在车里,两个人都黑着脸。

  “这个小收费员,他妈的!”狗蛋气哼哼地。

  “你能把他怎么样?”桂花边说边摇头。

  狗蛋看看扔在仪表盘前面的九十五块钱,又拉开看了看自己的手包,把他的泡泡眼极快地眨了几下,说:“走!你看我今天怎么治他!”

  桂花赶紧坐正,问:“你有什么办法?你说?”

  狗蛋不说,发动了车,迅速打了一把方向。

  烂面包喷着黑烟从他们身边过去了。

  狗蛋看着料面包笑了,说:“这车烧机油了都不知道!”他从车里伸出脖子去大喊了一声:“嗨!烧机油啦!”

  第三十七场 烂面包 日 外

  二窝子有点紧张:“老大!他喊咱们!”

  三虎也往回看,说:“是不是注意上咱们了?”

  黑痦子黑着脸,说:“他要当雷锋,咱别理他!”

  第三十八场 公路边 日 外

  奔驰掉了头,又向收费站方向开回去了。

  破面包看着狗蛋的奔驰调头,也赶紧调头跟回去。

  桂花从倒车镜里看到了面包车,有点奇怪地说:“狗蛋,后面跟着的那个烂面包怎么也跟着咱们调头了?”

  狗蛋从后视镜里看了看,笑着说:“出来的时候,它就跟上了,有点不对劲,哼!让他跟着吧,看他有多少钱!”

  第三十九场 收费站 日 外

  还是那个戴着一顶大帽子的收费员。

  狗蛋的车又一次停在了他的窗口前,狗蛋还是戴着墨镜,降下玻璃,这次狗蛋没有说话,直接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收费员,收费员有点疑惑地看了看狗蛋的表情,狗蛋装做一本正经的样子。

  收费员撕票找钱,咧了一下嘴说:“找您九十五,收好,再见!”

  狗蛋收好钱,笑了一下说:“好!再见!”他把“再见”两个字咬得很重。

  狗蛋的车开走了,

  破面包又开过来了,收费员有点吃惊,黑痦子强作镇静不动声色,交钱,走人。

  第四十场 公路边 日 外

  桂花不知道狗蛋要干什么,刚过了收费站就问:“你瞎折腾什么?钱多烧得不行?”

  狗蛋不回答,车往前开了一段,他黑着脸一打方向,车又调头回去。

  破面包别别扭扭地停下,又慢慢启动,在路上蹭着走。

  第四十一场 面包车里 日 外

  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回去。

  二窝子傻乎乎地问:“老大?怎么不跟了?”

  黑痦子用手揪着那几个黑毛,不断翻眼睛。

  三虎有点担心地说:“不妙,这家伙发现咱了吧?故意玩咱啊?”

  黑痦子头上的青荕都暴起来了,他揪着自己痦子上的黑毛,阴沉地说:“有可能!他这么绕咱,这个这个这个……肯定有问题,咱们得先撤。”

  三虎点了一根烟,吐出来,说:“这狗日的,鬼精鬼精的啊!”

  破面包半天打不着火,黑痦子着急骂人:“奶奶的!”

  破面包终于打着了火,屁股后面又冒出一股黑烟,走了。

  第四十二场 收费站 日 外

  收费员还是不紧不慢地工作着。

  他发现,那辆黑色的奔驰又开过来了,又停在了他的窗口。

  还是狗蛋,还是刚才的表情,还是一张百元大钞。

  收费员不动声色,还是收钱,撕票,找钱,放行。

  狗蛋还是说了一句:“再见!”奔驰开走。

  一张百元大钞又从狗蛋的黑车里伸了出来。

  收费员找钱,狗蛋接钱,说“再见!”

  一张百元大钞从车里伸出来,狗蛋面无表情的脸。

  又一张百元大钞伸出来,伸到了收费员的面前,还是狗蛋的脸。

  又一张百元大钞……

  又一张百元大钞……

  狗蛋伸着的手不住地摇晃着钱,收费员犹豫了一下,没敢接。

  狗蛋的胖手抖动着,夹着那张百元大钞。

  桂花幸灾乐祸地看着收费员。

  后面的车已经排起了长龙,摁喇叭的声音,叫骂声响成一片。

  第四十三场 收费站岗亭内 日 外

  收费员再次拉开抽屉,里面都是崭新的百元大钞。

  几个工作人员无奈地看着狗蛋束手无策。

  有人在打电话,收了钱,苦着脸说:“从银行把钱送过来,最快也得一个小时!”

  狗蛋在外面喊了一声:“快点找钱,我还有急事要办呢?”

  里面有个收费员低声咕噜:“有急事你还在这儿绕一上午?”

  第四十四场 收费站 日 外

  狗蛋扭头小声给桂花说:“总算把他们的零钱‘榨’干了!”

  后面的喇叭声越来越响,有人摁住不放,有人开始下车走过来看情况。

  桂花在车里高兴地扭来扭去,笑得咯吱咯吱的,腰上的肥肉跟着颤动。

  狗蛋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了看号码,笑了,悄悄给桂花说:“嘿嘿!把他们的站长逼出来了。”

  狗蛋很神气地摁下了接听键,用很蹩脚地普通话说:“喂?是哪一位呀?”(化)

  “一共过了二十次,给退一百块钱。”收费员一脸无奈。

  收费口里给狗蛋退出一百块钱来,狗蛋接着,点了点头,把钱交给桂花。

  奔驰加油,“轰”地一声启动,高速驶出收费站,扬长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蛋老板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蛋老板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